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激情电子书 > 木槿花西月锦绣 >

第29章

木槿花西月锦绣-第29章

小说: 木槿花西月锦绣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胄了,这按理也没什么。但坏就坏在这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他最宠爱的十七夫人绿水,而且还比他的乖儿子整整大十二岁,光天化日之下,段月容同学硬生生地让他这个做爹的成了个绿乌龟,而且还是个乱伦牌的,而他这个做爹的也只是随便训了段月容几句“岂可调戏庶母,乱伦纲常”,事后他竟然还将这用一千金纳来的南诏有名的美女杨绿水送给了段月容做了侍妾!

南诏的举国选贤大会上,段月容一人夺得文武双冠,其时他也就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就连光义王也十分宠爱他,经常召他入宫伴架,一位得道高僧曾在相其面后断言,此乃是贵人降世,只是戾气太重,应从小修习佛经仪理,消其戾气,为世之福也。

然而,豫刚亲王哪里舍将唯一的亲爱子送到庙里去,依旧视其若掌上明珠,直到蝗患亦危及南诏,而南诏众臣统一口径,认为紫月公子乃妖孽降世,唯斩除其方可救南诏于蝗患中,经过几天激烈地思想斗争,正当光义王不顾哭倒在大殿前的豫刚亲王,准备降旨发兵绞杀段及月时,豫刚亲王在紫园的细作们及时地将灭蝗的方法传到了他的耳中,于是南诏的蝗患得解,已经准备跑路的段月容这才放下心来,但也极大地动摇了豫刚亲王父子对光义王的不贰之心,豫刚亲王开始暗中囤积粮草,准备兵马。

这些都是原非白应我所求,让在南诏的细作传信来报,我看着那段及月的生平介绍,久久沉思不语,果然,他那生辰八字竟然与我和锦绣的完全相同,我在心中不禁疑惑,究竟谁才是真正的紫浮呢,我甚至开始怀疑,莫非那蝗灾的确是老天在警世妖孽降世吧!

八月十五中秋之夜,我帮着原非白穿上喜庆之服,准备上紫园听戏,我跪在地上为他整理缎袍一角,一边在心里盘算着:听说原非珏回来了,等原非白去了紫园,我就去悄悄会原非珏。

原非白的声音忽地从上传来:“木槿,这次灭蝗你立了大功,你可要什么赏赐?”

呃?!赏赐?我抬起头,他潋滟的目光看着我,是我搞错了吗,他的目光竟隐隐透着一丝期许,他在期待些什么?

我扶他坐到贵妃踏上,一边坐在踏脚上给他穿上鞋,一边笑着说道:“三爷,君子可无戏言,木槿要什么,三爷就一定给什么吗?”

他看着我淡淡一笑:“你不用妄想到四毛子那里了。”

四毛子?!我愣了一下,才明白他是指原非珏。

可恶!小屁孩!

我的笑容略微一僵,他又认真得补上一句:“今儿个我到紫园去应酬候爷的世交靖夏王爷及小王爷,我已新增护卫,好生看着园子,你可别又想诳他们带你去玉北斋,候爷亦与驸马公主同归,少不得叫非珏也去紫园做陪呢!”

我在心中咬牙切齿,死原非白,又升起一阵捉弄之意,哧笑道:“那好,我要天上的月亮,三爷给得起吗?”

“你这丫头,半天没个正经,我本事再大,这明月却是摘不到的,木槿还是要些别的吧。”他笑着对我说道。

我想了想,原夫人和柳言生这对恶人害得原非白坐在轮椅上这么年,而他的母亲一夜病逝,等到他成就帝业,第一个恐怕就是拿他们俩开刀吧!那到时我和锦绣也得报大仇了,那我又该何去何从?忽然想起过年时于飞燕对我说过的泛舟天下,消遥一生,便淡笑道:“那就请三爷荣登大宝时,放木槿自由吧!”

原非白显然没有想到我这个要求,愣了一愣,然后冷冷道:“放你自由?好让你去和四毛子长相厮守不成?你莫要忘了他总有一日回西域去的,等我成就大业,他也定是妻妾成群,哪里还会记得你这个丑丫头……”话一出口,他似乎也有些后悔,只是在那里看着我,再不言语。

我心中一痛,但面上仍嘿嘿笑道:“不用三爷提醒,木槿自知身份低微,蒲柳之姿,断断是配不上四爷的。”我帮他穿好鞋,站起身来,搔搔后脑勺,真诚地说道:“三爷,说实话,木槿并不喜欢候门帝王家的勾心斗角,也不适合这样的生活,木槿此生最大的愿望便是游历天下,泛舟江湖,自由自在地了此一生。就像三爷说的,等三爷和四爷都成就了大业,必都是妻妾成群了,哪里还用得着我这个丑丫头?所以到哪时就请三爷放了木槿吧,当然前提条件是……是木槿这条小命还没有报销掉的话。”

