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科幻电子书 > 太古七君主 >

第37章

太古七君主-第37章

小说: 太古七君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做出决定后她立刻重新沟通尚未完全退去的金之本源,并以此为跳板直接沟通水火两大本源,然后就是比之刚才更加浩大的威压传来,
    干,莫雨天不由暴了声粗口,克罗地亚居然直接冲击金丹境三星,这个女人果然疯狂到了极点,要知道在刚刚冲击金丹境时虽然是感悟能量多重属性的最佳时期,但也同样是最危险的时期,一旦冲击失败就会爆体而亡,就是莫雨天也不敢直接冲击金丹境三星
    “呜呜”,见到克罗地亚居然直接冲击金丹境三星迪娜利亚张口想要阻止,莫雨天一步上前将迪娜利亚揽在怀里一只手捂着迪娜利亚的樱桃小口,另一只手上泛起青色的风属性真气准确而迅速的点在双胞胎招式的破绽上,身形向后爆射的同时低声喝到,“噤声”
    狠狠瞪了怀中的迪娜利亚一眼,然而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莫雨天并没有放开迪娜利亚,迪娜利亚也没有挣扎,像一只温顺的小猫一样趴在莫雨天怀中,将头深深的埋起来。莫雨天就将目光转向克罗地亚,同时莫雨天的双眼变成晶莹剔透的水晶状——天眼水晶,在天眼水晶的视角下周围的景象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五彩缤纷的丝线世界——法则的世界。
    凝聚出能量金丹就是迈进了金丹境的门槛,而将自己的属性力量刻画到能量中就是金丹境的第二步——金丹境二星,开发出第二属性力量就是迈进金丹境三星的标志。就如此时的克罗地亚,其本身是金属性武者,自身的属性力量自然是至刚至阳,然而金属性同样可以拥有水的柔顺与火的炙热,这就是第二第三属性
    在莫雨天的视野中代表克罗地亚的光点正由无色转变为金色,当无色光点彻底转变为金色后光点上又出现红白二色的斑点,熟悉感觉涌上心头,莫雨天立刻明白这是刚刚交手时自己残留在克罗地亚体内的冰火二意
    虽然含量微乎其微但是很明显,克罗地亚凭借与金之本源短暂相容的瞬间感应到了自己的冰火二意的超高等级,并且迅速决定借助这个本源法则降临的机会冲击更高的层次。莫雨天不由感慨,真是疯狂的女人,仅仅是凭借感觉就敢直接冲击金丹境三星,真是不想活了
    果然就在此时,莫雨天留在克罗地亚体内的那丝冰火战意消耗殆尽,失去指引后的克罗地亚变得迷茫不知所措,但此刻她已经骑虎难下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晋升。莫雨天静静的注视着气息越来越紊乱的克罗地亚并没有出手相助的意思
    克罗地亚已经知道的自己的与众不同,如果晋升失败爆体而亡对自己来说也是不错的选择
    “所有人,退”
    玄天的话将莫雨天唤回现实世界,克罗地亚的力量已经开始暴走,刚刚还围绕在附近的人群迅速消失,莫雨天突然感到耳边传来痒痒感觉,同时传来的还有迪娜利亚的哀求声
    “先生,求求你救救克罗地亚姐姐,求求你,只要先生能救克罗地亚姐姐迪娜利亚什么条件都能答应”
    低头看着迪娜利亚的充满绝望和希冀的目光,莫雨天始终无法说出不字,脸上犹豫不定,同时玄天、秋晓雅、郑天等人催促离开的天信不断传来,克罗地亚全身开始参出大量的鲜血,整个人变的如同血人一样。
    “先生”
    干,男人就是他/妈/的贱,听到迪娜利亚声嘶力竭的喊声莫雨天心中一痛,双眼中分别显现出红白二色,一枚含有火属性战意和一枚含有水(冰)属性战意的晶石迅速成型
    “只要能把这两枚晶石安然送到克罗地亚手中她就能安然度过此劫,成功进阶金丹境三星”
    “我做不到”,看到迪娜利亚再次投来求助的目光莫雨天将头转向一边,再也不敢注视少女的眼睛
    “谢谢”,
    迪娜利亚并没有再说什么,而是从莫雨天怀中起身轻轻抓起冰火晶石,在迪娜利亚离开自己怀中时莫雨天突然觉得有一种空空的感觉,错愕的望着走向双胞胎的迪娜利亚不知如何是好
    “迪娜,利亚”
    “在”,双胞胎接过迪娜利亚手中的冰火结晶,对视一眼,相视一笑,“双灵合体”
    随着话音落下双胞胎身上绽放出耀眼的蓝色光芒,数息之后光芒散去双胞胎的身影消失的无影无踪,出现在莫雨天眼前的是···迪娜利亚?是的,是另一个迪娜利亚,身上散发的力量波动足足达到金丹境五星的迪娜利亚,看着她脸上洋溢着的自信的笑容莫雨天有一种再次见到雅典娜的错觉
