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寿司女郎 >

第13章

寿司女郎-第13章

小说: 寿司女郎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天空一片灰蒙蒙,彷佛映照出众人同样沉重的心情。

一行人心事各异的回到台湾后,二奶原本还期望那个黏得老紧的范侃如会自行回去,没想到她也不回家,居然跟着大伙儿回到康家豪宅。

一走进客厅,神情苍白的黎雪渝便说身体不适,跟二奶说了句悄悄话就先去睡了,留下两老和康凌群、范侃如干瞪眼。

“呃,我说侃如,时间也晚了,你不先回去吗?你爸爸还不知道你提前回来吧?”

陈倩好心的提醒。

“我已经打过手机告诉他了,今晚我会待在这儿。”她露齿一笑。

茱蒂不悦的抿抿嘴,眼神瞄向孙子,“做人要有点良心,更要有同情心,雪渝现在的心情如何,用膝盖想也知道,应该留点时间去安慰她。”

康凌群面无表情,但心中一点也不平静。

“是啊,要做爱做的事也不急于这一时,侃如,你还是先回去好了。”陈倩下了逐客令。

范侃如知道再不走,丢脸的可是自己。她点点头,心不甘情不愿的起身后,亲了康凌群的嘴唇一下,“那我回去了。”

“嗯。”他反应冷淡。

“二奶,我走了。”

二奶连连点头,看在范侃如眼里觉得刺眼极了,她一扭头,转身走人。

终于送走了范侃如,二奶正打算叫康凌群去安慰黎雪渝,但康凌群已起身,“我也累了,先到客房去睡。”

“呃,是吗?”

看着孙子转身就朝二楼的客房走去,二奶均露出大大的笑容。

谁说孙子和雪渝没默契?刚刚雪渝和她们两老咬耳朵时,说的就是她要到客房去睡。

这下子他们还是碰在一起了嘛!

康家这栋豪宅共有五个房间,二奶各占一间大房,康凌群居主卧室,还有陈总管一间房,因此只剩一间空房作客房使用。

早一步到这间雅致客房的黎雪渝,因心情悒郁,所以没开灯,整间卧房黑黑暗暗的。

前些日子她十分无聊,到处乱逛的结果,她早摸清这栋豪宅的一砖一瓦,因此摸黑就能走到床上躺下。

这次康宸一的事件虽然让她很难过,但她毕竟保护了自己,使伤害降到最低。可康凌群和范侃如的事就不那么简单了,他们做爱的事实就像根针扎在她心上,随着每次呼吸就狠狠的刺痛她一下,那阵阵的呻吟声更是不时在脑海响起,让她心痛难当。

身心俱疲却了无睡意,这时房门忽然被人打开。

她叹息一声,闭眼假寐,肯定是二奶来关切了。

康凌群走了进来,对一室的黑暗不甚在意,并不打算开灯,爬爬刘海,直接朝床铺走去。

窗外该是月明星灿,但目前的他只想处在黑暗中,因为心情太过沉重。

他的内疚太深了。他舍弃了她,和范侃如翻雪覆雨,他相信她在听到他和范侃如陷入激情发出的声音时已够伤心,没想到还有更残酷的事在等着她。

如果他没有找范侃如去夏威夷,如果他没有要了范侃如,也许这一切的伤害都不会发生。

他觉得愧对黎雪渝,甚至不敢面对她……思绪百转的康凌群摇摇头,衣服也没脱,便拉起床上的丝被躺下,不意手却碰到另一只纤细的手臂——他浓眉一皱,“谁?”

听到他的声音,黎雪渝也呆了,她慌乱的坐起身。“你怎么来这里?”

虽然四周一片漆黑,但习惯了黑暗的眼睛还是看到彼此最在乎的容颜,一时之间,空气似乎凝结了,房里安静无声。

半晌,他润润干涩的唇道:“我以为你回主卧室去睡,所以来这里。”

“我也以为你会带新欢回主卧室,所以自动让出房间。”她神情黯然。

两人又是一阵静默。

康凌群烦躁的再次爬爬刘海,终于开口,“你还好吧?”

她嘲讽的一笑,“我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做爱,同一时间,另一个男人试图强暴我,你说我会好吗?”

“不,在你踢门大叫时,所有的动作都停止了。”他直觉的解释。

“我看不出有什么差别,事情全部真实的发生了。”她苦涩的道。

他叹息一声,“那……有什么打算?”

