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激情电子书 > 木槿花西月锦绣 >

第107章

木槿花西月锦绣-第107章

小说: 木槿花西月锦绣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果尔仁立刻以突厥男儿的习俗为了心上人向原青江挑战,原青江赢了果尔仁,果尔仁欲羞愤而死,阿史那古丽雅却不让他死,不久阿史那古丽雅生下了一个红头发的俊美儿子,取名阿史那撒鲁尔,意思是折不断的刚剑。

为此果尔仁成了原家紫栖山庄的一个家奴,有人说他不愧为大突厥的第一勇士遵受诺言,然后也有人说他活下来是为了阿史那古丽雅和她的宝贝儿子。

我放眼望去,果尔仁依然静静地额头俯地,女太皇面色沉凝,终是舒展开来,叹声气:“叶护早年征战沙场,背上爱过重伤,久跪伤身,还不快快请起。”

果尔仁慢慢站了起来,眼中闪过激动,垂首道:“谢陛下下体恤,老臣愿为女太皇和陛下拼下这把老骨头。”

女太皇摇头轻笑:“叶护还是留着这把老骨头好好看看伟大的撒鲁尔可汗如何把帝国变成比汉人的国家更伟大而富庶的国家吧。”

第四卷木槿花西月锦绣第一百十一章寒蛰不住鸣(三)

女太皇微一抬手,乐师们恭敬地垂首,立时竖箜篌、凤头箜篌、曲颈琵琶、五弦琵琶、筚篥、长笛、羯鼓、腰鼓、手鼓等各种乐器在大殿里奏起,舞乐之声攸扬在殿中,两个腰肢婀娜的宫人,绿色纱罗轻抚藕臂,盈盈地跳起妩媚诱人的响铃舞来,女太皇的妙目一瞥,看向了我,似乎这才想起还有我跪在地上,我的腿其实也麻了:“听说你在金玫瑰园召见大理太子的女人,传闻段氏月容好色成性,那她就是大理太子在书信中要赎的那个宠侍么?”

撒鲁尔轻笑道:“还是母皇厉害,她正是段月容的宠侍君莫问,母亲还记得今年孩儿巡幸江南,为母皇和皇后带回来的那些丝缎,母皇和皇后不是都很喜欢吗?那些便是出自这位女扮男装的君莫问之手。”

殿中微有喧哗,很多人的眼睛向我这里轻浮地飘来飘去,估计是联想到了我是段月容的宠侍身份以及民间流传的我那风花雪月的流言,女太皇的神情认真了起来,嘴里用汉语念了几遍我的名字,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莫问东海君,蓬莱借银人!真没有想到,如此富甲一方的奇人竟是一个女儿身,”她微一抬手,我慢慢地爬起来,略打颤着走上前来,听她改用一口流利的汉语笑问道:“你的本名是什么?”

“回女太皇陛下,”我垂首道:“草民的本名便是君莫问。”

她惊讶道:“怪道常闻段太子有特殊的嗜好,喜欢易女装,做女红,莫非是为了你这个从男装的爱妾么。”

撒鲁尔带头笑了起来,宫殿中便响彻一阵嘲讽的笑声,果尔仁满面嘲意,唯独轩辕淑环却若有所思地看着我。

这时殿外进得一人,手捧锦盒,却听侍丛大声报道:“大理王的使者晋献释加摩尼佛手指骨一节,恭祝神圣女太皇陛下圣体安康。”

座中有很多西哉他国使节,西哉诸多佛国,听到大理王晋献佛指骨一截,当座众人大多激动地跪拜在地,虔诚地口中念念有词。

大理乃是南诸名的佛国,多少君主禅位出家的数不胜数,段月容也说过,佛骨是大理的至宝,看样子,段月容等急了,是想先礼后兵。

然而在这个时代的突厥,佛教刚刚开始在帝国内盛行,但其规模远非西域诸国奉为国教可比,女太皇尚佛,闻之幸喜地站了起来,下殿对着装有佛骨的锦盒拜了一拜。

旋即吩咐将佛骨先奉入寺中,直待吉日迎入突厥的佑光寺。

座中有一个同阿米差不多大的青年站起来,好像也是以前玉北斋十三骑中的一个,地位仅次阿米尔,叫做卡玛勒,他向女太皇贺道:“启禀女太皇,此乃是突厥帝国的大幸,卡玛勒请求女太皇陛下和可汗陛下,将佛教尊为国教,好让祥瑞永远照耀我突厥的草原。”

另一个头发稀黄的老者却上前道:“卡玛勒梅录说得好,只是若是让释加佛进入帝国的草地原,让我们古老的腾格里身在何处呢?”

