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媒人公 作者:胡作非 >

第2章

媒人公 作者:胡作非-第2章

小说: 媒人公 作者:胡作非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以后我有机会写一篇“KO情敌”给大家看吧。
  第三个条件,说是要男女平等,有时也让我哭笑不得。
  我请她看一片电影,她就请我去溜冰,我请她吃一顿饭,下一顿饭她就抢着要请我。
  有一次,餐厅那个服务员本来把账单拿到我面前,却是我女友拿出钱包来数钱给他。
  临走时,那个服务员还对我竖起手指,看他满脸讥笑的样子,就知道他心里在想甚么:好棒,好一个吃软饭的家伙!哎,我也没办法,谁叫我有这么一个不讲理野蛮的女友!我知道她的心意是好的,她不想我负担太重。
  因为自从那次之后,如果轮到她请我,她会在进餐厅前先把钱放在我钱包里,由我买单,让我保持男生的尊严。
  读大学的时候,我们约会就比较自由了,经常都会玩到晚上才回家,我当然要有绅士风度,先把她送回家,然后再自己回家。“今晚我送你回家。”女友那晚竟然这样对我说。“别开玩笑,妳送我回家,我还不是要再送妳回家。”
  “谁要你送我回家?男女平等嘛,每次都是你送我回家,不公平嘛!”她像小女孩那样在我面前撒娇。
  妈的,真头疼!她又是“坚持原则”,甚么事情都要跟我平等,连送回家这种事也要跟我来个平等!她总是摆出一副巾帼不让须眉的态度,有时真使我生气。
  但生气也没办法,这次又要迁就她了,只好让她把我送回家。
  我们走下公交车时,她还故意摸摸我的头说:“小弟弟,姐姐送你回家之后,就要乖乖上床睡觉,不要再玩了,明天还要上课呢!”真是岂有此理。
  我们走过我家旁边一个幽暗的小公园,可能这颗老大树太大了,所以觉得特别幽暗。
  我说:“妳还是不要送我过来,妳就在公车站搭车走吧。”女友撅起可爱的小嘴巴就:“你又在看不起我们女生吗?你每次都把我送到我家楼下,我也要把你送到你家门口!”她蛮不讲理,但撅起小嘴巴的样子可爱极了,于是忍不住就在她小嘴巴上亲吻一下。
  这小公园幽暗的环境,正适合小情侣在这里亲热,于是她把身体靠过来,我就把她的纤腰轻握着,舌头轻轻敲开她的皓齿,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亲吻了,所以她也吻回我,两舌头很快互缠在一起。
  不过,当我的手掌从她的纤腰向上摸,摸到她那柔软圆嫩的胸脯时,她就把我推开。“小弟弟,别这么色,快回家吧!”女友说着,就拉着我的手离开小公园,向我家走去,怕我又亲吻她又对她上下其手。“Bye!”女友把我送到楼下,回头就走。“妳真的不要我送妳回家?”我满心疑惑地看着娇柔可爱的女友。“不用了,我回到家里再打电话给你。Bye!”女友一蹦一跳地走了。
  留下我看着她的背影,和她那束在头发后那条晃动着的马尾巴长辫子,然后隐入幽暗的小公园里。
  我无奈笑了笑,准备上楼。
  但心里还是有点不放心,每次都是我送她回家,这次没送她回家,总觉得有点不安心。
  呵呵,我现在追上去,等她有个意外的惊喜也好嘛。
  于是我就匆匆沿着刚才那条路走向公车站。
  我经过小公园时,听到小情侣丝丝嗦嗦的声音,我心想,这里确实是小情侣的胜地,如果下次女友送我回家,又可以在这里亲热一番。
  不过我没空停下来偷窥人家亲热,急急忙忙往公车站走去。
  干!这次公交车倒是真快,本来我想给女友一个惊喜,但我到车站的时候,她早就芳踪杳然了。
  算了,只好回家等她的电话吧。
  我又走回那个幽暗的小公园,仍然听到刚才那小情侣丝嗦亲热的声音。
  好家伙,他们在这里亲热,给我偷看一下也不要紧吧?于是我蹑手蹑脚沿着声音的地方走过去,妈的,两个人搂在那老树背后的长凳上,那男生粗野地把头钻在女生的怀里,而女生的衬衫已经是敞开着,已经被弄得浑身酥软,任由那个男生亲吻她的胸脯,干,这样亲热的样子,看来那男生已经是在吮吸着那女生的奶子,我立即觉得一阵子兴奋,鸡巴在裤裆里撑了起来,使我不得不弯着腰躲在大树后面偷窥。
  不过,就是光线太暗了,不然还可以看看那女生的两个奶子大不大。
  真想不到我楼下这个小公园居然有这种免费真人秀。
  这样好康的代志我怎么会错过,反正女友回家差不多要半小时车程,再多看一会儿才回家等电话也行,于是我站在大树后面,把头伸出去,聚精会神地看着那两个男女在那长凳缠绵。
  那男生真没令人失望,伸手进去女生裙子,不一会儿已经把她的小内裤扯了出来,那女生也真不知羞呢,一点反抗也没有,只是软软伏在那男生身上,任他胡作非为。
  那男生这时把她抱着慢慢站起来,然后把她横放在长凳上,原来我以为那个女生是被那男生逗弄得浑身无力,软软地任他胡弄,但这时我看得出来,那女生好像是喝醉酒或者失去知觉那样,根本没有反应,软软地任他摆布。
  干,有可能那个女生根本不是那个男生的女友!也有可能那个男生是个歹徒!我脑里有个念头一闪而过,女友少霞是不是真的已经上了公交车,或许她刚才经过这里碰到这个歹徒,这么说,那个女生很有可能是我女友?妈的,不会吧?
