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怕怕蛇郎君 >

第6章

怕怕蛇郎君-第6章

小说: 怕怕蛇郎君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的话,大家都高兴,包括她自己。
  她没有休息的打算,也容不得她休息,因为等会儿娘亲又要来取药草,若不赶紧将药草收拾好,少不得又要受一顿皮肉痛——虽然不管怎样她都会挨揍,但是轻重还是有差别的。
  就在她只剩下一点点就收拾完毕的时候,一顶轿子停在矮篱前,聂母从轿子里出来,在仆人为她推开矮门后,徐徐的走了进来。
  “娘……”聂菁红一看见娘亲,便心知不妙。
  聂母发现药草还没收拾好,原本雍容华贵的面容立刻变得张牙舞爪。
  “死丫头,你又偷懒了!都什么时辰了,药草竟然还没收拾好,你明明知道我讨厌来这种地方,讨厌在这里多逗留一时半刻,你是存心跟我过不去是不是?”随着咒骂声,聂母很顺手的挑了一根木柴,劈哩咱啦就是对着她一阵打,边打还边骂,毫不手软。
  聂菁红像是没什么感觉似的,任由她责打,直到一棍打中她的脑袋,她终于无力承受的倒了下来。
  “真是惹人讨厌的东西,害我打得这么累!”聂母厌恶的丢掉手中的木棍,抬脚狠狠的踢了她一下。“够了,别躺在那里装死,赶紧把我要的东西准备好,这种地方愈看就愈讨厌,跟你的人一样!”
  聂菁红无力的动了动手指,咬牙忍痛的爬起来,动作像高龄老妪般迟缓。
  “动作慢吞吞的,你是想再讨打是不是!”聂母愈看,肚子里的火气愈冒,抓起木棍又想揍人,却突然整个人变成化石,脸色惨白的瞪着正前方。“咯……啊……”惊恐的想要尖叫,却因为太过恐惧,喉咙像被锁住般,只能发出咯咯的声响。
  聂菁红不禁疑惑的缓缓抬起头来,当她看见白蛇尾巴勾住树干,上半身垂吊下来,张着大嘴露出两颗尖锐的毒牙,并发出嘶嘶威胁的声响时,空白的表情终于染上一丝情绪,她微微的笑了。
  “啊——”聂母终于尖叫出声,矮篱外头待命的两名轿夫闻声冲了进来。
  白蛇朝他们发出一声嘶吼,他们也骇然的倒抽了一口冷息,顾不得什么,手脚并用,连滚带爬的逃命去了。
  白蛇根本懒得理他们,牠威胁的,是那个老女人!
  聂母僵化着,看见巨大的白蛇缓缓从树上盘旋而下,更是恐惧得直打颤,紧接着,她看见仍蹲跪在地上的聂菁红,连忙一把将她抓起,使出全身的力气把她推向白蛇,然后趁机逃出这个地方。
  白蛇嘶声低吼,想要追上去,一口咬掉那个可恶的老女人的头。
  “胤龙,不要!”聂菁红一阵头晕目眩之后,抱住白蛇的颈部。
  牠瞪她。对她姑息的态度很不以为然,那种将女儿丢往蛇口,好争取自己逃命机会的女人有什么好维护的?!
  “不用了,胤龙,没关系,我不在乎。”她低低的说。
  不在乎?!幸好今天是他,换成是别的食人妖魔,这个笨女人还有命在吗?!
  “别生气,我真的不在乎。”她紧紧的抱着白蛇,生怕牠真的跑出去一口吞了娘亲。
  生气?他一点也不生气!他不可能生气,他干么为这种笨女人生气?!
  “不让你杀了我娘,不是为了我娘,而是担心你会惹来麻烦……”一楞,麻烦!“糟了,胤龙,他们看见你了,你必须马上离开,要不然等消息传开,一定会有人来抓你的!”她焦急的催促。
  牠瞪着地。这个笨女人,都自顾不暇了,还担心他,她到底想要笨到什么程度啊?
  “快走啊,如果让那些专门猎捕妖魔精怪的人找到你就完了!”对牠动也不动的样子,她觉得好生气。“胤龙,你听见没有,快走!”抱着牠的手无力的垂了下来,原本就已经病了的她,加上娘亲的施虐,虚弱的身体更加虚弱,终于软软的瘫在地上。
  “快走……离开这里……”她无力睁眼,只能虚弱的低喃。她这次应该会死成吧?
  这个笨女人!
