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别闹了,姑娘 >

第3章

别闹了,姑娘-第3章

小说: 别闹了,姑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啊!那是我的银袋。”人群中有人失声大喊。

“哎呀!那个是我的!”陆陆续续的,声音此起彼落。

“各位乡亲,请过来认领失物吧!”将银袋还给争先恐后前来认领的路人后,南宫千令又蹲下,“至于爷儿你,衙门的大牢或许比较适合你。”

将人交给闻讯赶来的里正,南宫千令拍拍未染纤尘的衣袖,顺手拉过一个摊贩,将自个儿方才买的东西交到他手中。

“麻烦这位爷,帮我把东西送到天来客栈,请小二哥帮我收着。”顺手塞了一锭银两到那贩子的手中,就见那贩子眉开眼笑的应允,转身送货去了。

“好了,百闻不如一见,这会儿该去会会咱们的芙蓉姑娘啦!”南宫千令低喃,扬着笑潇洒的一甩袍,往春风楼而去。

街角,一名头戴黑纱帽的女子望着街上的骚动,纱帽之下,冷锐的美目打量着那挺拔的背影,因为他,那狗官的尸体怕会被提早发现。

绝色却冰冷的容颜泛出一抹冷笑,那又何妨?她并不在意,惟一在忌的,就是她主要的目标会因此却步,取消明日来此与美人温存的行程。

她闪身没入巷子,拔身而起。毋高担心,就算那人真的因此而却步,她也会有办法让那人前来,所谓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是她给他的恩典。

冷冷的扯了下嘴角,看来她的良心尚未完全消失,不是吗?

※※※

春风楼芙蓉阁的屋顶上,两名黑衣人挑开一块砖瓦,望着下头正为恩客弹琴吟唱的段芙蓉。

“她就是芙蓉姑娘?”冰冷的声音毫无温度,没表情的脸孔隐藏在黑巾下,只露出一双冷锐的美目一瞬不瞬的望着下面的美人,对在场其他人,没给一丝丝注意力。

只见美艳的段芙蓉端坐在琴台前,肤若凝脂,吹弹可破,薄施脂粉,勾勒出她艳丽的五官,妩媚中带着风尘里罕见的清纯气息,窈窕的身段裹着透明薄纱,鲜红的肚兜若隐若现,低垂的领口酥胸微露,引人遐思,此等魅力,的确足以让所有男人忘却今夕何夕,为她洒出大把大把的银两。

所谓醉翁之意不在酒,男人们沉醉的,不是优美的琴声,而是令人垂涎的美色。

“嗯。”上官凌点头,视线落在梅茹君身上。”你确定要这么做?”

“这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不能错过。”梅茹君的眼神紧盯着段芙蓉脸部的线条以及表情,乃至于她的一举一动、说话的口气音调,丝毫不放过任何细节。

上官凌没有像她一样,似乎对楼下的美人一点兴趣也没有,反而躺了下来,望着满天星斗。

“那人身边的护卫愈来愈多,我想可能和最近几名朝廷命官相继被杀有关吧!”闲聊的口气,一点也不像正在讨论重大的事件。

“也许。”梅茹君冷淡的应道。对于那些朝廷命官被杀的案子,她知道师父心里有数,不过师父若是不戳破,她也毋需自己承认。

“听说今儿个傍晚,略阳县令被发现全身光溜溜的陈尸在卧房里,还是因为有人报案,师爷寻不着县今大人,最后才在房里发现尸体。他的死状与先前被杀的几名朝廷命官都相同,被去势、断头颅,甚为凄惨。”

“是吗?”依然是无情无绪的冷然声调,让人听不出任何的端倪。

将视线由星空收回,上官凌若有所思的望着她,最后像是放弃了这个话题,微微的一叹。

“你打算何时行动?”他轻声的问。

“明日申时。”

“你该知道,纵使那个人明日也会前来,可是并无法确定他定是上芙蓉阁的人。”

“一定是他。”梅茹君没有温度的声音添了些许执着。

“小君,你必须要有心理准备,否则我会要你取消这次的行动!”

“不可能。”梅茹君断然地道。

“我是你师父,你不能违背师命。”他大概是这世上最窝囊的师父吧!

“这是徒儿的私事,与师门无关,师父若执意反对,那……”梅茹君冷冷的目光从美人身上移开,定在他的脸上。

“那如何?”上官凌大概猜得出她要些什么了。

“那就请师父将徒儿逐出师门吧!”

