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恐怖电子书 > 邪恶催眠师2 作者:周浩晖 >

第44章

邪恶催眠师2 作者:周浩晖-第44章

小说: 邪恶催眠师2 作者:周浩晖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罗飞的表情变得柔和起来,目光也不像先前那么锐利了。

  “很好。”萧席枫鼓励地说道,“你感觉自己正在慢慢地放松。你的脑子原本很涨,因为里面塞了太多的东西。现在你可以把那些东西暂时排出去——伴随着你的呼吸,从鼻孔中排出去。你每呼吸一次,你脑子里的压力便会减少一分。”

  罗飞下意识地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渐渐变得均匀而厚重。

  萧席枫又道:“现在你可以试着闭上眼睛,这有助于你更好地放松。”

  罗飞的眼皮先是合上了,但仅仅数秒钟过后又突然睁开。他的神情有些紧张。

  萧席枫关切地询问道:“怎么了?”

  “我不能睡着,这很危险。”罗飞喃喃说道,“我不能失去对思维的控制。”

  “为什么?”

  罗飞沉默不语,原本均匀的呼吸又开始变得急促了。

  “好吧,如果你不愿意闭眼,那就不用闭。”萧席枫退让了一步,“你只要放松自己,别去想那些给你带来困扰的事情。你要相信,这里很安全。”

  罗飞努力调整着自己的情绪和呼吸节奏。

  萧席枫的身体旋转了一下,靠向自己身后的墙壁。墙上有一个可以旋转的电灯开关,他伸手过去慢慢地拧了小半圈。

  屋子里的灯光变得更加暗淡,为了适应这种变化,罗飞的瞳孔本能地放大了,他的视线也因此变得散乱。

  “现在感觉怎么样?”萧席枫问道。

  “很好,”罗飞的身体陷在沙发里,他说,“这个椅子很舒服。”

  感觉到时机差不多了,萧席枫又开始接触先前的话题:“你刚才说不能失去对思维的控制,这就是你不愿入睡的原因吗?”

  “是的,我不能让别人进入我的潜意识。”

  “哦?”萧席枫意识到了什么,“其实你是害怕被别人催眠?”

  罗飞沉默不语。

  “催眠并不是什么坏事,”萧席枫循循诱导,“它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自己。”

  罗飞的态度却依然抗拒:“不,我不能”

  萧席枫观察着罗飞的表情,然后他猜测着问道:“因为你心里有个秘密,害怕被别人发现?”

  “这件事非常危险”罗飞再次强调说,“我不能失去控制。”

  “好的,我明白了。”萧席枫略作停顿,随后他总结般说道,“就是这个秘密让你无法入睡。因为你害怕有人会趁你意识散乱的时候操控你的思维,那样的话你的秘密就会被对方发现,进而引起某种可怕的后果。”

  罗飞点点头,他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秘密呢?”萧席枫凝起目光问道。

  罗飞提高声调警觉地喊起来:“我不能说!”

  萧席枫连忙做了一个安抚的手势:“好吧,你不想说就不用说。”

  罗飞紧张地吸了一口气,喉头在下颌处滑动着。

  萧席枫思量了一会儿,然后提了个建议:“既然你这么害怕这个秘密,我们可以把它藏起来。”

  罗飞饶有兴趣地问道:“怎么藏?”

  “比如说,我们可以在你的精神世界中创建一个保险箱,然后把那个秘密放进保险箱里。你还可以设置一个密码,这个密码只有你自己知道,这样就不用担心秘密被别人偷走了。”

  “这事听起来有些虚幻”罗飞略带质疑地问道,“真的可以实现吗?”

  萧席枫用不容置疑的确切口吻回答说:“当然可以。对催眠师来说,这是一种很常规也很实用的心理辅导术。”

  “那好吧。”罗飞表现出配合的意愿,他主动问道,“我们要怎么开始呢?”