  白蛇幻化成人形,一把将她抱了起来,送进屋里,发觉她浑身烫得炙人,俊朗的眉头紧紧的皱成一座小山,心头更加抑郁。
  “笨蛋,病了还不知道要休息,被打成重伤了也不知道要反抗,就算无力反抗,逃总会吧?不逃不躲的,你是存心要被那个老女人给打死吗?”一顿,愈发觉得这个揣测很有可能。难道她真的不想活吗?
  心思辗转,金色的琉光在眼底闪烁,此刻的他没有刻意掩藏住金色的双瞳,瞪着她惨不忍睹的脸,原来她的伤,就是这样来的。
  “胤龙……快走……快离开这里……”炕上,聂晋红辗转反侧,一心挂念着的是白蛇可能遇到的危险。
  为什么?
  他不懂她的心态,或者,她是猜想他是蛇精,认为他对她有好处,所以才这么担心他的处境吗?
  玻ё爬淙竦难郏院@锔∠炙耙涣趁嫖薇砬榈哪Q耐酚凶拍那樾鞒寤髯拧
  不行,因为她,他向来无感的心竟然在短时间之内经历了各种情绪,他有种预感,再继续和她耗下去,对他一定非常不利,他必须尽快完成她一个愿望,早早离开她才行!
  “聂菁红,你有什么愿望?”他喃喃低问。
  昏迷中的人除了呓语着要他离开之外,无法回答他的问题。
  他凝视着她,良久良久后,举起右手,以食指和中指捏成剑指,轻轻抵住她的眉心,眼中金色琉光闪动,进入她的意识深处……
  第四章
  “你你你……那那、那是什么东西啊?!”黑蛇瞪着白胤龙抱着的“东西”,震惊得连话都说不完整。
  白胤龙淡淡的瞥他一眼,越过他,沉默的走进山壁之中。
  黑蛇立即跟在后头走进去,经过弯曲的隧道后,眼前豁然开朗,一片世外桃源,这儿,是白胤龙真正的巢穴,若不是跟着他,连黑蛇也进不来,只能在洞外等着。
  走进一个石洞中,他将聂菁红放在石床上,随手幻变出一件丝被替她盖上之后,终于回答了黑蛇的问题。
  “你眼睛瞎了。”才会看不出他抱着的是一个人。
  “我眼睛哪有瞎,你……”黑蛇一顿。“我是说,你为什么带她到这里来?”因为太过震惊,黑蛇失声质问。
  “这里是我的地方,我带什么人回来还需要向你报告,征求你的同意吗?”冷淡的睨着黑蛇,连声音都冷冷的。
  “我只是好奇,觉得奇怪啊!”黑蛇皱眉。
  没有回答他的意愿,因为他也问过自己这个问题,却没有答案。
  “欸!她的脸怎么会变成这种鬼样子?”黑蛇皱着眉,探身看着聂菁红一脸青黑交错、肿胀不堪的“鬼脸”。
  白胤龙僵硬的抿唇,根本不只脸,她全身上下都是!
  “欸,你在生气吗?”黑蛇讶异的看着他不善的脸色。
  白胤龙瞪向他,“你到底来我这里做什么?”
  “来向你道喜啊,白蛇郎君。”黑蛇敷衍,视线仍胶着在石床上的“东西”。他是真的来道喜的,可是碰到眼前这种“大事”,贺喜的事就变得微不足道了。
  “谢谢你的恭贺,你可以离开了。”他下逐客令。“以后不要随便到我的地方来,我不想一回到门口就看见有人站岗。”
  “等、等一下啦,她到底……”
  “白……胤龙……”昏迷中的聂菁红突然发出呓语。
  白胤龙立即上前,察看她的状况。
  “白胤龙……快走……危险……”她神智昏沉,头颅在枕上摇着,恶梦缠身。好多人……好多人在围捕白蛇,好多箭射向牠。
  “她到底在叫谁?谁是白胤龙?”黑蛇狐疑的问。
  “我。”白胤龙简扼的回答,蹙眉看着她出多入少的气息,也看到她周身的气非常微弱,再不想办法,她一定会死。
  “你?”黑蛇诧异,很意外他竟然有一个人类的名字,正想开口问个清楚,却让眼前的景象诧得张着嘴,忘了闭上。
  他他他……他竟然渡真气给那个女人?!
  白胤龙离开她的唇瓣,抬起头来,看见黑蛇还在,忍不住皱了眉,“你还在啊?”
  “你、你……”
  “你什么时候说话这么结结巴巴了?舌头被剪掉了?”白胤龙嘲讽的说。
  “这不是重点吧!”黑蛇大喊。
  “我都不知道你说话有重点过,真是失敬了。”
  “喂!你到底发什么颠?竟然渡真气给一个凡人!”差点没把他给吓死!
