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历史电子书 > 魔三国 >

第162章

魔三国-第162章

小说: 魔三国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取自黄巾军的秘法?这郭嘉胆子也真是不小……”刘备忍不住开口询问,“这阵法现在变成这样是怎么回事?”
    “这是牵引天象,将我们视为逆天而行,引天威诛灭我们!待阵法运转一成,阵内哪怕是天级强者也要化为飞灰!”那人怒道,“可恨,明明我们是顺应天命!我们信奉的黄天,才是天命所在啊!”
    “何仪,你在那里抱怨有什么用!”另一个魁梧大汉打断道,“今ri我们既然有这样的机会,就再好好的战他一场!”
    “张曼成,你说得轻松,大贤良师都不在了,还怎么打?”
    “大贤良师不在了,只要我们活着,太平道就还在!”张曼成大喝,“南华老仙授予我们的秘法还在!纵使我们看不到苍天坠落,也不能忘了黄天之名!”
    “黄天吗……黄天真的存在吗……也罢,已经不重要了。”何仪苦笑一声,“张曼成,你是渠帅,当年亲自得过大贤良师指点,你说怎么做!”
    张曼成回头看向郝昭那边,嘴角扯出一丝狞笑:“他们既然以太平道秘法来攻,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这守一明法威力极大,但因此发动速度也慢,正适合我来破!”
    他右手两指并拢,猛地戳向地面,这一下戳得极其用力,只听咔嚓一声,竟是将指头直接戳断,连骨头都戳出了肌肤,顿时鲜血直流!
    十指连心,刘备看着都觉得痛,但张曼成面容扭曲,口中却不间断地念了下去:“天上无极之三光各异,自有自然元气yin阳……”
    “这是……请神祛邪?”何仪瞪圆了眼睛,“张曼成,你疯了,你是真的打算今天死在这里不成?!我们好不容易有逃出去的机会!”
    “yu得天力者行道,yu得地力者行德,yu得人力者行人……”张曼成根本不理何仪,满脸是汗,口中不停,“失此三者,乱之本也;不循此三者,名逆天……”
    “他要做什么?”刘备忍不住出口询问。
    何仪回头看他一眼:“这是太平要术里的请神祛邪之术,专破本门秘法,连大贤良师也不敢轻用,因为以秘法对付本门兄弟是太平道不允许的,如果强行要用,必遭反噬!我看这张曼成今天是真的不想活了!”
    随着张曼成的咒语不断念出,刘备眼前逐渐浮现一个景象。
    那是千百万头扎黄巾的士兵,他们漫山遍野,填满视野内的每一寸土地,但他们一言不发,纹丝不动,就像无数的雕像,虔诚地望着一个方向。
    那方向有一个人从天而降。
    他全身穿着黄衣,手持一根古怪的木杖,声音传遍大地:“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整个大地都震动起来,所有人都举起拳头,用最大的声音跟着一起大喊:“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苍天已死,黄天当立!苍天已死,黄天当立!!!”
    随着他们的喊声,头顶的蓝天真的逐渐变se,最后变成了明亮的黄se,这一幕让人们更加激昂,眼里闪烁的全是狂热的光彩,他们的心情几乎是毫无阻碍地灌入了刘备脑海,让刘备清楚知道黄巾军在想什么。
    那是毫无杂质,真心实意相信着大贤良师,相信着太平道的心情,相信自己将要与同伴们建立一个新的乐土,相信自己即使是死,也会死得有价值,因为自己是为了新的时代而死!
    他们几乎都是普通人,连斗将和秘法师都没几个,但就是相信着这样的事情,这些普通人差点把有着无数名臣良将的大汉掀个底朝天!
    但刘备看着这群情激奋的场景,却是连拳头都握紧了。
    他死死盯着那个煽动人们狂热情绪的大贤良师,嘴里轻轻迸出一个名字:“左慈……!”
    南华老仙,大贤良师张角,原来都是你吗,左慈!难怪张角在黄巾最需要他的时候突然“暴病而亡”,连尸首都找不到,原来是因为你这个无法使用本世界规则之外力量的家伙吗?
    这一切都是你cao纵的吗?为了让这个世界按照你们的设计前进,你就以这些普通人为工具掀起乱世吗?你们在这个世界不敢使用真正的力量,就用这种以人命来填的方式吗?在你眼里,这个世界的人命果然不算什么是?连npc都不如,只要当成一个个数字就好吗?太平道百万信徒诚心信仰的,不过就是一团幻影而已!没有什么黄天,只有来自另一个世界的yin谋算计!
