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恐怖电子书 > 邪恶催眠师2 作者:周浩晖 >

第20章

邪恶催眠师2 作者:周浩晖-第20章

小说: 邪恶催眠师2 作者:周浩晖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没错。所以涂连生找了一圈,没一个人肯赔偿他的轮胎损失。相当于他出了一趟车,一分钱没拿到,还倒贴了两个轮胎,你说郁闷不郁闷?再加上人格又受到侮辱,这些事堆在一块,让他越想越憋屈。虽然我全力开导,但还是没能阻止他最终走上绝路。”萧席枫沉默了一会儿,然后又开始回忆,“两个月前的一天,涂连生给我打电话,他问我喝醉了是什么感觉。我说每个人都不一样的,有的人会变得亢奋,有的人则会变得安静,有的人会想起很多事情,有的人则会忘掉很多事情。涂连生说自己刚刚买了一瓶白酒,想喝醉一次试试。我以为涂连生是想叫我一块喝酒,就问他人在哪里。可涂连生却挂断了电话。第二天高速交警队找到了我,说涂连生出车祸死了,而我是他手机里的最后一个联络人。我这才知道,涂连生在给我打完电话的半小时之后驾车冲出了高速路,当场身亡。”

  “半小时的时间从喝酒到开车坠崖?怎么会这么短?”罗飞有些奇怪。

  “他在喝酒之前就已经把车开上了高速路。”萧席枫解释说,“他把车停在一道深沟边,给我打电话。挂断电话就开始喝酒,一个人喝完了一整瓶。然后他就驾车直直地冲下了那道深沟。”

  “也就是说他在喝酒之前就已经抱定了必死之心?”

  “是的。我想他喝酒只是想在临死前麻醉自己一次,他一辈子从未真正地开心过,他希望酒精能帮他在最后时刻得到一点解脱。”

  罗飞点点头,随后他又问道:“那份遗嘱呢,他留在了哪里?”

  “他写了一封信给我,是在自杀前当天下午寄出的。信到我手上已经是他死后的第二天。”萧席枫说完之后主动问道,“你要不要看看那封信?”

  罗飞道:“好啊。”萧席枫便打开办公桌抽屉,拿出了一个信封。小刘上前接过来递给罗飞。

  信封上写着收信人和寄信人的名称地址,邮戳上显示寄出时间是四月十四日。

  信纸只有薄薄的一张,内容也非常简单:

  遗 嘱

  我死以后,我在建民路的那套房子归萧席枫所有。

  涂连生

  从格式上来看这份遗嘱并不规范。但考虑到涂连生文化水平有限,也情有可原。

  萧席枫在一旁说道:“这封遗嘱经过了司法鉴定,确认为涂连生的笔迹,真实有效。现在我已经通过正规渠道得到了那套房子的产权。”

  罗飞把遗嘱收回信封内,同时问了句:“他只给你寄了这封信?”

  萧席枫反问:“你觉得还要寄些什么?”

  “没有把钥匙寄给你吗?”罗飞一边说一边起身将信封交还到萧席枫手中,“没有钥匙的话,会给你接管房子造成很多麻烦,他应该会考虑到吧?”

  “钥匙我早就有了。”萧席枫不以为然地耸耸肩膀,将那封信丢回了抽屉里。

  “哦?”罗飞看着萧席枫,很明显他希望对方解释一下这事。

  萧席枫道:“涂连生有时候要出长途的,所以他给了我一把钥匙。他不在家的时候,我就帮他照看一下房子。”

  “他种了花草,还是养了宠物?”

  萧席枫愣了一下,然后摇头说:“没有,就是帮他看看房子,免得跑水跑电什么的。”

  罗飞一边思量着什么,一边转身往自己的椅子走去。坐下之后他又问道:“交警队来调查的时候你没有说出实情吗?他们给出的结论是酒后事故,没有提到自杀。”

  萧席枫坦承:“是的,很多事情我都没说。”

  “为什么?”

  “有什么必要多说?”萧席枫露出一丝苦笑,“除了我之外,还有谁会在乎他?”

