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科幻电子书 > 太古七君主 >

第104章

太古七君主-第104章

小说: 太古七君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鄢龃蟮乐闹辽偈轻鄯迨ゾ臣侗穑坏┏鱿终庋拇嬖谒冀撬械卸允屏σ牡谝荒勘辏栽谝欢ㄒ庖迳辖灿涤写蟮乐偷韧艿揭环馔ㄏ蛩劳龅难牒谎
    莫雨天相信如果不是自己被多方算计,成为一枚重要的棋子恐怕在自己凝聚出大道之基的瞬间就被那些无上存在抹杀了,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算计自己与混沌珠相遇的那位存在算是帮助自己度过了这最难的一部----来自外界的威胁
    作为面对至高主宰也拥有一战之力的圣境极限强者,混沌珠再加上大道之基的辅助作用可以说莫雨天已经可以算是一个弱化版初级至高主宰,只要小心谨慎一些就不俱任何算计,使得莫雨天在通向至高主宰境界的道路上只剩下那最后的唯一的真正考验----与混沌珠的最终一战
    即使自己失败了,自己的另外两具独立灵魂分身也至少应该成长到巅峰圣境实力,不过···,想到这里莫雨天不由对混沌珠产生一丝佩服,看似为自己着想的一步实际上也使得自己失去了倾全力一战的可能,
    因为一个人只有在真正的绝境中才可能会爆发出自己的全部潜力,而在得知自己的有一条绝对安全且还会得到大量好处的后路后就不可能将自己的全部潜能爆发出来,至少莫雨天知道自己绝对做不到,但是就此放弃第一灵魂和看似伸手可得的至高主宰位果莫雨天自认自己也做不到
    “至少在对人性的把握上,我彻底输给你了”,看着眼前的混沌珠莫雨天喃喃自语,待到混沌珠的情绪彻底平复下来他再次开口说道
    “我不管开始是因为什么,也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但是我知道自己现在爱着洛水,也爱着迪娜利亚,这样就足够了”
    “是吗?这就对了,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这样算计你,我和你才会相遇”,混沌珠中传来幽幽的叹息声,不等莫雨天再次发问继续说道,“你一定以为给你留下后路是我的意思吧”
    “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混沌珠的声音中透着一丝苦笑,他看了莫雨天一眼摇了摇头,“是他告诉我你的存在,也是他告诉我你即使你知道自己与星语洛水相爱的真相也不会动摇,也是他要为你留下后路,他知道我一定会答应,也知道拥有后路的你一定不会倾全力反抗,更知道即使你知道了他的目的也仍然会按着他的意思去做,这个混蛋虽然可恨,但是我不得不承认他对人性的了解的确超出我的想象”
    莫雨天的脸色不由的再次凝重起来,尤其是当混沌珠说出即使自己知道对方的目的后仍然会依照对方的意思去做时心神不由一阵,这样的对手实在是太可怕了,不仅是对方的实力更有他的智慧与对人性的把握。他申请凝重的注视的混沌珠,第一次用恳求的语气问道
    “能告诉我他是谁吗?”
    “当然,想到这个臭小子一副吃定我的样子我就来气,更来气的是明知是在算计我我还不得不完全按照他说的去做”,提到这个人混沌珠的情绪中首次出现了一丝怒火,它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个家伙就是星语族的第三位至高主宰虚空之主”
    “他?”,听到混沌珠的回答莫雨天不由的愣住了,说实话他真的没有想到洛水掌控下的星语族会算计自己,毕竟至少现在他和洛水的关系还是亲密无间的,而且拥有大道之基的自己在长远看来也是配得上洛水的,而且对于元灵境以上的存在来说最不缺的就是时间
    也许是看到莫雨天眼中的怀疑,混沌珠冷哼一声,但是它仍然继续说道,“其实很容易理解,在对手的算计下你成为星语洛水的心结,虚空之主不好杀你,所以就把利益最大化,所以他就想到了我这个倒霉蛋”
    混沌珠说到这里不由顿了顿,似乎在怀念遥远的过去,“虽然我曾经深爱星语洛水,但是由于种种原因我们最终没能够在一起,后来星语洛水重新复苏星语族,而我则加入圣人族成为圣人族中仅次于几位至高主宰的绝对高层人物”
