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

第9章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第9章

小说: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是这样?不是高兴的话,难道是讨厌我的调教吗?”“喔!不是,对主人的调教奴隶白帆里确是感动不已”听到狩野凶恶的询问,白帆里慌忙自辩。
  “但,实在太足够了。白帆里这卑微的牝奴隶,已经被主人的鞭充分地教了我懂得作为牝犬的身份了!”白帆里溢满泪的双眼向着狩野拚命的哀求。
  但此时她也不可停下一刻,因为焦热的火刑仍在一直持续,令她也要张开双腿下继续进行着踢躂舞。
  躂躂躂躂躂“你说已充分受到惩罚了?”“啊啊,已充分受教了,决不会再犯任何违逆主人或是任性的事了,请主人便赏给一点慈悲吧!”“嘿,但是作为奴隶犬,主人给予的慈悲应是什么呢?”“那、那是”“那是”得享被虐的欢愉“这一点吧!”“”“怎样了?回答我!”“是!便如主人所说一样!”躂躂躂躂躂躂“那么,所谓被虐的欢愉又是什么?”“”“当然,被虐的欢愉便是受玩弄虐待时的兴奋了,对吧!”“啊啊”“怎样了,为什么不回答?”“啊,正如主人所说,白帆里的欢愉便是在于被主人虐待。”白帆里就算是想抗议,但也不敢说出来。
  但是,无论她是同意或否定,其实都逃不过被虐待的结局。
  “那便早点说啊,现在我虐待你其实也是出于你所愿,这真是你的本意吧?”“啊啊正如刚才所说,白帆里是喜欢被虐的牝犬,我发誓绝无虚言。但是,今晚已得到充分的喜悦了,无论如何请慈悲”躂躂躂躂躂“嘿嘿,那刚才不是说了吗,给你慈悲即是要继续虐待你啊!”“饶饶了我”“至于那是不是已足够,是由我来判定的。而依我现在看来,似乎还须要再惩罚多一会才行啊!”“怎么请原谅我!这样下去快要死了!”白帆里发出了绝望的叫声。
  到此为止的虐责在肉体上已超悦了她忍耐力的极限,而在精神上也已临近崩溃的边缘。
  对于她来说,唯一支挣着她的便只有“再撑多一会,惩罚快要完结了”这一个盼望。
  但是,狩野的说话无情地令这个寄望幻灭了,知道这一点后,白帆里在绝望感中开始步向崩溃之路。
  “喂,再跳得起劲点吧,在跳动同时还要转转身喔!”“啊啊”“不干的话又要用冲击棒了?”“干、干了!所以请慈悲!”躂躂躂躂躂白帆里一边饮泣一边持续着踢躂舞表演,和刚才一样双腿打开被正下方的火烘焙,而脚踏下的铁板则如平底锅般灼热。
  但是,这样的在蜡烛林立下跳舞始终是太难了,很快她便又踢倒了另一根蜡烛。
  “这贱犬!又再失仪了!
  “啪齺!“啊呀!”恐怖的冲击棒今次在双臀的谷底炸开。
  在圆盘上跳舞的白帆里刚转了半个圈,以背部向着狩野的她,肛门便无防备地落在他的攻击范围内。
  今次是肛门的剧痛,令她的精神在崩坏边缘再推进多一步。
  火焰的舞台上裸身的美人在革枷、颈圈拘束下,进行着淫靡妖异的舞蹈本身,已是一个令人看得着迷的情景了。
  再加上被残忍的冲击棒痛打,令美女如在地狱修罗场服刑般,满脸惨痛,娇躯扭曲,惨叫得像死去活来般,更令嗜虐者狩野双目通红,施虐情欲一发不可收拾。
  “嗄!嗄!”躂躂躂啪!
  “又踢倒了?又来!”啪齺!
