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

第37章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第37章

小说: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边走一边向外侧拉扯,令链子比刚才扯得更加厉害。
  “!”而那对白帆里也是一件苦事,由于炼子一端系了在插入肛门内的棒上,所以在链子向上拉扯的同时,棒子也会对肛门产生更大的压力。
  “呜、咕!”地上爬着的白帆里发出了悦虐的喘息。
  但在她后面拚命在转着身体的美帆却转得更加厉害。
  “嗄、呜、啊咿!哈呀!”少女份量十足的双乳,到底不是一条小小的链子可以吊起的,因此一双扣子便只能无情地拉扯起赤红的乳尖,令少女的乳头感到撕裂般的痛楚。
  而在下半身,圆锥上直立的巨棒分开了少女的阴唇,刺迫入阴道的深处。
  那一来只要美帆稍一转动身体,角度的微妙变化也足以令膣壁受到刺激,令她感到强烈的被虐感。
  “咿呀!死了!啊哎、咿!”少女的上半身如狂般摇扭着,弓直背部用脚尖站立希望可减少棒子的刺激。
  但无论怎样努力脚踏也不能在圆锥的斜面站稳,只有徒令高跟鞋尖向下滑落而已。
  “嘻嘻嘻,两匹都表现出淫乱的样子呢。姐姐四脚爬地充满了被虐风情,而妹妹那悦虐的脸孔令人难以相信是个只得十七岁的娃儿喔!”“甚、什么悦虐咿、呀!阴道要擦被了!”“听见吗狩野兄?说话用词仍未调教好呢,看来回去后我要下些苦功去驯服这悍马呢!”染谷面泛油光地向身旁的狩野道,从他的说话可以知道,他已经把带美帆回札幌去想成是理所当然的事。
  “呵呵,那我也先在此帮你调教她一下吧。”狩野口中皮肉地笑着,同时用手拿起桌上的遥控器。
  胡胡“?啊、咿喔!啊啊,不要这样!”狩野的按掣令到圆锥上的性具棒的马达开始发动,棒子在阴道内部淫猥地自动画着圆。
  “呀!死了!饶命,快要疯了!”“怎样了牝犬?很兴奋吗?还是很讨厌?”“啊呜!是、是兴奋!啊、饶了我!”洞□强烈的刺激令美帆不得不屈服下来。
  但是,狩野仍拿着遥控器挖苦地追问:“呵呵,既然是兴奋又为什么要求饶呢?应该说”请给我更多“才对吧?”“咿、怎么这样!啊啊!”“摩美!”狩野向站在旁边的奴隶调教师道。
  “令白帆里爬得快些!”“明白了喂,拉车犬,再走得快些!”啪啪!
  “呜咕!”啪啪!
  “咿呜!”四脚爬地的白帆里,她的腰和粉臀在九尾之孤沐浴下,屈服地开始加快爬行绕圈的速度。
  虽然也知道这样做会令美帆难受,但经过充分调教的奴隶牝犬也深知绝不可以逆主人狩野的意愿。
  “咿呀!呀哎!不要!磨坏了!”白帆里的加速令本已在活动着的阳具棒再添加另一层动力,令美帆感到下体像被棒子捣得一塌糊涂了。
  “啊哎呀!在里面又捣又转的咿呀!又来了!”“呵呵,你自己在转之外,这里的则是额外的礼物!”狩野用遥控器操纵着棒子活动的强弱,时强时弱的令到美帆的敏感地带感受到更异样的刺激。
  “咿唔!啊啊,又来!”“怎样?棒子的回转和振动那一样更畅快?还是两样都喜欢?”“啊呜,喜、喜欢两样都喜欢”美帆屈服地回答,随此以外她并无其他的选择。
  “很好的回答,那是因为白帆里的爬行和我操作遥控器的缘故白帆里,你那可爱妹妹的意愿,是想你好好用心地去爬喔。”“喂,快依主人所说,爬得再快一点令妹妹更高兴吧!”啪啪!
  “啊呜是、是!”在摩美的鞭下白帆里再提高了绕圈速度,令她的肛门和美帆的乳头之间的炼绷得以之前更加紧。
  那一来便令肛门中的棒子更强烈地侵入直肠,那压迫感令白帆里反覆地呻吟着,发出被虐的悦虐泣叫声。
  但是,她那肛门下的无毛的下体,还有内部溢满了爱液反射着光亡的阴唇柔壁尽露,自己卑猥之姿也成为了支配者们的绝好的观赏物。
  啪啪!
