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激情电子书 > 木槿花西月锦绣 >

第114章

木槿花西月锦绣-第114章

小说: 木槿花西月锦绣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我一愣,要命,那天我当着拉都伊的面吃了一个,怪不得那天她那样怪地看着我呢?

我的脸微红,撒鲁尔看着我笑道:“女人们对这些东西迷信的紧,还有重金贿赂看守的奴婢偷几个出来呢。”

他同我说这个作什么,我哈哈干笑几声,正要绕个话题,撒鲁尔的脸色一冷,低斥道:“谁在那里,快出来!”

我左看右看,却见树洞里慢慢踱出一个女子,跪在地上直发抖,原来是那个久已未见的拉都伊。

撒鲁尔的脸色僵冷,慢慢说道:“你不是热伊汗古丽身边的侍女吗,竟敢到此处来偷窥朕?”

拉都伊满脸通红,看着撒鲁尔急急地摇着头,我和撒鲁尔都注意到她的手里好像捏着什么东西,撒鲁尔了悟地哈哈大笑起来:“原来是为了树母神的神果啊,你们这些女人真是想要孩子想疯了,连一个宫脾也妄想诞下狼神之子?”

拉都伊双目含泪,我却于心不忍,她一定是想为了阿米尔生个孩子吧。

“陛下吉详如意,”一阵柔柔地低唤传来,众人一回头,却见艳光四射的丰膄女子笑吟吟地站在面前,穿着银丝线绣的摩苏尔纱裙,银披纱上缀着银穗子,混身珠光宝器,小腹笼起,身后跟着众多侍女,如众星捧月一般,正是碧莹。

撒鲁尔明显地一怔,旋即绽出一线笑意,快步向她走去,笑道:“天凉了,你不在屋里待着,到这里来做什么?”

碧莹亦浅浅一笑:“妾身每日这个时候会到树母神前来祈祷狼神之子平安降生,陛下忘了吗?”

撒鲁尔微晒,上前握住她的手柔声道:“这几日忙着同嘎吉斯人谈造兵器的事,冷落你了,爱妃不要会怪朕吧!”

一对碧人的身影树母神下脱得长长的,我淡淡而笑,往拉都伊那边靠了靠,她神经质地躲了一躲。

碧莹幽幽道:“方才妾请神师算了一卦。”

“不好吗?”

碧莹担心地说道:“神师说有魔鬼妄图偷吃树木神的神果以增长魔力,她在暗处窥视着小皇子,这个孩子的前途令人担心,妾身好害怕。”

说罢泫然欲泣。撒鲁尔一愣:“魔鬼偷窥?”

“陛下忘了么,神师说过,这树母神的神果除了经过神批的方可服用外,任何人不得擅自服用神果。

撒鲁尔看了我一眼,我一惊,他挪回目光,对碧莹说道:“那神师有没有说如何破解?”

“一定要那个偷吃神果,暗中窥视的魔鬼血祭腾格里,才能消除狼神之子的劫数。”她缓缓说来,细声软语,根不本不像是在说一件活祭之事。

拉都伊的身子抖了起来,碧莹抖声问头目拉都伊:“你跟着我七年,我待你如何,你如何这样恩将仇报。”

拉都伊大声哭泣了起来:“奴婢没有偷吃神果,偷吃神果的是君夫人,女主陛下生辰那晚,陛下同夫人在花园聊天,夫人拾了一个神果,等陛下走后,就吃了起来,陛下不信,就请问香侍官,她也看到的。”

撒鲁尔看向碧莹身后的白纱女子。

正是那个将我推入黑池子的女人,她早就伏地跪祈,“妾也曾经听说君夫人夜食神果,拉都伊却知情不报,如今她私近树母神,偷偷采集神果,她与君夫人分明就是神师所说的偷窥的魔鬼,请陛下恩准,将她与君莫问押起来,待圆月之日献祭伟大的腾格里,好保护尊贵的狼神之子。”

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瞟向了拉都伊,拉都伊面如土色,不停地跪头求饶,土地虽然柔软些,不一会,她的额头已然渗出血来,可她的手上依然紧紧握着那只核桃,阿米尔也紧抿嘴唇,神情紧张了起来,撒鲁尔默然不语地看着碧莹,淡淡道:”爱妃的意思呢?“

碧莹悲伤地拿起绢帕哭道:“妾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可是神师向来言无不准,小皇子在肚子里总是踢着妾身,好像总是不安心,妾晚上也睡不好觉,妾好生害怕。”

她伏在撒鲁尔身边哀哀哭泣起来,当真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阿米尔站在撒鲁尔的身后,却不敢僭越,只是死死地盯着拉都伊。