  “哇呀呀!!”可是,便在此时,却发生了预想之外的事故。
  在白帆里大大张开的股间,一股液体突然向下流出,沿着大腿内侧流下,落到下面的喷火口上。
  在“沙沙”的声音下把火也淋灭了,而蒸发起的蒸气中则含有尿的气味充斥在周围。
  火焰舞台的热力和冲击棒的剧痛下,令失去了其他感觉和自制力的白帆里竟然在台上失禁了起来。
  “啊啊”虽然白帆里立刻心感不妙而全身发抖,但尿液一旦开始释放便不易停止下来,而尿道的肌肉似乎也不能由白帆里控制,在一旁的狩野和典子更无法令它停下。
  但是黄金色的圣水喷射而出,令表演更添上一种背德、淫靡的魅惑,令狩野一时间也忘了要叱责白帆里,而只是在呆呆地看着这意料之外的情形。
  而白帆里则在男女二人炽热的视线沐浴下,一个人在茫然的状态下继续在撒尿。
  第三节
  “啊啊啊,该说是蠢还是稀奇?真是一只大牝犬,在一种体罚的进行中竟然自己埋下另一种体罚的种子,看来我也不用苦心预先想好调教的程序哦。”
  “”白帆里对狩野充满挖苦味的话只有无言以对。
  她在主人的面前失禁,所犯的是极大的罪,对受到牝奴隶的礼仪训练的白帆里更是致命错失。
  白帆里连大腿内侧的污液也不及抹,便面向墙壁站立来迎接新的惩罚。
  “好,把屁股举高。”“是”白帆里背对狩野,两足打开约三十公分相隔,腰之上水平的倾向前撑着墙壁,成为配合待罚的奴隶的姿势。
  墙壁上约在胸部的高度处设有两个铁制的锁扣,而上半身前屈头部倾下的白帆里,把两手举起把手枷上的扣子扣上墙上的锁扣。
  而在这姿势下她的高跟鞋的鞋并不着地,只以脚尖踮着地面站立,双臀也无防备地高高抬起。
  “现在不用我说你也知道为何要受罚了吧!”狩野拿起皮鞭说道。
  “是!因为白帆里做出了濑尿的粗鄙行为。”以屈从的姿势把秘部暴露在狩野眼前的白帆里,颤着声像要哭般回答。
  在茫然自失的状态恢复过来后,她感到无比后悔、比死更难受的羞耻,还有对接下来的惩罚的极大恐惧。
  啪滋!
  “啊呀!”啪滋!
  “啊哦!”残忍的处刑开始,在粉臀的柔肌上大力抽击的皮鞭令白帆里发出了悲鸣,但那却是带有被虐狂成分的悦虐的叫声。
  以罪人的姿势站立的她,纤细的柳腰把臀部高举,活像自动在要求主人的鞭责似的。
  啪滋!
  “啊咿!”“扭动屁股!卑屈地乞求我的鞭吧!”狩野提起鞭的同时,向白帆里提出了肆虐的要求,那是想她把裸露的臀摇动着,以表达乞讨他的赐鞭。
  “喔啊啊请、请赐鞭”白帆里以墙上的锁扣支撑着体重地向前屈,后面突出的体积丰盛的臀部拚命在左右摇动,以卑屈的声音说出要求鞭打。
  啪滋!
  “啊呀!”“再扭得好看点!”“明白了看我”白帆里遂把双臀大幅度地画着圆,本来是雪白的粉臀,在调教开始以来经过数十鞭的洗礼后已变成了粉红色,其形状和颜色令人想起成熟的桃子。
  白帆里并不知自己的肉体的魅力,只是在悦虐的火焰推动下去进行扭屁股动作,散发着魅惑的诱惑力。
  啪啪!
  “啊咿!”啪啪!
  “啊喔!原谅我!”“在向谁乞求原谅?又谁在扭着屁股在求着鞭?”当然,对于白帆里这奴隶的价值,没有人比已经把她的肉体充分鉴赏和享用的狩野更加清楚了。
  已经拥有了不少女奴的狩野,还是第一次遇上像白帆里般如此有魅力的女人。
  容貌的绝美和均整的身材之外,能推起男人肆虐的情欲至最高峰的,是她的羞耻和自然流露的被虐的行为和表情、及声音。
  这些东西她没有一样欠缺。
  就是现在,她也因为自觉到目前所处的姿势和状况,而在含着羞耻之外也渗出对被虐的期待,而在扭摆着双臀,令后面提鞭的狩野看得很愉快。
  啪啪!
  “啊、要死了!”而她在鞭雨沐浴下发出的悲鸣,也充满了被虐的愉悦。
  “啊呀、主人啊!”“这只随地撤尿的牝犬!”“啊啊”狩野露骨地在贬斥着白帆里的人格,令她想自己就此消失。
  “喂,说点什么看看!”啪啪!
  “啊!
  不会再做了!不会再撤尿的了!”白帆里在羞愧的颤抖下,含泪以惊慌的声音起誓。
  而她在这样的卑屈迎合狩野,令人感到她一直所犯的失仪是现在进行中的SM调教的重要的要素之一,就是因为她的失禁,而给予施虐狂支配者去虐待她的口实。
  但除此之外,其实这也是白帆里发掘出自己内心深处的被虐欲望的一个契机。
  因自己犯了罪而能够做出平时会羞得不敢做的事自动卑屈地恳求被处罚,这也是她有着被虐狂的一面的一种体现。
  “乞求赐鞭的舞蹈呢?快跳好一点吧!”“啊啊、主人,请赐给白帆里的屁股更多惩罚的鞭吧,为了令卑贱的牝犬不再乱撤尿,请严厉地处罚我吧!”白帆里在私隐地带完全暴露之下,前后左右努力的扭着臀。
  啪啪!
