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何为贤妻 >

第60章

何为贤妻-第60章

小说: 何为贤妻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贺珩慢慢伸出双手接过田晋珂手里的圣旨,跪行到庆德帝面前,重重磕了三个头:“儿臣资质平庸,今受父皇爱重,定鞠躬尽瘁,心系天下百姓。”磕完,才踉跄着站起身,痛哭出声。

原本守在殿外的几个侍卫太监听闻端王继位后,皆趁着此时不动声色的退了下去,仿佛他们本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突然,一阵惊雷响起,初夏的第一场雨终于降了下来。

端王府中,曲轻裾临窗站着,看着陷入水雾中的王府,有一下没一下的摇着扇子。

前些日子她察觉贺珩与贺明在密谋一些事情,不知道他们有没有算到庆德帝有突然驾崩的可能?

想到这,曲轻裾皱了皱眉,她怎么莫名其妙去想庆德帝驾崩,这脑补是不是有些过了?

作者有话要说:庆德帝临死做了一个正确的选择,不然临死还会被坑···

这章卡了我足足五个小时,从零点卡到凌晨五点,终于写出自己想要的一章了,顺便厚颜求捉虫~

感谢辛月、原点、思慕雪、囧啊囧的就习惯了、onlyyourbarbie、云书雁、traveler诸位大大的地雷

感谢宁愿的火箭炮~~

么么哒大家~

第85章进宫

狂风暴雨虽然厉害;但是到了傍晚时分便停了;甚至连太阳都钻出云层,给整个京城撒上一片金色。曲轻裾站在王府唯一的三楼高楼上,眯眼看着漂亮得惊人的夕阳;嘴角露出一丝笑意。

突然,从皇宫方向传出沉闷的钟声;因为端王府离皇宫很近,这个钟声她听得很清楚。

站在曲轻裾身后的木槿等人面色大变;纷纷噗通一声跪了下来;然后捂着眼睛,尽力让自己哭泣的样子悲伤一些,黄杨甚至还十分难过的痛呼一声皇上,然后便用袖子擦起眼泪来。

曲轻裾脑子嗡的一下;有瞬间的空白,她不敢置信的看着皇宫的方向,夕阳下的皇宫像是镀了一层神秘的金光,这种景象若是吹嘘得厉害些,那就是吉兆,怎么会是皇帝驾崩了?

她愣了愣,才转身吩咐道:“速速去把府上该换的东西都换了,不可出现艳丽之物。”眼见黄杨红着眼睛下了楼,她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物,“回正院伺候我更衣。”

虽然现在宫中的情况是什么样子还不清楚,但是曲轻裾还是以最快的速度洗去脸上的妆,脱□上的桃红裹胸纱裙,换上了一件雪色普通裙衫,腰间配上素色腰带,披帛香包压裙角坠子通通取下,发型也换上简单的发髻,用几支银簪固定住发型,就连耳环也取了下来。

王府中的下人们也纷纷换□上艳色的东西,王府里很快挂上了白底黑字的灯笼以及白幡,任何与红色有关的东西都被收回了库中。

江咏絮看着自己院中的下人忙乱着收拾东西,她换上鸦青色棉布裙,问身边的艾绿道:“王妃可有什么命令下来?”

艾绿伺候着她把发间的首饰取下来,打散了头发绾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用两支银钗固定住,“王妃那边没有什么命令,只叫各个院子里把该收的收拾了,该挂的都挂上。”

江咏絮淡淡的皱起眉头,她有些不安的走到院门口,看着外面来往的下人,叹了口气:“也不知道宫里怎么样了。”

艾绿知道主子是在担心新皇继位一事,如今若是他们王爷继位倒还好,若是瑞王继位,只怕王府日后就不那么太平了。

“怎么,你也待不住了,”冯子矜扶着夏云的手,嘲讽的看着江咏絮,“我当你多能忍呢,不也还是这样么?”

江咏絮面色平静的看着冯子矜发间的蓝宝石发锭,淡淡道:“你有到我这里闹的功夫,不如早些把身上的东西换下来,若是王妃知道了,不知会不会动怒?”

“不过是王妃面前的一条狗,有什么好得意的,”冯子矜冷哼一声,扶着夏云的手便离开了。

艾绿恼道:“她一个受王爷厌弃的侍妾,狂什么!”