    “你虽然拥有大道之基,但是天倾之战即将到来你根本没有时间成就至高主宰,而且就算你成就了至高主宰,突破混沌迷情草影响的你是否还会入赘星语族成为星语族第六始祖也是未知之数,所以虚空之主扰乱天机找到了我”
    “如果没有遇到你,天倾之战中我一定会站在圣人族一方,最多就是不直接面对星语族而已,但是现在”
    说到这里混沌珠玩味的看着莫雨天,语气中充满无奈,“力量属于我但是灵魂的控制权在你手中,如果星语洛水有生命之危,你是否会不顾一切出手?即便你已经知道这是虚空之主的算计”
    “我···”,莫雨天张了张嘴,半天也没有说出我怎么样,但是无论是他还是混沌珠都已经知道了答案。如果没有第二灵魂和第三灵魂的存在,为了迪娜利亚和莫晓雅以及人类,莫雨天可能还有有所犹豫,但是有了第二第三灵魂莫雨天就能兼顾一切,他实在找不到坐视洛水遇险的借口,
    想到这里莫雨天不由苦笑,果然就像混沌珠所言一样,即使自己知道了虚空之主的目的自己也不得不照着他的设计去做,仅仅传递一个消息就引来混沌珠,仅仅一个建议就凭空得到一个比拟最弱的至高主宰的强大战力,将对手对洛水的算计转为己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个虚空之主实在是太可怕了
    “大人,救、救命···”
    就在莫雨天和混沌珠两个心甘情愿被人间算计的倒霉蛋相顾无言的苦笑之际,一道微弱的呼救生传进莫雨天的意识海,莫雨天的神情一阵,仅仅一个瞬间他就反应过来这个声音的主人----化身苏妲己的阿修罗
    来不及和混沌珠说些什么,莫雨天的意识立刻离开意识海回归到第一灵魂体内。刷,第一灵魂睁开眼睛的瞬间就释放出灵识向着小世界之外扫去
    小世界之外,苏妲己正瘫软无力的坐在地上,她的脸上已经没有一丝血色,几个宫女摸样的少女正焦急的围绕在她周围不知所措,只是急切而又恐惧的呼唤着,“娘娘,娘娘你怎么了,太医,快去传太医”
    在苏妲己跌倒的地方不远处的一座高大宫门上悬挂着一口木剑,木剑散发着淡淡的青色光晕,这些光晕平时没有什么用处,但是一旦与妖族的妖气接触就会将妖气催化为一种致命的毒素,它取材于一种属于妖族天敌类的独特树木制成,常常被小洪荒世界的修士炼制成针对妖族的武器
    “爱妃,爱妃你怎么了,不要吓唬寡人”,就在莫雨天看清苏妲己此时的情况之时,一个三十岁出头周身萦绕着皇者气息的男子出现在宫门之外,正是纣王。纣王一把将宫女推开,将苏妲己搂在怀中,语气与眼神中充满浓浓的关切
    苏妲己无力的躺在纣王怀中,同时微不可察世界之力自苏妲己怀中的手帕上涌出将她的身体彻底包裹住,同时世界之力还在迅速修复着她体内的伤势
    感觉自己的身体在迅速的恢复,苏妲己终于松了一口气,但是神情看起来却更加憔悴仿佛随时会死去一般,看的纣王的心都要碎了
    “大王,臣、臣妾以为、以为再也见不到大、大王了”,苏妲己双眼中满是柔情,断断续续的声音仿佛随时会消失一般,她一脸专注的看着纣王仿佛这个世界上只剩下对方一样,“能再见到大王一眼,臣妾就是死···”
    “不,不,寡人不会让爱妃就这样死去的,不会的,太医,快点传太医”,纣王匆匆打断苏妲己的话语,大声对着身后的侍从喊道,“你们都聋了,都聋了们,我告诉你们如果爱妃有什么事我仍你统统陪葬”
    “大王,不要怪他们,都是臣妾命薄不能和大王长相厮守”
    “爱妃你真是太善良了,到了这时还在为她们求情”,纣王满脸含泪的哽咽到,就在这时太医和纣王的另外两个妃子以及纣王的两个儿子都赶来过来,莫雨天心中一动,一丝世界之力射到宫殿门口的木剑附近,然后突然显现出来化作四道青光
    四道青光一闪即逝,但是也足以使得大半人看清青光的‘来处’就是木剑,去处就是纣王另外两个妃子和两个儿子
    “啊”,“啊”,“啊”,“啊”
    四声惨叫传来,纣王的两个妃子和两个儿子同时瘫坐在地上,其情形与此时的苏妲己何其相似。一时间所有都慌了起来,就是悲痛中的纣王也傻了眼,最后还是他怀中的苏妲己‘提醒’了他
    “大王,臣妾也是恍惚间看到木剑上闪过一道青光,然后就···”
