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怕怕蛇郎君 >

第17章

怕怕蛇郎君-第17章

小说: 怕怕蛇郎君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闻言,在这么炽热的气温下,红娘却打了个冷颤。
  “黑靖!不要这样!”她跨向前一步,对黑靖大喊。
  “红儿!”白胤龙被吓了一大跳,赶紧将她抓了回来。“不许离开我的身边。”
  “原来你全都想起来了。”黑靖冷笑。“很好,想起来是最好的了,聂菁红,你已经看到那些凡人因为你们而遭受的境遇,想一想,比那种惨况再凄惨的情景是怎样,那就是你再不把聚魂丹交出来,人界将会面临的结果!”
  那种惨状……
  红娘刷白了脸,身子微癫,立刻让白胤龙给环抱住。
  “红儿,别去想,我不会让那种事发生的。”
  “如果……将聚魂丹给他能让事情得以解决的话……”
  “不许!”他抓住她的肩。“不许,红儿,听见没有!”
  “可是……”
  “没有可是,红儿,你是靠聚魂丹才得以活着的,一失去聚魂丹,你就会魂飞魄散,你答应过我,不会伤害你自己,你忘了吗?”
  红娘震惊,“原来我没了聚魂丹就会魂飞魄散啊!”
  “聂菁红!”黑靖喊话。“你只有两条路可选,一条是你死,一条是看所有凡人死,你自己选择吧!”
  不是她死,就是人类灭绝……
  这其实毋需选择,如果牺牲自己能换得所有灾难到此为止,那么她心甘情愿,她已经欠人界太多太多了,至少她的生命还有一点价值,可是——
  偏头望向一脸肃穆认真凝望着她的他,在他为她受了这么多苦之后,她又怎能忍心弃他而去?
  好难,好难啊!
  “红儿,你答应过我的!”白胤龙痛苦的低语,似乎已经有感她会选哪条路。
  红娘对他温柔的一笑,握紧他的手,转向黑靖。
  “黑靖,我们一直不知道,你要聚魂丹做什么?”她突然问。
  黑靖一顿,眸底闪过一丝悲凉,瞬间隐没,恢复成冰冷。
  “我没有必要告诉你!”
  “黑靖,只要你告诉我,我就将聚魂丹交给你。”红娘闭了闭眼,赌黑靖眼底那一闪而逝的悲痛,赌他的理由值得让她牺牲。
  “红儿!”白胤龙握紧她的手,用力到几乎捏断她的骨头。
  “好!这是你自己说的。”黑靖说。“我要聚魂丹,是要救我的妻子。”
  “妻子?”红儿和白胤龙相视一眼,眼底有着同样的错愕。
  “是魔界的公主?”白胤龙猜测。
  “没错。”黑靖表情痛苦。
  “她怎么了?”红娘问。
  “她误闯佛界,遭诫律佛所伤;心魂俱丧,是魔王以镇魔之炼才勉强锁住她的三魂七魄,可是镇魔之炼仅有五百年的效力,而魔王的法力,也仅仅能多延五十年,这些年来,魔界众魔牺牲法力、魔力,只为了延续他们的公主的生命,如今以达极限了,再拿不到聚魂丹,莎凡娜将会魂飞魄散,然后痛失独生爱女的魔王将会大开杀戒,与佛界大动干戈,到时候就不仅仅是人界遭殃了。”
  “所这这五百多年来,你拚命的想要得到聚魂丹,就是为了挽救一场即将发生的各界大战……”红娘低喃。
  “不!我没有那么伟大,我只是想救回我的妻子!”
  白胤龙抱紧她,望着黑靖,“我可以理解你的心情,因为我也是一样,我们都自私,只为了心爱的人而罔顾其他,我没有资格责怪你什么,可是,我不会把聚魂丹交给你的!”
  “聂菁红,你的承诺呢?”黑靖逼迫怒问。
  “红儿,你承诺过我的。”白胤龙也望着她,
  两难……两难啊!
  摀着心口,那阵阵的疼,因为他,
  红娘知道自己会选择什么,她抬手勾住白胤龙的颈项,将他拉下,红唇印上他的,给他一个深切的吻。
  感觉到他的泪水,她知道,他知道她的选择了。
  “对不起,胤龙……”她抵着他的唇低喃着,“我们不能再自私下去了,我们可以挽回一场战争,虽然痛,可是我们心安,就当是弥补我们五百多年前的罪过吧!答应我,好吗?”
