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乱世小民 >

第245章

乱世小民-第245章

小说: 乱世小民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嗯,编得倒还圆乎!”孟有田微微一笑,又皱了皱眉,说道:“你别得意,也别想着再去逞能。在敌占区活动行动,你装得象不象当然重要,但更重要的还是看你运气够不够好。敌人疯狂起来,抓人杀人是不需要理由的。你还是个女的,就更那个,危险。”
秦怜芳当然明白孟有田的意思,她当然也害怕落在敌人手里,对一个女人来说,那可能比死还要恐怖。
“死,我不怕,也不会让敌人抓住我。”秦怜芳绝决地说道:“如果出现意外,敌人得到的只能是我的尸体。”
孟有田的视线从秦怜芳脸上移开,转向了悠远的天空。为了抗rì,为了心中的信仰和理想,甘愿抛头颅洒热血,这绝对是值得钦佩和尊敬的。但也仅此而已,无论如何,自己这种表面积极、内心自私的家伙更愿意对秦怜芳近而远之。而阿秀和柳凤,更会让他怜惜和亲近。
穿越者没有大男子主义,那纯粹是胡嘞。除了受虐狂,谁不愿意找一个温柔、贤淑,以自己为中心的爱人。
与秦怜芳的慷慨激昂、视死如归不同,与孟有田的暗怀心思也不一样,进入根据地的小桃子完全充满了喜悦和欢乐。这里没有黑乎乎的、令人压抑的炮楼,也没有穿着黄衣服的伪军和戴萝卜帽的鬼子,什么也不用担心,什么也不用害怕。她可以欢蹦乱跳,她可以放声歌唱,她可以尽情展示自己青chūn的美丽。
这样的生活她也曾有过,但自从鬼子占领了家园之后,她就只能在梦中回味那无拘无束的欢快了。
小桃子太高兴了,过了几道岗哨,远远地看见村庄,她愈发加快了脚步,把孟有田等人落在了后面。
村头路口的大树上,在繁枝藏叶之间,两双小眼睛紧盯着越走越近的小桃子。
“你看,来人了。”一个晒得黝黑的男孩子jǐng告着同伴,“哎……是个女的……”男孩子用手挡着阳光,一面端详一面讲。
“咱下去拦着,问她要路条。”另一个脑门有道小伤疤的男孩说着便动作利落地往下爬。
“等俺一会儿,要不要让大家伙都过来?”男孩子试探着问道。
“不用,一个女的,咱有戳枪哩!”
两个儿童队员终于逮到了活儿干,都挺兴奋,跳下树便抓起戳枪,红彤彤的缨穗象火苗,雪亮的枪矛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站住!”两个男孩子吆喝着,让兴冲冲的桃子慢下了脚步。
“上哪去的?”脑门上有疤的男孩子开始盘问。
小桃的脸红浥浥的,汗把贴脸的头发都浸湿了。她摘下草帽,一面扇着风,一面温和地答道:“俺到十里村去,看见后面的人了吗,里面有大干部,俺是和他们一起的。”
“有通行证吗?”黝黑的男孩子抢着问道。
“那个,俺没有,俺说了,俺是和后面的大干部一起的。”小桃不以为意地笑了笑,说道:“你让俺先过去,等他们来了就给你俩看。”说着,她真就抬脚要走。
这下可把两个孩子急坏了,一个端枪拦阻,一个把两个指头伸进嘴里,鼓起两腮,吹响了报jǐng口哨。
立时附近便热闹起来,村里的孩子向外跑,村外的有的从地里钻出来,有的从附近小河奔过来,所有的人都拿起自己的武器——棍棒、戳枪、木头刀等等,蜂拥而来,把小桃子团团围住。
“这人不讲理,没有通行证强要通过!”
“她东张西望,急着要跑,看样子就有坏心!”
两个男孩子象是立了个大功,向着众人讲述道。
小桃觉得有个滑溜溜湿漉漉的东西碰到胳膊上,低头一看,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他全身jīng光,身上还在向下淌水。他眨着大眼睛,象是要哭地叫道:“俺的刀,俺的木头刀呢,叫谁拿去啦?”
没人答理这个丢了武器的小家伙,一个和小桃子差不多的姑娘站在儿童团员们的后面,瞪着眼睛说道:“看着眼生,搜搜她!”
