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激情电子书 > 木槿花西月锦绣 >

第79章

木槿花西月锦绣-第79章

小说: 木槿花西月锦绣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要用你的脏手碰我的女儿。”一个声音冷冷传来,我的心脏再一次受到刺激,这个声音,这个声音是段月容?!

我回过头去,却见段月容恢复了一付少年打扮,乌发披散着,风雨中飘扬。天人的颜上依旧挂着一丝嘲笑,他手中拿着一把偃月刀,高贵如君王,睥睨着胡勇,紫瞳盛满鄙视:“这个老天爷真是没有天理,像你这种肮脏的肥猪竟然活到现在,怎么,你替光义王反了我豫刚家,为何他反而抽取了你五分之四的兵力,只给你一万兵马来打这鸟不拉屎的瘴毒之地?”

胡勇肥脸通红:“你这妖孽,只怪上次让你逃了,今天,非要抓住你,光义王定会给我重赏。”

他正要露出凶象,却不想段月容猛地踢出一脚,胡勇却吓得退了一步,段月容的脸上露出许久未见的阴狠的笑脸,恶狠狠道:“这是我的寨子,我的女人,我的孩子,你竟然敢痴心妄想地来糟蹋这里,胡勇,你现在退下去,我或许可以赏你个全尸,不然我就挖出你的心肝来给我父王下酒。”

胡勇的眼中露出骇然,他又退后一步,壮着胆子大声道:“弟兄们,这个紫眼妖孽,是光义王悬赏要抓的人,大伙只要抓住他,便可加官进爵。”

段月容大声道:“南诏兵听着,光义王骄奢淫逸,朝纲败乱,昏庸无道,我父王马上就要打进叶榆,若是降了我,今天便不杀尔等,不然我要你们死无葬生之地。”

正当南诏兵犹豫间,一阵喊杀之声传了过来,南诏兵人心惶惶:“豫刚王爷的大队人马来了,快逃。”

段月容一个箭步蹿来,抓住夕颜,同时将偃月刀射向我最近的一个士兵,正中胸口,我甩掉周围的士兵,向段月容奔去,他一把抱住我和夕颜,向旁边的山石滚去,立时,流矢又射了下来,本来南诏兵人心不齐,人马争相践踏,死伤大半。

我的心振奋起来,这段月容是什么时候同族长商量好了来救君家寨的?

过了半个时辰,流矢之声渐熄,山上喊杀之声大起,却见君家寨的老少都跳了出来,拿着铁锹,锄头,旁边还夹杂着少数民族兵士的身影,向剩余的南诏兵打去,我好像还看到了翠花的身影。

段月容拣起地上的偃月刀,向战场冲去,这时龙道过来了:“莫……先生,你的计策生效了,那些寨子都不愿意看着胡勇再来糟蹋盘龙山,半柱香前,黎家,侗家的人由布仲家的多吉拉少爷领着来救……救……”

他看到我的长发披散,衣衫破乱,而段月容一股男儿英气,显然很懵懂。

我笑笑,把夕颜交给他:“你不要加入战圈,帮我把夕颜带到安全之处,好吗?”

他愣愣地点点头,抱着夕颜离开了战场。

我拿起一柄大刀,也冲向战场,渐渐杀到战场的中心,胡勇似乎发现了段月容有些不济,振奋道:“弟兄们,不要怕,这妖孽果然武功尽废,不要怕,这些不过是些普通汉民还有布仲家的流寇,不足为惧,冲啊。”

我虚晃一刀,同段月容背靠背,我问道:“你为什么回来?”

他哈哈一笑,潋滟的紫瞳激情涌现:“如果不能保护自己的女人,还谈什么有尊严地活下去。”

我的内心一热,更加奋力的拼杀了起来。

眼前的南诏兵不断向我们冲过来,我喉间的血越涌越多,手上的刀仿佛似千斤重,耳边响着一片嘈杂的声音:“活捉段月容,活捉花西夫人。”

这个场面就好像永业三年我做原非烟的替身,无数的南诏兵前来袭击我。

我的怒火从心底涌起,谁给了你们权力来抓我的,谁给你们权力来毁灭这个美丽的盘龙山,来破坏这里的平静,难道你们都没有妻女,没有双亲吗?

我一边杀一边又跑到了落花坡高处,我抹了一下嘴边涌不尽的血迹,大声叫道:“朝珠。”

段月容立刻拣起一个箭袋和弓扔给了我,我抽出长箭,又开始了疾射。

箭过留声,惨叫不绝,转眼箭袋已空,只省下最后一支箭,眼前一片血色,我的双腿软了下来,跪坐于地,脑中全是当年一千子弟兵惨死的样子,难道我今天又要重见这一悲剧了吗?

