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

第26章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第26章

小说: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厮担约菏且猿图鄞佣砺匏沟暮诎锎γ孛苁淙耄诰和吨薪崾墙沟隳兀 薄罢媸悄岩灾眯拧薄拔颐前涯切┲楸β舻簦缓笠黄鹪蹲吒叻砂桑 薄澳翘闱苛耍》!卑追锘毓窭矗蚨苑椒治鲎拧
  “那样急要卖出去,而且更是非正途得来的东西,很难可顺利地卖得出去吧。而且,如此重要的东西失去了,继父一定会穷追着你不放呢!”“也对,美帆真蠢呢”美帆其实头脑一向很好,但她始终是个不通世道的高中生,只单纯地以为有了珠宝便即是等于有了巨额金钱。
  在得到白帆里点醒后不禁斗志消沉了下来。
  “那些珠宝现在放在那里?”“是在姐姐家中,我带来的皮箱中,但是账簿却是在另一个地方。”“账簿?”“那也是放在保险库中的东西,虽然看了也不明白里面是说什么,可是想到既然继父把它放在保险库中,一定是很重要的东西,日后可能会有用,所以也一并带出来了。”“把那些东西都还给继父吧。”“唔账簿是没所谓,但珠宝却很不想如此易还给他呢”“不可以这样哦另外,那账簿现在是在什么地方?”“在姐姐的袋子中呢。”“什么?”“是在昨天早上放入你的皮包中的那可以说是一种恶作剧吧。”“什么意思?”“昨天早上因一时淘气,乘你不留意时偷看过你的袋子,看到里面所带的行李很少,心想姐姐是不是骗我呢”“对不起,但要说是去主人的屋被调教,我始终说不出口呢。因为既然这几天都要穿大屋中的奴隶服饰,所以便根本不用带什么衣物来了。”“现在我当然明白,但当时我却在猜:姐姐说去旅行,其实是不是悄悄地去男朋友的家过夜才是真的呢?”“”美帆虽然并无挖苦之意,但白帆里仍不禁听得面额一红。
  确实她是去男人家过夜,但那个却是世问仅有的残虐的男人呢。
  “因而我在账簿上贴了张纸后放入你的袋中,纸上面写着:”这是美帆的命根,在睡觉时请把这个也用力抱着呢“。”“喔,真是恶趣味,是谁教你这种坏主意的?”“嘻嘻!”美帆伸了伸舌头。
  “但是,你没有发现那本账簿吗?那是放在长裙之下呢!”“并没留意到那东西呢,自从来了屋中后便没有再打开袋子看了。但是为什么什么也不放而要放那本账簿?”“那实在很难说明,只是想既然那是继父重要的东西,若果那家伙乘你不在家时来家中找我,也好有一些东西握在你手上”“唔,大致也明白了。可是私自拿走东西始终是不对的,要把取走的东西全部都归还哦!”“是了是了,我明白的。”美帆老实地回答。
  “但是”“但是?”“感觉真怪,和姐姐在这种样子之下谈话!”“喔、讨厌哦,小帆!”白帆里这才发觉,现在两人是在侧身躺在床上互相对望,而且大家的身体上的乳房、脐穴、直至无毛的下体都暴露在对方面前。
  “哈哈”二人相视而笑,都感觉到这是自从孩童时代以来,两人之间最亲密和最温馨的时刻。
  “说起来,姐姐知不知道今晚的来宾是什么人呢?”“不知道,但那多数会是和主人一样的嗜虐者”“难道美帆会被命令服侍那个人?因为白帆里姐姐已是主人所有的”说着,美帆的脸开始变红,而且眼中更充满了对狩野复杂的感情。
  “美帆只想服侍主人一个”“小帆?”“因为,主人是我的征服者,而且是主人教了我性虐的欢悦的。”美帆那炽热和湿润的眼中,发放着对倒错性戏的憧憬和不能抑制的欲情。
  她在白帆里面前已忍不住暗示出自己对性虐的急速沉溺。
  “白帆里姐,不如求主人让我们一起服侍他好不好?”“”“因为和姐姐一起的话我的心也会更坚强在被鞭打或性具施责时也有你在身边支持着的话”“啊啊、小帆!”白帆里由身体深处迫出了这句话,她深深感受到妹妹的话中隐含的残忍意味。
