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穿越是条不归路 >

第21章

穿越是条不归路-第21章

小说: 穿越是条不归路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阿端已经愈发淡定了,不过刚刚想要睡下此刻却又被某人吵醒,还是不免炸毛,她吼道:“给他就给他呗!”

赵清唯立刻可怜兮兮:“可是,阿端,那是给你备着的啊!”

阿端从眼角瞄了他一眼,见某人一副被遗弃的小狗模样,又有丝烦,就朝他说道:“让那小子过来。”

赵清唯蹭得两眼放光,直说好好好。并且十分迅速地将刚刚还被他打发的熊孩子抓了过来。

那熊孩子见了自家娘亲,立马也一副可怜相,甜腻腻地叫了一声:“阿端……”又立马加了一句:“娘亲……”

赵清唯突然觉得赵端端这孩子是愈来愈烦人了……

到底是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阿端心软了,叹气了,最终妥协了,好声好气地问他:“铭偳以后想吃肘子的话就让师傅多做一份就是,何必要偷偷摸摸的呢?”

赵端端偷偷将手指指向一旁的骚包爹爹,意思是阿端,阿端,还不是这个人,忒烦了!

阿端眼睛瞄向了赵清唯。

赵清唯登时不满:“规矩就是规矩,在这家里,你的肘子是独一份的,不能改!”然后,他又十分大义凛然地举报某人:“阿端,赵端端这两日又是欺负人家小姑娘又是偷拔夫子的胡须,是不是要将他送到奶奶那里管教几天?”

“不要,不要!我不要去祖奶奶那!祖奶奶老是让我抄《论语》。”

阿端很无语,看着一大一小两双瞪得连弧度都一样的丹凤眼,直接吼了一句:“你们烦死啦!”

阿端一说死,赵家便要抖三抖,于是赵清唯默默地、默默地将赵端端拎了出去。

赵端端还兀自扭来扭去,嘴里振振有词,小脸气得通红:“骚包爹爹,你卑鄙!你竟然告发我!”

赵清唯脸又一黑,也学他没脸没皮,冲着他的小屁股就是几下,恶狠狠地说道:“谁让你每天叫我骚包爹爹的?嗯?!我就是你亲爹,加个骚包干嘛!还有你这个没眼色的小子,每天大晚上的都还要赖在你娘亲怀里,你想干嘛!”

赵端端也委屈,心想这老爹还真一点也不含糊,他的小屁股疼得哟……他于是就怒了,跟泼皮似的,立马掐了他老爹一把,趁他老爹松手的瞬间立马从他身上滚了下来,开始撒泼耍赖了:“爹爹,你个没良心的啊,你哪次跟阿端吵架不都是我去说和的啊?现在好了,你居然开始说我没眼色。我那是没眼色么?每天大晚上的,凭什么阿端就有肘子而我没有?我才不管什么规矩不规矩的呢!我就是要赖在那里,我就要在那里抢阿端的肘子!”

话说完了,赵端端开始在地上打滚了,也不管不顾自己身上的衣服是丫鬟刚刚给换上的。边打滚还边时不时地瞄一眼赵清唯。

赵清唯就想,当时这孩子出来的时候,怎么就觉得他就像是天上的小童子呢?怎么就想到人生便圆满了呢?

泼皮无赖见自家爹爹还是没有反应,于是决定下猛药,他张口边大喊:“阿……端……呐……”

赵清唯立马就捂着他的嘴将他拖走了。

最终赵端端如愿以偿了,赵清唯答应他每天都有肘子吃,当然前提条件是:晚上早早回房睡觉。

而赵清唯却诡异地笑了,说来说去,也不过就是两只肘子的事。

园子又开始静了下来,赵清唯见那泼皮无赖欢天喜地地走了,于是自己也欢天喜地地回了阿端房里。

阿端正睡得香,赵清唯小心翼翼将她搂在自己怀里,手抚上她的小腹,心里满足地微微叹息。

阿端却仿佛惊醒了,迷迷糊糊间就问他:“刚才是怎么了?铭偳怎么了?”

赵清唯却只是摇头,嘴里念念叨叨:“睡吧,睡吧。”

于是阿端还真是又睡着了。

赵清唯历来微凉的双手牢牢地贴和在那里,心里默默丈量着,嗯,好似又大了一圈。于是开始向佛祖许愿,要是这次是个乖巧的小姑娘那该多好啊……

痴痴的,连在梦里都想要笑醒。

作者有话要说:先将某个小家伙放出来。亲爱的读者们先Hold住下,让我好好想想该怎么虐……

还有幽幽姑娘指出来的BUG,我已经改好啦~亲一口她~欢迎大家捉虫哦~

当然,各位留言的姑娘,我也要大大地么一口啊!你们就是我的动力呀动力!

