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怕怕蛇郎君 >

第1章

怕怕蛇郎君-第1章

小说: 怕怕蛇郎君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作品:怕怕蛇郎君
  作者:馥梅
  男主角:白胤龙
  女主角:聂菁红
  内容简介:
  她小红娘天地不怕,唯独闻“蛇”色变,
  毁了王母的蟠桃宴也不是她愿意的啊!
  还不都得怪那家伙──白蛇郎君,
  只要一听到这名号她就会大小祸不断,
  整整受这诅咒五十年,好不容易惩罚结束,
  她这小小实习红娘竟胡涂的配对错误,
  差点导致人间六位男女孤独终身,
  幸好有那位白姓仁兄相助才得以解决,
  而难得有机会下凡,她当然要好好玩玩,
  却不料遇到个黑煞星,直追著要她命,
  害她一昏就掉入无尽的梦中──
  梦里她与白蛇相遇,并发生一连串异事,
  醒来后她泪流满面,却再次忘了“他”,
  直到月老爷爷看不下去的娓娓道来,
  才明白“他”已孤单守候她五百多年……
  正文
  代序
  苦命小枫还债记part1 小枫
  耳边听着S。H。E。的我爱你,带给我震撼的感觉,一边打着要给梅子的序,感觉上是满悠闲的……
  其实呢,也真的是满悠闲的……相反!
  为了这篇序,小枫可说是付出惨痛的报偿呀。
  先来说说原由好了——唉,这全都怪小枫我不好。
  话说素来患有少年失忆症的小枫从2004(没错,你没看错,真的是2004)答应了梅子一篇序后,就这样一直给他拖拖拖、拉拉拉,拖拖拉拉,拉拉拖拖的拖了……2005年。
  天呀!这篇序可以跨越2004年到2005年算不算光荣呢?
  还是要觉得悲哀?毕竟被遗忘了这么久呀……
  所以,向来以“信用”出现在序中的小枫我良心不安,硬着头皮到梅子的留言版“自首”。
  现在,请仔细阅读以下这一段——
  “梅子,上次向你讨专访时欠下你一万序。这篇序从2004欠到2005件,也真够久了,差不多最近会交给你喔!最好你忘记了,那就不用交了,哈!”
  “既然你自首了,梅子就从轻发落吧,从2004欠到2005,利息随便算算就好,连本带利,交三篇过来吧!”不用怀疑,这是没良心的梅子说的。
  “老实说,这实在不算是『从轻发落』耶!不过三篇嘛……也可以,但是人家要书书!(非常强调)三本都要……因为最近人家都没有租到你的书,寂寞得很呀……梅子你可怜可怜小枫这个小孩子,好不?^^|||,”小枫我苦苦求饶之际也没忘了ㄠ书书。
  “要书啊,好吧,看在你这么可怜的份上,就按照老规矩,一篇一本喽!不过序可别打混随便写写喔~因为这是作者才有的权力。…OO…”
  好,请把注意力拉回来,小枫要讲话喽!
  这就是整个“欠债不还、加倍报偿”的经过,结果,小枫我呢也算是有赚到啦! 到了一篇一本书的福利,基本上还是老规矩,但这次小枫要独挑大梁(哪次不是自个儿来),连占三篇序耶!
  希望读者宝宝不会看我看到烦……(阿门、阿弥陀佛)
  ……
  “你又在打混摸鱼是呗?”心中的善良小枫看不过去,跳出来了。
  “没有呀!”小枫眼儿乱瞟,死也不盯着善良小枫纯净而清澈的双眸。
  “小心摸鱼摸久了给你摸到大白鲨!”难得善良小枫也会说这种话。
  “哼!”小枫冷哼一声,不以为然。
  善良小枫瞪小枫一眼,一场闹剧就这么完结,下台一鞠躬,谢谢!
  (咦咦!没掌声呀?)
  “废话……这么烂还要掌声?哼。”旁边一道嗓音响起,吓得小枫以为有什么鬼出来吓人。
  左思右想,只想了这么一段烂文来补位置。赚书书、骗字数,编编千万别给我退序!要不我接下来的两篇可能很难挤得出来……》_《
  完了完了,第二次写梅子的序就又要动用到我宝贝的头发吗?
  人家不要啦!(欲哭无泪中)
  对了!快点使用一指神功。
  目标:工具中的字数。
  目的:解脱并不用伤害宝贝头发。
  哇哈哈……我解脱啦!一千字魔咒再次解救了我,小枫现在要落跑去了,下次也许会再看到我,也许会是下下次才会再看到我,但不管如何,现在的我可以关掉Word啦!
  大家,下次再叙,咕掰!