此言一出,众人窃窃思语,场中的舞乐也悄悄停了下来,闪到偏处,殿中的争论渐渐激烈起来,以阿史德那卡玛勒为首的礼佛派,认为如今西域诸佛国归附,主张广立寺庙殿宇,传播佛教,以佛治国,安抚诸佛国的人心,并且应当积极研习汉文化,筑城修仪,让人民改变生活方法,让西域走向繁华富裕。

而那个老者,乃是突厥右厢察也是突厥有名的保守派领袖之一,骨咄禄,却同卡玛勒完全相反,认为佛教不堪为国教,而且突厥既然称霸西域,便当让附国改从突厥的习俗而不是突厥去跟从佛教。

我稍稍往后退,腿脚还没有从酸麻的壮态中恢复过来,我悄悄挪到最后一排的座塌上坐了下来,好在辩论人群的不断加入,众仆专心聆听,渐渐往前移,根本无人理会我。

我皱着眉头,揉着腿,惊觉一双酒瞳闪了过来,却见非珏看着我笑意盎然,我愣了一下,是明明在场众人面红耳赤地讨论如此重要的民生国计,为何他这个作皇帝的反倒毫不在意呢?

我疑惑间,他却对着阿米尔附耳说了几句,不一会儿,阿米尔就冷着脸给我弄了份同在座客人一样的吃喝,无非是牛肉羊肉奶茶之类的,却更为精致,我给我自己倒了一杯酒,向他举了举,微弯嘴角,表示谢意,他微讶,但立刻学着我看似淘气地对我举了举杯,看着我笑意更浓。

“陛下,女太皇在问您的话哪!”忽然碧莹唤回了撒鲁尔的凝视,她那褐色的目光瞥了我一眼,在水晶华灯下折射着冷冷的光,我这才注意到,何时大殿上的所有的目光齐刷刷地转到我和撒鲁尔的身上。

“哟,母皇陛下,这个学问可大了,“撒鲁尔挑了挑眉毛,慢吞吞地站起来对女太皇阳光一般地笑道:“果尔仁叶护乃三朝元老了,孩儿倒想先听听他的意见。”

女太皇的目光一闪,然后所有人的目光又刷刷看向果尔仁,果尔仁慢慢站立起来,来到中殿,颀长地身形挡住了古老华丽的窗棂的图案,阳光在他冷峭地脸颊上斜斜地投下一片阴影,唯见灰眼珠如银境一般清亮:“在老臣回答这个问题前,老臣想请问两位尊贵的陛下及众位一个问题。”

“请问两位陛下及各位是想我们的突厥变成一把称霸天下的利剑还是一把日益生锈的钝刀?”

“果尔仁,”女太皇哈哈大笑起来:“你还是和以前一样,每次回答问题之前总要先卖个关子。”

果尔仁淡淡地笑了,看着女太皇的脸色和蔼了起来,柔和了他脸上刚硬的线条,竟是我这辈子见到过最温和的表情,

“真正明知故问,”女太皇微笑道:“我与陛下在座所有帝国的武士都希望突厥成为一把称霸天下的利器。”

“好!女主陛下圣明!”果尔仁一整面色,继续说道:“我大突厥自阿史那神狼哺育的祖先传至今共历十一帝,先帝在时人口只及东庭人口的百分之一,所以能与东方富庶之国相抗,正在于腾格里赐于我们的游牧生活,我们的毡房如羽毛轻便,我们无须像汉人那样辛苦耕作,四季操劳,肥美的草原令我们的牛羊健壮无比,自由的马上生涯令我们的子民健壮骁勇,腾格里的子孙是神猎手的后代,草原最伟大的勇士,当我们需要更精美的食物,布匹,或是更多的奴隶,”他一指殿中一个汉人奴隶鄙夷道:“便可以进兵抄掠,当我们的敌人前来,则可以窜伏山林,即便汉人的军队如牛毛,即便大理步兵再甲于天下,又怎能奈何我们腾格里的子孙呢?”

他朗朗说来,众人屏息静听,我的眉头开始紧皱,而撒鲁尔再次回看我这个战利品,脸上的笑容深不可测。

“若是我等修习汉人文化,筑城修仪,则将陷入汉人的固本自大的旋涡之中,一旦失利,则必遭围歼。”他长叹一口气:“佛教虽好,却劝导人们仁慈向善,免去杀生,则必然导致我们的民众变得软弱,绝非用武争胜之道,”他冷冷道:”我们大突厥将会在佛教的指引下变成一把钝刀,为了我突厥帝国的千秋霸业,故而老臣以为万万不可推崇。”

渐渐地,他的眼神开始凌厉起来,声音亦愈加坑铿锵有力:“如今汉人的国土分裂,内斗不断,而大理新集,力尚疲羸,无论是东面还是南边,都是我帝国增强国力的最好牧场,各位腾格里的子孙,无论是最肥硕的牲畜,最耀眼的珠宝,还是最美丽的女人,全都唾手可夺,肯请两位陛下下定决心,让突厥的铁骑踏平汉家的宫殿,让叶榆宫中的黄金珠宝点缀皇后陛下和列位可贺敦的娇容,让段家最高贵的妇人成为在座各位英雄的奴隶,让敌人的叶护,伯克和梅录全部变成陛下的歼敌石。”

一时间,大殿上静得可怕,众人有人听了骇得面如土色,有人惊动异常,有人如痴如醉,仿佛那胜利便近在眼前,却没有一个人说出话来,果尔仁单腿跪在大殿中,坚定地看着女太皇。

过了一会儿,群情沸腾起来,开始有人附议果尔仁的决意,而皇后的花容惨变,撒鲁尔看着女太皇微笑不语,他的母皇面色严肃,过了一会,她忽地一笑,直觉得如春花一现,她轻轻地拍着手:“叶护大人果尔高见,只是今天可是我的生辰,实在不宜谈论这样严肃的时政,待会我们再详谈如何?”

