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恐怖电子书 > 邪恶催眠师2 作者:周浩晖 >

第42章

邪恶催眠师2 作者:周浩晖-第42章

小说: 邪恶催眠师2 作者:周浩晖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这里面有个疑问一直没能解决。这个疑问最先还是您提出来的,”罗飞提醒对方,“李凌风为什么要赔上自己的性命?”

  “当时我确实提出过质疑,”鲁局长耸耸肩膀,“不过现在问这个还有什么意义呢?”

  “当然有意义,”罗飞极为认真地说道,“这事甚至能彻底调整我们的思路。”

  “哦?”鲁局长感觉到罗飞这话中藏着乾坤,他凝起目光等待下文。

  却听罗飞又说道:“现在我认同您的质疑,这个计划再怎么完美,也不足以让李凌风自愿搭上性命。所以说他并不会去实施这个计划。”

  鲁局长费解地看着罗飞:“可是这个计划确实已经完成了”

  “没错。”罗飞郑重其事地眯起了眼睛,“但计划的实施者并不一定是李凌风。”

  鲁局长一怔:“你是说凶手另有其人?”

  罗飞肃然点了点头。

  “这怎么可能呢?”鲁局长一时难以接受这个思路,“李凌风作案的证据铁板钉钉,而且他也给出了扎实的口供,这一切就是他控制的,他怎么可能不是凶手?”

  罗飞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反问道:“朱思俊杀害李凌风的事实更加不容置疑,同时朱思俊也觉得是自己在控制着一切。如果只看案件的后半段,我们是否也要说:朱思俊怎么可能不是凶手?”

  鲁局长听懂了罗飞话中的潜台词:“难道说李凌风和朱思俊一样,都是受到真凶操控的棋子?”

  “没错。”罗飞顺着这个思路分析道,“这两人都受到了真凶的蛊惑。凶手先是利用李凌风出名的欲望,操控他实施了前面几起命案;然后又用仕途来诱惑朱思俊,操控后者完成了后续的杀人计划。”

  鲁局长摇了摇头:“你这个猜测过于大胆了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之前警方怎么一点都没察觉到这个真凶的存在?那么多人力物力都投进去了,难道他是个隐形人吗?”

  “隐形人”罗飞咀嚼着这个略带诡异的形容词,片刻后他眯起眼睛说道,“这正是凶手想要追求的效果,也是他整个计划的高明之处。”

  “嗯?”鲁局长期待着罗飞的详解。

  “连杀七人。这样的恶性连环命案一定会引起警方的高度关注,不管投入多大的人力物力,此案也必破不可。这就给凶手带来极大的压力。要想全身而退,最好的方法就是让自己成为一个‘隐形人’。”

  “所以他自己不出面,只躲在幕后操控?”

  罗飞点点头,然后又进一步分析道:“但是幕后操控也有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就是如何封住被操控人的口。其实有很多罪犯杀人的时候都会躲在幕后,比如通过买凶之类的方式。但只要警方抓住了被雇用的杀手,幕后主使多半还是会被揪出来。再回到这起案件,虽然真凶能通过特殊的手段遥控杀人,但警方仍然可以从那些被遥控的棋子上找到突破口。”

  鲁局长配合着罗飞的思路:“所以棋子也要处理干净。”

  “关键是怎么处理。”罗飞继续说道,“很多雇凶的罪犯事后也知道要杀人灭口,但是灭口的过程反倒给警方留下了更多的线索。所以本案的真凶精心设计了一个局,这个局从‘隐形’的效果来说,堪称完美。”

  鲁局长沉吟道:“你说的这个局,就是‘七宗欲’的计划?”

  罗飞点头道:“没错。利用电影《七宗罪》的情节来模仿犯罪。这样当计划完成的时候,警方会以为凶手把自己也杀死了。于是那个幕后人便真正实现了‘隐身’的目的。”

  这番分析确实是开辟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思路。鲁局长沉思良久后说道:“你的分析具有一定的合理性。只可惜这些都是你的主观猜测,并没有切实的证据提供支持。”

  罗飞立刻回应说:“有一个证据!”

  “哦?”鲁局长神情一凛,“快说。”

  罗飞道:“朱思俊死前曾和我讨论起撞死李凌风的情节,当时他发了一句感慨,原话是:如果看不到收益,谁愿意去吃那坨狗屎?”

