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

第25章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第25章

小说: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美帆已经发自内心地迎接主人的阳具了。对吧,小帆?”“咿是!便如姐姐所说一样!啊呜!”“呵呵,虽是想饶了她,但我的宝贝却不肯听我话仍继续想插入去呢!像这样!”“咿呀!饶命!”“啊啊,主人,请赐予最宽大的怜悯!”“但在射精之前实在停不下来呢这样吧白帆里,到我身后来舔我的肛门,若能令我更兴奋的话便可令我早点射精哦!”“是!我做了。”白帆里正坐在地上从后用手分开狩野的双臀,然后把面拚命靠近男人的谷间,伸出舌头舔在他的肛门上。
  “唔,很好”狩野在肛门被软舌服侍下舒畅地说道。
  白帆里的喘声和肛门舌奉仕发出的声响,听在狩野耳中便变成了绝妙的摧情曲。
  “这家伙,舔得倒不错,好味吗?”“呒咕好、好味道”白帆里拚命地用舌舔卷游动着,而同一时间狩野的腰仍继续前后活动,把在肛门受刺激下变得更胀硬的阳具插入美帆体内。
  “啊呜!主人呀!咿、咿!”“这边的娃儿也收紧起来了,妙啊!”肛门的触感加上阳具被阴道内壁包住、夹紧的感觉,令狩野的情欲大幅高胀。
  “牝犬,舌头再伸入点!”“是!”舌头直伸入肛门内的刺激下,狩野的运动节奏更为加速。
  “娃儿,摇屁股吧!把肉收窄,紧包住我的东西吧!”“是、是!咿、呀呀!”“去了!”狩野发出射精的预告同时,阳具更深更强力地冲刺!
  “咿、呀!呀!
  啊呜!”“啊!嗄”终于,大量的精液直射入美帆体内。
  “”狩野把阳具慢慢抽出美帆体内,那东西在射精后仍然保持着勃起状态,但狩野关心的却是肉棒上附着的东西。
  阴茎的表面涂满了爱液和破瓜之血的混合物,反映出赤色的光泽。
  狩野用指尖沾了一点肉棒上的血糊,轻轻含入口中然后满足地笑着。
  另一方美帆的性器,除了在阴唇和其周边都涂满带红的液体外,并无其他明显变化,而且现在也再没有血滴出来。
  典子立刻拿着一条带热气的湿毛巾,仔细地把阴户周围的精液、爱液和血液抹去,然后在膣口涂上消炎的软膏。
  最后,她把台上的美帆的手枷足枷解开,令她回复自由状态。
  “好,快向主人谢礼,和要求替主人清洁阳具吧!”处女丧失仪式刚完结美帆便立刻要进行另一件屈辱的工作。
  她在已坐回椅子上的狩野身旁四脚支地,抬头以卑居的言词说:“主人非常感谢把美帆变成真正的女人为表谢意,请容许美帆用口清洁主人的阳具吧。”“好吧,要清洁得仔细点哦!”“是”美帆的唇伸向狩野的阳具,伸出舌头舔向巨大的肉竿,在竿的表面是男人的精液、美帆自己的分泌爱液和处女血的混合物,舌头尝到这混合液的味道,令美帆百般滋味在心头。
  刚被此男人从后方以犬般姿势侵犯,现在又要以充沛的奴隶心服侍这男人的阳具,令美帆感到一阵悲哀涌上。
  “喂,要以感谢的心情来服侍主人!”看透美帆的心情的摩美,再挥起了她爱用的九尾狐鞭。
  啪啪!