  “啊哦!咕!”“嘻嘻,由后面看过去便像是宝石般美,而且是最上级的呢!美帆看来仍尚待雕琢,但白帆里则是已完全开花结果了呢!”视线倾注在面前不断爬过的白帆里背后,染谷不禁赞赏地道。
  “呵呵,得你赞赏是她的光荣,我代牝犬向你谢礼吧。”狩野虽如此说,但白帆里本人却可说是完全没有感谢的心情。
  在不道德的恶劣汉染谷前暴露秘部以令对方感到欢悦,听到染谷的赞赏只令她百般滋味在心头。
  更何况,并不只是自己,连妹妹也是这卑猥而残忍的SM秀的演出者,不,甚至可说美帆才是这次演出的主角。
  然后自己只是作为令妹妹受到更大折磨的存在,想到此令她内心感到更是痛苦。
  “咿、呀咿!”白帆里的身后屡次发出高声的悲鸣,她就算不用回头,也可凭着声音的情形和自己下面感觉到链子的松紧,而明白到妹妹的状况。
  而事实上美帆此时也确是在承受着残酷的淒苦。
  “啊哎!咿!啊呀!快要死了!”“请恳愿吧,小姐,不是向主人说过两样都很喜欢吗?那便再恳愿一下令主人赐你更多快乐吧!”慇勤的口调下,典子挖苦地催促着,由昨夜起便是由她来担当美帆的主要调教工作,甚至在染谷在通宵调教美帆时她也作出了从旁辅助。
  可是,作为屋中的女侍,她对狩野的意图也很明白。
  然后她又凑近美帆耳边,以染谷听不到的声音说:“恳愿叫主人把你调教成他所喜欢的奴隶吧!”“主、主人,请令美帆更兴奋!请、请令美帆成为主人喜欢的奴隶吧!”“!”染谷听到美帆的话后,脸上掠过一丝不快的表情,那是由于美帆的恳愿是对狩野而发,但染谷认为他自己才是美帆的主人。
  但是,在染谷末作出反应前狩野已开口向美帆道:“怎样才会令你更兴奋呢?”“操、操纵棒子的控制器刺激美帆的性器”“咦,什么性器,这是主人想听到的说法吗?”“是肉洞!”典子挖苦的提示下,美帆立刻羞耻地改以卑语说着。
  “还请主人用棒子刺激美帆的肉洞,令美帆更兴奋吧!”“呵呵,那便如你所愿”狩野听到少女卑屈的恳愿后满足地笑着,然后把遥控器上的掣调较着。
  “!呀!
  不要!在不停转着!”再度开始活动的棒子刺激着美帆的洞壁,令她身体扭曲在悲鸣着。
  圆锥顶的性具棒迫进至少女的子宫口,敏感的肉壁被刺激得痛痺和快感一浪又一浪地升起。
  “如你所愿令你更兴奋了。还想要多一点吗?”“!”“回答呢?”“呜、请赐予为了令美帆成为主人喜欢的性虐奴隶,请赐我更大兴奋吧!”“呵呵,真是好孩子。那也是调教的成效呢,便给你一些褒奖吧”狩野满足地点头,手中也操作着遥控器,令棒子的活动方式又出现变化。
  “?啊,向下动起来了向上顶上来、咿,不要!呀!一下子顶上来了!”这次棒子开始了在美帆的体内进行一上一下的活塞运动。
  圆锥顶的内部有着如发射器的装置,令到棒子可以降下和升高。
  “咿呀!救我!
  要死了!
  再这样顶上来子宫要弄坏了!呀哎!
  又来!
  呀、肉洞呀!”美帆忘却羞耻地说着卑猥的说话同时,穿着高跟鞋的双脚也拚命在乱踏着,希望可用脚尖踮立以稍减棒子的冲击。
  这样子在看起来自然更是淫妙。
  在圆台和阴道间往来的棒子虽然看不见全貌,但是在圆锥上美帆的阴唇和台顶有少许距离,令竿子的一部分被爱液湿透的表面如何上下冲击美帆的阴阜的情景也可任由众人观赏得到。
  “呵呵,真好的景观呢。在设计这个台时本想把圆锥底部的直径弄大一点,但看来这样便可以了。无毛性器中棒子在进出的景况真是人间最美的景物呢!”狩野坐在沙发上视线倾注在美帆的股间,对自己的发明品的效果感到很满意。
  由白帆里的肛门牵引出的炼拉着美帆的乳尖,令美帆刚在台上自转了一周而再次正面对着征服者们。
  便如狩野所说,棒子剖开阴唇而嵌入性器内的样子确是人间美景之最。
  “这个惩罚你觉得怎样?”狩野今次转向旁边的染谷问道。
  “嘻嘻,的确有趣得很”染谷小心选择着用词,以狡滑的视线回望向大屋的主人。
  “但是,那一种料理都须要上佳的材料,而”我“的美帆和狩野兄”你“的白帆里,便是能真正引出料理的最好味道的材料呢。”“确实是,材料的质素是第一要点。那么,现在便一起看看两匹顶级材料表演的调教秀吧!”狩野微笑说着同时,他以充满了支配欲和占有欲的视线,望向正在台上被残忍的SM调教折磨得像快要窒息般的美帆。
  第二节
  美帆在圆锥台上被棒子贯穿的状态下自转了将近十周。
  她在棒子淫靡的抽插下,多次反覆地发出了苦痛和悦虐混合的悲鸣。
  终于残忍的惩罚完结后,两姐妹以四脚支地的姿势并排在一起,然后在粉臀中央谷底的秘肉花弁上,夹上了附有夹子的链子。
  链子约三十公分长而两端附有小巧的夹子,左边的夹子夹着白帆里右边的阴脣,而右边的夹子则夹着美帆左边的阴唇,这样两姐妹便在下体被链子相连下,以极其屈辱淫猥的姿态暴露在她们后面的支配者的视线中。
  “好,走吧!在房间中绕圈走!”后面摩美的命令在头顶响起,两姐妹四脚爬地双臀相贴地开始了耻辱的爬行。
  啪啪!