大人一发话,孩子们便一齐拥上来,扯的扯,拉的拉,把桃子的衣服也快撕破了,背着的包袱也被一个孩子夺了过去。
“别拉,别拽,俺不走了还不行吗?”小桃子哭笑不得,被一群毛孩子困住,是她没有想到的事情。
在孟有田和秦怜芳等人前面带路的是个老交通,为人幽默,好开玩笑,这一带的男女老少,差不多没有一个不熟识。他离得小桃子最近,赶忙紧跑几步赶上来,笑着说道:“孩子们,孩子们,别拉扯了,别翻人家的包袱呀,是自己人,自己人。小菊子,你快让孩子们停下。”
“涂二叔,你带着路条没有?”叫小菊子的丫头脸sè缓和下来,但还是一本正经地伸出了手。
“你这个厉害丫头。”涂二叔故意俏皮地眨了眨眼睛,说道:“路条俺还真没有,你把俺扣下来吧,正愁没地方吃饭呢!”
“俺不扣你,可是得罚你。”小菊子笑道:“罚你讲个故事给俺们听。”说着,她冲儿童团员们大声说道:“好了,好了,大家都住手吧!嗯,今天都很勇敢,也很负责,值得表扬。咱们让涂二叔讲个故事,然后才能放他们走。”
“嘿嘿。”涂二叔咧嘴一笑,向身后一指,说道:“今儿可轮不到俺讲故事,看看后面的人,那可是咱们根据地的民兵英雄,刚从沦陷区杀鬼子回来。你们哪,呆会儿让他讲吧!”
……………
第一百二十八章抗争
战争是一场恶魔与恶魔的格斗史,真正是可怕的,对于那些没有亲临战争的人来说,可能是一场激烈刺激惊险的向往;而对于经历了战争的人来说,却是残酷的、没有理xìng的。
从本质上来讲,战争是为了某些利益,国家的、个人的,用人的生命进行的一场利益战。也许是某个集团贪婪的私人只,也许是为了一个国家的荣誉,也许为了展现一个国家的强大,也许在向世界表达着什么,也许只是为了让国内的人民重新进行一场人心归向战。于是人类与人类之间进行了大屠杀,杀死的是人类,倒下的是人类,胜利的只有利益,不是人民,绝对不是。
但对于深陷战争环境中的人们,特别是反侵略、反奴役的抗rì战争,却相关到人们的切身利益,特别是直接面对的人们。抗争,不抗争便会失去美丽的家园,使自己和亲人陷于残酷的统治之中。
而抗争也表现在不同的形式上,有的人在浴血厮杀,有的人在劳动支前,有的人在顽强活着。没错,顽强活着也是一种抗争,是在展露不屈的意志。当孟有田看到劫后重建的小娄庄,看到经过磨难的人们再次顽强地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他更坚定了这种想法。
孟有田见过当敌人来了,人们惊惶的样子。即便是女人,也把吃nǎi的力量拿出来跑到地里去。那和任何的赛跑不同,在她们的心里可以叫前面的、后面的、四面八方的敌人的枪弹shè死,但她们一定要跑出去,在敌人的包围以外,去找生存的天地。
当人们成功逃脱后,看着敌人过去了,便会倚在树上,用衣襟擦去脸上的汗,头发上的尘土,定定心。整理整理衣服,等着真的安全后返回家中。一到家里,大家象没有刚才那一场出生入死的奔跑一样,大家又生活得那样活泼愉快,充满希望。
在他们看来。没有人谈论今天生活的得失。或是庆幸没死,他们是:死就是死了,没死就是活着,活着就是要欢乐的。
屋子虽破旧。但和沦陷区比却有一种轻松的感觉。墙上没有大大小小形状不一、盖着维持会红印的条子,不用担心什么时候便有敌人闯进来搜查抢掠。
孟有田带着和熙的笑容,认真地观察着这间屋子的布置。夹皮墙里有二尺多宽的地方,可以站人,墙角下留了个出口。外边摆着叉耙扫帚、坛坛罐罐等一些用具,从外边粗看就象是一间完整的房子。
“临街的房子差不多都有夹皮墙了。”小娄庄的民兵队长也是熟人,亲自带着孟有田参观,并向他介绍着情况,只是表情有些不太自在,“可跟你们土门村是没法比,那里的外墙一半是用的大青砖,子弹打不透,还能抗住手榴弹。俺们这里。大镐几下就凿倒了。”
“慢慢来,土门村弄成现在这个样子可是用了好几年呢!”孟有田笑着鼓励道:“地道多向野外扩展,四通八达,可打可藏。敌人就是占了村子,出去就挨冷枪。踩地雷,也呆不下去。”
“地雷倒还好说,这冷枪可没人有孟兄弟你这样的枪法。”民兵队长苦笑着说道。
孟有田淡淡一笑,说道:“躲在村子的地道里杀敌。因为距离短,撅把子比长枪更好用;而在野外。也可以利用隐蔽的条件,在一二百米的距离shè击敌人。只要打中就行,并不一定非要一枪毙命。所以,要求不能太高,民兵嘛,主要还是对付皇协军。”
