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寿司女郎 >

第12章

寿司女郎-第12章

小说: 寿司女郎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第九章

康凌群和范侃如住的是天堂之屋饭店内的蜜月套房,面对着钻石山的璀璨海景、绿色椰影,波光粼粼的海面上有数十艘迎风而行的彩色风帆,海滩上身着比基尼的妙龄女郎,及穿著泳裤的壮硕男子,将这个休闲气氛浓厚的美丽岛屿衬托得热闹缤纷。

房间内,高雅明亮的装演令人感到舒畅无比,而加大的双人床、浴室内的按摩浴缸,都是为了新婚夫妇所添设的贴心设计。

白色的圆桌上摆放着两杯服务生刚送来的“蓝色夏威夷”鸡尾酒,缀着一朵石科兰的高脚杯里,蓝色的酒液像极了湛蓝的海水,引诱着人去汲取里面的沁凉。

范侃如已换上红色的比基尼,婀娜的身材白皙撩人,及肩的大波浪松发诉说着妩媚风情,而合宜的淡妆则将那张美艳的脸蛋勾勒得更诱人。

她拿起桌上的两杯鸡尾酒,巧笑倩兮的将其中一杯递给康凌群。他也已换上泳裤,露出匀称壮硕的古铜色胸膛及肌肉结实的双腿。

康凌群接过酒杯,啜了一口以菠萝、兰姆酒和柑桂酒调制的知名鸡尾酒。

范侃如浅尝一口后便妖娆的坐进他怀中,纤手在他赤裸的胸膛上轻抚着,喃喃的道:“刚刚服务生说这间是蜜月套房呢,凌群。”

“嗯。”他点点头,有些心不在焉,想着黎雪渝刚刚伤心欲绝的丽颜……范侃如感觉到他的不专心,但她不介意,她有自信他会将目光及心思重新放回她身上。

于是她将鸡尾酒轻放在床头柜上,俯下身子,伸出了香舌在他的胸膛上轻舔。

他倒抽一口气,直觉的要推开她。

“不要拒绝我。”她说着,动作未停。

“侃如……”他浓眉紧皱,压抑多时的欲火似乎又被点燃了。

“你要我来不就是希望实现那天在凯悦应该发生的事?主动要求我和你共处一室不也是为了这个?这是多么明显的暗示,我不会不懂。”

她抬起头来,美艳的脸上有着淫欲的光彩,饥渴的舌主动探入他的唇,深深的汲取他口中的蜜液。

康凌群心跳如擂鼓,全身的情欲被狂野的挑起,不断吶喊着要拥紧她的玲珑胴体,并激情的占有,而仅存的一丝理智亦告诉他,她没有危险,他可以安心的在她的身上宣泄欲火。

他低吼一声,一把将她拥入怀中,饥渴的舌和她的纠缠,火热的双手则探入泳衣内,揉搓着饱满浑圆的双峰,一股排山倒海而来的欲火快速的冲向全身,极欲释放的欲望在范侃如的小手探入他的泳裤时达到最高点。

康凌群呻吟一声,将她放在床上后,一把扯掉她的泳衣,当两个浑圆的丰盈呈现在眼前时,他俯下身去,急促的攫取硬挺的蓓蕾,右手更是顺着她妖娆的腰身探入泳裤,探索丛林的奥秘。

范侃如娇喘吁吁,淫荡的声音充斥在房内。

康凌群再也忍受不了欲火的煎熬,扯去她的泳裤后,便脱掉自己的泳裤,狂野的在她的身体上下抽动着。

“凌群……凌群……”她激情的狂叫着,脸颊上闪烁着淫欲的粉红。

房内的人陷入狂野的激情,房外却有人肝肠寸断。

“夭寿哦,叫床要叫得这么大声吗!”

“是啊,怕别人听不见他们在干么!”

二奶你一言我一句就是希望能安慰一下脸上血色全无的黎雪渝。

“我想先回房间。”她的声音喑哑,喷然欲泣。

“我们陪你。”

“不,”她摇头拒绝,“我想一人独处。”

“这……”二奶的眼神透着不放心。

“二奶,钥匙给我,我不会做傻事的。”黎雪渝伸出手,凄凉的道:“当初睡公园的长椅都能活下来了,现在只是失去一个男人,而且我多了两个疼我的妈咪,一点也不会划不来。”两行无声的清泪滑落姣好的脸蛋,她哽咽一声,“再说那个没眼光的男人还得叫我一声姑姑呢,我怎么会去做傻事。”

她表现得坚强无比,只可惜眼泪会说话,二奶听了只是更加心痛。

茱蒂从皮包里掏出房间钥匙给她,给了她一个拥抱,“好孩子,别伤心了。”

“是啊,天下何处无芳草,何必单恋那个……”陈倩连忙住口,因为群儿还是优秀的嘛,只是没有福气啊!