    好,对你们这些“天使”来说,这只是无数世界中的一个,是你们的练习场,是你们的游乐场,是你们可以随意进出,不用背负任何责任的副本地图……但是对这个世界的人来说,对现在的我来说,我现在身处的这个世界,就是全部!
    张曼成的声音已经低了下去,他的脸上不知道几时出现了伤口,鲜血直流,但施法声音还在传来,刚才的幻象已经消失,而在他身下,鲜血流淌着组成了一个秘法阵的中心,而四周则是黄se的秘法纹路延伸出去,变幻出一个更大的秘法图案,依稀可以看出八卦太极的形状。
    “虽然张曼成是大贤良师选的渠帅之一,但大多数渠帅其实根本没有秘法潜质,只能用这种笨方法……”何仪叹息一声,“秘法施展之ri,多半也就是渠帅丧命之时,他今天施展的这个秘法,更是……没有存活的可能xing。”
    “你们真的相信张角说的话吗?”刘备忍不住问。
    “我不知道。”何仪回答,“一开始我是信的,但兄弟们越死越多,连大贤良师都死了,要我还怎么信黄天当立?也就只有张曼成这些人还继续相信了……”
    这时候一声巨响传来,刘备循声望去,却是太史慈和甘宁一起出手,一刀一枪竟然被郝昭长矛一横,尽数拦了下来,而郝昭只是往后退两步,晃了一晃!
    甘宁和太史慈对视一眼,都从对方脸上看到了震惊和难以置信。
    “才过多久,这小子已经能跟上我们的速度,而且挡住我们的合力攻击?难道他是飞龙斗将不成?!”
    “不……或许是那身铠甲有古怪也不一定!”

第一百九十五章 突入
    甘宁眉头一扬:“就算是飞龙斗将,没成长到天级之前也就那样!我就不信我们两个都磨不死他!”
    太史慈点点头:“至少到目前为止,依然是我们占主动!”
    两人再度联手攻向郝昭,郝昭虽然应付起来比刚才自如很多,却依然是只有招架之功,毫无还手之力。毕竟是两个地级顶峰斗将联手,天级以下无论是谁来应付都不会觉得轻松。
    只是刘备看得暗暗心惊,郝昭现在虽然无法反击,但逐渐站稳了脚跟,这里又是他的主场,赶时间的也不是他,再加上自己头上悬着一个随时可能爆炸的大杀器……怎么看都是在限时关卡里遇到了一个血超厚的boss啊!
    “……故太平气至,”张曼成突然抬头,“天道当理!”
    地上的秘法阵突然爆开,闪烁无数金黄se彩,向四面八方散she而去!
    正与甘宁等人缠斗的郝昭身子一震,便要冲出包围来,迎头被甘宁拦住了去路:“想去哪里?”
    “没空和你纠缠了!”郝昭说着便是一矛刺来,甘宁抬起大刀挡住,两人便如之前交锋那样都后退两步,甘宁却大笑起来:“原来你的力气没涨多少!只是能挨打而已!既然如此……你哪里都不要想去!”
    这时候飞散开来的金黄光线已经冲到了光幕上,便如滚水泼雪,顿时光幕破出几个洞来,破洞在光幕上迅速扩大,直至扩张到金黄漩涡处,顿时发出耀眼光芒,一时间整个牢狱的空间都被这光芒充满,照得人睁不开眼。
    半空中响起一记巨大的惊雷,在这封闭的牢狱中,就算空间再大也是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刘备被震得有点站不稳,却看见何仪冲到张曼成身边:“蠢货,这秘法阵本来就不是你我这种人能破的!现在你是逞强了,接下来怎么办?不是坑我么!”
    “怎么回事?”刘备吃惊地问道。
    何仪怨念无穷地指着头顶:“张曼成这家伙,功力不够,没有将秘法阵破解完成!现在反噬就要来了!”
    刘备再度抬头,只见光幕虽然消失,那金黄se漩涡依然还在,比刚才小了许多,但旋转却快了许多,而且有看着更加危险的景象发生——从漩涡中,有黑se的什么东西要钻出来了!
    连甘宁也看得有点不安,直接问郝昭:“那是什么东西?!”