一阵布依人的急哨吹来,我们所有人的精神振奋了,只见多吉拉骑着高头大马又带着几千勇士闯进了战圈。

可惜我只能手持弓箭,一手撑着大树不停地喘气,只觉自己好像在不停地飞越,仿佛越过了千山万水,越过了田野丘壑,越过那樱花林下,却早已不见了非珏,奇书Qisuu网唯有红影坐在华丽的突厥牙帐中,身穿王袍,睥睨天下……

我的眼前渐渐清晰了起来,一灯幽灭下,一个天使一般的美少年,左肩绑着渗血的纱布,气息微弱地躺在阴暗的宫殿深处,口中喃喃地呼唤着木槿,而一旁一个美髯公满面泪痕,沉声痛呼三爷。

我的泪如泉涌,柔声呼唤:“非白醒来,非白醒来啊。”

那美少年似是听到我的轻唤,睁开了如星的眸子,满含着痛楚地问道:“你究竟在哪里啊,快归来啊,莫要再离我而去了。”

我轻轻笑道,抚上他苍白的病容:“莫要再担心了,自始至终都未曾离去的,又何谈归来,木槿一直就在你的心中啊。非白啊,连木槿自己也不知道啊,原来木槿的心里早己驻满你的影子。”

少年的眉间松开了愁云,眼中柔情涌动,吃力地提起一只手,想拉住我,可是我却忽然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吸走了,我浑身剧痛,却不及心的惊痛,只能死死地看着他的星眸装满绝望的痛苦。

我究竟在哪里,谁在唤我,是非白吗?我勉力睁开眼睛,却见眼前一个少年,血溅满身,手提一把偃月刀,紫瞳灿烂,充满嗜血的残忍,然而那双本应残暴绝情的紫瞳里却有了一丝柔情,一丝恐惧,他轻声呼唤着我的名字,颤抖不已。

我惨淡地笑了,用尽浑身最后一丝力气,扶着旁边的樱花树,将最后那支弓箭架上,向他举了起来,心中有着说不出的快意,我终于可以做一件我一直想做的事情。

他的紫瞳如遭电击,身后有人似乎砍了他一刀,血溅满身,然而他却如没有知觉一般,只是痴痴地看着我,咽气吞声:“木槿。”

我微笑着拉满了弓,说出了一直埋在心底的一句话:“我不愿意在来世路上伺候你。”

半窗残月,最是离人泪……

那恨如覆水,箭如流星,直射紫瞳……

而那双紫瞳盈满了极度的痛苦和绝望,是何等让人心碎啊!

他缓缓地合上了紫眼睛,任那长箭穿过他的耳际,擦破了耳垂,戳入了背后偷袭的胡勇。

紫瞳再一次睁开,却是另一番光景,年青的紫瞳星光璀璨,激情难掩,我有一种想笑的冲动,终于也狠狠地折磨了这个妖孽一番了,可惜我的笑意凝结在我的脸上,黑暗中我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解脱。

好累啊,我轻轻叹息着,倒了下去。

我躺在一个血腥的怀抱里,有人在狂呼着我的名字,可惜我实在动不了了,对不起。

对不起,二哥,木槿很没用地死在南诏的国界了。

对不起,碧莹,我不能到戈壁黄沙去看看你,只望你在黄泉路上等我,我们结伴一场,理当同行。

对不起,大哥,我不能同你泛舟碧波了,以后不知还有何人年年为你纳鞋,为你祈祷平安。

对不起,锦绣,我这个姐姐总是做得很失败,希望有一天你为人母时,能比我成功地保护自己所爱的亲人。

对不起,初画,我看不到你的宝宝的出世了,想来夕颜同他或她一定能成为好朋友。

对不起,非珏,我不能遵守我们的誓言,等到重逢的那一天。我花木槿好生对不起你,若再有来世,我定当生死相随。

对不起,非白,如果没有锦绣的话,也许我会有勇气对你说出我对你的真感情,如果我没有被前世糟糕的经验很没用的吓住了,也许我不会这样一次次地伤害你,如果我没有中生生不离的话,也许……唉!我们之间总是有这么多的如果,这么多的也许,所以幸福在手边时我没有珍惜,现在后悔,为时已晚。

然而如果我还有最后一个如果的话,我想说,如果能再见到你,我一定要狠狠地吻你,然后得意地用前世一句很俗的话告诉你,如果要在Iloveyou这三个字前面加上一个时间,我想那应该是一万年吧。

对不起,段月容……我实在想不到有哪个地方我是对不起你的,反而是一大堆你对不起我,哦!对了,再有来世,千万不要选我在来世路上侍候你,还有,我不该打你的,也不该笑你的绣功,其实我一直很想告诉你,我第一次绣鸳鸯时,碧莹很认真地夸我帕上的熏衣草绣得好……