    新出现的迪娜利亚轻轻来到莫雨天身旁,伸出手来轻轻抚摸着莫雨天脸庞咯咯一笑,一时间天地为之失色,
    “迪娜利亚什么条件都能答应哟”
    再次听到‘迪娜利亚’的承诺莫雨天微微失神,说实话刚刚莫雨天并没有注意迪娜利亚说的这句话,但此时被‘迪娜利亚’一提不由的让人浮想连篇,转头看向迪娜利亚时迪娜利亚的脸已经羞得通红,显然此时她也察觉到这句话的暧昧,见到莫雨天询问的目光后立刻化作一道弧光消失了。
    “迪娜,利亚,赶快去巡逻,要不我就告诉迪娜利亚公主你们偷懒”,
    “克罗地亚姐姐不要,我们这就走”
    刚刚成功晋升金丹境三星克罗地亚立刻‘忘恩负义’的对双胞胎进行威胁,然后一步来到莫雨天身旁上下打量着莫雨天,片刻后她突然开口道
    “迪娜利亚公主很喜欢你”
    “那个,那个”,
    莫雨天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虽然心中不断的告诫自己不应该喜欢迪娜利亚,但又是又无法否认心中的那一丝好感
    “你的战意等级很高,至少应该是金丹境七星以上吧,不要误会”,看着莫雨天突然戒备的神色克罗地亚微微摇头,在莫雨天惊诧的眼神中伸手将撕开自己的衣服,赤/身/裸/体的出现在莫雨天身前
    “这是?”
    莫雨天万万没有想到这位冷眼绝伦的克罗地亚居然拥有这样一具身体,这简直是···,就在莫雨天惊讶之际克罗地亚的声音再次响起
    “从一开始你就在躲避着迪娜利亚公主的示好,没错吧”
    莫雨天不由的点了点头,克罗地亚脸上罕见的露出笑容,显然对莫雨天此时坦诚十分赞赏,她转身看向双胞胎远去的方向幽幽叹息道“我不知道你在害怕什么,我只想告诉你一句话”
    克罗地亚的语气一顿,转过身来看着莫雨天一字一句的说道
    “特殊的,不止你一个”

48,公主其实很可怜
    迪娜利亚的母亲是宙斯与赫拉的第十一个女儿——芬迪雅,同时芬迪雅也是宙斯最宠爱的十几个妻子之一
    芬迪雅不仅继承了赫拉的美貌也继承的赫拉的嫉妒之心,甚至犹有过之。数百年来芬迪雅先后为宙斯生下二十三位子女,十一男、十二女,十一个儿子全部顺利的长大成人,而女儿只活下来一个就是迪娜利亚
    为了防止自己的女儿成为对手芬迪雅会在自己女儿出生后的第一时间将其杀死。迪娜利亚出生时芬迪雅一掌震飞了接生的医护,第十二次将双手按在女儿细小的脖颈上,在这一刻芬迪雅美丽的面孔上充满了峥嵘
    然而这一次芬迪雅犹豫了,看着迪娜利亚瘦弱的身影芬迪雅的眼神中露出一丝不忍,就像她杀死自己第一个女儿时一样的眼神。也就是在她犹豫的几秒钟内宙斯出现了。芬迪雅惊喜交加的看向宙斯,第一次,数百年来这是第一次宙斯在她分娩的时候出现在眼前
    这一刻芬迪雅的心中充满了满足,看向迪娜利亚的眼神中也流露出一丝慈爱,也许这个女儿会是自己的幸运星吧。芬迪雅很清楚宙斯有无数的女人,几乎每天都有子女出生,就是宙斯自己也未必清楚他到底有多少女人、多少子女。也因为如此无数年来宙斯极少关心子女的出生,然而此刻他出现了,而引起这一切的就是刚刚出生的女儿
    然而就在下一刻芬迪雅立刻从天堂坠入地狱,宙斯并没有理会她,甚至没有一句关心的话,他直接将迪娜利亚抱了起来,眼中充满了贪婪声音中却透着冰冷的寒意
    “如果刚才你杀死了我的未来的妻子,那么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芬迪雅的瞳孔随着宙斯的话骤然放大满脸的不可置信,她神情呆滞的望着自己的父亲,望着自己的丈夫,望着宙斯一步一步走出产房,望着这个不断挑逗着刚刚出生的女儿的男人。滔天的恨意瞬间充斥心房,她最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自己的女儿果然成为了自己最大对手,就像她之于赫拉,
    不,不一样的,宙斯绝对不会为了她和赫拉翻脸,即使这位对她恨之入骨的母亲杀死她,她的父亲、她的丈夫也不会和赫拉翻脸,但他居然会为了一个刚刚出生的孽种就对她动了杀机。不知何时芬迪雅的脸上露出神经质的笑容
    “宙斯,孽种,宙斯,孽种,宙斯,孽种,······”
    宙斯红光满面的走出芬迪雅的产房,一边走一边斗弄着迪娜利亚的粉嫩粉嫩的小脸,突然感到的一丝杀气和怨念,他错楞的抬头,赫拉充满蔑视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赫拉,你怎么回到这里来?”