    郝昭的回答也相当直白:“我也不知道!这本来就是我仿制的秘法阵,而且我并未摸透那秘法阵的jing髓……”
    张曼成这时候却抬起头来,他已经全身是血,只有一只眼睛还能勉强看清东西:“这个……就是大贤良师说过的……天意?”
    “你在胡说什么?”何仪没好气地道,“这鬼东西是什么天意?”
    “天意,就是我们不得不去遵从的东西,不允许任何违逆的东西……”张曼成叹道,“我们扶持黄天未果,那就是逆天而行,苍天自然要降下惩罚来,这不很正常吗?”
    “我管那么多!现在要怎么了局?”何仪一把抓住张曼成的肩膀,“你是渠帅!想办法啊!”
    “你也是……太平道众啊……”张曼成笑道,“你也有……太平道的志气?”
    何仪愕然松手:“你……”
    张曼成的身体正在逐渐化成灰se,不管是衣物、**还是头发胡须,就像已经烧尽的香烛,只勉强保留着外表,稍微碰触便消散开来,变成再也拼不回去的灰!
    “太平道确实败了……但太平道……不会屈服!”
    说完这话,张曼成便轰然倒地,灰土四溅,看不出丝毫的人形!
    “你这混球,死的时候还装模作样!”何仪几乎是要跳起来,“我能怎么做!跟你一样赔上xing命吗!”
    张曼成当然已经不能回答他。
    何仪对着那堆灰烬发呆了极短时间,回过头来望着刘备:“小子,现在外面是什么时候了?还是大汉天下?”
    “是。”刘备老实承认,“不过朝廷好像过得也不怎么样。”
    “太平道呢?太平道还在吗?”
    “出身太平道的人还有,但是太平道……我没听说还在。”
    “还真是啊。”何仪长长叹了一声,“这些年就像一场梦啊……张曼成这一死,大概我就是最后一个太平道众了。”
    刘备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安慰对方一下,虽然何仪的语气无限萧瑟,虽然现在清楚黄巾军只是被左慈蒙蔽,但黄巾之乱那几年里天下遭到荼毒,十室九空,尸骨遍野也是不争的事实,而且这其中至少七成要算到黄巾军的身上——坚信自己是正义的一方,对抵抗者施以毫不留情的杀戮,某种程度上比只是沉迷于雁过拔毛、祸害乡里的某些官军部队更加可怕。
    不管之前是否受左慈蒙骗,做出这些事情的人,似乎并不值得太多同情。
    不过刘备没想到的是何仪似乎也知道这一点。他重新抬起头望着刘备:“小子,关在牢里这些年,我也想通了一些事。黄天之说,或许是虚渺的,这就意味着我们过去做过的很多事,根本就是错误的……不,不是错误,是罪行!就凭这些罪行,我们也不该被原谅!但是,我到现在依然认为,我们想要创造一个新时代的梦,绝没有错!”
    “再好的理想,用错误的行为实施,都不能以理想当做借口。”刘备如此回答。
    “那当然,这并不是借口,这只是我们内心坚持的东西罢了,我不否认我们的行为大错特错,但我绝不承认我们的理想有错!”何仪望着那个漩涡和漩涡里已经探出十余丈,增加到几十根的黑se触手,刘备这时候才认出那触手也是符文组成,“看好了小子,这是太平道送给这世间的最后一份礼物!看我破了这秘法阵!”
    “不可能,你绝不可能破阵!”郝昭脱口而出,由于这诡异漩涡的原因,他与甘宁等人的战斗节奏也缓了下来,让他有空隙说话,“这是我从郭嘉遗留下的文本中找到的东西!虽然他也还在研究的阶段……但是被郭奉孝看重的秘法阵,怎么会被你们这样的人破掉!”
    何仪满脸嘲讽地看他一眼:“确实,我们连人级秘法师都算不上,只是勉强掌握几个初级的秘法,一点用都没有,我连最普通的秘法阵都破不了……如果这秘法阵不是用太平道的术法布置出来,我也拿它毫无办法!但我是太平道众,三十六渠帅的候补!这秘法阵源自我们最熟悉的东西,它已经被张曼成破解一大半,我要是还不能解决,也枉称太平道!”
    何仪身上突然黄se光芒大盛,黄光从他身体内散发出来,在头上盘旋着升向空中的漩涡!
    “苍天已死,黄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何仪低头看了张曼成化成的灰烬一眼,露出一个释然的笑:“算了,在这监牢里一起住了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