  “呜咕!”啪啪!
  “哦喔!”在拚命用双手双脚爬动的奴隶姐妹的屁股和腰间,九尾之狐残忍地舞动着以迫令她们前进。
  姐妹的谷底肛门和性器都暴露下,阴唇更被金色的炼相连接,以和性虐奴隶相应的姿态在室中绕行着。
  “喂,牝犬应该怎样步行?白帆里,作为姐姐便由你来回答吧。”“应、应该四脚爬地,屁股挺起扭着来走。”被摩美指名回答的白帆里,拚命回头向后说着,但她在回答同时也明白自己的行走方式并不能算合格,因为连着阴唇的链子的长度并无余裕,令她无法可充份地扭着腰去爬行。
  “那么为什么现在又走成这样?口中说得动听,但屁股不是几乎没有在动吗!”摩美像在早料着白帆里会如此答,然后立刻出言留难。
  令对方亲口认罪然后再施以刑罚,是她很擅长的调教手段。
  刚才问白帆里奴隶的作法,正是为之后的惩罚所埋下的伏线。
  “那、那是因为阴唇被炼拉着”“住口!你是怪责我们了?”啪啪!
  “咿!对、对不起!是白帆里错了,是我不能够遵从奴隶的行仪,请赐予惩罚的鞭吧!”“嘿嘿,这样老实便好看鞭!”啪啪!
  “咿!再惩罚我吧!”白帆里在被打后仍继续在恳求着赐鞭,因为她早已深入骨髓地知道这是为令支配者满意的必要做的事。
  “好吧!”啪啪!
  “啊咿!啊呜,屁穴在炙热的灼痛着了!”摩美挥下的九尾狐鞭数条尾部扫中白帆里谷中间的肛门,令她如狂般惨叫起来。
  “那边的娃儿又如何?”奴隶调教师攻击的枪头终于转对着美帆。
  因为同被一条炼连结着,所以她所犯的罪也是和姐姐一样。
  “啊、请也赐美帆惩罚”“这种说话方法可不行哦,必须清楚地说明为什么要受罚白帆里,教教她应怎样说才对吧!”“小帆,要说因为自己失仪了所以恳求受惩罚哦。”白帆里忍受着心中的罪恶感向妹妹教授屈辱的台词。
  虽然自己在说着残忍的乞求鞭打的说话同时心中会产生一种淫靡的被虐欢愉,但到底这是只有M性强烈的人才会有的感觉。
  但是,美帆根本便是和自帆里同类的M女,而且其素质甚至在姐姐所预计的以上,所以对倒错的恳愿台词很快便积极地照说不误。
  “调教师大人,因美帆不能把屁股扭得有仪态,所以还请向不知礼仪的牝犬赐予严厉的惩罚吧”十七岁的少女竟说出这样的话,这令白帆里感受到美帆的资质之高,同时也对能令她的M性迅速开花的,这间大屋中的奴隶调教系统感叹不已。
  “呵呵,真是说得不错!什么不能把屁股扭得有仪态佳句!”摩美对美帆那被虐狂般的恳愿也大感满足,然后再追问道:“那要怎样做才算有仪态?”“要令主人看得开心的,挺起屁股来左右晃动的”美帆拚命地压下羞耻去迎合着支配者当然,她心目中的支配者并不包括染谷在内。
  “呵呵呵,那是当然的。做不到的牝犬便必须好好惩罚一顿。看招!”啪啪!
  “唏啊!”啪啪!
  “呀!死了!”“再说多一次吧,为什么要受罚呢?”“啊呜,是因为仪态不好的缘故。”“知道做不好的话便好好改正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