上官凌一叹,他就知道一定是这个结果。

“我知道了。”

他已经渐渐理解师父当初为什么说她会让他非常头痛了。纵使他只虚长了她两岁,但是对她的这份师徒之情却不假,他实不忍见她失去人性。可他从来只能看着她一日比一日冷漠,看着她的灵魂被恨意主宰,除了教她武功,让她更接近毁灭之外,什么也帮不了她,任由她进行一场一场的杀戮,造就一层一层的债愆,沉沦在仇恨的地狱中无法脱身,这的确让他头痛。

看着她再次专注于观察段芙蓉,他又是无声的一叹,他到底该怎么办?

“糟!”梅茹君低呼,猛地直起身,离开那方窥视的洞口。”撤!”尾音尚未落下,她已经纵身而起,飞掠离去。

“怎么回事?”上官凌跟上,不解的问。

“被人发现了。”梅茹君回想着那双含笑带着兴味的眼眸,是那个人!今儿个下午在街上逮着扒手的那个男人!他的武功看来在她估计之上,否则怎能发现他们的存在,还毫不迟疑的一抬头,毋需梭巡便准确的锁住她的视线。

“是吗?”上官凌倒没有多大的讶异,所谓人外有人,闯荡江湖,总会遇见高手。”这足以让你打退堂鼓吗?”

“当然不!”梅茹君冷酷的说。

“既然如此,就无毋需挂怀,只要全力作好准备以应付明日之战。”这就是他惟一能做的事。上官凌悲哀的想。

※※※

芙蓉阁里,南宫千令含笑的垂下眼,看来那两位“梁上君子“被他给吓跑了呢!一个叫“小君“,那另一个不会是叫“大君“吧?应该不是,听他们的对话,那两人还是师徒。

真是的,他实在应该按捺下好奇心,不该抬头的,他们的对话很有趣呢!

不知道他们的目的是什么?明日申时有什么行动?与段芙蓉有关吗?

望向抚琴的美人,正好对上美人投来的视线。那双属于小君的冷锐美眸,与眼前美人的,差别实在太大。

“南宫公子似乎心不在焉,是不是奴家的琴艺尚人不了公子的耳?”段芙蓉妩媚的一笑,语调里有着恰如其分的委屈。

南宫千令露出一抹足以颠倒众生的笑容。

“当然不是,在下是因芙蓉姑娘的美貌所迷,为美妙的乐音所惑,以至于呈现痴迷的状态,芙蓉姑娘可误会在下了。”

“是吗?那么荚蓉真是不该,芙蓉自罚三杯。”段芙蓉笑靥动人,柔若无骨的身子优雅的离座,款款步向摆满山珍海味的桌子,倒了一杯水酒,一仰而尽。

“芙蓉姑娘好气魄,不只有女人该有的柔媚,也有女人向来缺少的魄力,在下折服。”南宫千令鼓掌。

她又倒了一杯酒,柳腰款摆来到他身前。

“这第二杯酒,芙蓉谢过公于的谬赞。”倚着坚实的胸膛,她以媚人的姿态缓缓饮下杯中酒。

他微微一笑,顺势的将投怀送抱的美人揽人怀中,对自己无远弗届的魅力甚有自信,否则听说一向不与恩客有任何肢体接触的她,何以会主动投怀送抱。

“那这第三杯酒,就由在下为姑娘代劳了。”他从桌上端起酒杯,凑近她的唇边,喂她喝下。

“啊……芙蓉好像有点醉了呢……”段芙蓉嫩颊嫣红,柔软的身躯密密的贴着南宫千令的胸怀,柔若无骨的玉手攀向宽广的肩膀,有一下没一下的上下抚搓。

“连喝下三杯酒,难怪芙蓉姑娘不胜酒力。”他随意的附和,明知那只是三杯水酒,不过姑娘家想亲近他的借口,他怎会不识的戳破。

“听说公子来自京城啊?”段芙蓉媚眼微张,由下往上望着俊美挺拔的他。她十三岁卖身春风楼,春风楼的老鸨秦嬷嬷看中她绝对能大红,便花大钱教育她,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各种乐舞,十八般武艺全都不缺。

十五岁开始接客,维持清官直至十六岁,秦嬷嬷想到竞标这点子为她开了苞,后来,每年比照,平日她不卖身,吊足了所有男人一年的胃口之后,再次举行竞标,因此,她一年卖一次身,一次一夜,今年,已经是第五年了。

这么多年来,她从没遇过条件这么棒的男人,让她忍不住芳心暗许,如果能让他为她痴迷,进而为她赎身的话,那她就可以脱离这种卖笑的生活了。

没有男人能够抵挡她的魅力,她有把握让他为她如痴如醉。

“嗯。”轻抚着美人的背,南宫千令微笑,垂眼对上美人满溢春情的媚眼,那明显的野心,他看得一清二楚,不过并不在意。

“那不知公子以何营生?”