  楔子
  甫张开眼,发现眼前笼罩着一片白茫雾气,什么都看不清楚。
  她的脑袋昏昏沉沉的,想不起来到底发生什么事,让她觉得全身虚软无力,光是睁开眼睛,就似乎费尽了她仅剩的力气了。
  真的是好奇怪啊,她怎么了吗?
  水声?
  先是听见了水声,然后她开始有感觉,皮肤感受到水的流动,荡着、漾着,暖暖的,不冷。
  她是浮在水面上的,或者,应该说她是躺在水面上。
  力气一点一点的回笼,先是让她能够转动眼珠子,然后是头,接着是手,她抬起手拂去搔弄着脸颊的某个东西,然后……
  “槽了,她提早醒来了,快去请仙君!”想必是她的举止吸引了某些人的注意,一声惊呼传进她的耳里。
  不一会儿,白茫的视线突然进驻一道人影,她愕然的眨眨眼,心跳猛地加快,被突然出现的身影吓了一跳。
  白影的五官渐渐明朗,她怔愣了好一会儿,才对准了焦距。
  好漂亮……
  “别急着醒来,再睡一会儿。”漂亮的男人温柔的说,抬手轻轻抚上她沉重的眼睑,她身不由己的闭上眼。
  别让我闭眼,我想看你……
  她在心里吶喊着,不知道那突然盈满胸臆间的焦虑因何而起。
  “想看我吗?”漂亮的男人会读心。“希望你下次醒来的时候,这个念头依然存在。”
  哀伤?
  是她的错觉吗?漂亮男人的声音,似乎充满哀伤……
  第一章
  她是个小仙子,据说是五百年前在莲池的花苞里成形,不过她不是莲花仙子,只是藉由莲花孕育仙体,吸收天地日月精华,接受王母灵气涵养,直到最近才有了意识,离开莲池之后,被封为红娘,目前正在月老身旁实习。
  “真不公平,为什么我就不能去呢?”红娘嘟着红菱小嘴儿,心不甘情不愿的打扫着月老殿的后花园,耳里听着远处传来仙乐飘飘,脑子里想的全是那鲜嫩多汁的蟠桃。“人家虽然只是个实习小红娘,好歹也是个仙咩!”
  扫啊扫的,扫到了三生石旁,看着那一大排,一大排的泥娃娃,心头忍不住又是一阵嘀咕。
  “什么时候人家才可以牵个红线呢?”照月老爷爷的说法,是说至少要一百年啦,可是……“哎呀!那个娃娃怎么裂了?”她突然看见一个独立的架子上头,有着一男一女两尊泥娃娃,女的泥偶不仅裂了,和男的泥偶之间的红线也掉了,红线只圈住了男的泥偶的手。
  “好可怜喔!自己孤孤单单的,我来帮帮你吧!”红娘摸了摸男的泥偶,四下张望了一下,确定月老不会突然出现之后,捧起女的泥偶,沾了一点回春水,再挖了一点姻缘土替泥偶修补裂痕,之后,再将两尊泥偶的红线系紧,重新放回架子上。
  “好了,你们两个可要相亲相爱喔!”高兴的瞧着两尊泥偶,瞧着瞧着,慢慢的蹙起眉头,捧起女的泥偶上看下看、左看右看的,愈看愈觉得这尊泥偶有些面熟。
  “到底在哪儿看过呢?”她喃喃自问。好一会儿之后,她没想起在哪儿看过,反而想到自己这么做的后果。“糟糕,如果被月老爷爷看见我动了他们,那我可要遭殃了!”
  “红丫头?红丫头?你躲到哪里去了?”月老的声音偏在这当口传来,到处找着不知道躲到哪儿偷懒的小红娘。
  红娘闻声吓得惊慌失措,捧起两尊泥偶,焦急的想要藏起来。
  “怎么办?怎么办?要藏到哪里去呢?”
  盲目的四下一阵乱窜,突然看见三生石后半部被一株七彩锦花遮掩,灵光一闪,将两尊娃娃藏到七彩锦花后头,小心的遮掩住之后,赶紧拿起扫帚继续假装打扫。
  “红丫头,原来你在这里,没听见我在叫你吗?也不会应一声!”月老瞪着小红娘,随即眼一玻В谱潘臣丈系囊坏阍辔邸D欠置魇且鲈低粒庋就妨成显趺椿嵴戳艘鲈低痢
  “哎呀,月老爷爷,您还在啊?我还以为您已经去参宴了呢,”想起蟠桃宴,红娘忘了泥偶的事,口水又开始泛滥了,丢下扫帚兴奋的跳到月老身边。“月老爷爷,您要出发了吗?”