  “好吧,姐姐?”“我尽力试试吧。”“真的?绝对要哦!”“是,我们俩姐妹互相鼓励支持,就算是如何难受也好”“白帆里姐姐!”“啊啊、小帆!”两人感动地互相叫着对方的名字,相隔着铁格子,大家互望着对方被眼泪沾污的脸,同时也都由心底深处产生出对对方的完全的信赖和共鸣。
  第二节
  终于到了时间,两姐妹在女侍帮助下再次洁净身体,施加化妆和穿上了奴隶的服饰。
  那是为了奴隶在支配者面前出现时,能够有着一个能令他们眼睛得到享受的胴体。
  两人都穿上完全露出秘部的淫猥装身具。
  当然也戴上了贬低她们人格尊严的颈圈,由奴隶调教师手中拿着狗炼,引导她们前往狩野和来宾正在等待着的所在。
  在他们面前负责主持残忍的调教秀的奴隶调教师,不用说当然是摩美和典子二人,她们除了穿着全黑的女王服饰和手握革鞭外,更在头上戴上了三角形的蒙头巾,令脸上只见到在两个开了的小洞中的双眼。
  白帆里和美帆姐妹心中充满着不安,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将要踏入的异常的世界,另外也是因为奴隶调教师们那妖异的打扮。
  “听着,今晚的宴客是特别的,你们一定要用心尽力演出!”终于到了房间的门前,握着白帆里的狗炼的调教师向脚;边四脚爬地的奴隶严正的宣告。
  虽然被黑色头巾蒙着面,但凭其声音和姿态也可以认出她正是摩美。
  “是”两姐妹同时回答,她们经过残忍的调教下,已深入骨髓知道逆支配者之意是如何无益和愚蠢的事。
  但跟着女调教师的话又令她们更为不安。
  “而且今晚的客人更是VIP中的VIP,和主人同样是有着能左右你们的将来的能力,所以,绝不可有何粗心失礼,一定要尽心地服侍哦!”“”“而且,美帆!”女调教师的声音又转向在白帆里旁边在发着抖的十七岁少女奴隶。
  “你更要小心别得失来客!”“?是、是!”突然被指名的美帆肩膊一震,惊讶和迷惑,更加上了怯意的表情。
  但是,自觉到自己奴隶的身份,令她立刻服从地回答。
  “客人特别对你有兴趣,主人更会让出支配权,令他可愉快地调教你呢!”“啊啊!”“这、这样,美帆太可怜了!”摩美的话令美帆跌下绝望的深渊。
  因为她刚被狩野征服的肉体,很快便又要交给另一个不知名的男人享用。
  虽然仍未知那男人的喜好,但既然是大屋的来宾,一定也会是个有嗜虐性癖的人,这是无疑问的。
  但是摩美她们也不容两姐妹在房门前磨蹭,很快地用鞭拍向两人四脚爬地的裸体,命令她们向室中进发。
  那里是一楼的会客厅,也是征服者们享受淫虐之飨宴的场所。
  “久等了,今晚的主角,两匹牝犬现在登场了!”当两匹化为牝犬的姐妹爬入室中同时,摩美向坐在房间深处的沙发上的两个支配者宣布着。
  大约二十叠大小的房间,地上铺上了厚厚的名贵绒毡,周围的墙壁上有红色的灯光照明,令室中全体浮现起一种淫靡的气氛。
  分别在两张单人沙发上坐着的,自然便是大屋的主人狩野和他的宾客。
  但是他们都和奴隶调教师一样以黑色头巾蒙着面,只露出咀巴和一对眼睛。
  看来便像个恶魔的餐宴,房间中一直有多名穿着极之暴露的女侍在穿梭往来,把各种山珍海错和名酒向两人送上,而那些女侍们一边走动一边在摇晃着的乳房和屁股,似乎更增长了两个进餐者的食欲。
  更加上,两个支配者的膝间都各有一旦除了高跟鞋和丝袜外便全身赤裸的女侍,她们正用唇和舌头服侍着二男的阴茎。
  她们的角色是“前菜”为了令支配者在享受作为“主菜”的奴隶姐妹前,能够先刺激起他们最高的性欲而进行此淫戏奉仕。
  而无论是送菜的女侍或是口舌奉仕的女侍,都毫无例外地在眼睛和鼻周围戴上了面罩。
  亦即是,全场除了白帆里姐妹之外的所有人,都戴上了覆盖着容颜的东西。
  “走的时候把脸抬起!”啪啪!
  “咿!”追击着白帆里的九尾狐鞭在臀丘上炸裂,令她发出屈从的喘息。
  摩美把美帆暂留在原地,而引导着白帆里向前爬,被支配者的视线集中于一身。
  残忍的调教师为了令支配者可肆意看清楚每个奴隶的姿态,因而逐一的引领她们前进。
  啪啪!