  罗飞斟酌了片刻,觉得这话也能理解,像涂连生这样的人,是死是活都没人关心的,追究意外或者自杀又有什么意义呢?说多了反而增添不必要的麻烦。萧席枫当时正处于丧友之痛,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理不足为怪。

  “好了,关于涂连生的死我已经说清楚了。”萧席枫这时把身体往椅背上一靠,双手交叉打量着罗飞,“随便你们相不相信吧。”

  “我相信你的话。”罗飞表明态度,“首先是因为有照片和遗嘱来佐证,另外你也没有必要对我编出这样一套谎话。要知道,当你说明这些事情之后,只会让自己的处境更加不利。”

  萧席枫明白罗飞的意思,他点点头,嘴角露出若有若无的笑容:“那你现在认同我的身份是一个‘犯罪嫌疑人’了?”

  对方既然不避讳这样的话题,罗飞也就坦率而言:“赵丽丽、姚舒瀚、李小刚、林瑞麟,这几个人都或多或少地欺辱过涂连生。当涂连生自杀之后,你对这些人应该非常痛恨吧?”

  萧席枫痛快地承认:“是的。我恨他们。”

  “所以你有非常明确的作案动机。同时你又懂催眠,这意味着你有能力掌握嫌疑人的作案手法。虽然你的身材和现场影像不符,前期调查也证明你没有作案时间,但你自己说过,你并非此案的直接操作者,而是现场凶手的同谋。现在看来,你说出这种话绝不是在开玩笑。”罗飞盯着萧席枫,表情变得极为严肃。

  萧席枫端起面前的茶杯,他垂头看看杯子里的残茶,似乎没兴趣入口,便又把茶杯放回了桌上。然后他絮絮叨叨地,像是自语般低声说道:“同谋是的,可以这么说。那三个人的死我是有责任的”

  “你到底做了什么?”罗飞突然提高声调喝问,“那个凶手现在又在哪里?”

  萧席枫并没有被罗飞的态度吓住,他抬头瞥了对方一眼,淡淡道:“我说过的,我不认识那个凶手。”

  罗飞凝起目光步步紧逼:“那你和凶手是什么关系?”

  “我和他的关系,”萧席枫指了指罗飞,“大概就跟我和你的关系一样。”

  罗飞皱起眉头,无法理解对方这话的含义。萧席枫便进一步解释道:“那家伙也听我讲过涂连生的故事。除此之外,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罗飞觉得这话说不通:“你不认识他,怎么会给他讲这些?”

  萧席枫答道:“我把这个故事发在了网上。”

  “发在网上?”

  “涂连生自杀之后,我的心情很不好,可又无处倾诉。现在这个社会,每个人都忙得很,哪怕坐在一起喝酒聊天也会带着功利性,谁会对一个卡车司机的故事感兴趣?就说你吧,罗警官,如果你不是为了查案子,会有耐心听我讲完这个故事吗?”

  罗飞愣了一下,摇头道:“可能不会”

  萧席枫摊摊手:“所以我只能把这个故事写出来,发在网上。其实我也不指望有多少人能看到,只是感觉写出来了,就是一个自我宣泄的过程。我写了涂连生的一生,写了他的善良,他的苦难,也写了我们之间的友谊。故事的最后涂连生绝望地死去,不知道在另外一个世界中他能不能得到应有的尊重和关爱。”

  罗飞的注意力只在案件上,所以他立即又问:“那个凶手在网上看到了你的故事?”

  “是的,他还给我发了电子邮件,我们来回通了好几封信。我知道你们一定很关注这些邮件的内容,所以我已经提前打印出来。”萧席枫一边说一边从随身的公文包里翻出了一沓资料。罗飞走上前接在手里,来不及回座位便站在桌前翻看。

  如萧席枫所说,资料上果然是一系列来往的电子邮件,而萧席枫和那个神秘凶手的交往过程便在这些电子邮件中展现出来。

    04

  第一封电邮的发送日期是四月二十八日,即涂连生自杀半个月之后。发信人的网名叫作“愤怒的犀牛”,联系信件内容来看,此人应该就是萧席枫所说的凶手。

  第一封信全文如下:

  我看了你在网上发的那篇帖子《纪念一个叫作涂连生的朋友》,深受触动。如今竟然还存在着涂连生这样的人,他的朴实和善良足以让我们每个人都感到羞愧!

  可是这样一个好人却无端遭受欺辱,最后含恨自杀,这实在令人心痛,更加令人气愤!我想问问那些欺负涂连生的都是什么人呢?你知道他们的真实姓名和联系方式吗?我觉得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一定要找他们讨个说法!