  我的头脑里突然嗡了一声,体内一阵血气直往上喷,也不知道是甚么感觉,是生气、是兴奋、是嫉妒、是焦急,反正好像翻倒五味瓶,甚么味都有。
  我的眼睛好像射出光芒那样,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两个男女,在暗淡的光线下,我还是可以看到那个女生有条长长马尾巴的辫子,妈的,真的是我女友!我看到那个男人把我女友横放在长凳上,顺手把她的外衣向两边一翻,原来她里面的内衣和乳罩早就被掀到胸口上,两个白嫩嫩的大奶子立即露了出来,当然我在黑暗里看不太清楚,只看到他的手麻利地伸到她的纤腰上一扯,解开了她腰带的扣子。
  我那时其实已经猜到那个女生就是跟自己秘密交往满心疼爱的女友,但看着那家伙粗野的动作,我竟然不知所措,像傻瓜蛋那样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女友任由那歹徒把衣服剥掉。
  我女友的裙子实在太容易脱了,只见那歹徒两三下子就捧起她的双腿,把她的裙子剥掉,这一下子,她纤腰以下全都赤条条。
  我在黑暗中看得不清楚,只觉得自己心跳急促起来,自己心爱的女友,现在竟然被色狼剥光光的。
  我这时头脑才恢复意识,但仍然不知如何是好,要大叫还是要冲过去把那色狼K一顿?那个色狼的动作太迅速,比我脑袋的转动还快,这时已经向躺在长凳的少霞压上去,“嗯哼,嗯哼”看来我女友还有一点点意识,加上受不了那男人身体的重量,被压得连哼几声。
  这时候我开始急了起来,看来要吓走色狼才行,不然再给他继续弄下去,我女友可就完蛋了,于是我用手摇动着大树旁的小树树枝,弄出嘶嘶沙沙的声音,好让他知道有人来了。
  那知道那个坏蛋只是向声音这边看了一眼,还不逃走,不知道是他胆量大,还是我女友太诱人,他不愿意放过快到嘴边的美肉,粗大的身躯还是压在我女友身上,还把她两条美腿勾挑起来,哇塞,这样下去,那色狼只需要把他的粗腰往我女友的胯间挤进去,我这可怜的女友的小穴就会立即被他干破。
  我本来想要大喊,不过怕这个坏蛋手里有武器,心想最好找一条木棍才好,于是我退后几步,找到一根不粗不细的树枝,算了,就权当作武器吧,然后又走回女友那里。
  “扑嗤。。。。。。扑嗤。。。。。。”“哼嗯。。。。。。哼嗯。。。。。。”我听到一阵子淫荡的声音,定睛一看,那坏蛋屁股上挺下沉不断摆动着,粗腰紧紧贴在我女友的两条美腿之间。
  我脑里一阵子昏眩,暗骂着:“都是女友自己讨来的,原本我送妳回家好端端的,怎么这次要送我回家?结果就被这个坏蛋奸淫了!”我心里突然有种凌辱女友的感觉,发狠地咬咬牙想,“好,这次就给妳一个教训,让妳多受几秒钟痛苦!”想到这里,我手持着树枝,却没去救女友,反而看着女友继续让那坏蛋折腾,让他干了四五十下之后,我才大喊道:“喂,你在干甚么!”那家伙作贼心虚,听到我这么一叫,就立即落荒而逃,一边拉着裤子一边逃跑。
  我没去追他,走到女友身边,这时候看得更清楚,女友从胸脯以下全都露了出来,好像一条美人鱼那样,光溜溜地呈现在那色狼面前,难怪那色狼还不愿意逃走呢,我看她的小穴被弄得有点翻起来,看来已经被那色魔淫弄,干过几十下。
  虽然我看着她的裸体也很兴奋,但她是我心爱的女友,现在半昏迷的样子,我才不会乘人之危。
  于是我抱起她,把她内衣拉好,裙子和内裤穿好,然后帮她扣好衬衫钮扣。“你。。。。。。你。。。。。。你这坏蛋!”女友竟然在这时幽幽转醒。
  她竟然以为是我从后面追来,还把她弄昏了,拉到这里来亵弄,“你真好色,我以后不理你啦。”她娇嗔地骂着我。