31、忘记与记得

31、忘记与记得 。。。

我再醒来之时,已是夜深时分,窗外一轮明月惨淡无光,打在某人身上也显得如此不真实。我试探着叫了一声:“咳咳,这位兄台……”

一出口我就吓到了,怎的如此像那弱不禁风的林妹妹。我试着动了动,立马倒吸一口凉气,后背就像是被人吊着似的,只要动一下,疼得我恨不得缩起来。

那位兄台却渐渐醒了,借着月光,我还是看不分明。他脸上是一种恍惚的神情,却又渐渐的、渐渐的有了一种欣喜的感觉。他走过来,十分熟稔地握着我的手,有丝小心翼翼地叫我:“阿端?”

我瞅着他那胡子拉碴眼里布满血丝的模样,不禁拍拍他的手:“这位兄台,阿端是谁?”

一瞬间,我看见他眼里急转而下的光,然后又冒出零星的不甘愿,轻轻柔柔地说:“阿端就是你啊。”

我摇摇头:“我是阿端么?我怎么不知道?”

这个男人仔细看下来,有一双好看的丹凤眼,他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看得我发毛。后来我听他冒着凉气的一句话:“你为什么又将我忘了呢?”

我突然觉得我如此十恶不赦,居然让这样的美人如此心酸疲惫。我于是又拍了拍他的手:“真是对不住啊,我真不是阿端啊。看你这么伤心,阿端是不是你喜欢的人呢?你们发生什么事了?”

他起身,走到窗口,抬头看了看半遮半掩的残月,然后才转过头来回答我的问题:“我以前一直想,如果阿端没有将我想起,没有喜欢上我,我永远都不会说喜欢她。”他低了低头,表情淡漠,但我却发现他扣着窗栏的手指却好似使了全身的力气。他又低低地说了一句:“然后,我的阿端就不要我了。”

我心里突然一抽,无端觉得他真可怜,于是问他:“你们到底怎么了呢?”

他又细细看了我一眼,我莫名其妙,于是指指屋内的凳子,意思是坐着说。

他居然看懂了我的意思,依言坐了下来又点燃了屋内的蜡烛。

蹭得一下子,屋内变得亮堂了起来。兄台的眉眼立马变得清晰了起来,而他脸上那有种温柔似水的东西又让我觉得他还是如此可怜。

他缓缓开口:“阿端是我的娘子。我五岁时失了父母亲,从小跟着姑姑长大,可是姑姑到了我十岁的时候也要出嫁了,我当时不知道还十分粘着她,她要去哪我就跟去哪。于是那天她偷偷去了白马寺的时候,我也悄悄跟在她的背后。可是后来终究是跟丢了,后来我想好在我跟丢了,这样我才能碰见我的阿端。”

他说到这里,脸上渐渐溢满了一种浓烈的温柔之色,连眼梢都仿佛溢着一种笑意。

“那时候,我正在生着闷气,只想全天下的人都不要我了。我蹲在地上一直低着头,然后她就来了。”

他向我比了比手:“看,就这么小的一点人。”他朝着我笑:“她真是个漂亮的小姑娘,可却皱着眉头瞅着我,她用脚踢了踢我说我是个可怜的孩子。我当时就想笑,我那时已经十岁了,而她才那么点大,怎么我是孩子呢?”

我承认我被这个狗血的有着青梅竹马味道的老套故事吸引住了,于是忍不住问他:“下面呢?下面呢?”

他皱了皱眉头,很是无奈:“后来她就把手里的酱肘子一把扔给我,还说是从大方丈那里刚刚顺来的,让我趁热吃。可是我却看到她一副不舍的样子,于是我又将那肘子递给她,可她却摇头了。”

我笑了:“要是我,我也会给你的,你想想,一个孤僻的小孩子多可怜啊!”

听了我这话,他立马抬起头来,又将我细细看了一遍。我只好摊了摊手,示意让他继续说。

他又无奈地一笑:“只是阿端她不知道,我当初是被人从满身是血的父母身上救出来的,救出来后我就再也没有吃过肉,因为那总是让我忍不住恶心。”

“啊?这样啊!”这样一个出色的男子却又这样一段惨痛的经历,我不免开口又问他:“那阿端不知道啊,后来你怎么办呢?”

他又笑了一下:“阿端把肘子扔给我以后就跑了,于是我就拿着那肘子又干坐了一天,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就这样?我不免有丝好奇:“应该还有下文的吧?”