  “咿、咕”美帆在鞭的痛下,慌忙地更用心服侍眼前的巨棒。
  只是一鞭便唤起了她的惧意和服从心,令美帆自己也对自己的心被奴隶性所侵蚀的程度感到意外。
  “呵呵”另一方,悠然地坐在椅子上享受着奉仕的狩野,满足地向下望着已经彻底成为他的拥有物的奴隶少女。
  “这像伙,看来已很喜欢我的东西呢!一会之后便和姐姐一样剃毛吧。”“!”美帆听到狩野的话后全身一震,残忍的支配者并不满足于只替她穿上倒错的奴隶服饰,还要令她的肉体也彻底和奴隶的身份相应。
  “今晚一定很愉快呢,如此从顺的奴隶娘,来客一定也很高兴吧!”“或许吧,若那客人知道这娃儿到今早为止还是处女,一定恨得他牙痒痒呢!”“不会吧,是完全拜主人之力才把这娃儿弄到手,他应该感谢才对!”摩美强气地道。
  “那是另一回事,始终人的感情并不是可勉强的喔。”“但是,连姐姐白帆里也一起披露,这不是令他更高兴吗?”“呵呵,那牝犬正在偷听着呢!”狩野说完便望向白帆里的所在,令她一脸狼狈。
  正如狩野所说,她正在努力细心倾听着二人的对话,希望从中能得到一点对自己未知的命运的线索。
  “等不及了吗,牝犬?”“啊不是”“告诉妹妹今晚将会有什么好事吧。”“小、小帆,今晚仍要继续接受调教,而且是在一位来宾的面前,我俩一起作出SM性戏的演出”“!”白帆里可怕的预告令美帆无法答话。
  经过了到此为止发生的事,令她可充分想像得到今晚的调教的苛烈。
  为了暂时忘记这可怕的事,她更努力寄情在仕奉主人的阳具。
  “呵呵,说起来这真是厉害的转变呢,本来是倔强的娃儿,如今却服从地在舔着我的阳具了呢!”“呜呜”狩野的话触动了美帆复杂的心情,令一颗颗大粒的泪珠开始由她眼眶滚下。
  可是,男人看见美帆这样的脸,却似乎更加愉快。
  “好味吗,娃儿?”“好、好味道啊呜呜!”美帆本能地答完狩野屈辱的询问后,一阵淒苦涌上心头,令她不禁放声哭泣起来。


第09章 肉之宴
  第一节
  姐妹二人分别被带到相邻的两间地下牢室中,各自躺在每间室中的床上。
  在下次的调教前奴隶也会被给予一些休息时间,可是,她们仍然得不到自由,两人都全裸而双手被缚在身后,并被囚禁在铁格子所封闭着的空间中。
  “小帆”白帆里向在邻床上俯伏着的美帆低声道。
  “小帆,不要紧吗?会痛吗?”在美帆双臀之狭间可以看到一支粗大的分叉形性具,那是一支被少女刚才所用还要粗大两周的肛门棒,现正无情地贯通入少女的肛门中。
  为了令她那经验还浅的肛门可以尽快容纳得到男人的性具,所以她连休息时也不得不进行肛门扩张训练。
  而在后面看不到的,是美帆的三角地带已经一根毛也不剩了,那是刚才调教完了后典子替她全剃去了的。
  “不要紧吗、小帆?”“唔咕呜”在姐姐多次关心的询问下美帆除了在呜咽外便什么也说不出来。
  在地下牢中已经过了三十分钟,在这段时间内她一直背对着白帆里在哭。
  “啊啊对不起、小帆,对不起!一切全都是姐姐的错,你便尽量的恨姐姐吧!”白帆里也不禁泪水四溢地向妹妹自责着,她完全知道令妹妹遭到如此可怕的事全是她的责任,所以无论如何也想尽力安慰美帆。
  “不要紧,已不痛了呜别太介怀呜咕”在白帆里的好意下美帆终于张开了口回答,但话说到一半便被啜泣声打断。
  “因为姐姐也同样被大大糟质了一顿啊啊、呜”“姐姐如何也没所谓,但小帆这样子你怎样才会原谅我呢?”“呜算了美帆已没事了。”美帆小声地回答,虽然仍是带着哭音,但心情总算稍为平复了一点。
  那样白帆里也稍为安心了点。
  但在铁格子另一边的美帆仍背对着她,在雪白的背脊之后双手被黑色的手枷扣在一起,拚命想合上的两腿中间有一支巨大的性具棒无情地分割而插入,看见这景象的白帆里内心不得不一阵刺痛。
  “前面怎样?还在灼痛吗?”“不、已不痛了但伤心也是没法子的竟被那样的夺去了处女身”美帆转身对着白帆里倾诉着。
  她的眼睛已经哭得通红了。
  “美帆并不是被强奸了的,姐姐。的确是我亲口叫那个男人插进来的,对吧?”“!”白帆里明白美帆的意思,因为若一生人只有一次的初夜是在被强奸下失去,那将会是一生不能磨灭的伤痕,所以美帆宁愿认为那是她自愿的。
  但是,美帆刚才所经验的事,对于十七岁出头的少女来说却又实在太过异常了,考虑到对她将来的影响,可能仍是把刚才的行为想成是被强迫的更好吧。