  “嗯。”他点头,凝神望着她。“不行。”
  “嗄?”红娘微楞,什么不行?
  “『不行』是给你的答案。”月老早就看穿她打的算盘,直言拒绝。
  “什么嘛!人家连话都还没说出口呢!”红娘噘着嘴,不满地说。
  “你要说的,无非就是要跟我一起去参加蟠桃宴,所以说,不、行。”
  红娘闻言不满的瞪向月老,一会儿后露出一抹鬼灵精的笑容。
  “月老爷爷,你确定没听问题就坚持是这个答案吗?不后悔?”
  “你啊!肚子里打什么鬼主意我都一清二楚。”
  “那我要问了喔?”
  “不管你再怎么问,答案都是不行!”月老整整衣衫,准备赴宴。
  “我问了喔?”红娘又笑。“月老爷爷,我可以『不』去蟠桃宴吧?”她故意将那个“不”字压低声音。
  “我不是说了,不、行!”月老想也不想的回答,随即一楞。糟了,中计!
  “好吧!既然月老爷爷这么坚持,那红娘只好舍命陪君子,一起去了。”
  “你这小红娘,竟敢对老人家使诈!”
  “嘿嘿!月老爷爷,红娘可是再三强调,所以你可不能怪我。”她得意的笑。“说出口的话可收不回喔,否则小心玉帝惩罚。”
  “你喔!”月老无奈,的确,说出口的话就没得转圜,这是仙界的规矩。“带你去可以,不过,你可别给我出乱子,知道吗?”他不放心的叮咛。
  “我哪会出什么乱子,至多只会多吃几个蟠桃罢了。”她就是想吃蟠桃咩!
  月老仍旧不信任地望着她。
  “月老爷爷那是什么眼神啊?”红娘不服的说。“好吧!如果月老爷爷真这么不放心的话,这样好了,你找个地方让我待着,我不到处乱走,不过月老爷爷要负责给我蟠桃喔!我会乖乖的躲起来享用。”
  “你的目的该不会就是要吃蟠桃吧?”吃一个蟠桃可长百年智慧。百年法力,她这个刚“出世”的小仙子,可能得吃上一,二十颗蟠桃,他这个月老才看能不能轻松一点。
  “没错没错,所以月老爷爷根本不用担心,只要货源充足就行了。”
  月老几乎想翻白眼了。货源充足,她以为蟠桃是什么?香蕉还是芭乐?
  “哎晴!走啦走啦!再不快点月老爷爷您就要迟到了,我想您应该没这么大本事的让王母和仙帝等你吧!”
  无奈,也只能相信她了,最多……他多“摸”几个蟠桃给她喽!
  唉!都怪自己一时心软,才会接收了这个小麻烦。
  说到麻烦……
  月老的视线移到架子上,果然没看见那两尊泥偶,难不成这丫头……
  再望向三生石,眼神闪了闪。莫非天命当真难违,饶是仙帝出马,亦无法让她摆脱宿命吗?
  再望了望兴高采烈准备去大快朵颐一番的小红娘,月老忍不住微蹙了眉。他该怎么做?当作不知情?或者立刻拆散两个泥偶?
  想到白蛇郎君,月老脸色沉凝,好一会儿终于下了决定,转身离开赴宴去了。
  他希望他的决定是对的。
  “唔唔,好幸福喔!真是好好吃喔!”
  红娘窝在隐密的角落,捧着月老偷渡给她的蟠桃,一脸幸福的享用着。
  听说今日仙帝要趁此机会公布他卸任后的继承人选:不过她不懂,仙帝任期两千年,纵使历任的仙帝都必须找一个继位者,但有必要那么快决定吗?要卸任还得等上一千年呢!难道这一千年之内都不会出现更好的人选吗?
  苏!又咬了一口蟠桃,不过那些都不关她小红娘的事就是了。
  “哇!他来了!”一声细细的读叹,传进红娘的耳里,她好奇的从藏身处探出头来,发现在场的仙女们,都望着同一个方向,嘴里低低的发出类似的赞叹声。
  谁来了?让她们像是凡界俗女般思春?
  好奇的顺着她们的视线望了过去,可隔着一群人墙,她根本看不到什么。
  此时,最靠近她藏身处的两位仙女的低声交谈突然窜进她耳里——
  “听说下任仙帝的人选,白蛇郎君呼声最高呢!”
  红娘微微一抖,白“蛇”郎君?!
  天啊!她红娘天不怕、地不怕,就单单怕蛇!
  可是若问她为什么怕蛇?老实说,她自己也不知道,有记忆以来,就是怕了。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