  白吼龙沉痛的闭上眼,只能紧紧的将她抱在怀里,“好,我答应你。”他知道这个选择是对的,可是却忍不住心中的悲痛。
  “对不起。”她温柔的替他拭去泪水,“胤龙,此时此刻,我多希望你真的是冷血的,那么我就不会害你这么伤心了,”
  “你知道吗?我宁愿伤心、宁愿受伤害,也不愿不曾与你相遇、”他回答了她五百多年前的懊悔。
  “取下聚魂丹之后,我有多久的时间?”
  “一个时辰。”
  红娘微微一笑,上前依偎在他的胸口,双手眷恋地环住他的腰。
  还有一个时辰,够了。
  “动手吧!”
  秀丽的西湖上,一艘画舫静静的漂浮着,原本认为此下上仙界的美景,这会儿看起来是那般的美丽,是陪伴在身边的人不同了吗?或者是生命消失在即,所以一切看起来都那么让人眷恋?
  红娘噙着一抹满足的微笑,整个人都靠在白胤龙的陵里,而他则用着深情悔的温柔眸光静静的凝睇着她,
  “胤龙,你可以告诉我,当初我许的愿望是什么吗?”
  “那日我进入你的意识中,你对我说:『不要离开我,我不要孤单一个人。』所以我把你带走了。”
  “我一直认为自己不怕孤单。”红娘感叹。
  “没有人不怕孤单,只是你觉得你的孤单已经无可避免了,因此说服自己,你是不怕孤单的。”
  “所以你带我走,可是却又丢下我……”红娘轻声的说。
  “因为仙帝说过,不是忘记一切,就是依照宿命轮回,你的宿命是注定七世孤独而终,我怎忍心……”
  红娘摀住他的嘴,“对不起,我没有怨怪你的意思。”她不该提的,因为这一次,是她要丢下他了,而且再无可挽回。
  他爱怜的怀抱着她,爱深,苦痛,他却无悔。
  “请你等我,红儿,别走得太急呵!”他喃喃低语。
  红娘哽咽的急急开口,“不可以,胤龙,你忘了,我将是魂飞魄散,消失在天地之间,不再存在,就算你死了,也找不到我啊!”
  他无语,感到无能为力。
  “只有你存在,才能证明我曾经存在过,胤龙,别让我真的消失了。”她知道自己这样好残忍,可是她要他活着啊!只要活着,时间总会冲淡一切心伤,就算不会忘记,也能继续下去。
  “红儿,这样的要求好残忍啊!”
  “对不起,对不起……”红娘仰起头,送上自己的红唇,她决定在这最后所剩的时间,将自己交给他。“抱我,胤龙,让我成为你的。”她哀哀恳求。
  他无暇多做思考,因为她已经主动献上她的心。她的人,是那样热情、那样激烈,倾注了所有的生命,决心在最后一刻燃烧殆尽。
  “红儿……我的红儿……”他深情的低喃着,不再犹豫,也没有时间思考,直接投入激烈的狂爱之中。
  他们付出所有——在这场最初,也是最后、唯一的缠绵中。
  尾声
  夜凉如水。
  白胤龙猛然睁开眼,瞪着满天星空,感觉到怀中的人儿赤裸的肌甫一片冰凉?他痛苦的瞪着夜空,星空变得模糊,泪水从他眼角流下。
  “你不要我死,你要我活着记住你,证明你曾经存在过……”他沉痛的喃语。“红儿,我知道你的用心良苦,可是……真的好残忍啊!”
