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激情电子书 > 木槿花西月锦绣 >

第93章

木槿花西月锦绣-第93章

小说: 木槿花西月锦绣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

这时忽然一个士兵拖着两孩子过来,他手中抓着的那个男孩神情倨傲,另一个女孩子则死死抱着他的腿,那个士兵高叫着:“太守,小的在后院的古井里发现藏着两个孩子,这个男孩子怀里还有这个。”

早有人往张之严手上递上一物,张之严双目一亮:“果然是玉玺。”

他又叫了一声:“伍仁?”的

我的家人中立刻抖着身子站了出来,一看到我的眼神立刻垂了下去,只是抬起头看了那个孩子一眼,然后跪在地上,对张之严说道:“禀大人,这个孩子正是那个叫黄川的表少爷。”

我冷笑连连,睥睨道:“伍仁,你赌债难还,妻离子散,女儿被拐,是谁替你还了赌债,是谁替你赎回了卖到青楼的女儿,还助她嫁给邻村的赶牛人,而你便是这般回报于我的?”

那叫伍仁的中年人涨红了脸,闷声向我不停地磕头,张之严却对我一笑:“莫问,你也莫要怪他,他既是个赌鬼,于是又染上了赌瘾,这回是为我所救,自然是为我所用了。”

他对那个男孩施了一礼,朗声道:“江浙太守张之严护架来迟,罪该万死,请太子随卑职回府,共商大计。”

那个男孩冷冷道:“你认错人了,张太守。”

张之严不答,只是吩咐道:“还不快请太子回官坻?”

张之严与我擦身而过时,转头说道:“你的原非白连夜逃回了西安,踏雪公子的门客果然了得。”

我扭头冷冷看向他:“兄长,这两个孩子都是我的学生,放了他们。”

张之严的眼神却愈加笃定:“莫问,你的演技太让我失望了,”旋而吩咐人马:“好好看守君府,可疑人马,一律不准放过。”

张家兵想拖走那男孩,可是那女孩却还是死死地跑着腿,那个男孩高高在上地看着她,冷笑道:“我此去,生死不知,你这又是何苦?”

那女孩双目明亮,小小的脸颊充满坚定,对男孩仰视道:“殿下到哪里,露珠就到哪里,不然露珠就立刻死在这里。”的

士兵无奈,只好将两人一起拖走了,男孩像大人一般长叹一声,扶起了女孩:“傻露珠。”

他不再推拒那个叫露珠的女孩,轻轻拉起了她的手,然后对我扭头大声道:“君莫问的大恩大德,我今生记下了。”

玉流云和露珠,这两个我从宛城检回来的小乞丐,也是我最聪明的两个学生。。。。。。

我眼前的视线模糊,这个玉流云,生性沉稳机敏,无论是文武都在同年龄的孩子中出类拔粹,齐放曾连连夸说其乃是练功的奇才,就连段月容也说过将来定能委以大任。

这样好的一个孩子,却要作为轩辕翼的替身,如若被张之严识破了,这岂非是我与这两个弟子的永别?

手下的孩子们瑟缩地围着我,一个个骇得面如土色,我忍下满腹悲愤,看着张之严和两个孩子消失在眼前。

我让人好好守护君希望小学后,沿歌和春来扶着我回房,沿歌使劲磨着牙,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他磨牙了。

七年前,他的双亲死在兰郡保卫战,小小的年纪却硬是不哭,只是恨得磨着牙,我轻轻抱起他,他才在我怀中放声大哭。

我躺在床沿上,却见沿歌跪在我的床边,双目赤红:“只要先生一句话,我这就去太守府,杀了狗日的张之严。”

我伸出手来,轻触他的额头,柔声道:“还不到时候,沿歌,现在是非常时刻,你一定要听先生的话啊。”

他愕然间,泪水却涌出眼眶:“先生说得,沿歌一定听,可是先生亦要好生养病,才好带我们回兰郡。”

我微点头,轻声道:“好好保护伍仁的家人,他做得好。”

沿歌称是,扶我躺下,守在屋外,我闭着眼不停咳着,难以入睡。

眼看月上中天,我微睁着眼,看着玉免清凝,静静地思考着该如何迈出下一步。

永业十年七月初六,原氏的踏雪公子忽然在江南露面,民间盛传这与轩辕太子流落至江南有莫大关系,张之严从经常游走与京师南北的君莫问府上,搜出了一个与太子年龄相仿的男孩,并且在其身上搜到了东庭传了六百多年的正宝洪熙玉玺,与七月初九拥太子继位,欲联合周围大大小小的武装力量攻窦周,然而在一路进缴的途中,不断地吞并各路诸候,收回已用。