“我?呵呵……只不过是个游手好闲、不事生产的公子哥儿罢了。”南宫家虽然财大势大,也只有他这么一个继承人,不过对外来说,大权依然握在他娘的手中。这可是他故意安排的,不接下大权,让娘亲心中有放不下的担子,才能长命百岁。

“那么公子一定是个富家子弟,才能有此财力让公子挥霍,是不?”段芙蓉柔柔的一笑,这样的男人更容易上手。

“是有些闲钱。”南宫千令淡淡的笑道。手指有意无意的捏弄她柔嫩的耳垂,眼神随意的一瞄,没有他想看的东西。

她嘤咛一声,偎得更紧。她不问有无妻妾,因为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财势,只有财势才能保有美好的未来。

“嗯……看来奴家真的不胜酒力,人家的头好晕哪!”红嫩的双唇随着话语的轻吐,似有若无的扫过他的颈项。

嘴角扬起一抹嘲弄的笑,他一把将她抱起往床榻走去,美人如此明显的暗示,他不会不懂,只不过……

“公子……”她在他耳边呢喃着,温顺的靠在他怀中,任由他将她放在床上。她等着,等着这个男人被她俘掳,她相信,没有男人能逃过她刻意撒下的情网。

南宫千令轻柔的将她放在床上,修长的大手抚着她嫩白的脸蛋,对她露出一个笑容,看到她因他的笑容而显|奇+_+书*_*网|露出的痴迷,才缓缓的开口。

“我想我该离开了。”

“什么?”段芙蓉从迷惘中回过神来,惊讶的抓住他的手。”公子!”

“既然芙蓉姑娘不胜酒力,那在下就先行告辞,让芙蓉姑娘早点休息。”他笑着拉开她的手,“明日我会过来,到时希望有机会再上芙蓉阁。”

段芙蓉听闻此言才放开他,因为明日能上芙蓉阁的人,就是得标的人,看来她的确有迷住他,她安心的想,要不然他方才提到要离开,她惊愕的以为自己的魅力失效了。

“奴家等你,公子一定要来喔!”她眼带柔媚的望着他,对他使出媚术。

“当然,一定会来。”他保证,转身离开芙蓉阁。

他当然会来,因为他很想知道那两位“梁上君子“会有什么行动,这比起寻花问柳有意思多了,因为……

这芙蓉姑娘,根本比不上他金屋里的三位花魁!

第3章

梅茹君瞪着拦住她的两个男人,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平日不事生产,只会在街坊仗势欺人、欺凌弱小,看见外貌还不错的良家妇女时,再顺便调戏调戏的纨绔子弟。

街上人来人往,可是没有一个人愿意伸出援手,经过的人不是视而不见,便是快步离开,到最后,所有的人竟刻意绕过他们的所在。

“让开!”梅茹君冰冷的声音不含任何杀气,因为她的剑,是要杀尽天下狗宫,她不屑取这种小虫的性命。

只可惜,她对人性的认知有待加强,这种男人色性之坚强,再加上她又是难得一见的绝色,如此情形下,怎会是她冷冷的两个字能打发得掉的。

“嘿嘿,这位姑娘看来面生,肯定是外地人,咱们兄弟俩就好心的为姑娘引路吧,姑娘想到哪儿去啊?”涎着标准的色迷迷脸,两兄弟搓着手,缓步的靠近,连动作都如出一辙。

“阎罗殿,你们去不去?”冷凝的声音没有任何温度,绝色的容颜更是毫无表情,出口的话让两兄弟微微一诧。

他们没人注意到,有个人因为听到阎罗殿三个字而停下脚步,往他们这方独立的角落靠近。

“姑娘真是爱说笑,不过我们喜欢。”两兄弟回过神,同时哈哈大笑。抚着下巴,两双细长的眼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她。

光是看他们的模样,就很确定是出自同一个娘胎。

梅茹君冷漠的瞪着他们,不语。

“欸,姑娘不说话了呢!”

“哎呀!我知道,她害羞,不说话就表示默许嘛!”

“喔!原来如此。”

瞪着眼前两个自说自话的男人,梅茹君只是淡淡的扯了下嘴角,开始思考是不是该干脆为民除害。继而又想到那些对她的“困境“视而不见的路人,她的嘴角又冷冷的一撇。

何必,反正这两只虫也是被他们的放任养大的,纵使对她只是举手之劳,也毋需白费那丁点气力,没了这两只虫,他们照样会养其他两只,除非他们懂得改变。

她已经没有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