    “哼,妖道,妖道,居然意图以妖术谋害寡人的妻儿,真是次有此理”,不需要苏妲己说完,纣王就已经知道了‘真相’,他大声咒骂两句后立刻下令,“立刻毁了那本妖剑,费仲,立刻派人捉拿妖道,寡人要对其施展炮烙执行方才能结寡人心中之恨”
    ······
    看到木剑被毁去,莫雨天就收回了灵识,微笑着看了一眼正在远方嘻嘻的爱丽丝和莫晓雅,莫雨天的脸上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但是随即就变的凝重起来。望着小世界中的天空,莫雨天自言自语的说道
    “封神之战终于正式拉开序幕了”

133,忘了
    在一片忙碌中夜幕降临了,纣王派去捉拿云中子的士兵自然是无功而返,为此纣王大发雷霆,险些下令将士兵全部处死,最后还是苏妲己撑着‘虚弱’的身子来到大殿中求情这些士兵才逃过一劫
    苏妲己再次得到纣王的夸赞,同时也得到了一批忠心的精锐士兵。苏妲己以害怕为由将纣王留在自己的寝宫,原本纣王觉得苏妲己刚刚收到惊吓身子还虚弱,再加上他想去看看另外两位同样受到惊吓的妃子和儿子,所以不打算留下的
    “大王去看看两位姐姐和两位皇子吧,至于臣妾,在这皇宫中孤苦伶仃的一个人,没人疼没人爱,死了也就死了,呜呜呜”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纣王就再也迈不开步伐离去,他紧紧将娇弱的美人揽在怀中。苏妲己玲珑柔美的曲线紧紧的贴在纣王身上,很快就勾起了纣王的**,苏妲己那虚弱苍白的脸色使得本就倾国倾城的她更加增添了几分病态之美
    “还请大王怜惜臣妾”,感受到眼前男人已经被自己彻底激起的**,苏妲己娇滴滴的呻吟道,本就在极力把持自己的纣王闻声立刻将那道脆弱的防线撕碎,在这一刻他已经彻底忘记眼前的美人是一个‘刚刚痊愈’的病人
    几番**之后苏妲己沉沉的睡去,纣王一脸心疼的擦拭着美人身上的血渍,又温柔的亲吻了玉人的脸庞后才在深深的疲倦中沉沉的睡去
    “大王,大王,大王你醒醒”,苏妲己睁开眼睛轻轻呼唤鼾声大作的纣王,见到纣王确实已经彻底沉睡后,才轻轻起身,一团妖气自她的手指中飘荡出来化作气态的水雾将身体擦拭的干干静静
    然后苏妲己又慢慢走到梳妆台前精心打扮一番后才温柔的取出一直贴身携带的手帕,她妩媚的一笑,尽显绝代的风华,她轻轻举起手帕向着上边双鱼戏珠的金色珠子吻去
    刷,就在红润诱人的双唇即将吻到金色珠子时,手帕化作一道金色的光芒飞离苏妲己的手掌静静的悬在她的头顶。手帕散发着淡淡的金色光芒将苏妲己周身十数平方的区域覆盖,莫雨天的身影也同时在她的神情凝聚起来
    看着眼前一丝不挂、正冲着自己骚首弄姿的苏妲己莫雨天不由的一阵头疼,他强忍着冲动将目光微微一转看向熟睡的纣王,同时一挥手一件宽大的披风出现苏妲己身上
    “今天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你明知道云中子来到朝歌,为什么不通知我就私自去试那把除妖剑?”,为了打破眼前的尴尬莫雨天立刻直奔主题的问道,说实话他对眼前这位号称要建立三千**男宠的女人实在是有些憷头,面对这个一见面就勾引自己的美人他是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得,毕竟人家不是自己的手下,是后土借给自己执行任务的
    实际上这就是莫雨天与修行界多数人的不同之处,出生并且成长在现代社会的莫雨天总是下意识的以平等的态度对待身边的每一个人,与修行界强者为尊的公认准则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而这也是苏妲己胆敢多次调戏莫雨天的主要原因
    苏妲己没有回答莫雨天的问题,她露出害怕的神情,缓缓走到莫雨天身旁,行走过程中披风滑落到地上,莫雨天不得不再次将目光转到一旁,同时在心中骂道,“碰到女流氓,有理说不清”
    苏妲己自然是不能听到莫雨天心里的叫骂,不过即使听到她也不会在意,她走到莫雨天身旁装作站立不稳贴着莫雨天的身子瘫软的倒了下去,同时带着哭腔嗔怪道,“人家怎么知道那个云中子来朝歌是为了专程来对付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