拉都伊看着阿米尔,血泪满面,满眼的乞求却说不出一句话来,我冷眼相看,心中晖涩不堪,八年前的荣宝堂上,碧莹为我撞柱已证清白,八年后的她却用着同样的手段来残害我?那么这个女孩呢,她不是她的心腹吗,是因为什么让她决定牺牲她?是因为她发现了拉都伊与阿米尔的奸情了吗?是想除掉身边的眼线?还是为了拉我下水。

撒鲁尔叹了一口气,看着对面苍白着脸的我缓缓道:“那夜君夫人的的确确吃了神果。”

白纱女子眼中闪着恶毒的兴奋,撒鲁尔忽尔一笑,话峰一转:“不过那是朕赐于君夫人的。”

碧莹愣在那里,撒鲁尔轻敲额头微笑道:“都怪朕,朕最近忙晕乎了,忘了告诉爱妃了,朕想迎取君夫人为新妃子,故而赐君夫人那神果。”

只一瞬间,碧莹的愣神立刻消失,改为挂上最甜美的笑容轻轻走到我身前,主动拉起我的手,说道:“妾身恭喜陛下纳了一位如此贤德的妹妹。”

我浑身那么一哆嗦,正想甩开,没想到人家比我甩得更快,改抓住我的袖角拉我到撒鲁尔的身边,亲亲热热地挽起撒鲁尔说道:“陛下何时看上这个妹妹的,也不告诉臣妾,陛下果真是喜新厌旧了。”

撒鲁尔哈哈大笑起来,众人也跟着神经质地扯着嘴角笑了起来,眼中依然是俱意,齐齐地盯着突厥皇帝和碧莹。

撒鲁尔轻揉着碧莹,暧昧笑道:“新人自然不及旧人好,朕可一直等着你快快生下狼种。。。。。。,”接下去限制级的话题,早就偷偷俯到佳人耳边去说了,碧莹的耳根都红了,轻啐一口,我的鸡皮疙瘩掉满地。

正要退出这两人世界,撒鲁尔却又硬生生地搂近了我。

阿米尔跪启曰:“既是陛下纳了新妃,又值大妃养胎之际,臣以为实在不易见血,不如先将这个女子。。。。。。。。”的064

白纱女子忽然打断了阿米尔道:“陛下,这个拉都伊不但敢偷采神果,还敢这样诽谤夫人,果真是魔鬼的化身了,理当立即血溅神庙。。。。。。。”

阿米尔冷冷道:“香侍官,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白纱女子立刻讪讪地闭上了嘴,阿米尔道:“反正祭祀尚早,陛下不如先将这个女子先押监如何。”

撒鲁尔看了看拉都伊,淡淡道:“这个侍女跟着爱妃也有七年了,爱妃当真相信她是魔鬼的化身?

碧莹伤心欲绝,双膝跪倒扯着撒鲁尔的皇袍一角,动容道:“妾无德无能,能得陛下宠爱,此生足以,只是狼神之子尚在腹中便遭魔鬼的妒恨,何其无辜,请陛下为您的皇子。。。。。。。”

话未说完,她忽然面色苍白,晕了过去,撒鲁尔把我甩开,焦急地抱起碧莹,走向碧莹的玉览殿。

天色将晚,最后一丝晚霞隐落在无尽红光中,详合的玫瑰园笼上了一丝血光,那个白纱女子慢慢站在我面前,风吹起她的面纱,本应姣美的下半部分满是刀痕,烧伤,即便如此,依然能看到她原来的貌美风情,只消一眼,我便认出她来,紫园的往事翻腾在脑海,一个疯美人尖利的指甲抓着我的手臂,狂喊着:“你是花妖精,你和你妹妹都是花妖精。”

香芹,是香芹。。。。。。。小五义的对头,为何她成了碧莹的心腹呢?

我心惊间,她对我恶毒一笑,闪身奔在撒鲁尔大部队后走了。

“在这宫中凡是同大妃娘娘过不去的,不是死了就是疯了,可是又有人说,宁愿得罪大妃也不开罪这个香侍官司。”阿黑娜轻声对我附耳道:“今日多亏陛下相护,夫人先回玉辰殿再说吧。”

我心神不宁地回到屋中,刚刚躺下,感到枕子有什么东西,我往里一掏,却见是一朵硕大的红玫瑰来,旁边放着一枚核桃,我赶紧打开那朵红玫瑰,果然在最里面发现了小五义的记号。

玫瑰指玫瑰园,核桃是指树母神,只有一枚应是指一更在树母神下见吧!