原青江于同年十月初十拥靖夏王继位,称德宗,改国号为西庭,以西安为都城。

七月十二,摩尼亚赫兵分两路攻西安和弓月城,此一役,成功地拖住了原氏进攻京都的先机,使得张氏进至河北府,直逼京都。

七月二十,踏雪公子与清泉公子联手击退了摩尼亚赫的左路大军,而弓月城却于七月三十被攻破,摩尼亚赫得意万分,亲自点燃第一把火,欲焚烧撒鲁尔的皇宫时,却传来撒鲁尔奇袭哈尔合林,摩尼亚赫的王帐,东突厥苍促撤回弓月城时,遭到了撒鲁尔的守军的埋伏,摩尼亚赫差点被撒鲁尔王生擒,回到王帐时,却发现其所有妻妾女眷皆被撒鲁尔王作战利品带回弓月城,作为最低贱的奴隶,在市井当众拍买,一雪其母被摩尼亚赫作舞女贩卖之辱。

摩尼亚赫气郁交加,十日后死于王庭,东突厥从此一厥不振,撒鲁尔的辉煌时代到来了。

第四卷木槿花西月锦绣第九十六章却把花来嗅(四)

元庆元年八月初五,河北沧洲,张之严指挥大军安宫扎寨,入得营帐内,刚脱下盔甲,一员名唤光复的参将入得帐内:“主公,瓜洲的飞鸽传书到了。”

一位青衣美人急步走来,微踮起身子为张之严解下衣甲,绿鬓如云巧堆,乌云髻上簪着珍珠掐珊瑚镶翡翠的金凤步摇钗,一晃一作响,珠光称着美人的顾盼神飞,在充满阳刚的营帐中别是一番风情,怎奈张之严却是未闻,只是紧?着脸,短促地说了一声:“念。”

“摩尼亚赫王于前日死于合尔哈林,撒鲁尔皇开始为东征做准备了。”

张之严的嘴角微微露出一丝笑意:“原家的两位公子,如何?”

“踏雪公子旧疾复发,击退摩尼亚赫大军后晕倒在城墙之上,清泉公子现在玉门关。”

“夫人那里,一切安好?”

“夫人一切安好,不过近日亲自派人到倚芳小筑……将小筑给烧了,把那里的梅花也给全砍了……”那个参将声音轻了下来,微抬眼看了一眼张之严身侧的细腰美人,那美人的双目早已蓄满了伤心的泪水,于是便闭上了嘴。

“糊闹,”张之严轻哧,看了一眼身侧的美人,柔声道:“悠悠莫惊,等回了瓜洲,我为你盖一座藏娇楼,如何?”

悠悠羞涩一笑,轻伏在张之严胸口,不待张之严说话,那参将已识趣地走出营帐,张之严打横抱起悠悠,悠悠嘤咛一声,立刻营帐中一片旖旎。

从温柔乡里坐起来,看身侧美人身上欢爱的红痕隐现,两颊犹带着玫瑰红晕,双目紧闭,娇喘不已,张之严的手在悠悠的身上游走,渐渐行至俏臀处,低声问道:“悠悠可好。”

美人嘤咛一声,按住张之严不规矩的手,娇嗲道:“主公莫要再折腾悠悠了,悠悠实在受不了了。”

张之严吻住悠悠,覆身翻上玉体,双手轻扶美人的酥胸,令人心碎的呻吟不断,强烈地撩拔着男人的欲望,他的呼吸渐粗,轻咬住美人如玉的耳垂奇∨書∨網:“说说你家主子的事。”

“悠悠的身子是主公的,悠悠的主子自然是主公您,您要悠悠说您什么呢?”美人星眼朦胧,男人轻笑出声,却在美人的身上加了力道:“真是个让男人心碎的可人儿啊。”

过了一会儿,帐中欢爱之声渐消,悠悠趴在张之严身上,张之严抚着她的小蛮腰:“悠悠为何女扮男装地潜入营中呢?”

“悠悠仰慕主公久矣,瓜洲城内听闻主公欲为太子北伐,未及主公出城,悠悠便已是相思不能眠,能侍候主公是悠悠最大的福气。”悠悠感到紧贴的那具健壮身躯明显肌肉紧?着,不由妙目低垂,张之严猛地抬起美人臻首,捏紧她的尖细下颌,双目却犀利地盯着那双欲诉还情的明眸,清澈似不染一丝杂质,虽带着一丝难受,却有着十分的坚定。

半晌,他似多情又似无情地叹道:“感卿深情。”

美人却已是泪流满面:“主公明明知道,悠悠献上的乃是贞洁之躯,万不敢对主公有半分欺瞒。”

悠悠抱着身子轻轻啜泣起来,张之严终是放柔了声音,软声细语地哄了半天,耳鬓厮磨间,两人又温存了半天。

张之严放披衣坐起,悠悠正要起身,他抬手微阻,轻笑道:“你且歇着,我去光复那里看看就回。”

悠悠这才娇声诺应,待张之严出了营帐,这才讨丫头前来打水伺候。

张之严出了营帐,唤了心腹小兵,低声吩咐:“万不能让此女走出营帐半步。”

没走几步,光复早已迎了上来,躬身道:“见过主公。”

“将士可全都安顿下来?”