黎雪渝擤了擤鼻涕,用力的拭去泪水,“我在回房前可不可以做一件事?”

“呃,可以啊。”二奶愣了一下,随即点头。

她深吸一口气,面对着房门,听见里面依旧传来范侃如和康凌群的呻吟声,她咬咬牙,突然伸出脚,大力的踹向门板,“砰”一声后,她扯开喉咙大吼,“你们再叫大声点嘛,这样全世界才知道你们在做什么!把嘎肉、雪特!”

房内的声音突然静止,她大大的吐出一口气,泪眼中出现一点笑意,“好舒服哦!”

接着,不管二奶震慑的表情,亦不管其它好奇开门探看的房客,她脚步轻快的走入电梯,按了八楼的钮。

二奶直到电梯门关上后,才回神过来,异口同声的举起大拇指,“酷!”

正对她们的门也打开了,头发微湿,仅在腰间扎上一条浴巾的康凌群走了出来,他浓眉拧紧,“二奶……”

“把嘎肉!”茱蒂瞪着他。

“雪特!”陈倩也送他一记大白眼。

康凌群抿紧了嘴,“二奶,你们在干么?”

“这两句话可不是我们说的,事实上踢门的也不是我们。”

“没错,是你“姑姑”!”

“姑姑?”康凌群错愕的瞪着你一言我一句,但神色上却对他显现怨怼的二奶。

“是啊,雪渝听到你和侃如“嘿咻嘿咻”的声音了,我想她也知道自己当定你的姑姑……哎哟,你干么那么用力的抓我的手!”茱蒂皱起了柳眉,看着孙子突然抓住她的手臂。

康凌群刚刚在房内就怀疑那突如其来的大吼声是来自黎雪渝,而且光听到她的声音,他所有的欲火都熄了。他翻身丢下范侃如,急忙系上浴巾冲出来,但在门口却不见她的人影。

“她呢?”他脸色苍白的问。

“先放开我的手啊!”

“对不起!”他连忙放开。

“会担心了?那“做”之前干么不用脑子想想?”陈倩终于还是忍不住教训他。

茱蒂拍拍他的手,再侧头瞥了他身后围上浴巾的范侃如一眼。“你们继续吧,我看那小妮子颇坚强的,你既然不想要她,就别再去惹她了。”

“可是我……”

“茱蒂说得对,你放心,雪渝不会难过太久的,刚刚和我们只在沙滩上晃一下,就引来成群的蜜蜂,她要找个好男人简单得很。”陈倩故意这么说。

“我们要去逛逛了,你们继续吧!”

二奶相视一笑,手牵手的离开。

“凌群?”范侃如从背后抱住他。

全身欲火己熄的他再也没有兴趣做那档事,他拉开她的手,回过身朝浴室走去,“我先去冲个澡。”

“我们一起……”

“不,我习惯自己一人。”他淡淡的拒绝后,便大步的走进浴室。

在打开水笼头的剎那,黎雪渝那张丽颜突地闪过脑海,而她的脸上还挂着两行晶亮的泪珠……奇怪!他竟感到内疚,也彷佛能感受到她的哀伤欲绝,难道他真的被她编织的情网给网住了?

黎雪渝发泄过后的畅快心情只不过维持数十秒而已,她的心毕竟脆弱,且她是那么的爱他,实在承受不了他舍她去爱别人的事实。

拭去的泪水又在眼眶浮现,她鼻头发酸,一颗心揪得紧紧的。

来到房门口,她拿起钥匙开门,隔壁的门忽然打开,穿著一身夏威夷花衬衫的康宸一走了出来,“你回来了,二奶呢?”

“她们去逛逛。”她朝他点点头,急着进门,怕他发现自己盈眶的热泪。

康宸一不仅发现她的异样,也快速的跟着她进入房间,并将门锁上。

“你进来做什么?”她忐忑不安的咬着下唇。

他邪邪一笑,“被我堂哥拋弃了,心情不佳,是吗?”

“不用你管。你出去,不然我叫人了。”她快步走到桌旁,拿起话筒。

康宸一气定神闲的走近她,“请便啊,如果你会说英文的话。”

“你……”可恶,他竟抓住她的弱点。

他将她手上的话筒拿回桌上放好后,轻浮的摸上她的脸,“堂哥也是这样碰你的吧?”

她一把打掉他的手,怒声道:“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少装了,当了我堂哥快两个月的情妇,还装什么纯洁。”他半玻ё叛郏坏厣锨坝昧Φ慕等牖持校⒖实拇角渴频奈亲∷

“你做什么?放开我。”她拚命转头欲挣脱他的钳制。

“你和我表哥在一起都怎么做?先玩欲拒还迎的游戏?”他邪淫的神情充满亢奋,手劲加大,单以左手便将她的两手反扣在背后。

“你到底想干么?我大声叫人了!”她既惊且怒的瞪着他。

“哈哈哈……”康宸一仰头大笑,“叫啊,你在我堂哥身下也是这样叫吧,快叫,我好想听!”