我应该相信吗?不管怎样,既然现在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无奈早已是死水一潭,不于其在这里等死,不如去闯闯,看看有没有转机。

这一夜,我衣服作了个假人入在被窝里,然后偷偷晃过侍卫,窜到金玫瑰园中,来到树母神下,等了一会,有巡逻的士兵的身影出现,我紧贴着那棍百树母神,那棵树母神不停地掉核桃,砸得我很疼,我闪身就躲进那个大树洞,黑暗中,有一人轻触我的肩膀,我骇得一转身,那人就捂住了我的嘴:“不想死的话,快告诉我春宫如何走。”

我激动了起来,这个声音我听过的,正是齐放。(未完待续)

=============================

有很多朋友提到这几章写得很拖,如鸡肋,不好看啦等等。

怎么说呢,海大菜鸟是第一次写宫庭阴谋政变,有点类似孔雀东南飞那样,但更难写,人物的心理刻也愈多,如果大家不满意,还请大家多包涵,我还是先一口气写下来,看看再说,大家就当看海飘雪的初稿+原稿(其实我已经改了十万字了),有不尽人意的地方,请大家肯切提出,帮助小海进步,来写好这一篇拙作。写完后再详改。

海飘雪在此向大家拜谢

外篇燕子楼东人留碧

俺出生于元武元年五月,山东聊城一个叫牛头镇的小地方,然而俺生长的地方却是牛头镇这个小地方最热闹的,也是牛头镇各种各样的男人最向往的地方…丽春院。

万德元年俺娘正是丽春院中的头牌花魁于晚晴,据说她的艳名曾一度令牛头镇这个小得不能再小的镇,一夜之间在聊城乃至整个山东府,都十分的出名。而俺娘的恩客中小到地方财主,大到某些不愿透露身份的大人物,应有尽有,于晚晴三个字,红得发紫,如日中天。

直到有一天,县令为了讨好平鲁将军,说服了俺娘进了将军府献舞。

平鲁将军惊艳,因此俺娘被强留在将军府中三日,等俺娘被放出来的时候,人已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她浑身青紫,小腿被折弯了,从此无法再登台跳那曾经被无数骚人墨客,吟咏赞叹的宝和曼妮舞,连走路也成了问题,而最糟糕是的,那曾经号称山东第一美人的鼻梁骨,被硬生生地打断了。

一朝红颜尽,半生恩情绝,平时同俺娘日夜山盟海誓的骚人墨客们,大骂平鲁将军几句,便拂袖而去,在这武人专政的年代,那些所谓无所不能的恩客中,自然无人敢为俺娘出头,陆陆续续消失在俺娘的生命中,不再出现,俺娘也从头牌落到了任何一个满口黄牙的贩夫走卒都可以玩弄的下等贱妓。

正当她准备了一根绳子,早早超生也好去见俺的外公外婆时,被她的姐妹,我未来的干娘们给救了下来,并且意外地发现腹中有了一条新生命。

孩子,永远能不可思议地给了女人无限的勇气活下去,那怕那个女人甚至不知道谁是这个孩子的父亲。

俺娘吃尽了千辛万苦,终于熬到了临盆时分,却偏偏遇到难产,老鸨怕一尸两命,给丽春院带来晦气,狠心地将她扔在柴房里,幸好头牌花魁红翠,曾是俺娘的丫环,她为俺娘找了产婆,俺娘在最痛苦的时候,恍惚间看到了一群金燕子在她身边飞来飞去,然后其中领头最大的那只冲进她的肚子,然后俺猛得一下子钻出她的身体,落在她平时接客的破毯子上。

俺的出生给俺娘和丽春院所有的姑娘们,带来了前所末有的喜悦和激情,她们纷纷拿出自己的体已给俺娘和俺买吃的穿的,争着来做干娘,轮流来看俺,抱俺,就连一直冷言冷语的老鸨也对俺的小黑脸爱不释手,因为俺老是呵呵傻笑着。

于是俺在干娘们的脂粉堆里不时撒娇邀宠,在浪声淫语中一天一天长大,在诸位干娘的照顾下,俺发育得奇快,比同龄男孩要高一个头,俺十岁时,个头就长得和俺娘的肩一样平了,这在平常人家是再好不过了,可于对一个在妓院长大的男孩,却有些尴尬,老鸨开始同俺娘商量俺的去留问题了,于是她们决定让俺成为一个琴师,厨子或是学着唱戏。

然而,丽春院里所有的古筝都被俺天生粗壮的手指弹断过,俺还是没有学会。

丽春院的厨子委屈地向老鸨投诉,说是俺把厨房里的碗都敲破了。

不过俺很得意地对老鸨说,俺对戏曲还是很有天斌的,这一日,红翠姨嗓子不舒服,便让俺前去给她的熟客唱一出,这是俺第一次登台,乐得俺屁颠屁颠地,俺精神抖擞地进去,斗志昂扬地那么一亮相,撒开嗓子这么一叫,红翠姨那位金主子五十开外的赵员外,吓得一下子蹦得老高,然后直挺挺地倒了下去,再也没起来过。

丽春院上上下下都很害怕,就怕赵家的人来闹,好在赵府的十几房姨太太和少爷小姐们为了争家产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空来理丽春院。

但是,这件事还是让老鸨悲愤地意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