  “咿呜”白帆里在扭动着纤腰前进同时,口中发出了羞耻的喘息。
  身体上重要部位都完全暴露,更加上整间室中只有她们姐妹是露出容貌,更增添了一种羞辱的倒错感。
  白帆里被引导下在两个支配者面前以平放的〃8〃字形地走动,即是在主人和客人前都分别绕了一个圈,令二男可以用各种不同的角度去欣赏牝犬的姿态。
  当面向沙发前便感到支配者的视线集中在胸前一对晃动着的肉山上,而打横走过时,则由侧边脸至肩、背、腰、臀等全身的曲线都一目瞭然。
  但说到最羞耻的,还是当她在背对着二男时,一边扭着粉臀一边爬行。
  四脚爬地的无防备的姿态,完全无法遮掩由背后而来的视线。
  她遵从性奴的规举,每走一步臀部都大幅度地一拧,双臀谷底的性器和肛门都暴露下,令她羞耻得四肢颤抖,咬紧着牙关忍耐着。
  啪啪!
  “啊呀!”屈从的爬行下再经过了五、六鞭后,喘息声渐变成了淫意的悲鸣。
  她的裸身被墙上的红色灯光染上了一阵赤红,俨如被官能的火所焦炙着一样。
  “喂,在主人面前了。更熟练地扭着双臀让主人欣赏吧!”“呜咕”“这样硬硬的腰你道可令人满意吗!”啪啪!
  “啊呀!我做了!”残忍的叱责和训示倾泻在白帆里身上,加上肉体上的鞭责令她的精神被被虐感所腐蚀。
  在蒙面的支配者眼前展现出素颜和裸体令她感到异常的兴奋。
  一种异样的背德感更令她的情欲冒升起来。
  当那样地完成了性奴畜生的绕场一周展示下,白帆里的阴唇内已开始有爱液在渗透而向下滴出来。
  “好了,现在便轮到美帆小姐了。”握着美帆的狗炼的调教师,听到她慇勤的口调便可以猜到那人定是典子无疑。
  “小姐也请别输给姐姐,挺起和扭着臀部,有魅力地前进吧!”“”继白帆里之后,被屈辱感所支配下的美帆,咬着下唇开始了向前爬行。
  虽然面上看不到什么表情,但其爬行姿仍是性感度满点。
  一双膝盖紧贴,双脚交互地向内侧前进,自然令高高抬起了的粉臀也左右的摇动,散发着性的魅惑。
  在经过早上的调教后,美帆已学懂了如何爬行得诱人的方法。
  但无论怎样说,始终对只受过半日奴隶调教的少女来说,这样的行为实在带给她太巨大的精神屈辱,令她在拚命扭动屁股前进同时,眼中也充满了悲哀和败北感的意味。
  啪啪!
  “咿、呀!”才刚前进了两、三步,美帆便被皮鞭打责。
  “怎么一回事,小姐?不好好把脸抬起来的话可不行哦!”不变的有礼,但说话中带着刺的是典子的声音。
  “被虐奴隶巡游的同时,也要让主人和客人愉快才行喔!”“呜呜”美帆低吟中拚命地将被羞耻染得通红的脸抬起来。
  在她的前面有在沙发上坐着的两个支配者,分别是主人狩野和一个不知名的客人。
  两人都在一边享受着膝间全裸女侍的口舌奉仕,一边欣赏美帆爬行的姿态。
  但是无论怎样,美帆也没有勇气正视着他们。
  她单方面地在男人嗜虐的视线沐浴下,继续其性奴犬的绕场一周爬行。
  啪啪!
  “咿!”残忍的鞭打每隔一段时间便重覆着,这并不单只是对奴隶的惩罚,同时也是为了令这牝犬秀添上凌虐的色彩。
  啪啪“呀呜!”“奶子的摇动不足够呢!既然拥有如此大得令人嫉妒的奶子,更要大力晃动才不至于暴殄天物喔!”典子在打着奴隶少女无防备的臀丘同时,也在身旁指示着她奴隶的行仪。
  “怎、怎样做?”美帆的胸前,两只份量十足的乳房正垂下,在淡红色的乳晕中心,有粉红色的乳蒂尖尖地突出来。
  “手部也要交叉着前进,那样便会增强胸前的活动。做来看看吧!”“”美帆依从吩咐,左右手交错着向前踏出,那样在手腕压迫下两只乳房便在胸前弹跳摇晃着,令丰满的肉体更加添诱人的性魅力。
  “不错、不错,便那样继续地巡行吧。”典子皮肉地褒美同时,也提起鞭坏心眼地朝美帆的臀丘打下。
  啪啪!
  “呀!”“嘻嘻,这是奖励的鞭呢。习惯了的话你便会像上瘾般想越要越多了。你现在已很有感觉了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