“一二百米,嗯,俺村倒是能挑出两三个这样的民兵。”民兵队长点了点头,脸上露出释然的神情。
一二百米,这样的要求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从孟有田的角度来看,当然是比较轻松,但从别人来看,却并不容易达到。
但令孟有田感到欣慰的是小娄庄的变化,地道被大力重视,民兵素质也在得到提高。在战争中人们的成长是迅速的,只有尽快适应,才能活下去,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而且,孟有田培训出的shè击教官也开始发挥作用,这比他一个人忙得晕头转向要强得太多,效率也高了。这也是他的希望,希望影响周围的一批人,这一批人再来影响更多的人。
“你是小嫚的姐夫,亲手教出来的当然比俺们强了。”有人有怨言,就是那个厉害的丫头菊子,她竟然也是村子里shè击技术最好的民兵之一,还是小嫚的好朋友,“再说小嫚的枪多好啊,咱们这个区,就算上咱们整个根据地也没有第二枝了。”
“是,她的枪比俺的都好,可她就是没俺shè得远,shè得准。”孟有田敷衍道:“技术才是最主要的,武器当然也重要,但还是要努力从自身提高。”
“你当然这么说,向着小姨子自然有点那个哈!”菊子抿嘴一笑,说道:“孟大哥,俺有点东西要捎给小嫚,你走的时候带上。还有,让她有空儿到俺家来玩儿。”
“行,东西和话儿我都给你带到。”孟有田停顿了一下,说道:“shè击训练提高班可能很快便要开了,你可以去参加,到时候就能和小嫚聚在一起了。”
菊子犹豫了一下,迟疑地说道:“俺够格嘛?小嫚能打中三百米外的目标了,俺勉强能打到一半。”
“所以才要提高嘛!”孟有田不以为然地摆了摆手,说道:“参加提高班的都能更换好枪,学完之后就是民兵骨干,你不想吗?”
“想!”菊子很干脆地回答道:“行,到时俺报名。等学完了,再和小嫚比一比,看谁更厉害。”
菊子只是一个缩影,小娄庄也是一个缩影。由小见大,各个村庄正在发生着令人欣喜的变化,成为一个个抗rì的堡垒;更多的男女青年正在拿起武器,汇入抗rì的洪流。
孟有田为此高兴,也为此自豪。他已经培养训练出了很多好shè手,以后还将培训出更多的优秀shè手,这些人将战斗在抗rì的战场上,给侵略者制造伤亡,为抗rì胜利增添砝码。更不用说这些人会象种子一样,开枝散叶,茁壮成长了。
第一百二十九章无题
穿越者的优势便是拥有超前的知识,不必用鲜血来汲取教训,不必用生命来学习经验。从这方面来看,孟有田的神枪狙击便算不了什么,他传授的战略战术,以及狙击技能才是弥足珍贵的。
一枪只能消灭一个敌人,一个行之有效的战术却可以使几百支游击队活跃起来,牵制住大量rì伪军。占领区不靖,rì伪军要进行扫荡,便难以抽调出足够的兵力。而扫荡拖延一天,根据地的准备便更充分,人员素质便更有提高,抵抗的力量便更大。
这是一环套一环的连锁反应,就象蝴蝶扇动翅膀可能会引起飓风一样。孟有田是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而后面连续倒下的会更大,更沉重,从而带来更深远的影响。
以此类推,百团大战没有发生,或者说是迟延行动,或者说是用另外一种形式表现出来。其导致的直接后果便是多田峻依旧坐在华北派遣军司令的宝座上,并且感觉良好,岗村宁次则还是第十一军的司令官。岗村宁次晚上任一天,其带来的恶劣影响便会减少一分。
在孟有田想来,岗村宁次这个最狡猾、最凶恶的家伙越晚接任越有利。如果太平洋战争如期爆发,岗村宁次将得不到足够的兵力施展他的谋略。或者,岗村宁次能够展开行动,但为祸的时间也将缩短,对抗rì根据地的伤害也将减弱。
因为从历史上看,百团大战使rì军遭到了突然而猛烈的打击,也使rì军重新思考了对华战略,重新估计了华北占领区的治安状况,并由华中抽调两个师团增援华北,以期彻底整顿治安。
华中的两个师团抽调华北,成为了华北rì军的最后一个“黄金时期”,rì本参谋本部也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