我在哪里嘿嘿强笑着,说到后来自己不觉也有些苦涩,等他们成就大业,还不知道我这个短命鬼在哪里呢?可是原非白一下子把我抓进怀中,紧紧抱着:“你休要胡说,我一定让赵孟林想办法替你医治的……”

他那刚穿好的挺刮新衣又揉做一团,然而那厢里他却不放我,紧紧抓着我的胳膊,狠狠吻上了我的唇,我的惊呼淹没在他那带些偏执的热吻中,我的脑海中闪现着锦绣那惨然的笑容,便使劲挣脱着:“三爷,新衣都弄皱了,您脱下来,我再给您拿一件吧。”

“我就要这一件,”他少见地任性着,凤目狠戾地看着我:“花木槿,你给我听着,即便你的寿命只有三十年,我也要完全拥有,你别再痴心妄想原非珏或是宋明磊会来从我身边将你夺走了?”

我挣着离开他的怀抱,喘着气,本来忿忿地摸着咬破的嘴唇,TMD,还流血了,暗骂这个咬人的绝代波斯猫,听到后来,又忍俊不禁,得,这人真是见风就是雨,绝对属于心理变态的小屁孩。

“好!好!没问题,我的三少爷啊!”我在心中摇摇头,小屁孩,拿我当玩具啊?你说不放,我还不信我就真走不成了?我面色一整:“今儿个大中秋的,咱们就不要再聊我的去向问题了,等您成就帝业的时候,还记得我……再说吧。”

我无视于他恼怒的样子,走过去,扶他起来,替他拉整袍子,还好没太起皱,我正要唤素辉进来,他却一把又抱住我,我挣不过他,索性就轻轻微笑地看着他。

他眼中的戾气渐消,也在那里静静看着我,然后慢慢地双手扶上我的脸颊,又吻了上来,这一回他没有用强,温温柔柔地,还吻去了我唇上的血。

正在意乱情迷间,素辉同学在门外喊着:“三爷,紫园来人催了,说是靖夏王,小王爷,清大爷,长公主和老爷已到西安城外了,夫人请三爷务必尽快赶到东门同去迎接。”

原非白慢慢地放开了我,恢复了一惯地清冷,凤目如一汪深潭,不可见底,他扶着桌几慢慢走向门外,赵孟林真是神医,他说过今年原非白的腿必定大有起色,果然,现在他已能不那么用拐棍了。

他上马车前,深深看了我一眼,说道:“我去去就回,你若是闷,便找三娘说说话吧,可别忘了我说的。”

“知道了!三爷!您可要加油,在候爷面前好好表现,打败清大爷啊!”我高高地握着右拳,笑着对他欢欣鼓舞着,他终于也松了眉头,对我露出个颠倒终生的灿笑,上得车去。

我送走了原非白,韩修竹,素辉还有韦虎,乘谢三娘转身烧水那功夫,悄悄来到梅园,想偷偷溜出园子去,可惜还没出垂花门,两个我不认识的护卫,平空出现,把我唬得跌坐到地上,他们向我单膝跪曰:“三爷有令,在三爷回来以前,木姑娘万万不可出苑子,还请姑娘回去好生歇着,三爷即刻便回。”

以前不是没护卫吗,哪冒出来的?我爬起来,拍拍衣服,对他们瞪着眼:“我想去看锦绣不成吗?”

“木姑娘恕罪,三爷吩咐了,我等恕难从命。”那两个护卫极其有礼而冷淡地垂目答道。

我正打算硬闯,身后传来谢三娘的声音:“姑娘这是要去哪里?还不快回来帮我做点心。”我对那两个冷脸子护卫恨恨地跺跺脚,悻悻地回转身。

第一卷西枫夜酿玉桂酒第二十四章明月几时有(二)

小厨房里,我无精打彩地捋起袖管,揉着面粉团,时而无力地拍打着。

“三爷最喜欢吃这鸡心饼了,夫人的手艺是咱们府里的一绝,三爷小时候,夫人经常亲自下厨给三爷做,那味儿香啊,就连清大爷和二小姐也偷偷过来吃,有一回三爷吃得太多,肚子难过了一晚上,把候爷给急坏了,把夫人狠狠训了一顿,三爷以后便再不敢多吃了。”谢三娘在厨房里一边教我做鸡心饼,一边絮絮地说着。

我心中一动,不由得脱口而出:“三爷真是个孝子啊!”