  “嗯,这说明朱思俊撞死李凌风这事是有计划的。”

  “所以他后来不肯接受催眠,就是害怕自己会在催眠过程中把真相说出来。不过,”罗飞语气一转,貌似讲到了关键处,“在李凌风刚刚被捕的时候,我曾让萧席枫给朱思俊做过一次催眠,那会儿朱思俊可是一点都不抗拒。”

  鲁局长的思维被罗飞调动起来:“这说明当时朱思俊还没有被卷进来,他的心里没鬼。”

  罗飞跟着总结道:“所以我们可以确定朱思俊受到蛊惑的时间段,就是在李凌风被捕之后,在朱思俊吃屎之前。而在这个时间段里,朱思俊和李凌风之间并没有任何接触。”

  话说到这里,最关键的那个结论已呼之欲出。鲁局长用手指敲了一下桌面:“也就是说,蛊惑朱思俊的那个人并不是李凌风!”

  “没错。那个人才是本案的真凶,他的设计虽然精妙,但还是在这里留下了他的影子。”罗飞顿了顿,又道,“现在我们可以还原此人作案的整个过程了。他选中了两个帮手,一个是李凌风,一个是朱思俊。李凌风首先被凶手催眠,怀着出名的欲望,他帮那个人完成了针对赵丽丽、姚舒瀚、李小刚和林瑞麟四人的谋杀,同时还给张怀尧埋下致命的‘心穴’。但李凌风从来没准备去死,他以为自己可以顺着地道逃走的。这时朱思俊上场了,在凶手的指挥下,他撞死了李凌风,自己也开始踏上一条不归路。”

  鲁局长听完之后提出了另一个问题:“既然李凌风没有在别克车里对朱思俊进行催眠,他为什么要干扰监听信号呢?”

  “这应该是真凶设计的一个障眼法。”罗飞顿了顿,更进一步说道,“事实上我现在怀疑,李凌风根本就不懂催眠术。”

  “哦?”

  “在被捕后他并未展示出实际的催眠能力,他供述的作案手法很可能是在吹牛,是一种沽名钓誉的夸夸其谈。”

  “可他面对萧席枫的时候不是有过一次自我催眠吗?”

  确有此事。当时萧席枫乔装成询问民警,准备对李凌风实施催眠偷袭,后者察觉之后便直接令自己进入了睡眠状态。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具备的本领。

  “有可能是真凶提前设置好了触发器。”罗飞猜测道,“李凌风当时已经处于一种被催眠的状态,当他感受到威胁的时候,便可以自动进入睡眠状态。这就和‘记忆障碍’的效果差不多。”

  鲁局长沉吟了片刻,又问:“如果他不懂催眠术,那他是怎样谋害赵丽丽等人的?”

  罗飞继续猜测:“应该还是触发器。真凶已经提前对赵丽丽等人进行了催眠,李凌风只是负责递送道具,靠这些道具来引爆催眠炸弹。”

  鲁局长不置可否地咂了一声,他提醒罗飞说:“赵丽丽等人在和李凌风接触之前都很正常,可不像是已经被催眠的样子。”

  罗飞皱起了眉头,这的确是个问题。尤其是姚舒瀚,此人在遇害前曾和罗飞面对面地交谈过,当时他的精神状态完全正常。难道李凌风送来一个道具就能让姚舒瀚癫狂赴死?

  回顾去年的“啃脸僵尸案”和“人体飞鸽案”,嫌疑人也是利用触发器营造了一种延时杀人的效果。不过那两个受害人遭受催眠之后就一直处于不正常的状态,触发器的作用只是一个启动“死亡命令”的开关。而在这几起案件中,赵丽丽等人在遭遇李凌风之前都没有出现异常征兆,如果说李凌风不过是一个“触发器”的启动者,那真凶的催眠手法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

  罗飞暂时给不出更合理的解释,他只能含糊说道:“这事确实还需要仔细斟酌不过至少不能排除另有真凶的可能性。”

  “只凭可能性的话,我很难给你太大的支持。”鲁局长搓了搓双手,“因为现在已经定了案,你再想做的话,等于是要翻案。这事的压力你应该清楚”

  罗飞当然清楚。本来说“凶手”已经被警方当场毙杀,连新闻发布会都开过了。现在又说真凶另有其人,警方这不是在扇自己的耳光吗?而且这事还牵扯到市委书记的公子,来自公众和高层的双重压力令鲁局长不得不谨小慎微。

  听对方的意思,重新启动专案组肯定是不可能了。罗飞只能试探性地问道:“那您能给我什么样的支持?”