    赫拉没有理会惊疑的宙斯而是缓步走到迪娜利亚的边,注视这迪娜利亚的眼神,脸上露出一丝慈祥的笑容但转即消失,
    “好列害的天然魅惑”
    赫拉的面容没有变化但声音中却已经带上丝丝寒意,双眼中闪烁着浓浓的杀意,伸出手向着迪娜利亚的身上抓去,就在玉手即将碰到迪娜利亚的瞬间宙斯一把将其拦住。宙斯紧紧盯着赫拉的双眸,一字一句的说道
    “这个女儿对我很重要,对我们很重要”
    “我知道”,赫拉挣脱宙斯的手将迪娜利亚接过抱在怀中,“但我不相信你的人品,现在的你早已不是当初的你了,至于她”,赫拉看向迪娜利亚的眼神中闪过一丝怜悯,
    “由我领养了”
    “我也不相信你,你同样不再是当年的你,不再是我心中那个完美的女人了,姐姐大人”
    听到宙斯的话赫拉的脚步停了下来,身体微微颤抖,幽幽的声音传来
    “是的,我们都变了,当初就不应该答应耶和华,就不应该启动这该死补全计划”
    见到赫拉流下泪水克罗地亚将头深深的低下,她很清楚什么该看到什么不该看到,拥有无所畏惧的武道之心并不代表就是不知进退的莽汉
    “克罗地亚”
    “在,天后大人有何吩咐”
    “这个女婴就由你抚养了”,
    “是”,原本略带犹豫的克罗地亚看了迪娜利亚一眼,立刻心生无限好感痛快的答应下来。从赫拉手中轻轻将迪娜利亚接了过来,一丝血脉相连般的感觉油然而生
    “还请天后赐下这个女婴的名字”
    此时宙斯的身影已经消失,赫拉也转身离开,然而克罗地亚还不知道女婴的名字,只好硬着头皮追问道
    “随便吧”
    随便?克罗地亚被赫拉的话雷到了,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如何是好
    “哎、哎、哎”,迪娜利亚的牙牙学语声打断了克罗地亚的疑惑,她低头一看迪娜利亚正用粉嫩的小嘴在克罗地亚胸前寻找着什么。冷傲的脸上难得的露出尴尬的神情,天见可怜,醉心武道的克罗地亚连男人的手都没有牵过
    “迪娜利亚,就叫你迪娜利亚吧”,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克罗地亚对着迪娜利亚喃喃道,就这样迪娜利亚正式成为女婴的名字
    迪娜利亚的童年是在兄长们的窥视中、姐姐们的嫉恨中、生母一次又一次的暗杀中渡过的。随着年龄增长迪娜利亚身上的天然魅惑越来越浓重,妖女、祸水,这就是周围人对迪娜利亚的认知
    当迪娜利亚知道平时在自己面前充满的笑容的亲人对自己的厌恶时,当小丫头得知因怕被她魅惑的侍女对自己的真实态度时,当小女孩得知屡次要知自己于死地的女人是自己的生母时,当小姑娘第一次见到父亲对自己的投来**裸的贪婪时,她只能暗自哭泣,她不能在克罗地亚面前露出伤痛,她不想让这个唯一关心自己的亲人为自己担心,从此迪娜利亚不再迈出房门一步,不敢和他人讨论任何关于自己的话题
    迪娜利亚十四岁时宙斯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悍然闯进了迪娜利亚的闺房,强行禁锢愤怒的克罗地亚。他将迪娜利亚按倒在床上,不顾她的抵抗将她身上的衣物一件件撕掉,很快小姑娘就**裸的出现在宙斯的眼前。
    面对父亲的兽行迪娜利亚只能低声哭泣,此时此刻她的天然魅惑只能增加宙斯的**。就在迪娜利亚闭上双眼等待最后一刻到来时一张黑白相间的太极图徒然出现
    “太——清——”
    “不要着急嘛,宙斯”,一个身穿道袍的白发老者出现在迪娜利亚面前,一缕长髯飘荡身前,老者轻轻一指黑白相间的太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