  “你忘了,我欠她一个愿望。”白胤龙斜睨他一眼。
  “拜托喔,不过是欠她一个愿望而已,反正人类要的不就是权势富贵,你就给她享用不尽的荣华富贵就行了,根本没有必要和她耗这么久,甚至还渡真气给她,太奇怪了!”黑蛇对于他的异常,有很槽的预感。
  “别说荣华富贵了,就算只有一个铜钱,死人也……『用不尽』!”没看见她都快气绝了吗?不渡口真气给她,死了的话,他如何完成她的一个愿望?难不成还要继续耗下去,等她投胎转世吗?
  “死了就死了,等她投胎不就好了!”
  “我不想等。”
  “为什么不想等?你又不是没等过,难道你忘了一千多年前救了你的那个小男孩吗?你不是等到现在都还没回报吗?”
  “他们不同。”
  “有什么不同,不都是人类,不都是救了你,差别只在于她……”黑蛇一手指向床上的人,随即一怔,瞪着突然瞠大眼惊醒过来的女人。“啊,她醒了!”
  白胤龙低头望向她,对上她惊恐的眼。
  “醒了?”他低声问。
  “你……”聂菁红有些迷糊,这个白衣公子怎么会出现在这里?难道……难道是来抓白蛇的?!“你走!这里没有白蛇,不管你听到什么传言都是假的!”她气喘吁吁的推着他。
  “她到底在说什么啊?”黑蛇诧异。“谁说这里没有白蛇,你不就是白蛇吗?”
  “多嘴。”白胤龙冷淡的斥责,定定的望着错愕地张着嘴的聂菁红,没有刻意掩藏瞳色的眼底有着淡淡的嘲讽,等着她开口。
  “你是白蛇?!”她不敢相信地问。啊,是了,这双金色的眼睛,那眼神和白蛇一个样。
  “我就是白蛇。”他承认。
  聂菁红缓缓的闭上嘴,下一瞬间,她使尽力气揍了他一拳,正中下巴。
  白胤龙的下巴没事,倒是黑蛇差点吓掉了下巴。
  “你干什么?”白胤龙攫她的手将她扯到面前,冷酷的玻鹧鄣勺潘淙凰娜范运此荡繁扯枷犹幔墒俏耆璧某潭茸愎涣耍飧霾恢阑畹谋颗耍
  手很痛,可她还是愤怒的瞪了回去:
  “白胤龙,你气死人了!”聂菁红喘着气,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怎么,觉得好像没那么虚弱了,所以虽然双手被制住,可她还有脚,所以她两脚并用的踢了他好几下。
  “够了!”白胤龙大吼,这回连她的脚都给制住,不,应该说她全身都动弹不得,被他压制在身下。“你这个疯女人!到底在发什么疯啊?!”
  这下黑蛇换眼珠子都快吓掉了。他他他在大吼?白蛇在大吼?还压在女人身上……
  “你就是白蛇,为什么还要假装成补蛇的人吓我?这样很好玩吗?!”聂菁红也朝他大吼。
  白胤龙抿唇,悻幸然的放开她,直起身子坐在床沿。好吧,这件事是他理亏,他就……大蛇大量原谅她的不敬,反正又不痛。
  “我以为你没有脾气。”他睨着她。
  她一楞,怔怔的瞪着他。“我……也以为自己没脾气。”不只没脾气,是没感情、没有七情六欲。
  “你如果拿这种精神对付那个老女人,就不会被打成这副鬼样子了。”
  想到娘亲,她垂下眼,然后才发现不对劲。
  “这里是哪里?”她讶异的抬起头问。
  “这里是我的住处,你要说是巢穴也成。”
  “我怎么会在这里?”
  “我带你来的。”
  “为什么把我带到这里?”聂菁红疑问,随即领悟的点头,“我知道了,你决定要吃我了?现在吗?我需不需要先沐浴净身?”
  白胤龙颇为无奈的瞪她一眼。沐浴净身?要不要再吃斋念佛?
  “你浑身上下只剩一把骨头,还被打成这副鬼样子,有什么好吃的。”更何况他不吃人,从来没吃过!
  “这……说的也是,我好像真的太瘦了。”摸了摸脸,有点疼,虽然自己看不见,不过大概可以知道是什么样子。“这么说你是打算把我养胖一点再吃喽!”颇为赞同的点点头,与其被娘亲打死或病死,能让他吃掉,也算是小有贡献吧!“没关系,我一定会尽量把自己养胖一点,好让你能吃个痛快。”
  这个女人……白胤龙张口,最后无力的闭上。和这个女人说话会被气死!
  “我为什么还要费神养你?”他嘲弄的说。
  “嗄?这……我也可以养活自己,你放心,这些年来我都是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