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

第6章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第6章

小说: 魔辱之馆 作者"太阳黑子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但取而代之的却又戴上了令一具乳锁,锁间的幼细的炼是以十八K金所制,其重量令到它把两边乳头也稍为拉下。
  “啊?喔喔!”穿着拖鞋的狩野把脚踏在锁炼上,把锁炼踏得倒向地上,同时也令白帆里的乳房也因而倒向地。
  敏感的乳尖受到拉扯,令剧痛的白帆里发出高声的悲鸣。
  两手抓着地上的绒毡而头部伏向狩野的拖鞋,令她看来好像在俯吻狩野的脚般。
  “喂,把屁股抬高一点!”“喔”啪滋!
  “咿!”还未有时间听从狩野的吩咐,恐怖的鞭便袭向白帆里的柔肌。
  狩野的鞭越过了在跪拜姿势中的白帆里的背后,革鞭的扁平部分痛击在完全露出的臀丘的左边顶上,那阵痛楚刺激得白帆里不住颤抖。
  “脚打开成八字,表示你奴隶的服从心!”“是、主人!领受了!”白帆里覆上黑丝袜裤的双脚成八字的展开,谷间的秘地在光亮的照明下尽现出来。
  虽然她的眼看不到后面的情形,但也知道自己的粉红色阴户已尽现在人眼前。
  啪滋!
  “啊呜!”“怎样?铃在响了吗?”“仍、仍然没有”“呵呵,那当然了,刚才只是小试牛刀而已。看这鞭!”啪哒!
  “喔啊!”狩野冷笑的同时,皮鞭继续在臀丘上挥舞着,最初其攻势还只是局限在肉臀上,肌肉的痛楚还末算是太难忍受。
  “摇响欢迎的铃声吧。”“嗯?”“即是用铃声来迎接我的鞭哦!”“是!”铃铃铃啪滋!
  “啊呀!死了!”狩野大幅挥动的鞭射向山丘中的谷间,在尾龙骨至肛门之间的地带轰下,这次的痛楚和刚才肉丘的痛完全不可相提并论,白帆里在被击中瞬间,全身不由自主地大力一弹,好像重伤的野兽般惨叫起来。
  “怎样?铃在响吗?”“呜呜没有但肛门”由肛门扩散开来的痛楚余韵,令白帆里颤抖着臀,莹着泪地回答。
  “怎样了?”“肛门呜呜”“呵呵呵,这是看你的热爱程度了,不会一鞭也忍不住吧?”狩野闪着残忍的目光,再度向着同一地方追击。
  啪滋!
  “啊咿!”白帆里用手抓着地毡泣叫起来,肛门的刺痛简直是难以忍受,但一发的痛楚还未消褪,另一发便又随即杀到。
  啪滋!
  “啊呀呀!请饶了我!”“今次到这里!”啪滋!
  “鮠喔!
  请慈悲、主人!”铃铃铃铃铃铃皮鞭击打声和惨叫声中,混入了铃当清彻的鸣响。
  那是支配者的鞭击落了会阴,鞭端扫过了吊着铃当的锁炼的缘故。
  “呵呵,今次真的响了吧?”“响了!啊啊”白帆里颤抖着身体,呻吟着回答。
  会阴被击中的痛楚和肛门不分上下,但由于鞭尾扯动了链子,令夹在阴脣的夹子也增加了扯力,最后令她感到了打击之外另一种痛楚。
  “感觉怎样?高兴吗?”“呜呜”“快回答!不是很兴奋吗?”由旁边传来典子要她屈服的催促。
  “啊啊很兴奋”“那便恳愿吧,请主人再赐鞭吧?”“喔我做不到”白帆里呜咽中左右摇着靠在狩野的脚背上的头,苦恼的在颤抖的肩反映出淒楚的情绪。
  “此家伙!作为奴隶可以说做不到吗?”狩野的鞭轻扫着臀丘间,双目射出残忍的光亡。
  “咿?喔呜请饶恕我!”夹入山谷中的鞭柄轻揉着下面的秘肉,令白帆里发出悲鸣。
  由夹子夹着的阴脣、会阴至到肛门,都被冰冷的鞭柄扫过。
  “请原谅!主人,请饶恕我!”“那你便说吧!”“啊啊请赐鞭!请主人把鞭恩赐予奴隶白帆里的肉洞和屁眼!”白帆里被败北感浓罩下卑屈的恳愿,虽然意识到自己所处状况而想哭出来,但同时也感到身体内正在酝酿的被虐之火正一刻比一刻增大。
  啪滋!
  “啊呀!肉洞!”铃铃铃铃在谷间抽起的鞭在其头上打了个转,再向私处直击而下,如她所言其肉洞爆炸的痛楚令她失控地高声惨叫。
  “把屁股再抬高点。”“已、已不能更高”“把膝盖离地便可以吧!”白帆里拚命提起双膝,令下肢全靠穿着高跟鞋的脚支持。
  但是,因为夹住乳尖的锁炼被狩野脚踏在地上,令她的上半身不能提高。
  那样令其姿势更加卑猥,高高耸起的肉臀像在吸引着鞭打似的。
  啪滋!
