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

第38章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第38章

小说: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唏啊!”啪啪!
  “呀!死了!”“再说多一次吧,为什么要受罚呢?”“啊呜,是因为仪态不好的缘故。”“知道做不好的话便好好改正吧,那是奴隶的义务哦!”啪啪!
  “咿!我做了!”“喂,那边的牝犬!”啪啪!
  “做了!调教师大人!会把屁股淫猥地扭动,去令主人感到愉快的!”白帆里和美帆同样卑屈地迎合着,现在两姐妹便像在较量着被虐狂的表现一样。
  “只用口说可不行哦!好,两匹一起好好地爬吧!”“唏、咿!”“嗄、唏咕!”姐妹的咽喉深处透出了淫靡的喘息,再度开始了四脚爬行。
  同时两人都把屁股耸起一扭一扭的,去博取征服者们看得愉快。
  就这样她们在房中绕着走了两圈,然后在支配者们前面约三步处停下来,并排以后庭向着沙发上的支配者。
  “把屁股高高抬起令可耻的部分完全展示给主人观赏吧。”摩美的命令下,白帆里和美帆杷后腿立直,令臀部高高举起。
  那是怎样屈辱的姿势,两姐妹的心中也沉痛地自觉得到。
  姐妹两被夹子夹着的性器正向后曝光。
  但这时,摩美仍继续发出无情的命令:“开始跳蛇舞吧,像刚才般扭着臀去取悦主人们!”“是唏”“哦咕!”牝犬的姿势下裸体并排的姐妹拚命开始把双臂左右左右地摆动,而在摇动时若大家的方向不同步的话中间的炼便会后拉直,而令夹子夹得阴脣疼痛难忍,所以她们渐渐把屁股动得近乎同步一致起来。
  “那么硬绷绷的腰可以令人愉快吗?”啪啪!
  啪啪!
  “呀!”“哦咿!”摩美挥动的九尾狐交叉打向二人的臀丘,令奴隶姐妹悲鸣中继续着屈辱的行为。
  但是,她们动得越激烈,中间连着二人的链子便拉扯得越厉害,令阴唇的嫩肉被夹得血红一片。
  “哎!”“咕咿呀!”姐妹的口中发出了既像苦痛也像是悦虐的喘息,和她们的卑猥姿势相配合,牵引着支配者们嗜虐的情欲。
  “把脚再打开多一点。脚开成八字形的四脚爬地姿,不正是牝犬露出可耻部位的方法吗?”摩美一边用鞭在姐妹的粉臀间互相飞舞同时,向她们要求摆出苛刻的肉体姿势。
  “咿肉洞呀呜!”“白、白帆里也是!喔、怎么这样!”本来之前两人是腿部垂直而臀部互相贴着的,但现在被要求打开双脚,自然令二人的臀部间的距离增加,令链子两端的夹子比之前更大力扯着阴脣的嫩肉。
  “喂!再张大些!”“呀呀!已不能更大了”“咿、请饶恕!阴部要弄坏了!”白帆里和美帆都悲鸣着高声乞求饶恕。
  肉体上的痛苦已到达了她们的忍耐力的极限。
  “呵呵,便维持这姿势开始扭屁股吧。”后面传来了狩野的话,令她们终于不用继续撑大双腿,但仍然必须把露出的后庭淫靡地摇着去迎合支配者的喜好。
  “嘻嘻嘻,真令人看得愉快。两匹一起调教和享受真是世间难寻的乐事,狩野兄昨晚的提议果然有道理。”染谷面色赤红满意地点着头,但是,他仍不忘补上一句:“虽说如此,但美帆已是我期待已久的人,所以在今天下午便要带她离开了,请狩野兄预备一下车子吧。”“怎、怎么!”听到染谷的话后美帆脸也青了的叫道。
  若被带回札幌的话便很可能再也逃不出来了。
  “求求你,主人,无论如何请”白帆里拚命向狩野哀求着。
  “染谷兄,不如也听听你女儿的希望如何?”相对于染谷的性急,狩野却一脸悠然地说。
  “希望?奴隶也有希望这种事吗,绝对服从主人的意愿,这才是奴隶应做的事吧!”染谷显出警戒心和不快感地道。
  他终于开始感觉到狩野的野心。
  “呵呵,她有说话的自由,当然听不听她的说话却是另一回事美帆,你究竟想做谁人的奴隶?”“喂,牝犬!小心你的回答,否则回去后便会有可怕的惩罚哦!你当然是会做我的奴隶,对吧?”染谷听到狩野的询问后立刻威吓着美帆,虽说美帆的回答并不代表有何实质意义,但他仍不想给狩野有什么可介入的藉口。