“不知道,但是至少我不会一无所有。”她咽下梗在喉间的硬块,试着打起精神道:“你得喊我姑姑,我想情形不至于太糟。”

他轻笑一声,拿个枕头塞在背后,“二奶说得对,你很坚强。”

“我一点都不这么觉得,我觉得我自己很愚蠢,而你……”黎雪渝吐了一口长长的气,“我觉得你很混蛋!”

知道自己理亏,康凌群仅是耸耸肩,没有答话。

“你包养了我,怎么也不肯动我,就连真正有需要时也不想要我,宁愿找范侃如……”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我左思右想,怎么也想不出原因。”

他知道原因,可是他不想坦承以对,他心中还有一些问题待沉淀,也许到时才能正视自己的情感。

“请你告诉我,好吗?”她真的想了解两人之间的症结是什么。

他喟叹一声,“别问我。”

“不问你问谁?”黎雪渝感觉到有一股迟到的怒火隐隐往上冒。

“你话太多了!”他不想被逼问,干脆一骨碌的下床。

“等等!”她气不过的坐起身,按了床头柜后的按钮。

房间的灯亮了,两人的神色也无所遁形,不过,脸上都有着怒火。

“我这个旧爱乖乖的闪开了,你还气什么?”

“别咄咄逼人!”

“我咄咄逼人?”她失笑道:“你不带你的新欢上床,来客房凑什么热闹?”

他脸色铁青,“别忘了这栋房子是我的。”

“所以怎样,我不该在这里?”

“雪渝,二奶虽然要收养你,但毕竟还没收养,你的身份还是我的情妇。”

“一个不及格的情妇是可以有很多声音的。”她咬牙切齿的瞪着他。

“那你说够了没?”他冷冷的道。

“不够!我很恨你,真的。我一直觉得你是上天给我的一个大礼,但我错了,你是来折腾我的……”她眼眶泛红。

“没人要你付出感情。”

“我知道,只怪我情不自禁、不自量力,我算什么东西?”

“够了!”他讨厌她的自怜,猛地转身要离开。

黎雪渝不想就这么放他走,她跑到他面前,挡住他的路。“我还没说完!”

“我不想听。”

“这是最后一句话。”

康凌群凝睇着她盈眶的热泪,终于点点头,“你说。”

“你对我真的一点感觉也没有?”

他直视着她,无言以对。

“我帮你回答。”黎雪渝凄凉一笑,“性欲是没有,但爱呢?你对我真的没有一点点爱意?”

他咬咬牙,残酷的道:“对我而言,爱情只有做不做爱,还有跟谁做的问题,而你……”

“什么都不是,对吗?”她痛苦的接下这句有如让自己坠入万丈深渊的话。

康凌群抿抿唇,冷漠的道:“不错,你颇有自知之明。”

语毕,他大步离开。

黎雪渝瞪着房门,喃喃的说:“我的心房也将从此关闭了,康凌群。”

第十章

隔天,康凌群一直到近中午才起床,因为他一整晚辗转难眠,为自己那些残酷的话而感到不安,甚至有浓浓的懊恼……但这样表明立场后,两人日后该形同陌路了吧。对了,他还得喊她一声姑姑!

他咬咬牙,心里突地涌上一股苦涩。该死的,这样不是最好的结局?反正他根本不想也不愿和任何一个女子谈感情。

思绪百转千回的他离开房间,立即嗅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氛,好象太安静了,不像是以往老是吵得像夜市的家。

他来到客厅,看到陈总管在擦拭桌上的一只清朝花瓶,于是和他打招呼,“陈总管。”

陈总管连忙抬头,“康总,你终于起来了,大事不好了!”

“什么事?”他浓眉一皱。

陈总管指指二楼,再瞥了手上的花瓶一眼,“二奶动怒了,刚刚差点把这价值上千万的古董给砸了呢!”

“怎么回事?”

他一脸怯意,“我不敢多说,康总还是上去看看二奶吧。”

康凌群点点头,“我知道了。”

他大步的走上二楼,来到陈倩的房门口时,听到里头微微传来诵经声。

他一脸困惑,举手敲门。

门迅速的被拉开来,茱蒂一脸怒容,而她身后的陈倩也很生气,但最诡异的是,床头音响正播放着尼姑的诵经。

“二奶,你们在干什么?”

茱蒂冷睨他一眼,回过身走到床头柜旁将音响关了,“我们在替你消除业障,免得你死后下地狱!”

“是啊,你严重的伤害了一个纯情女孩的心灵,害她堕落。”陈倩也气呼呼的说。

康受群倒抽了一口气。“二奶?”