  “但是,结果美帆仍是屈服了。”“”“因为,无论在事前还是事后我都有舐那人的阳具,姐姐你也看见的吧?”“啊啊,美帆,别再说了!遇到这样惨的事,姐姐已没有面目向着你了!”白帆里泣叫着说。
  妹妹所说的一字一句都像是一颗颗钉子直打击在心窝般的痛。
  但美帆却像在想着另外一些事般,没有理会姐姐的制止而继续说:“不对,遇上如此可怕的滴蜡还有被鞭打下舔着阳具想像到自己那样可耻之下的样子,那时真正感觉到自己确实是个奴隶,一个在服侍着主人的奴隶”“”“想到这里,身体便会感到一阵炙热啊啊,就是现在想起来仍有这种感觉啊姐姐!”美帆以炽热的目光正视着白帆里。
  “四脚支地,那样的全身赤裸地暴露,变成了一种淫的感觉,不知不觉间下面都湿了!”“小、小帆!”白帆里惊讶地望着美帆。
  “喂,记得昨天早上我对你说有关SM的说话吧,妈妈是被虐奴隶的事”“喔,记得”白帆里想起昨日早上和美帆的谈话,她是从妹妹口中第一次听到有关已故的母亲被继父染谷调教成奴隶的事。
  “其实,美帆对SM有特别的感觉,那时在乡下一想起母亲被虐待时的情形,便会像现在般下面都湿了,更在床上自慰起来”“!”那是令白帆里惊讶的自白,之前她还在想为什么只是自己一个人承继了母亲的M性淫乱之血,但原来美帆也是和她有同样的感觉。
  “小帆真的?”“真的哦。最初看到姐姐被调教时,虽然是很害怕,但也觉得姐姐看起来很美呢。”“谢、谢谢”“美帆我虽然痛恨那男人,但也自觉到已不能再逆他之意,现在若再面对他我一定会服从他的吩咐,看来我一定身心都已被他征服了呢”“”白帆里无言以对,她很明白妹妹的感受,因为她对狩野也有着类似的服从心。
  只是,若她把这感觉亲口说出来,那始终是道德上所不容许的事。
  所以她只有默默地面对妹妹那复杂的少女心的葛籐。“姐姐,美帆会变成怎样呢?可能再无法回到原来的世界了吧?”“啊啊,小帆,请再忍耐多一晚,明天我会向主人求情,我可以用任何东西来交换你的自由的!”“不,我并不是这意思。当一旦知到了SM的欢愉,便不能再由那世界抽身而出了我连自己也很惊讶,为什么自己的肛门会对性具如此有感觉,看到自己被剃光的性器也会有异样的感受”美帆红着脸自我表白,自从年前首次看到母亲和继父的秘密后便开始种下的对倒错性爱的渴望,到了十七岁这时便已开始开花结果。
  不过,白帆里想到若果不是继父在做这回事时被美帆撞见,她便不会这么快体内的M性的遗传子就开始活跃,所以,白帆里也因此而开始产生了对继父的憎恨。
  “小帆,振作点!只是忍耐多一晚,明天便会放你”“那应不可能吧,姐姐或许可回到公司,但美帆一定会继续被监禁在此的”“”白帆里无言以对,确实狩野看来并不会轻易放过到口的肥肉吧。
  “姐姐不如一起逃走吧!”美帆想了一会后,终于下定决心地说。
  “哦?”“那SM就像是麻药般,现在再不逃走便会上瘾了!”“可是,如果说要逃走”白帆里困惑地说。
  她也认同美帆所说,SM性戏是一种能腐蚀肉体和精神的危险事。
  在长期过着那样的生活,可能难以再回到普通的生活,身体对于普通的性爱也不能再满足了吧。
  但是,她也感到自己并无逃走之法,一来自己有很多难以正视的照片在他们手上,况且以狩野的权力、财力和势力,就是一时逃得出去以后也必被穷追到天脚底。
  当然也可以报警,但这一来自己的丑事便一定会被公诸于世,而且狩野是社会上知名的贤达,就算是报警也未必一定可轻易能告发得到他吧。
  想到这里白帆里立时感到灰心丧气,可是美帆接下来又说出了另一件出乎意料的事:“其实美帆手上还有一张皇牌。”“皇牌?”“在离家出走的时候,也打开了家中的保险库拿走了里面的东西,那是一个内有些宝石和文件的公事包”“小、小帆,你竟然做这种事”白帆里惊讶地盯着对方。
  “那种人的东西,取去也没所谓,因为一定是用什么讨厌手段所得来的吧!而且,当中也一定包括了以前妈妈的珠宝店中的东西,所以我也有得到的权利!
  “美帆带着激动地说。她每当说到有关继父的事便会表现出露骨的憎恶。
  “所以,继父便如此焦急地打电话来我处找你”“嘿,因为这些东西的价值可不少,当中有不知多少卡的钻石,还有近拇指般大的宝石,很厉害的!他在家中饮酒后曾自傲地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