“变态!”她气急败坏的朝他吐一口口水。

他仍是一脸淫邪,右手抹去颊上的口水,轻柔的涂在她脸上,再以舌尖轻舐。

黎雪渝满脸惊恐,但不管她怎么挣扎,就是挣不开他铁钳般的手,正想出声求救,康宸一乘机侵入她的口中,狂野的舌逗弄纠缠她的丁香舌。

她拚命摇头,睁大的眼眸中满是惊恐。

康宸一粗声喘息,右手探入她的上衣,扯开胸罩,搓揉她柔软的乳房,左手施压,将她的下半身贴在硬挺的胯下,“哦——好爽,堂哥一定也是这样跟你做的,对不对?”

不是!他一次也没碰过我!黎雪渝泪流满腮,心qi书+奇书…齐书中的吶喊仅能化为啜泣声,因为他紧紧的封住她的唇,她说不出话。

康宸一的手往下移,伸入她的底裤,粗暴的攫住她的脆弱,她瑟缩一下,泪水更加泛滥。天啊,谁来救救她?

“叫啊、叫啊!堂哥这样摸你时,你怎么叫的?非常淫荡吧……”康宸一伴着粗喘的声音在她耳畔响起。

老天,这个人真的变态,怎么办?

不,她不要被强暴,她要为她的清白奋战!

为了对抗康宸一,她的四肢一下子凝聚力气,用力的咬住他的舌头,立刻尝到鲜血的腥味。

“啊!”他痛呼一声,连忙放开她,神情痛苦的捂着满是鲜血的嘴。

接着,黎雪渝抬起脚用力踢向他的胯下,他又是一声痛呼,双手改捂着胯下,跌坐在地上哀号。

“你这个变态狂,去死吧!”气愤难消的她一把拿起桌上的水晶花瓶,扔向他的头,哗啦一声,花瓶破碎散落一地,康宸一这会儿已是头破血流。

“告诉你,女人不是这么好欺负!”她气呼呼的抹去脸上的泪水,还有唇上他残留的唾液和鲜血。

门外似乎有人试图闯入,几声碰撞“砰”的一声,门突地被打开来。

“雪渝,别跳楼自杀……”

“我刚刚听到玻璃破碎声……”

冲进来的茱蒂和陈倩话都只说了一半,看着眼前这片狼藉,她们嘴巴大张,眼珠子差点掉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天!宸一,你流血了!”

“老天!”

二奶错愕的跑到他身边,忙着扶起他。

黎雪渝咬咬下唇,将盈眶的热泪再眨了回去。

“究竟怎么了?”茱蒂困惑的眼神在两人间来回。

“他要强暴我。”她静静的道。

陈倩瞠目结舌,“什么?”

康宸一气焰难消的咽下满口的鲜血,气冲冲的道:“堂哥不要她,我只是想接管而已。”

“接管?”茱蒂错愕的瞪着他略显异样的脸孔。

“我要她像和堂哥做爱时一样,做出同样的表情,同样的呻吟……”他的表情异常兴奋。

“你疯了!”二奶这才发现他的心理已经不正常。

“堂哥的东西我都想要,我想和堂哥一样,哈哈哈……”他放声大笑。

“叫警察还有救护车来吧。”茱蒂摇头叹息。

陈倩则拥着低声啜泣的黎雪渝,“没事了、没事了。”

这趟夏威夷之行在康宸一差点强暴黎雪渝后宣告结束,众人心情大落,仅在夏威夷停留一晚,隔天在康宸一的父母赶来处理后,便先行回返台湾。

二奶不是护短之人,主张康宸一该接受心理辅导,该得到的刑罚也该承受,这样才会记取教训。所以康宸一的父母将先留在夏威夷陪伴儿子度过几天的牢狱之灾,然后让他在当地医院接受心理医师的治疗,暂时和康凌群分隔两地,避免他的情绪再受到影响。

在飞回台湾途中,黎雪渝一直没有说话,二奶虽陪在身旁想逗她开心,但她却依旧没有笑容。

康凌群则被范侃如缠得紧紧的,虽心疼黎雪渝,但怕爱上人的心又让他甘愿退至她身后,仅以淡漠的眼神掩饰内心的不舍。

范侃如是个敏锐的人,虽然窝在他的怀中,但感觉得到他的心没有一丝悸动,而他的人更是冷冰冰的。

天空一片灰蒙蒙,彷佛映照出众人同样沉重的心情。

一行人心事各异的回到台湾后,二奶原本还期望那个黏得老紧的范侃如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