一时间,我想不出还有谁我要惭悔了,只是觉得滚烫的液体一滴滴地落在我的面上,是谁在哭呢?可是对不起,我实在太困了,没有办法来安慰你了。

好困啊……

莫愁湖里,碧叶连天,盛放的荷花逶迤绿波之上,白云在清空漫步,湖心亭里,一个天人少年身着家常如意云纹的缎子白衣,髻上插着一支东陵白玉簪,夏蝉嘈切的暑意,却无法损其一身贵气,飘飘欲仙,他的玉手握着一支狼毫毛笔,在宣纸上行云如水。

我在对面正襟危坐,忍不住轻轻打了个哈欠:“三爷,还要多久啊,木槿快坐不住了。”

他对我展颜一笑道:“快画完了,莫急,马上就好了。”

一个满脸青春痘的小少年蹦蹦跳跳地从远处过来,一近湖心亭,立刻放慢脚步,毕恭毕敬,口中却乐歪歪地说道:“木丫头,你再忍一下,本已够丑了,小心爷再把你画得更……”

他脑袋微伸,一呆:“爷画得真好啊……”

我抿嘴一笑,对面的天人少年也对我一笑,凤目满是柔柔的宠溺:“好了,木槿我画完了,你且歇息一下吧。”

却见那小少年看看我,又看看画里:“呀!三爷,这画里的木丫头明明就是木丫头,却是好生漂亮啊。”

我打了一个哈欠,在亭椅上倚了下来,好困……

我昏昏欲睡地想着,终于可以睡一会儿了,待会子醒了,就去看看那画……

第四卷木槿花西月锦绣第八十二章又绿江南岸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

能不忆江南。

永业九年二月第一场春雨,下得有些急,顺便奇怪地夹着些细小的冰豆子,砸得人脸上微微疼了些,京口古城的绿意似乎被催动了起来,就连青石板的缝隙里,那野草也被连下几天的春雨催促得渐渐冒了尖,挣扎着来迎来了自东庭北方三年大旱后的第一个春天,西津大街上行人早已奔到檐下躲雨,小贩见天色已晚,也早早收了小车,消失地无影无踪。

平日热闹的街上,空空如也,唯有头上插根稻草的豆子,守在一具腐烂的男尸首旁,身上举着一块木板,“卖身葬父”。

冰豆子下完了,那春雨唏唏哩哩地照常下着,山东府这三年大旱,粮食颗粒无收,朝庭赈粮迟迟发不下来,豆子一家只好将两亩薄田贱卖给大户,前一年过后,豆子一家贫病交加,接着卖房,卖家什,去年,一家四口从山东府往京都逃难,几个月前,娘亲死在逃难路上,姐姐为了救爹爹和豆子,被马贼掳去了,然后八天前,爹爹终于也去了。

雨稀哩哩地往下倒着,豆子饿得脸皮发青,眼前全是一片灰暗,他张口接了些雨水,将破草席往爹爹的身体上拉了拉。

几个书生顶着油伞,一路上咒着这个鬼天气过来,豆子强忍着胃中的翻腾,精神地坐直了身体,可惜那几个书生在他面前目不斜视地如风而过,没有停留半刻,豆子失望地缩回了身体,望着远去的人影,忽发奇想,爹爹会不会醒过来,然后带着他就离开这个鬼地方,回山东去呢?

远远的青石板的街道上出现了一辆疾驰的马车,朱漆红顶,马车前后各有两个劲装骑士,跨着四匹高头大马,神色严峻。

豆子忽发奇想,反正今天自个儿再卖不出去,横竖也是一死,不如冲上试试运气,实在不行,死在这辆车下便也了事,好去找爹爹,娘娘还有姐姐。

他见那马车近了,一下子冲了上去,马受了惊,直立起来,他闭上眼睛大声说道:“大爷,请买了小的去吧。”

驾车的马夫揭开向篼笠,露出老鼠一般的眼睛,吓了一跳,怒道:“哪里来的小子,不要命啦?”

话音未落,左侧早有一个骑士出列,提起豆子的前襟,把他从马蹄子底下险险地捞了出来,却见是一个面目十分清俊的青年,神色严峻,声音冷咧:“快回话,你是何人,敢拦我家主人的车辇?”

豆子忍住难受,他看到辕轴上隐约刻着一个他不认识的古字,不由流泪道:“求爷买了我,好让我葬了我爹爹,愿为大爷做牛做马。。。。。。。”

“小放!出什么事了?”一阵柔和的声音从车辇里传来,豆子一愣,只觉得这是他听过的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