“她父亲乃是三品工部侍郎,我父亲受她父亲管辖,她自然敢在我面前耍威风,”江咏絮意味不明的笑了笑,“这样的人,何必跟她一般见识。”

艾绿见主子面上带着笑意,虽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但是心头的恼意倒是消了不少。

宫门大开,一个骑着骏马的四品御前侍卫飞速出了宫,守卫瞧着是往端王府的方向赶去,当下有些感慨,这端王府的人可算是鸡犬升天了。

随后,便是一队护卫赶着一辆马车出了宫,马车上虽挂着白花,但是瞧着规制,应该是皇后才有资格坐的马车。

当下他们便明白过来,这马车怕是去接端王妃的。

曲轻裾面色肃穆的坐在端王府的正殿中,她身后站着四个丫鬟,四个太监,所有人脸色都很严肃。

看着大开的殿门,曲轻裾喝了一口消火的苦丁茶,白皙的手指轻轻点着桌面,缓解了她心中那点焦急。

“王妃,宫里圣旨到了。”黄杨忙不迭的跑了进来,脸上又是喜又是悲,看着格外的好笑。可是曲轻裾面上却毫无笑意,她慢慢的站起身,看着身着神色御前侍卫袍的人大步走了进来,然后跪倒她面前。

“皇上有旨,特迎娘娘进宫,以掌管后宫诸事。”

庆德帝已经死了,现在被称为皇帝的只有新皇,而新皇的女人自然就能称娘娘,曲轻裾微微颔首:“这位大人请起。”她打量了此人一眼,发现此人确实是御前侍卫,才道,“皇上现在可好?”

“皇上一切都好,只是过于悲恸,滴水还未进,”御前侍卫恭敬道,“皇上特意让微臣前来宣旨,车马护卫随后便到,请娘娘稍待片刻。”

曲轻裾淡定的点了点头,这幅平静的样子让传旨的御前侍卫心生敬佩,不愧是端王妃,面对端王继位这等大事也如此平静,毫不失态,当真是端庄大气,有母仪天下之态。

曲轻裾身后的木槿等人此时已经喜出望外,只是因着有外人在场,才勉强控制住面上的表情。木槿上前扶着曲轻裾的手臂,小声道:“娘娘,不如让奴婢们去收拾些东西。”

曲轻裾点了点头,对御前侍卫道:“这位大人请坐,不知大人如何称呼?”

“微臣不敢,”御前侍卫拱手道,“微臣乃是御前四品侍卫高晋,曾在王府做过一段时间护卫。”

曲轻裾点了点头,明白这位可能是贺珩的自己人,她安静的在上首坐下,不再开口。

没过一会儿,车架到了,木槿等丫头东西也收好了,曲轻裾带着几个贴身伺候的人走出王府大门,看着那豪华的马车时,叹了一口气,脚下顿了顿才扶着木槿的手上了马车。

街道两边的百姓已经被侍卫们下令回避了,曲轻裾坐在马车中,觉得有些无趣。以往她坐在马车中,还能能听到一些路人的声音,现在耳边除了车轱辘与地面的摩擦声以及马蹄声,别的什么也听不见,难道这就是王妃与皇后的差别?

马车进了宫后也没有停下,她微微挑起窗帘,只看到一个个跪在地上的后背,这些人莫不是战战兢兢小心翼翼,仿佛自己只要皱个眉他们便没了性命似的。

待马车过了宫门不远的距离才停了下来,曲轻裾下了马车,换乘凤辇以不快不慢的速度绕了一个不小的圈子到了天启宫,她下了凤辇,就看到站在玉阶上的贺珩。

她站在高高玉阶下,与他对视一眼,一步一步朝着上面走去,每一步都踩得格外的稳,也格外的用力。

就在离贺珩还有三级玉阶时,贺珩竟然几步走了下来,稳稳的牵住了曲轻裾的手,两人一齐走到玉阶之上,贺珩仰头看着天启宫的牌匾:“父皇的灵堂设在寿康宫,等下你与我一起去上柱香吧。”

曲轻裾恍然,原来庆德帝的遗体已经不在天启宫了吗?她回头看了眼玉阶之下,才发现上面与下面的风景截然不同。

她仰头看了眼天启宫的牌匾,一时间竟不知道该说节哀还是恭喜好,侧头看着身边的男人,他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样高兴,反而有种意料之中的沉稳之感,想了想,曲轻裾还是开口道:“我听说你滴水未进,天气如此炎热,你不要伤了自己的身子。”

贺珩笑了笑,他看着天际已经渐渐暗下的夕阳,“如果担心我,便与我一起用晚膳吧。”

曲轻裾点了点头,脂粉未施的脸上带了丝关切。

两人一起进了天启宫,很快膳食便上来了,虽没有半点荤腥,但是样子却十分精致,也不会让人觉得没有胃口。

一顿膳食用完,贺珩漱口完毕后,边擦着嘴角便道:“这些日子宫里会比较忙乱,你跟着母后一起处理后宫的事情,待事定后,也好管理后宫。”

曲轻裾眉梢微动,贺珩这话的意思是,后宫以后归她管?