  “?”“不要紧的,小帆,主人一定会倾听你的愿望的。”对妹妹投向她的询问眼神,白帆里小声但有信心地回应着,美帆从她的说话中得到了鼓励,鼓起勇气地道:“我讨厌继父,想做主人的不对,是想做狩野大人的奴隶。”“这死女儿,反了反了!好吧,回去后我要彻底根治你的坏性格!”染谷面颊通红地怒叫着。
  “狩野兄,不论谁人说什么也好,美帆也是属我所有的哦!”“呵呵,那么美帆私自拿了出来的文件”“不要紧,既然已知道了那东西在札幌,便没有必要再留在此处,回去后再找出来便可以了!”染谷一脸怒意,好像现在便想要站起来立刻离开。
  “但是,若果那东西不是在札幌,而是在这里又如何?”“甚、什么?”狩野出乎意料的话令染谷不禁露出狼狈的表情。
  “这、这是什么一回事?”“其实那文件是放入了白帆里的行李中,在她不知情下带来了这里。虽然白帆里之前隐瞒了,但她自觉作为奴隶必须向主人说实话,所以昨晚便告诉了我这件事。”“姐姐!”“不要紧,我已向主人恳求好了”白帆里小声地向满脸担心的美帆道,然后再把注意力放回在沙发上倾谈中的两个男人身上,因为他们的谈判结果将会决定美帆的命运。
  “那、若在你处便还给我不,请你交给我,我会好好答谢。”“那好吧摩美!”狩野的指示下摩美从一个皮包中拿出了一本册子,那正是狩野昨晚得手的文件。
  但摩美在狩野眼神提示下,竟真的把那文件递回给染谷!
  “谢谢了,那便没有什么须要担心了!”染谷接过了那文件后,立刻浮起满脸笑容。
  “呵呵呵,那即已没后顾之忧了吗”狩野开口道。
  “我有个提案我想用这文件换取美帆的调教权,必定把她变成一匹出色的美畜,然后便和她姐姐像现在一样一起演出。”“不,我不能答应,文件和女儿根本是两件事。”染谷大力摇着头,他当然并不想对期待已久的奴隶放手。
  “但是,和这娃儿回去真的好吗,毕竟她不像她母亲那般从顺,若没有像我的大屋那样严密的监视,恐怕她可能又会逃走喔。”“嘻嘻嘻,不用担心,离札幌一小时车程有个温泉,在那里附近一座深山中我已买了一座别墅,现正在装修中,不久便会有一幢保安严密,调教设施充实的调教大屋了。”“喔!”美帆听到染谷的话立刻害怕得尖叫了一声。
  “原来如此。想充分的调教完后便把她像你太太般运上俄罗斯人的船吧,真可怜”“甚、什么!
  为什么你会知道!”听到狩野的话后染谷立刻脸色一变。
  “呵呵,下一次入港是十一月三十日,难道便是计划这一天运上去?”狩野仍是一贯悠然轻松,皮肉地笑着说。
  “狩野兄!难道你”“说来有些不好意思,我昨晚在邻房欣赏了你的调教而且是在一边看着这本册子呢。”“!”“真令人吃惊,竟透过俄罗斯货船走私珠宝,而且还用自己太太来换取对方的好感呢”“”“最初看那文件时还完全看不明白,只看到一大堆意义不明的记事、数字和记号。”“”“但当听到你在邻房向美帆提及有关俄罗斯船的事后便恍然大悟了。例如里面有一页写的020403I128C576AAB,最初六个位是日期,即是2002年4月3日,〃I〃代表入港地,即是石狩湾的新港。
  之后是商品,即是钻石的质量的资料,128卡拉。
  当然这不是单一粒的重量而是数十粒合共的总重量。然后C是价值(Cost)即576万日元。”“”“文件中还有F、VVS1、VG等记号,那个我已问过摩美,她对于此也稍有认识,F原来是表示色彩表上第三位,VVS1是指透明度第三位,而VG则是指完整度非常好(VeryGood)对这些有关钻石的资料我是不甚了了,但也知道总重量128卡拉而只值576万也实在太便宜得过分了”“唔,虽说是钻石,但也有质素之差的”染谷深深感到形势对他不利,但狩野仍自顾自一贯轻松地道:“但是最后三个字母AAB,那是代表整体的质素是A和AB等吧?看来是贡献自己太太,然后才交换到这个价钱的吧!”“那、那又怎样?”“的确,这些事都与我无关,而且太太也早已亡故了”狩野努力维持平稳的语调,似乎想避免变成公开的敌对。