两位老奶奶今早细听了黎雪渝的血泪控诉,心已经完全偏向她那边,对自己的爱孙火冒三丈,简直快气疯了。

“到底怎么回事?我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滔天大罪?”康凌群摊摊双手,一脸委屈。

二奶可不曾对他如此恶言相向。

茱蒂摇摇头,”脸寒霜的怒道:“我才要问你怎么回事!何必说什么爱情只有做不做,还有跟谁做的问题!搞得深爱你的雪渝根本也没脸待在这儿,这下你高兴了吧?”

“是啊,一个什么都不是的人离开你的生活,你总算解脱了!”陈倩气得咬牙切齿。

“她走了?”康凌群俊脸一沉,“她去哪里?”

“天下之大,总会有她容身的地方,而且她果然是个坚强的女孩,她说要快速赚钱,然后去读书,好好的充实自己、自力更生,更要活得有尊严。”

“意思是她不屑当你的情妇了。当然,她也不愿意当我们两老的女儿,因为她觉得身份的改变只会让你们更尴尬而已,她还很有骨气的拒绝我们的金钱援助,说要一切靠自己。”

二奶说个不停,赞叹黎雪渝的勇气和坚强。

“靠自己?快速赚钱?”一个不好的念头突地闪过脑海,“难道她……”

“是啊,重操旧业去当寿司女郎。”茱蒂不客气的又给他一记大白眼。

“这就是我们要帮你消业障的地方,你真的太伤她的心了。”陈倩摇头叹息。

康凌群抿紧了嘴,半晌突地转过身。

“群儿,她是真的爱你,不要人在福中不知福!”陈倩连忙叮咛。

“爱情会让人长大的,而且时间不必太久,瞧几个月前你口中的豆腐脑现在变了多少?”茱蒂语重心长的说。

康凌群的心猛地一揪。是啊!那个白痴的将他当成男侍指挥东、指挥西的女孩确实变了,当时他还为她按摩,感觉上好象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他做了一个深呼吸,“二奶,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看着他坚定的身影,二奶总算露出欣慰的笑容。

黎雪渝能去哪里?当然是找“老东家”。

手提着绿色小背包,她依照上回曾殿文给她的名片来到台北东区。这条热闹的街道她并不陌生,当时就是在这儿,她鸡婆的出言劝架,让自己有机会成为寿司女郎,并闯进康凌群的生命中。

走上一栋大楼的阶梯,她来到二楼的一间小办公室外,伸手按下门铃。

过了好一会儿,穿著一身睡衣的曾殿文哈欠连连的打开门,看到一身套装的黎雪渝,眼睛登时张大,“是你!”

她看看他的衣着,再看看那颇像办公室的玻璃门,“我以为这里是办公室。”

“没错,办公兼住家。”他黝黑的脸上露出笑意,指指里头,“进来吧。”

黎雪渝跟在他后头走进去。

“乱了一点,不过,这儿还有个位子。”曾殿文边说边弯腰捡起地上一些杂乱的衣服、杂志。

“你“太客气”了。”她吐吐舌头,他还得弯腰清走道呢!东西四处堆放,一片狼藉,活像个狗窝。

她在四周塞满了脏衣服、报纸的椅子上坐了下来,而曾殿文则率性的坐在一堆摇摇晃晃的杂志上面。

“做了康总的情妇,怎么还会想来我这个小地方晃晃?”他嘴角微扬的瞅着她。

黎雪渝叹了一声,“我已经不当情妇了,事实上,我根本也不算当过情妇。”

“怎么说?你明明让康总包养……”

“但什么也没发生。”她耸耸肩,咽下喉间的酸涩,勉强笑。

“不会吧?”曾殿文一脸不可思议。

她吐了一口长气,“不提他的事了,你呢,最近生意如何?”

这回换他叹气连连,“差透了!珊儿不做,你也不做,接着我找了几个槟榔西施,但小女孩没啥耐性,脾气又差,躺在餐桌上被人摸一把就跳起来开骂,生意自然愈来愈清淡了。”

“那我来做吧,你去接生意。”黎雪渝语气平静。

“这……”他错愕的瞪着她。

“你接得到生意吧?总之五五分账,你能接多少,我就躺多久,我想尽快赚钱。”

看出她脸上的坚决,曾殿文这才发现短短几个月的工夫,她脸上的青涩淡了,多了一股成熟的韵味。

看来经历了不少事吧!他点点头,“好,五五分账,你有钱赚,我也有钱赚。”

“还有件事。”

“什么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