“宫中有两位母后,哪里用得着我来做这些,“曲轻裾笑着道,“皇上难道就不担心累着我?”

“怎么会不心疼你,只是咱们的后宫,你怎么能不管,”贺珩温和一笑,“交给别人我都不放心。”

曲轻裾看着他双眼,发现他这话说得格外认真,认真得她差点都要相信了。

沉默半晌后,曲轻裾笑着道:“好。”

钟景宫中,敬贵妃慢慢摇着手里的扇子,对站在一边的丁嬷嬷道:“听说皇上把曲轻裾迎进宫了?”

丁嬷嬷道:“奴婢听闻,这会儿娘娘正陪着皇上用晚膳。”

敬贵妃点了点头:“这样也好,有她陪着,皇上也知道顾着自己的身体。”

丁嬷嬷犹豫了片刻,忍不住道:“可是若曲娘娘进宫,这后宫中……”

“本宫儿子的后宫交给本宫儿媳来管不是正好,”敬贵妃面色一整,“此事日后不可再提。”

丁嬷嬷面色一白,身子躬得更低了,“奴婢失言,请娘娘恕罪。”

敬贵妃面色稍缓,继续摇着手里的素色团扇,不再开口。

第86章我们的后宫

“你说什么;端王继位了?!”梁氏站在一间青瓦农舍门前;面色惨白的看着自己的侄儿,这个消息对于她来说,无异于天大的噩耗;她不敢置信的喃喃道,“怎么会是端王;那瑞王呢?瑞王呢?”

梁宏看着姑母这个样子,叹了一口气:“瑞王因为在先帝灵前喧闹;惹得诸人不满;幸而皇上仁厚,并未重罚,只是罚他跪灵堂前忏悔。”

“瑞王不是最受先帝宠爱吗,为什么会这样?”梁氏脚下一个踉跄;半晌后才哭了起来,“那素儿怎么办,她该怎么办?”如今瑞王做不了皇帝,素儿还只是个妾,日后还能有什么好日子过?

梁宏见姑母哭得厉害,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当初他便不太赞同表妹去做妾侍,如今瑞王府失势,表妹身为妾侍后半生那里还能舒适?

他看了眼姑母身后的青瓦农舍,不由得想起当初昌德公府的三个表妹。大表妹嫁给了端王,如今端王继位为帝,大表妹便是板上钉钉的皇后,只是要等到热孝过后才能真正的晋封。二表妹虽为庶女,可是曲家落没后,却有一个富裕秀才娶她为妻,到最后反倒是姑母生养的三表妹成了一个让人瞧不上的妾。

这是不是当年姑父不顾一切的迎娶姑母的报应?梁宏从包袱里取出一小包银子:“姑母,我们全家准备搬回老家西郡了,这些银两您拿着吧。”他见梁氏木讷的站着,便把银子塞到她手里,“如今新皇登基,想必会赦免一些人,我已经托人打听过了,姑父不久便能从天牢里出来,届时你们好好过日子,我在这里跟您道别了。”

他在曲家府上也住了不少时间,如今全家要离开了,他能留下的也只有这么一小包银子了。

“表哥要走了吗?”曲望之从屋里走出来,他身上穿着一件灰扑扑的粗布衣,头发也乱糟糟的,看起来十分狼狈。

梁宏看着这个样子的表弟,有些心酸的拱手道:“告辞,多保重。”

曲望之看着表哥离去的背影,心中的恐慌越来越大,如今连表哥一家都搬走了,被母亲苛待过的大姐就要成为皇后了,他们一家人还能把日子过下去吗?他忽然有些怨恨自己的母亲,若是母亲待长姐好一些,他们也不至于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了。

梁氏不甘的看向皇宫方向,回头看了眼满身狼狈的儿子,一口气上不来,直直晕了过去,陷入黑暗前,她看到的是儿子慌乱无助的双眼。

如今后宫中是忙作一团,先帝的后妃们通通要从原本住着的地方搬出去,承宠后有过子嗣的还好,只是搬往后宫中专门给太妃们居住的地方,没有子嗣的位分又不及妃位的,就只有搬去京郊的一座行宫中过完余生。

曲轻裾看着先帝太妃们的名单,细细数了一下,有名分的二十余人,除开有子嗣位分高的,余下的有十二人要搬去行宫。至于那些被先帝宠爱过又没有名分的,按照以往的老方法,竟是全部送到京郊的一座道观中做道姑,此生再无出来的希望。

曲轻裾叹了一口气,合上手里的名单:“按照祖制,这些承宠过的女子必须要送往道观吗?”

钱常信看了眼被娘娘合上的名单,躬身答道:“回娘娘,这都是以往的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