  “啊啊、主人!”啪啪!
  “啊呀!死了!”“贱犬,下面竟湿成这样了!”狩野把鞭从分割的双臀中塞入,直伸到阴唇则,而鞭头的扁平部分更扫着其肉壁。
  “啊、喔喔”“这样湿的东西是什么?”“啊是、是尿液被刚才失禁所弄湿了”“嗅一嗅看是什么气味?”狩野拔出鞭来拿近白帆里的脸。
  “饶、饶了我”白帆里发出羞耻的喘息而苦着脸。
  但熟知主人意向的典子已立时把她的头发一拉,令她凑近沾上了尿液的鞭尾。
  “回答吧,是什么气味?”“那是是牝犬的尿臭味”“只是这样?”“还有肉洞的气味卑下而淫贱的牝犬肉气味。”“淫乱的贱犬,还流着浪水?”“请饶恕我”“竟用臭薰天的尿液和卑下的淫液弄污我的鞭?”“求、求你饶恕我!”“那怎样才可把它弄乾净?”“请、请让白帆里用口来清洁它!”狩野恶意的追问,令白帆里明白她的意图,所以决定不令他失望的,主动地去迎合他的希望。
  “舔吧!”“是!”白帆里继续前屈向墙的姿势,同时却把头往后转,在鞭的表面拚命伸出舌舔着。
  “自己的东西,味道如何?”“啊是非常下贱卑猥的味道。”“好味吗?”“好、好味道。牝犬的肉洞有着和牝犬的舌相配合的味道。”白帆里啪啪地用舌舔着皮鞭前端的扁平部分,以惊恐的声音屈从地回答。
  但当然,在事实上任何一个有普通味觉的人,都不会真的会觉得好味吧。
  尿液和淫液的混合,再加上鞭的皮革散发的倒错味,在白帆里的口中扩散开来。
  特别当想到自己是在舔着自己的尿的屈辱,便令白帆里的眼睛湿润了起来。
  但是在屈辱外也有欢愉存在不,应该是说,当一个人已经知道何谓被虐的欢愉之后,便会在受到越大的屈辱后也感到更大的被虐之喜悦。
  白帆里在不知不觉间,精神沉醉在淫靡的欢愉中。
  “呵呵,又再湿起来呢!”狩野再度把鞭伸入白帆里的跨下,沾着上面的粘液,然后再取出鞭来一挥,轻打在她的腰部上。
  啪滋!
  “啊呀!”“被沾上了自己的分泌物的鞭打责的感觉如何?”“”“是适合对撤尿奴隶的惩罚吧?”“是、是的。”白帆里用像蚊子般小的声音回答。
  “那么,想继续受罚吧?”“喔喔”“怎样了,你还未答我哦!”“啊啊我想受罚”白帆里痛苦地回答,事实上除了迎含狩野的意思之外,她也再想不出有什么其他选择了。
  而狩野则仍然用鞭狎玩着她的股间。
  “想要的话便恳求吧。”“呀请用沾满尿的鞭去打白帆里的屁股吧请惩罚撤尿的奴隶吧!”“嘿嘿,说得不错!”白帆里被虐狂般的恳愿,令狩野感到十分满意。
  他把沾上粘液的鞭高高举起,大力击向她无防备的臀丘。
  啪滋!
  “啊呀!主人啊!”啪滋!
  “啊!”白帆里开始被污染了自己的尿的皮鞭所体罚,而在进行中多次发出了悦虐的悲鸣。
  革制的皮鞭在柔滑的肌肤上炸开时的带着湿气的声音,更添加了淫靡的效果。
  但是,在巨大的败北、屈辱感同时,也产生了奇妙的陶醉。
  因为失禁而受到被沾满尿液的鞭惩罚,这异样的状况令她被倒错的被虐感支配。
  狩野在打了十数鞭后,扯着她的头发令她向后昂。
  “怎样?得到小许惩罚了吧?”“啊已经充分得到惩罚了!”白帆里残留着鞭的余韵下的粉臀仍在微微痉挛着,她在喘息声中回答。
  “白帆里已深受主人的惩罚,不会再做任何失仪的事了。”“是这样吗?”狩野的脸上现出怀疑的表情。
  “做了一次难保再有下一次,况且你在撒尿时的表情不是也恍惚很享受吗?”“”“做了一次后可能习以为常,在调教中又在随地撤尿便太令人烦恼了。”“怎、怎会这样”“不是吗?难道你可以命来起誓?”“啊”“怎样了,不能够吧。为了令你不会再失仪,我想你连小便的礼仪也要调教一下,你说是吗?”狩野扯着她的发,残酷地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喔喔如主人所说,请教导牝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