  “啊呜!”啪滋!
  “呀!饶了我!”铃铃铃铃铃铃“抬起头,牝犬!给我看看卑贱的淫妇的哭相!”“啊!”在白帆里胸下的狩野的右脚提起来,轻托她的下颚,令她不其然抬起了脸,但是,他的脚转瞬又立刻朝锁炼踏下,“啪”的一声锁炼又被踏在地上,从而令其把白帆里的乳尖拉扯向下发出剧痛,令她的上半身不其然再倒在地上。
  “不是叫了你抬起脸的吗?竟又伏下来?”啪滋!
  “鮠啊!”叱责声在头上响起同时,责罚的鞭也在她的臀丘上炸裂。
  白帆里为了满足主人,不得不忍着痛再抬起脸,而这刻她的乳尖像要撕裂的痛楚,令她有如受着地狱的酷刑。
  “呜呜不能再抬得更高了,奶子要烂掉了请、请主人给奴隶犬慈悲!”“呵呵好像要哭的声音,面孔却是淫荡的,很喜欢这种调教吧?”狩野看着被淫靡的被虐感打败的白帆里的脸,同时挖苦地说着。
  而白帆里除了卑屈地迎合主人外便别无他法。
  “很喜欢非常喜欢。”“最喜欢那处?是奶子还是下面?”“呀全部都很好,奶子也是、肉洞也是”“嘿嘿,这家伙,真是难得一见的奴隶犬,外貌是如此优雅雍容,但说话的用词却是越来越下贱了。”“”“啊,等一等,最近你的面容表情越来越有被虐狂的色彩了,若果在舞会中穿着高级的晚礼服下,下面却绑上了股绳,谁也想不到吧?”“呜呜,请慈悲,别再说这样的话!”对狩野残忍的说话,白帆里含着泪地抗议着。
  对她来说要承认自己的被虐嗜好实在太难受了。
  “我说得不对吗?”狩野坏心肠地追问。
  “你是想说自己是高贵的妇人吗?”“”“怎样,回答我!”啪滋!
  “喔!请饶恕我!白帆里是卑下的奴隶犬!”悲哀的奴隶终于屈服起来。
  ““颈圈,配合你吗?”“很配合配合着四脚爬行的奴隶犬姿态。请主人继续,更加严厉的调教卑下的牝犬吧!”白帆里扭着屁股对主人卑屈的迎合,而这正反映出她燃烧起的被虐之炎。
  “呵呵,被虐的犬多少也变得老实点了!”啪滋!
  “啊咿!肛门好灼”“不是肛门,是屁眼吧?”“啊啊屁眼屁眼被鞭得令人疯掉了”啪滋!
  “啊!又来了!”啪滋!
  “鮠啊!今次是肉洞!”铃铃铃铃铃铃“这家伙,变得很在行了!”白帆里的悲鸣,现已混合着奴隶的悦虐感和悲哀感,令听者也感到淫靡的刺激。
  狩野在粉臀、肛门、性器、会阴等地方反覆的鞭打,充分地享受着白帆里混合悦虐和悲痛的表情和反应。
  啪滋!
  “啊喔!”“好,屁股再抬高!”“啊啊、已到极限了!”啪滋!
  啪滋!
  啪嚓!
  “咿啊!主人呀!”受到几十鞭的沐浴洗礼下,白帆里终于忍不住双膝坠下,下肢八字型的倒下在地上。
  “全无礼仪的牝犬!谁准你在这里睡觉的!”啪!
  狩野的面颊被疯狂的暴虐心染红,一提脚便向上踢在白帆里的下颚上!