  “只是想到美帆便令人有点不忍而已。”“明白了,我答应你不会把她交给俄罗斯人。”“而且,白帆里也向我泣求希望两人可多在一起”“那么狩野兄你昨晚提议过的二人共享两匹奴隶,然后每人拥有一段时间如何?”明知形势对自己不利,染谷不得不作出妥协性的提案。
  “不,二人都各有各忙,尤其是日常有工作在身的白帆里更无法频繁往来东京、札幌两地。不如把她们都交给我吧,当然也随时欢迎你来这里和两匹一起享乐。”“若、若果我拒绝又如何?”被穷追的染谷虚张声势地反问。
  “与其答你这问题,不如说说你答应的话有什么好处。”狩野以巧妙的说词避免刺激到对方。
  “文件的内容我不会对任何人提起,尤其里面记有很多日期和地方,应该是你以后交易的预定吧,那些都只会留在我处而警方绝不会知道。”狩野一边说一边直视着染谷,当然他是在变相用走私珠宝的事作威胁,因为他心知染谷无论如何都不想事件被警方得知。
  “你是保留了一份副本吧?”“这也是不得已的。”狩野带刺地道,但随即提出另一个吸引提案:“另外,如果你肯答应,我们会奉上一个美帆的代替品。”“代替品?”“是白帆里的同事,名叫石野紘子的娃儿。将会把她调教为奴隶后奉上。”“突然这样说,而我也不知她是什么模样”唐突的提案令染谷满面孤疑。
  “况且虽说是同事,但对方也不会轻易听话吧。”“她是个美人,而且拥有出众的身材,这点我可以保证。”旁边的摩美立刻答道。
  “我也是她的同事,所以知道她的质素并不比白帆里差,而且她和白帆里十分友好,由白帆里出手的话一定可引诱得了她。”“如果你见到她之后真的不喜欢,便把她献给俄罗斯人,那样也对你有好处。”狩野再热心地劝着。
  “似乎无论如何也想把她推给我呢,献给俄罗斯人,那不是和你刚才怜悯美帆的话相违背嘛”染谷满脸苦笑地道。
  “不过总之,今次算是我输了,我便接受你的提案吧!”“姐姐!”“小帆、太好了!”听到染谷认输的话,地上的两姐妹高兴得面颊紧贴在一起。
  “很感谢你的应允。”狩野也舒了一口气。
  “那么,白帆里,你要在一个月内令石野紘子变成奴隶,可以吧!”“是、是!一定可以的。”白帆里高兴地答,虽然心中对紘子也不无歉意,但妹妹终能逃出染谷魔掌的喜悦已盖过了一切。
  另一边染谷却掩不住一脸垂头丧气,因为难得的宝物结果尽都落入了狩野手中。
  “那么,我也就此告辞了”“还有时间享乐多一会,不如下午才走吧。”“嘻嘻,我还是回去准备一下那叫石野的娃儿的到来好了。”染谷也明白狩野的挽留只是表面礼仪,而失去美帆后他再留在此也没有什么意义了。
  尾声“染谷先生已离开了。”“呵呵,今次真是对他得罪了。但为了她们也没办法了。”在玄关送客后回来的典子的报告后,狩野满足地低头望着他的一对战利品。
  “你们快好好地答谢主人吧,主人为帮助你们而得失了他重要的客人了!”拿着鞭的摩美向两姐妹道。
  “非常感谢你,主人。”“非常感谢,大恩一生不敢或忘。”白帆里和美帆姐妹额头伏地,向狩野跪拜着说出衷心的感谢。
  “真的想谢恩的话便努力做匹忠实的奴隶吧。”“是,白帆里和妹妹都会做主人忠实的奴隶,还请主人令我们成为你所喜欢的性虐奴隶吧!”“美帆也起誓去做主人的奴隶,请把我和姐姐一起调教成你喜欢的奴隶吧!”“呵呵,两匹都很诚恳呢。”狩野听到她们的誓言,咀边浮起了满足的笑容。
  “那么便答允你们的愿望吧!”男人的手取起鞭。
  “摩美,这两人的肉体仍被系在一起吧?”“是,便如刚才一样。”相邻的两姐妹面向狩野拜伏着,狩野虽看不到她们的后庭,但由摩美的回答所知,她俩的阴唇依然被附有夹子的细炼连系在一起。
  “把屁股互相向旁分开。”“是咕、咿!”“嗄、哦咿!”白帆里和美帆稍为把臀部朝左右的相反方向分离,这样一来两人阴唇间的炼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