众人一阵愕然,识趣地闭上嘴,又有人开始谄媚祝贺女太皇万寿无疆,果尔仁的面色有些紧绷,看了看女太皇身边面色不悦的皇后,轻叹一声,但终是恭敬地伏下身去:“恕老臣愚钝。”

“你还是老样子,”女太皇轻笑一阵,玉手戴着各色灿烂的宝戒,撑着臻首,歪着脑袋含笑看着果尔仁一会。

女太皇亲自下来,扶果尔仁站了起来,紧紧拉着他的手,笑了起来:“叶护这几年在北疆操劳,很久没见到阿史那家的胡腾舞了吧!”她大声道:“我最喜欢的胡腾舞呢?”

乐声又起,众人归位,一队健美男儿,足踏锦靴,腰束玉带开始跳那充满阳刚之美的胡腾舞,身姿旋转中,不停腾起跳跃,甚是令人侧目,果真如古诗中所描写那样:

扬眉动目踏花毡,红汗交流珠帽偏。醉却东倾又西倒,双靴柔弱满灯前。环行急蹴皆应节,反手叉腰如却月

宫庭的波谲云诡似乎消散在这激动人心的妙舞中去了。

跳舞的男儿们,手中拿出各色新鲜玫瑰,突厥男女情事甚是开放,俱说这些玫瑰是宫庭贵族夫人采集,上面各自刻着芳名,谁接到胡腾舞者的玫瑰花,便能获得心上人的青睐,众人大笑着争抢飞来飞去的玫瑰花,花瓣在空中下起了花瓣雨,明镜一般地金砖渐渐地被花辫覆盖了起来。

酒气冲天的男人们有点郁闷的发现撒鲁尔桌前一堆玫瑰,显然是各位贵族夫人重金贿赂舞者,将自己的玫瑰献给帝国最有权势的男人,以期获取亲睐,皇帝自然是含笑饮酒,果尔仁拾起一朵玫瑰,他拿起放到鼻间嗅了嗅,对女太皇深情道:“无论老奴身在何处,始终记得女主陛下的玫瑰,永远是这般香气裘人。”的57

女主陛下那同撒鲁尔一样漂亮的酒眸波光流转,对着果尔仁但笑不语。

喝醉酒的卡玛勒红着一张脸移到胡腾舞群里,跟着胡乱地跳了起来,引着众人哈哈调笑起来。那领舞的男子一个腾挪,嘴里吊着的那支玫瑰看似甩向撒鲁尔,中途碰到卡玛勒手中挥舞的酒壶,改变飞行方向,甩到了我的桌上,把正在喝酒的我给吓了一跳,我这才注意到领舞的男子那双眼睛甚是眼熟。

酒过三旬,那胡腾舞者已是红汗流满珠帽,女太皇不甚酒力,便让撒鲁尔继续招待群臣,在众人女主陛下万岁,健康长寿大呼声中,女太皇笑着让皇后扶着进入内宫。

撒鲁尔也担心碧莹的身孕,让侍女搀扶着她也回她的宫殿去了,她临走时,却意外地看了我一眼,让我好一怔,只因那目光如何陌生。

过了一会儿,撒鲁尔下令让跳胡腾舞的大汉们下去,让女舞伎跳起西域柔美的胡旋舞,我自以为经过开放的前世,这几年又走南创北,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了,却依然瞠目结舌地发现,那些舞伎们可以成功地举办一场盛况空前的巴黎时装内衣展,皇庭的女眷退得差不多了,男人们自然在醉眼朦胧中,开始放浪形骇,有的跑到中场去拉着舞伎们跳舞,有的吃吃笑着追逐那些美丽的侍女。

我用酒壶打晕了一个向我扑过来的满脸色相的男人,站了起来,向殿外走去,王庭的花园里月光静静地流泻,清泉淙淙流淌,夜晚的气息悄悄传来,酒也醒了不少,手中玫瑰花的香气浓郁,我坐在清泉的小石旁,在月光下慢慢地将那朵黄玫瑰一瓣一瓣状似无心地摘下来,我借着月光,却见最后一片花瓣赫然印着燕子楼东人留碧,木槿花西月锦绣,落款是一个V字,周围五朵玫瑰花。

注:伯克,梅录,叶护都是突厥的官名,叶护是可汗以下最大的官职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