谢三娘见一直沉默的我开了口,便兴奋地说:“那是,夫人在世的时候,总是偷偷背着人哭,三爷从小就不爱说话,可一见他娘亲哭啊,就总是打开话匣子,逗他娘笑,可懂事了,所以木姑娘,你可是个有福的人,一定要好好伺候三爷……”

话题忽然一饶,又变成原非白个人崇拜主义思想教育课,我在那里讪讪笑着,硬着头皮听着。

忽然门外一阵骚动,一个冷面护卫进来说是解往京都的朝庭钦犯齐伯天越狱了,可能是逃进咱们苑子里来了,锦姑娘带人来瞧瞧可有什么动静,我擦着双手的面粉,想着那可是东庭皇朝历史上最大的农民起义军的领袖人物啊,千年之后便是要进历史教科书的,便问那个护卫:“三爷也回来了吗?”

话音刚落,锦绣银铃般的笑声就传来:“姐姐现在可真是紧着三爷,才刚分开多久,就想得不行了吧。”

我无奈地说道:“你个小蹄子越来越不正经了,是三娘刚做完鸡心饼,想让三爷尝尝而已。”

锦绣笑着从背后抱住我,顺手捞了一块鸡心饼往嘴里一塞,臻首的下巴靠在我的肩上,嘻嘻笑道:“三娘,您说我姐姐多矫情,明明就是想三爷了,还装!看,小媳妇都亲自下厨了。”

三娘知道锦绣是原青江身边的红人,恭敬地给她福了一福,唤着“锦姑娘好”,听到她这么说,便暖昧地看着我,掩嘴而笑,我急着辩解,看着她们,结结巴巴说道:“你,你莫,莫要胡说,你再说,不给你吃了。”

我欲拍掉她伸向鸡心饼的小魔爪,她的武功却恁得高强,左躲右闪,我怎么也碰不到她的手。

“嗯,真好吃,果然充满爱的味道,姐,还记得吗,你以前给我做烙饼,可老这么说,来,挑一块小花样儿的,我尝尝。”她在那里咯咯娇笑,男装佳人的绝色脸庞更是美艳动人,外面的侍卫都不禁有些眼神发直,甚至包括我们西枫苑那两个新调来的,俱说是很professional的冷面护卫。

正笑闹间,侍卫搜查完毕,前来复命,锦绣点了一下头,拉我到僻静处:“木槿,明儿个是我们的生辰,你要什么礼物?”

我摇摇头笑着点她的俏鼻:“什么都不要,只要你这个小蹄子平平安安的就好了,那你要姐姐送你什么礼物呢?”

她敛了笑,凝视着我:“木槿,其时我也是和你想得一样,只要你平平安安就好了……”

我的心中一阵心酸,眼中落下泪来:“锦绣,姐姐没有本事,让你,受苦了……”

锦绣慌张了起来:“木槿,你不要哭,锦绣从来没有怪过木槿的,锦绣也从没有忘记,锦绣要永远和木槿在一起,你不会孤独终老,所以,你不要哭啊。”

我却哭得更凶了,锦绣替我拭着泪,自己的眼中也溢出了眼泪:“你这个大傻子,总是为别人着想,真气人……”

我和锦绣相视破涕而笑了,互相拭着对方的眼泪,好像又回到小时候,互相扭纽扣,互相梳辫子,互相洗脸,互相拭眼泪,互相醒鼻子……

锦绣临走前,替我拉拉衣服:“天凉了,多加些衣服,现在也是个姑娘了,可别让人笑话,明儿个我差人送些好东西给你。”

“放心吧,三娘都给我预备着了,我这儿什么都有哪,自个儿留着用吧,锦姑娘您就别操心啦!”谢三娘硬让她给在紫园中赏月的众位贵宾带了些鸡心饼,说是家常做的,刚出炉的好吃,我便偷偷给锦绣也包了一些,笑着送她到门口中。

她向我无奈地撇撇嘴,忽地凑近我的身边,用只有我才能听到的声音问道:“看样子三爷的功夫是不错,不过你们也得节制些。”

我一开始没明白,还傻呵呵地看着她捉狭的笑脸,回首猛得醒悟过来,脸一下子红到脖子根,抖着手,指着她明艳动人却可恶无比的笑颜:“你个小屁孩,不正劲的坏蹄子,你又,又要胡说些什么。”

她在那厢里状似无辜地大声说道:“谁是小屁孩了,你们都做了,还怕我说,看看你那樱桃小嘴儿,我倒奇怪,是哪只猫儿偷了腥啦。”

所有的侍卫都齐刷刷地看向我,眼中尽是暖昧,好,这回我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我气恼地跺脚转身就走,锦锈在背后肆无忌掸地娇笑着。

我转身进了自己屋里,脸上还烧得慌,看着铜镜里因红肿而分外艳丽的嘴唇,自己也有些怔忡,锦绣今天为什么故意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调笑我,以前她不是这样的。

得,锦绣这一闹,紫园更会传遍了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