他点点头:“当时我也想,难道就这样算了?后来又是万幸,我捡到了她的玉佩,我总想着总有一天凭着这个玉佩她会再遇见我,记起我。甚至……”他又看了我一眼,目光极其深邃,缓缓开口:“爱上我。”

我心里咯噔一下,甚至有丝不敢望他的眼睛。

“可是,阿端为什么偏偏要是钱曼的女儿呢?”他的眼神一下子又空洞了起来,说话甚至开始有丝语无伦次了:“那日之后,我又能吃肉了。可是阿端后来为什么要喜欢别人呢?为什么呢?为什么她会把我忘了呢?”

我于是问他:“怎么了?阿端喜欢谁呢?”

他眼睛蹭得一下冒出寒光,他甚至有丝恶狠狠:“钟家的外孙!当今的二皇子!”

他脸色变来变去,我都觉着他精神有些不对了,于是立马转变话题:“啊,那阿端怎么成了你娘子呢?又为什么不要你了呢?”

这一次他却许久未言,又站起身又去了窗边。我觉得难道是我问了什么不该问的话题?我开始有点困了。

可就在这时,他有丝清淡的声音又在屋子里响了起来,他似乎极力忍着什么,又似乎十分平静,他说:“奶奶不会让沈家的女人好过的,连她们的子女都可能不放过,而那时沈家的大小姐与我的婚事黄了,我正好将阿端放在了自己身边,这样的话奶奶会忌讳我的。”

我的好奇因子又激发了起来,热不住便问他:“她们做了什么事惹得你奶奶连她们子女都不放过?”'TXT小说下载:。。'

这一次他连一眼都没有看我,只是喃喃自语:“奶奶是愈发狠了,愈发狠了。”

我撇撇嘴,只好又听他说下去。

“阿端在我身边,我却没有预想中的那么高兴,因为她连我拿出当初那块玉佩都没有认出我来,还是喜欢着别人。我只好等她,等得我不想再等,可是每次当我想要转身就走的时候,我就又想起那当初递给我的那只酱肘子,那日的情景是如此熟悉,熟悉到我连她手腕上的痔在什么地方都一清二楚。于是,我就又等了下去。”

我突然觉得,喜欢上一个喜欢别人的人真是一件令人心疼的事情,永远只能做一件事,那便是等。有时候,你运气好,良人很快就会回过头来看你。可若是你运气不够好,那么你可能在一个人的时候将自己的一颗心一冷再冷,却还是放不开丢不掉。我突然想知道,眼前的这个人,他是属于哪一类的呢?

“你等到了么?”

他摇摇头,却又想点点头,他说:“我后来心急了,于是就逼着她做选择,我令他看清二皇子的真面目,她固然对夏岑失望了,我当时就想这下我的阿端要回过头来看看我了。”

啊?这个故事要到了结局了么?我心里振奋了,忙问:“后来呢?”

他却终于惨然一笑,连面色都开始渐渐泛白,他说:“我后悔了,我将事情弄僵了。我太过自信了,总以为阿端会渐渐地喜欢上我。我一开始就放任苏离种种挑衅的行为,有时我想阿端要是嫉妒就好了,嫉妒的话她就会开始一点点一点点地开始喜欢我。可使事实证明,连她看清了夏岑的面目之后,她也没有多少嫉妒之心,苏离告诉我阿端之前甚至能跟她的小丫鬟开玩笑。我就开始一点点地失落了。”

“啊?”我一叹:“真可惜。”

他背着我,曲着手指,声音渐渐地愈来愈轻,我竖起耳朵终于听清了,原来他再说:“我的阿端终于要离开我了,她说要跟我和离。”

“怎么这样呢?那你有没有表明心意呢?”

他愣住了,终于摇了摇头,我看着他的侧脸,没有任何表情,却让我觉得此刻他就像是行尸走肉一般。他低了头,又说:“我给她的玉佩她为什么不好好看呢?子许,子许,[小说网·。。]许子相伴。可是她却丢在了一堆她不用的首饰里。”

我突然明白了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说到底不过就是小心翼翼地暗示,小心翼翼地试探,最后却还是得不到。

我呼出一口气,问他:“结局了么?是结局了?”

他却摇摇头:“还没有。我一步错步步错,我不该指着苏离让她嫉妒,这样的话,她现在哪怕离开我,也不会受伤。”

“啊,她受伤了?”我又问:“她死了么?原来这才是结局啊?”

他离开了桌边,替我掖了掖被角,突然又满腔温柔的口气对我说:“睡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