  接下来是萧席枫的回信,发送时间是四月二十八日晚十一点二十三分,比来信晚了四个多小时。写信人网名“萧医生”,这种称呼符合中老年网友的命名习惯。

  回信的内容如下:

  感谢你的关注,尤其感谢你对我朋友的认可和赞美。如果他还活着,我真希望能介绍你们相识。

  至于你问的那些人的信息,我确实没有了解过,抱歉了。

  祝快乐健康!

  萧席枫 四月二十八日

  在第二天,也就是四月二十九日,“愤怒的犀牛”又寄来回复:

  没关系,我自己会想办法去查的。

  这次萧席枫的回信更加简短:

  好的。祝你顺利。

  萧席枫 四月二十九日

  五月八日,距离上一次通信约十天之后,“愤怒的犀牛”寄来了新的邮件: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那些家伙的身份我基本上已经查清楚了,迫不及待地想和你分享!

  逼着涂连生给死狗下跪的那两个人,男的叫姚舒瀚,是个富二代;女的叫赵丽丽,是个野模特。这两个人是逼死涂连生的直接凶手,罪大恶极!

  现场处理纠纷的交警叫作朱思俊,警号**。他现场处理不力、不公,对涂连生的自杀也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雇佣涂连生开车的老板叫林瑞麟,在百汇路开了家小饭店。作为涂连生的雇主,他不但赖掉了出车费用,还连累涂连生损失了两条轮胎,最后一点补偿都不肯给,这也是个没有良心的家伙!

  带头拦车的那个人叫李小刚,是个开网店卖狗粮的。此人为了一己私利,煽动闹事,堪称害死涂连生的始作俑者!

  只有扎车胎的那个家伙我暂时还没有查到,因为那天在现场的人实在太多了,没办法说清到底是谁干的。但是请放心,我会继续查下去。

  我一定要让这些家伙付出应有的代价!

  萧席枫还是很快给出了回信,看来他每晚都有查收电子邮件的习惯。

  你好。

  你是怎么查到这些人的?说实话,我有些惊讶。

  另外你对李小刚的看法我觉得不太妥当。他拦车的初衷是为了救狗,虽然方式方法有待商榷,但出发点还是值得认可的。另外他也没有和涂连生发生直接的冲突,所以我觉得在涂连生自杀这件事上,他并不需要承担什么责任。

  我说的不一定对,如果你有别的看法,请不吝赐教。

  萧席枫 五月八日

  “愤怒的犀牛”在五月九日给出了下一封回复。

  我是一个网络高手,所以很容易查到相关的信息。具体说吧,拦车救狗的那些人就是通过网络联系在一起的,事发前后在网上发了大量的帖子讨论这件事。我入侵了他们的账号,把所有的聊天记录和发帖信息全都看了一遍。从中我得到了赵丽丽、姚舒瀚、李小刚还有林瑞麟的资料。至于那个警察就更简单了,现在讲究警务公开,只要拨打公安投诉热线,就可以查到任何一起110报案的出警人和处理结果。

  既然你特意提到了李小刚,那我们就详细说说这个家伙。他是一个利欲熏心的小人,他拦车的初衷可不是为了救狗。你如果不相信,请看看我窃取到的这份网聊记录吧。里面‘宠物乐园’就是李小刚的网名,‘顺水推舟’则是一个网络推手,你看完这份记录,就知道李小刚为什么会组织人去拦车了。

  

  顺水推舟:最近生意怎么样?

  宠物乐园:还是不太好啊,你提的那几个促销方法我都用过了,一开始有点效果,但过个两三天就不行了。

  顺水推舟:你得坚持,凡事都不会那么容易的。

  宠物乐园:你就会说坚持坚持,说实话,我对你已经没什么信心了。

  顺水推舟:唉,我怎么说你好呢?真是有点鼠目寸光。现在是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你知道最有价值的东西是什么吗?是智慧!是创意!任何轻视创意的人都会被时代淘汰。

  宠物乐园:那你倒是给个真正的好创意啊。你出的那几个馊点子,还不如我自己撞的大运呢!

  顺水推舟:哦?你撞什么大运了?

  宠物乐园:前天有个饭店老板,一下子买了两百斤的狗粮。

  顺水推舟:这是个大客户啊,你可得抓住了,要想办法培养成长期客户。

  宠物乐园:这还用你说?我早就跟那老板聊过了。可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