  “啊鮠!请饶恕我、主人!”悲哀的犬奴隶把瘫下的四肢拚命支撑起,含着泪抬头向主人乞求着:“已得到充分的调教了,其他什么也没所谓,但请饶了对下体的赐鞭!”“明白到作为牝犬的卑贱了吗?”“充分地明白了。白帆里在主人的教鞭下,明白了自己是淫乱的奴隶犬。所以,请对奴隶犬慈悲吧”“呵呵呵”在白帆里卑微之极的哀求下,狩野愤怒的表情缓和下来,阴笑地说:“那便做卑下的牝犬应该做的事吧!”狩野把浴袍中间敞开,露出了裸露的身体。
  虽然肤色有点白,但肌肉却非常结实强健,而股间粗大的阳具更已傲慢地朝天屹立。
  浮起青筋状血管的男性象征,对白帆里产生了充分的迫力。
  “伸出头来。”“”白帆里心脏加速跳动的把脸凑近主人的阴茎。
  巨大而威猛的男人阳具,令白帆里自然浮现起炽热冲动。
  狩野单手扯住白帆里的发,另一只手捧住阳具,把它轻轻在白帆里的面额上拍打着。
  “咿!”怒张的男人阳具拍打面颊,令白帆里再次自觉自己的性奴身份,心头感到一阵被虐的火热。
  “说要怎样做?”“啊、请批准白帆里为主人作出奴隶的奉侍!”“怎样奉侍?”“请恩准白帆里用牝犬的口,来舔主人巨大的宝物吧!”白帆里用最卑下的口刎来恳愿,而且更用脸轻擦着阳具来表达出自己奴隶的意愿。
  “这家伙,终于对牝犬教育有点成绩了呢!”男人残忍地俯望着白帆里,并把阳具的先端放到她的咀前。
  “好好的干,要令我满足喔!”“是!嗯咕”白帆里一回答完便立刻被怒峙的龟头塞入口中,令她感到呼吸窒碍。
  男人抽着她的发向前,令她无法逃避地承受着像呕吐般的感觉。
  “牝犬,把口收紧好好包住它!”“是唔沽唔”狩野扯住白帆里的发两次、三次地把阳具顶向咽喉深处,他的男人性具的粗度和长度都是在平均之上,所以在狭窄的口腔内硬闯便只令白帆里苦闷不已。
  可是对于奴隶的她,细心服侍令主人愉悦是最重要的事,纵然她淒楚的眼中泛着泪光,但仍要拚命忍住呕吐感令主人的欲望得到满足。
  “呵呵呵”进行着口腔中的活塞运动,加上眼前欣赏着白帆里苦楚的表情,令狩野大感愉快。
  然后他把阳具抽出只剩龟头在口内,然后对她道:“用舌来舐吧。”“是!”白帆里用软舌轻舔口腔中的男物,稍比刚才轻松了一点。
  啪嚓!
  “嗄啊!”铃铃铃铃铃铃残忍的鞭再度在谷底的媚肉爆开,打得阴脣下的铃当不断响着。
  四脚支地、屁股高举地进行口舌奉仕的白帆里,摆出了一个能够挥鞭越过背部直击其敏感地带的绝好姿势,狩野当然不会放过此机会。
  “明白吗,不好好工作的话会被惩罚的鞭打哦!”“啊”啪嚓!
  “咿啊!饶恕我!”“工作怎样了?”“啊啊,干了!唔咕唔咕”白帆里含着泪水拚命用口含住龟头,舌头卷动,努力的服侍着。
  在数次训练下,白帆里已渐渐懂得如何令主人感到最大的快乐的技巧。
  在龟头伞下沿着圆周用丁香软舌“雪雪”的舔着,更在顶端的进口处把舌尖撩弄,不断的把淫意刺激送给对方。
  啪嚓!
  “啊鮠!”但无论如何她仍不能免被受鞭,始终鞭打对方是支配者得到快乐的一个最有效的手段。
  啪嚓!
  “咿啊!请慈悲!”“那是教导仪态的鞭,受鞭后便会成为更令主人高兴的奴隶了!”就如一旁的典子所说一样,任由嗜虐的支配者随意地鞭打肉臀、肛门、性器各部分,令脚下的奴隶因为鞭的痛楚而舌头动得更猛烈,这是能令主人更感兴奋的奉待方法。
  “今次是竿的内侧了,好好的在竿子和龟头之间慢慢来回!”“是!主人!”在狩野命令下白帆里的口离开含住的龟头,沿着屹立的肉竿尽量伸出舌舔揉着。
  啪嚓!
  “啊啊!”“屁眼还想要吗?”“呀!请饶了我!再受鞭的话会变得不能用的了!”“不能用?用作做什么?”狩野笑着挖苦地问。
  “是是用作被主人做肛门调教”“肛门调教?哈哈,我没听过这种说法!”“原谅我!是屁眼调教才对用棒子来”在狩野大喝一声下,白帆里慌忙修正其说话。
  她是人格已被剥夺的奴隶,用词上也必须配合这身份。
  “那这边又如何?”啪嚓!
  铃铃铃铃铃“啊呀!
  饶了我!肉洞也不行了肉洞要留给主人侵犯!”“那这正好作为热身吧!”“怎么!已经肿起来了。”“呵呵,我可一点也不介意。”狩野愉快地说着。
  “那里的肉肿了,那插起来便感觉上便更紧窄吧!”“啊啊求求你,无论如何请给牝奴隶慈悲”“这家伙,说话比工作更用心啊?”“啊,干了!我会尽力干!唔咕唔咕”白帆里慌张中再开始屈从的口舌奉仕。
  她的生杀大权,实在是完全掌握在狩野的手中。
  “那么,便轻手点吧。”啪嚓!
  “鮠喔!”狩野挥着鞭斜斜击下,打中在臀丘之谷的斜面上。
  敏感的幼嫩肌肤虽然仍是灼痛得难忍,但起码要比被直击性器官要好。
  啪嚓!
  “啊喔!”白帆里口中发出悦虐的悲鸣。
  涂了媚药的肛门被间接地冲击,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5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