  “首先我们需要一个保险箱,”萧席枫说道,“我会帮你创建的。现在我想请你闭上眼睛——”

  罗飞下意识地抗拒道:“不,我不想闭眼。”

  “你不用担心,”萧席枫解释说,“你不会睡着的,我只是要你集中精神。我会创建一个保险箱出来,你得根据我的描述展开想象,并且将这个保险箱深深地镌刻在你的脑海里。”

  “这样的话那好吧。”罗飞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把眼睛闭上了。

  萧席枫便开始描述:“这是一个白色的保险箱,它的高度将近一米,长和宽都在半米左右。保险箱是用钢板制成的,非常厚实,把东西藏在里面一定很安全。在保险箱正面的柜门上有一个电子密码锁,你可以用它来设置开门的密码。总之,这是一个制作精良的非常可靠的保险箱。”

  罗飞闭着眼睛倾听对方的讲述,他此刻的神情非常平静。

  “你能想象出这个保险箱的模样吗?”萧席枫问道。

  罗飞无声地点了点头。

  萧席枫似乎还不放心,又问:“它的样子是不是很清晰?”

  “是的,很清晰。”

  “很好。”萧席枫的嘴角略略挑起一丝笑意,然后他又说道,“现在你可以打开柜门,把那个秘密放进去。请在完成之后告诉我。”

  罗飞的眼球在眼睑后面慢慢地转动着,仿佛在跟随某个极为重要的物件。片刻后他开口说道:“放好了。”

  “柜门关好了吗?”

  “关好了。”

  “现在请设置密码吧。注意,这个密码只有你自己知道,决不能让其他人看见。”

  罗飞伸出右手食指,同时把左手五指并拢,形成手掌覆盖在右手食指的上方,然后他的右手食指借着左手手掌的掩护凌空虚按了几下。

  萧席枫默默关注着对方的一举一动。等罗飞把双手收回之后,他便用一种庆贺的口吻说道:“好了,那个秘密已经被你锁起来了。再也没人能够将它偷走。”

  罗飞如释重负般长出了一口气。

  却听萧席枫又道:“现在我要你牢牢记住这个密码箱的样子。这里藏着一个可怕的秘密,你千万不能忘记。”

  “我记住了。”罗飞认真地说道,“这是一个钢制的白色密码箱,半米见方,高一米。密码箱的正面柜门上有电子密码锁。我已经设置好了密码,但我绝不会告诉你。”

  “好极了,”萧席枫赞道,“那个秘密已经非常安全。现在你还在担忧什么吗?”

  罗飞把双手平放在自己的腹部,他说:“我感觉好多了。”

  “既然这样,”萧席枫建议说,“你可以试着睡一会儿。”

  罗飞的双手松弛下来,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平缓。萧席枫不再打扰对方,只坐在一旁静静地等待着什么。

  两三分钟之后,罗飞的脑袋轻轻地歪在一边,很显然他已经睡着了。因无人说话,书房里变得非常安静,只听见罗飞均匀和厚重的呼吸声。

  一个人若在非常疲倦的状态下入睡,通常会睡得很沉。这种慵懒的气氛似乎感染到了萧席枫,他也把身体靠向自己的椅背,摆出一副大功告成般的悠闲姿态。

  可罗飞却在这时突然醒了过来,他从沙发上直起身问道:“已经结束了吗?”

  萧席枫也跟着坐直了身体,他瞪大眼睛看着罗飞,一脸讶异。

  “你的催眠已经结束了吗?”罗飞又问了一遍。他的目光炯炯发亮,看不出一丝睡意。

  萧席枫意识到了什么,他愕然问道:“你根本没有睡着?”

  罗飞笑了笑,这个问题明显得已不需要回答。

  萧席枫便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那你刚才”

  “我只是在配合你。”略作停顿之后,罗飞进一步解释,“从你把我带进书房的那一刻起,我就知道你想对我实施催眠。所以我索性配合你的表演。”

  萧席枫有种遭受到愚弄的感觉,他无奈地苦笑道:“你你何必要这样?”

  “我做了一个实验,”罗飞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他说,“实验的结果将决定到我对你的某种判断。”

  萧席枫茫然摇了摇头,他不明白对方在说些什么。

  “好了,现在已经没必要兜圈子了。”罗飞看着萧席枫说道,“接下来我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你,包括一系列催眠杀人案的真相以及我深夜到访的目的。我希望你能认真地听我讲述,如果有什么不清楚的地方,你随时可以提出来。”

  看着对方的表情,萧席枫知道此事一定非常重要,于是他也非常郑重地点了点头。

  罗飞的讲述起始于那起系列杀人案中最大的转折点:

  “李凌风死后,警方高调宣布结案。但事实上这起案件还远远没有落幕。后来张怀尧和朱思俊也都死了,这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是的,我还听说小刘也遭遇了不测。”萧席枫的语调略带悲伤,随后他又说道,“虽然警方没有公开这几个人的具体死因,但我猜到一定和案子有关系的,恐怕就像你所担心的,李凌风最终完成了‘七宗欲’的杀人计划。”

  罗飞曾向萧席枫讲解过“七宗欲”的计划并请求后者对朱思俊实施救助,但他今天却要彻底推翻自己先前的论断:“所谓‘七宗欲’杀人只是一个假象,真正的凶手并不是李凌风。”

  “凶手不是李凌风?”萧席枫无法理解,“这怎么可能呢?”

  “这事的细节我回头再解释,你先跟上我现在的思路。总之是有人利用李凌风布下一个精妙的迷局,当所有人都以为李凌风就是凶手的时候,真凶就可以成为逍遥法外的‘隐形人’了。”

  萧席枫忍不住要问:“那真凶到底是谁?”

  “这十天来,我名义上是在休假,其实一直在暗中寻找真凶。”罗飞瞥了萧席枫一眼,直言不讳地说道,“经过一番调查之后,我觉得最大的嫌疑人就是你。”

  “是吗?”萧席枫沉住气反问道,“凭什么呢?”

  “真凶为什么要煞费苦心,布下这样一个庞大而又复杂的杀人迷局?要知道,事情搞得越复杂,可供警方追寻的线索就越多。”罗飞开始解释自己的思路,“凶手既然弃简从繁,那必然会有一个充分的理由。所以我推断,这个人一定和案件有着非常明显的利害关系。也就是说,如果按照正常的调查程序去分析此案,这个人必定就会成为警方的重点目标。所以他必须找一个替罪羊来吸引警方的视线。这个过程虽然复杂且带有很多不确定的风险性,但总比把自己直接暴露在警方的火力下要好得多。”

  萧席枫“嘿”了一声说道:“因为我是涂连生唯一的朋友,所以你就认为我最可疑。”

  “我调查了涂连生的社会关系,他没有任何亲人,也没有其他的朋友。除了你之外,我想不出还有谁会和这案子有关联。这进一步印证了我刚才的分析,作为唯一的关联人,你无论如何也要营造出一种让自己‘隐身’的效果,否则警方怎么可能轻易放过你呢?”

  “这个理由确实很充分,不过,”萧席枫为自己辩解道,“最初案发的那两天,我根本就不在龙州,我是没有作案时间的。”

  “你那两天在北京出差,不但有来回乘机的记录,还有在北京宾馆的入住记录,确凿无疑。可是这不能摘清你的嫌疑。换个角度想一想呢?你这个人是很少出差的,近一年来几乎就没有离开过龙州,偏偏就是案发那两天你不在,这未免太巧合了吧?”

  萧席枫露出苦笑:“这么想的话不在场证明反而成了新的罪证,看来我至少也是个同谋。”

  罗飞道:“我当时猜测你可能是通过催眠的手法,让李凌风成了被遥控的杀人工具。”

  “通过催眠术遥控一个人,然后让这个人再用催眠的手法来完成连环杀人案?”萧席枫咧嘴看着罗飞,“罗警官,你不觉得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吗?”

  罗飞也承认:“确实夸张了一些。但就当时所掌握的信息来说,这也算得上是个合理的思路。”

  “好吧,合不合理另说。”萧席枫把手一摊说道,“不过这些终究只是猜测,办案的话还是要讲究证据。”

  “没错,所以接下来我就试图找到证据。”罗飞冲着萧席枫微微一笑,“你知不知道,我已经跟踪你整整一个星期了。”

  “是吗?”萧席枫瞪着罗飞,表情既愕然又无奈,片刻后他尴尬地问道,“那你发现了什么呢?”

  “我发现你每天下班都很早。大概下午四点钟左右你就会离开咨询中心,然后你会前往双桥新村七幢602室——涂连生生前的住所。每天你都要在这里待到七八点钟才离开,我猜你是吃过晚饭才走的,因为有几次你还特意从超市买了菜带过去。”

  萧席枫摸了摸鼻子说:“没错。”

  “所以问题就来了,你一个有家有室的人,为什么总要往那套旧房子里跑呢?我想到你曾经说过,以前涂连生出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