  我知道她不会真的生我的气,但我实在是冤枉,刚才是那个色狼把她弄昏,她竟然以为是我在恶作剧。
  我心想,早知道你这么喜欢冤枉我,我刚才干脆就不吓走那个色狼,让他把妳带回家淫弄!这是一段我跟女友还在暗中交往时期的插曲,因为讲到女友交往的三个条件,所以忍不住要说说这件事。
  不过已经有点离题了。


三、真正媒人公
  我一直以为阿敬学长就是我和女友的媒人公,没有他要我们在大学开放日去帮助,我就没有机会认识到少霞。
  直至女友读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我才知道真正的媒人另有其人。
  到了女友上大学读二年级的时候,我们才“正式交往”,她才开始公开承认我是她的男朋友。
  有一次,我和女友谈心,我问她说:“你那时候选择跟我交往,是不是因为我很帅呢?”我一边问,还一边装帅。
  女友说:“这是秘密,不过一定不是你的样貌啦,你长得不算帅!”哇靠,害我还装帅装了好几年,以为是因为长得帅吸引她,原来不是!难道是那些生物学家说的,哺乳类动物是用体味吸引异性,会不会我身上那种男人气味使少霞喜欢上我呢?不会吧,我和她都不是野兽啦,我们是高等动物咧!那为甚么她那时候会只肯和我一个人交往呢?我就死缠着她不放,一定要她把真正原因说出来。
  她给我缠得没办法,娇叫说:“好啦、好啦!我说啦!听着,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是在大学开放日那天。我们再早两年前就已经见过面啦!所以我很早就知道你叫胡作非,傻瓜!”傻瓜!我真的变成傻瓜了,不可能的,再早两年我们就见过面了?曲指一算,那是在读高中二年,而她呢,还在读国中三年。
  我年纪比她大两岁,读书也比她早两年,只是后来我高中毕业后读了一年专修,所以到大学时和她的差距只有一年。“你还记得那年正月初三,我和小叔叔去你家拜年吗?”女友说。
  我沉思一会儿,摇摇头。
  女友只好把拜年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我。
  原来她爸爸有个最小的弟弟叫做阿浩,也就是女友口中的小叔叔。
  这个小叔叔跟她爸爸同生肖(相差十二岁),小时候因为是家中最小,被爸爸妈妈宠坏了,所以平时喜欢喝酒吸烟、赌博玩乐、还经常找援交妹妹,快要三十岁还吊儿郎当。
  那年正月初三来少霞她家里拜年,她爸爸和她姐姐少晴出门拜年,家里只有她妈妈和她两个人招呼客人。
  他就说:“少霞,妳在家里不闷死才怪呢,不如跟我出去四处拜年,多拿几封好包。”少霞被爸爸丢在家里招待客人,已经很闷。
  平时这个小叔叔吊儿郎当,却会给她说笑话,还会教她各种折纸手艺,所以她对这小叔叔还很好感,听他说要带她出去拜年,就央求妈妈让她出去,她妈妈就让她跟小叔叔一起出去,只是吩咐晚上要早点回家。
  少霞就跟着这个小叔叔四处走,串门户,反正亲戚见他们两个都还是没结婚的“小孩子”,都很高兴地请他们吃糖,还给他们红包包。
  阿浩还随身带着一个即拍即有的照相机,每到一处都一起拍一张照片留念。
  要知道那时候即拍即有的相片很昂贵,但阿浩就是那种爱玩的人,从来没考虑过钱要怎么花才对。
  到了傍晚,阿浩就带着少霞来我家里。
  一进门见到我爸爸就单脚跪在地上大喊:“师傅大人,恭祝你生意兴隆、财运亨通、新春发财!”女友说到这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1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