  紧紧的抱住她,他呜咽低泣,哀痛的声音鬼神同悲,
  “胤龙……”低低的、疑惑的,不确定的声音传来。
  他错愕的僵直着身体,好一会儿动也不敢动,直到——
  “胤龙?”又一记叫唤,
  他猛地低下头,将她整个人往上拉,直到与他眼对眼、鼻对鼻,气息相呼应。
  “红儿?!”他难以置信的瞪着她睁大着的眼,生怕这只是一场梦,他还没醒,梦见她没死。
  “好奇怪喔,胤龙,我为什么还活着?”红娘自己也觉得疑惑。
  他猛烈的将她抱紧,“你还活着,天啊!你还活着。”他快疯了。
  “胤龙……你好冰喔!”接触到他背部的肌肤,感觉一片冰凉。“夜深了,好冷。”缩在他的怀中,她有些害羞。
  他连忙抓来衣裳为她穿上,再套上自己的白袍。
  “这是什么?”衣裳下发现一个锦囊,他捡了起来。
  “啊!是月老爷爷给我的。”红娘已经忘了它的存在了。
  “月老?”白胤龙有点讶异。
  “其实应该说是仙帝托月老爷爷交给我的,他说只有遇到我认为无法解决的难题时,才可以将它打开,否则我和你之间将会重蹈覆辙,重演五百多年前的一切,不过我把它给忘了。”
  “给我!”他有预感,锦囊里头将会有他们想要的答案。
  “可以吗?月老爷爷交代必须等到我有无法解决的难题时才能打开。”
  “你早该打开了。”他无奈的提醒她。
  “啊,你是说……聚魂丹的事!”她吐吐舌,将锦囊交给他。
  打开锦囊,里头有一丝绢,绢上有着几行字:
  莲池孕育五百年,脱离凡胎已成仙,
  毋需宝丹在心中,亦能道遥当神仙。
  “原来如此……”白胤龙恍然大悟,他竟然不知道这件事。
  “对不起,让你白伤心了。”红娘拿着丝绢叹气。
  “傻话!”难道要真伤心才成吗?这个傻瓜。
  “咦?胤龙,你看,又多出一些字了!”就着月光,她倏地又瞧见丝绢上又浮出几行字。
  “我看看。”白胤龙接过。“胡涂小红娘,系上红线的男女泥偶,在三生石上摆放一天,结或一世夫妻,七天以上,就是生生世世,你已经把自己生生世世的姻缘都绑住了。”
  “什么意思?”红娘疑问。
  他蹙眉,“红儿,你下凡之前有动过月老的泥偶吗?”
  “啊!”她想起来了,那对泥偶!“我、我只是看见那个女的泥偶心口蹦裂,红线也掉了,只有那个男的泥偶孤孤单单的绑着红线,觉得他好可怜,就帮忙将女的泥偶补好,把红线系上,谁知道月老爷爷突然找我,我只好把他们藏到三生石后。”
  原来那是他们的泥偶!
  “胤龙,是不是仙帝发现了?他要处罚我吗?”红娘紧张的问。
  “没事,你不用担心,你做了一件很棒的事。”白胤龙笑了,将她拥进怀里,她将会是他生生世世的妻了。
  “红儿,你愿意陪我留在人间吗?”他问。
  她知道他要留在人间弥补所有的过错,而她当然会陪着他。
  “嗯,你到哪里,我就到哪里,我不要再和你分开了。”
  夫复何求!
  后记
  知足、惜福 馥梅
  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
  梅子的老公不会甜言蜜语,不懂浪漫情调,不注重节日、纪念日,也没有生活情趣,这些,都让梅子心头有些怨怼,但是此刻的梅子,透过网路旁观着许多事情的发展,突然觉得自己很幸福,深刻的体会到平顺的爱情、婚姻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他不会甜言蜜语,不懂浪漫情调,却会对梅子啰唆着要注意自己的健康,不要熬夜。
  他不注重节日、纪念日,却每到梅子生日,就会想着该怎么过。
  他毫无生活情趣,却会身体力行,为梅子担负起大半以上的家务而没有二话。
  花花世界对他毫无吸引力,他是个爱家颜家的男人,以妻与子为重,这样的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吧!
  突然想到前两天收到一个读者的来信,内容大致上说到,因为梅子一些作品的内容风格不相同,而询问“馥悔”是不是一个人,而非两个或以上。
  看到这样的问题,其实梅子有些啼笑皆非。
  常常看到有些读者评判这个作者的作品千篇一律、毫无改变,等等类似的评语,如今梅子却因为某些书风格不同而被询问是不是一个人写作的……(有差这么多吗?…_…|||)
  现在想来,“馥梅”之所以能够持续存在的最大助力,就是梅子的老公,所以要说“馥梅”不是一个人也是可以的,列个式子就是:梅子+梅子老公=馥梅。
  不知道这样说会不会被误会?^。^|||
  不管了,反正这就是梅子现在的感想。
  不过还是声明一下,梅子老公是不写文的,
  祝福每个人,平安、快乐。
  希望每个人,知足、惜福。
  人生的路,不是只有一条,当此路不通时,转个弯儿,绕过去吧!或许会累了点,多绕了一点路,但是另一条也许是康庄大道呢!就算另一条路是羊肠小径也比原来的死路好,不是吗?
  记住老祖先的箴言哪!天无绝人之路,
  祝福大家。
  应小枫儿的要求(恳求、哀求),别让她独挑大梁,再加上梅子突来的有感而发,所以就加上了这篇后记,在这最后,还是要高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