“主公放心,一切安好?”

“太子处,如何?”

“太子与其侍女皆已安歇了。”

张之严点头,正要回去,忽然目光触及不远处一个小营帐,心中一动:“君莫问今天用过药了吗?”

“末将看着他喝的,君爷的气色已好得多,只是夜晚睡得很少。”

张之严不待众人回答,轻声唤了光复,默然往前行去,到得一个小营帐,却见门口守卫空无一人,正要发作,却听帐内一个男声缓缓说道:“大队前行,一切安好,侬勿挂念,牢想快快回家,亲娘子一口。”

一个温柔低沉的声音不易查觉地一笑,“好,写完了,可还有什么话要说?”

那个男声讪讪道:“多谢君爷,没有了。”

另一人却笑骂道:“真没出息,写不到几句就念起你老婆了,你小子就属有了娘子忘了娘。”

“那又怎地,你小子是还没娶老婆,自然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是酸的。”

帐中隐约三人罢声笑骂,听上去甚是捻熟,张之严沉着脸掀帘而进,却见两个士兵打扮的人正拿着一纸书信笑着,当中一人,手持一杆自制的羽毛笔,木钗绾着乌发,在头顶简单梳了个髻,淡淡的笑容不及隐去,微挂在淡朱色的唇边,形容消瘦,如弱柳扶风。

眼前人比起发妻洛玉华美艳不足,相对悠悠风情不盛,但她却有着一丝说不出的恬静风流,犹其是那一双凤眼,瞳如夜空,亮若繁星,在张之严看来,此时的她在柔和的烛光下,比任何时候都更如水月镜花一般美得不似真实,却偏偏让人心生不甘。

张之严一阵恍惚,四年前一个白衣少年,自如大方地向他一躬身:“君莫问见过太守。”他立时心神一动,扶起“他”时,微搭手骨,便确定不已,此人定然是一个女子,然而一路走来,却发现此人无论允文允武,皆不让须眉,商场中的魄力和手腕更是亘古未闻,却又不似那种略有才华便目中无人的妇人,哪怕发达至今,仍是待人谦和,淡笑如初,馕助乡里,热心无比,他也曾调化了无数人力物力调查其身家背景,然而只一旦查到大理境内,便会有一股势力百般相阻。

那年中秋,他与她在后院赏月,他难得成功地灌了她几杯,她果然醉意微熏,趴在桌上轻轻念了几个名字,他仔细一听,却只闻一个白字。

他装作也醉得稀里糊涂,却暗自记下了。

张之严的生活中多了一个似男非女的“商人”,多了一个似女非男的兄弟。

小时候父亲经常传授的驭人之道,以其恶镇之,以其好笼之,终将其心收之。唯于此女子,他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岁月慢慢过去,他似也渐渐想开,只要此人不是他的敌人,便是知己,总有一日能令其为他所用。

然而在其心理深处,分明对自己说,这样的女子可遇而不可求,犹如罂粟,不知不觉地上了瘾,欲戒却难,

等到他听闻她忽如蜜蜂绕蝶一般地围着一个西域来的红发客商团团转,然后威震西北的踏雪公子紧跟其后,堂尔皇之地潜入江南,联想到他从未见过面的紫瞳夫人,他这才隐隐猜出她是何人!

永业三年,他一时兴起,命人四处搜寻稀世东珠,只为满足发妻的心血来潮,花东夫人名扬天下。

同样名动天下的花西夫人,却在同年西边的那一场秦中大乱,拒降窦氏而被转送大理的紫月公子,最后惨死在巴蜀,其夫踏雪公子悲愤之余不但公然拒婚轩辕公主,还出版了那本让轩辕皇室尴尬万分的花西诗集,开始以为不过是原氏为博美名人心,借机打压窦氏的一种政治手段,可当他有机会翻了那册花西诗集,方自有五分信了这个凄美的爱情故事,然后等到他意识到这个故事里的女主人公其实没有死,而且还在他眼皮子底下如雨得水的活了四年,他终于可以深深理解她为何要女扮男装的理由了,并且同时明白了踏雪公子出版花西诗集的理由,为了让轩辕氏死心是其次的,他分明是在严历警告那些觊觎花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