  鲁局长略略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可以给你半个月的休假。”

  罗飞一愣,让自己休假,这也叫支持?不过他随即回过味来:“您是要我展开秘密侦查?”

  “没错,半个月的时间,如果你找不到逆转性的证据,这事就此作罢。如果你找到了,”鲁局长目光一凛,“即便有天大的压力,我也会帮你把案子翻过来。”

  “好吧。”罗飞眯起眼睛,他宣誓般地挥着拳头说道,“半个月!”

    02

  一周之后。

  日头越来越长了,晚上七点过后天色才慢慢黑下来。

  萧席枫走出双桥新村七幢602室,他认真地把防盗门反锁好,然后低头向楼下走去。

  这幢楼一共就是六层,没有配备电梯。萧席枫徒步走到楼底,向四周略张望了两眼便匆匆离去。

  不远处的角落里停着一辆汽车,驾驶座上的罗飞注意到萧席枫远去的背影,随后又抬头看向顶楼。

  602室的窗户黑乎乎的,不见灯光。

  “罗队,咱上去吧?”在副驾驶位置上说话的光头男子诨名阿九,是龙州道上的一个小混混,以前喜欢干些小偷小摸的勾当,没少进局子。后来这小子被罗飞收了,成了警方的线人。

  罗飞道:“不急,再等等。”于是两人继续在车内等待。又过了约个把小时,等天完全黑透了,罗飞这才招呼阿九道:“走吧。”

  两人结伴来到顶楼,罗飞指了指602室紧锁的防盗门:“就这个,没问题吧?”

  此处正是涂连生的旧宅。涂连生死后,这套房屋作为遗产被过户到萧席枫名下。出于某个原因,罗飞想要去这套房子里勘查一番,他便把阿九叫来做帮手。

  阿九一撇嘴说:“这有啥的?小菜!”

  罗飞提醒对方:“可别留下痕迹。”因为没有去办搜查证,这次秘密行动其实并不合法。

  “放心吧,完事了给你锁好,谁也看不出来。”说话间阿九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串钥匙,这些钥匙有大有小,形状各异,但有个共同的特点:钥匙舌头上全都光秃秃的没有钥齿,看起来就像是一串未经打磨的坯子。

  阿九从这串钥匙中选出了一把,又摸出一小条硬锡纸包在光秃秃的舌头上,然后他就将这把钥匙探进了防盗门的锁眼里,先压着劲调整了几下,等手感顺溜了之后,又加大力量一转,“咔”的一声轻响,防盗门锁应声而开。

  “怎么样,咱不误事吧?”阿九咧开笑脸,摆出一副向罗飞邀功的姿态。

  “行了。”罗飞挥挥手,“你先到车里等我,如果刚才那个人回来了,就打我电话。”

  “明白。”阿九麻溜地转身就走,一边走还一边感慨,“入行这么多年啦,今儿第一次帮警察同志把风。”

  罗飞没兴趣和对方饶舌,他转动把手轻轻将门推开,随后便迈步走进了屋内。

  房间里弥散着一股带着霉味的潮气,应该是长期通风不佳产生的后果。屋内的黑暗亦超乎想象,当屋门被关上之后,几乎就是伸手不见五指。

  罗飞掏出随身携带的警用强光手电筒,在光柱的配合下开始探索屋内的情形。

  这是一套紧凑的两居室户型,进门就是客厅。有一个奇怪的东西直接暴露在罗飞的眼前。

  那是一个直径约两米大小的圆盘,四周很薄,中心处则鼓出一个半米多高的凸起。这让罗飞立刻联想起科幻电影中的飞碟。

  凑近仔细观察之后,罗飞更加确证了自己的判断,这东西简直就和电影里的飞碟一模一样。

  中间凸起的部分就是驾驶舱,最上方是半球形的有机玻璃罩子,揭开罩子可以看见下方设置了小小的座椅,座椅前面有一排仪表盘。仪表盘最右边有个硕大的红色按钮,看起来像是整套设备的总开关。罗飞戴上手套,试着按下了这个开关。

  圆盘慢慢地转动起来,并且带着柔缓的倾斜和起伏。罗飞弯下腰观察,原来圆盘通过一个支撑杆连接在下方的一个电动底座上,其工作原理就像是小朋友们爱坐的那种旋转木马。

  仪表盘上还有其他的各式按钮,色彩迥异,有模有样的。罗飞又伸手按了其中的几个,居然还能发出不同的声响。

  罗飞再次按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