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亿万情夫 >

第9章

亿万情夫-第9章

小说: 亿万情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打算怎么做?”

“他不想和我成为夫妻,那我又何必苦苦死缠着他。”

“艾美,也许唐真的出事了也说不定。”

“有哪个人会在自己的婚礼上出事的?”艾美根本不信,“还是在自己家里面,表哥,你到底站在谁那边啊?

“我当然是帮你。”

“那就对了,我要搬回家。”

“你忍心让唐妈妈和唐伯父伤心吗?”雷焰好心提醒,“现在唐下落不明,若连你也走了,他们会多伤心你知道吗?”

她当然知道,但她也是有尊严的,丈夫避不见面,她继续留在这里只会惹来更多闲言碎语。

“我不管,我要搬回家。”

“你妈会同意吗?”

“除非她想见我死,否则她就得同意。”

显然艾美很坚决,她的个性向来就比较刚烈,遇上这种事情,她还能保持这样的态度已算是很难能可贵。

“我知道你受了委屈,但是我相信你若离开后发现唐真的出事而不是弃你不顾,你会后悔的。”

雷焰的话句句都扎在艾美的心坎上,她挣扎了好一会儿才开口,“我再等一个星期,若他再不出现,我会照我自己的意思去做。”

“艾美,你可不要乱来。”雷焰忧心地劝告。

“我当然不会乱来,我只是要证明我艾美还是魅力十足而已。”就不信没有唐皓民她活不下去,他要敢整她,她就替他的小孩另外找个爸。

她的笑容让雷焰感到头皮发麻,“艾美,拜托你不要闹了好不好?”

“我想英华应该会很欢迎我去印度找她的。”

“喔。”雷焰不敢随意发表意见。

“另外,我想到我的申请还有效,我是不是该飞回英国去留我的学呢?”艾美继续偏着头思考。

找唐皓民已经让雷焰一个头两个大,如果她再出乱子,他会先抓狂,“艾美,我警告你不要在这节骨眼上给我找麻烦。”

她吐吐舌,顽皮地说:“那我去跳个舞发泄一下总可以吧?”说着就提起手提袋往外走去。

“艾美,你上哪去跳舞?”他在她后头追问。

“想知道就跟过来啊。”艾美坐上车激活了引擎,不过并没让雷焰来得及上车,车子已经向前急速开了出去。

雷焰紧张地在后头大叫,“丫头,不要开快车!”

车窗紧闭,车里的艾美根本没听到他的话。

“真是的,根本没把我说的话听进去!”雷焰不放心,也跟着跳上车,激活引擎,尾随在她车后。

超高分贝的音乐震天价响,感觉耳膜随时有被震破的可能,五颜六色的衣服随着肢体的摆动而飘来晃去。

人人摇得忘我,跳得疯狂。

这里,各式各样的人都有,举凡正经八百的上班族、淑女绅士,但只要变个装,淑女立刻变成辣妹,绅士也成了痞子。

这里讲求的是,只要我喜欢,没什么不可以。

艾美换上了一套中空装,比辣妹更辣。

“那女的够辣,瑞克老板一定会喜欢。”贝克一脸不怀好意的笑道。

今晚瑞克。比尔兹带着贝克、唐皓民一块来这儿寻乐于,借此想让唐皓民相信以前他们真的是好兄弟,不过刚巧瑞克。比尔兹闹肚子痛,上化妆室去,没看到艾美此刻风骚撩人的模样。

但唐皓民一看到她脸色大变。

没有一个男人会希望自己的老婆到这种地方,更不会希望她穿得那么风骚供人观赏。

“我去跳舞,你等瑞克。”他丢下话后,便自行滑进舞池,然后在人挤人的舞池中央找到艾美。

初看到他时,艾美愣了一下,但随即笑开,“我还在想你要躲到什么时候呢。”

“马上离开这里。”唐皓民突然将她一揽,两个人便栽在一块,他乘机在她耳边下达命令。

“笑话,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话?”她不从,且生气的推开他。

“我是你丈夫。”

“丈夫?”艾美不屑地笑说:“是逃夫吧?”

“我没有逃,是被抓走的。”

“这笑话一点都不好笑。”

“我不是和你说笑话。”不能在这个时候让瑞克。比尔兹看见他们,唐皓民扯着艾美往另一个信道退去,“我会慢慢告诉你,但是现在你得马上离开这里。”

“我不要走,你今天不给我一个理由,我哪都不会去。”艾美执意不肯离开。

两人不住拉扯,结果,一不小心,艾美的高跟鞋断了,重心倏地不稳,整个人笔直往后倒去,砰地一声,身体重重的跌到地上。

“艾美,没事吧?”唐皓民紧张地蹲下身子问道。

“好痛……”艾美手压着肚子,剧烈的疼痛让她苍白了脸。

“怎么会?只是跌一跤……”他完全不明白,一个跌倒怎么会令她脸色苍白成这样?

“好痛……好痛……”艾美忍不住痛得直落泪,“孩子……我的孩子……”

“孩子?你是说你怀孕了?”这下子连唐皓民的脸色也变得惨白不堪。

及时赶来的雷焰看见鲜血沿着艾美的腿流下来,慌忙推开唐皓民,上前将她抱起。

唐皓民在雷焰的眼中看到一道杀气,顿时语塞。

“你滚开!”

※※※

“我现在不与你讨论任何事情,但是你非得给我一个交代不可。”

撂下话后,雷焰便抱着艾美匆匆离开。

躺在雷焰怀抱中的她虽然肚子痛得厉害,但是却忍不住朝唐皓民站的方向望去。

她眼中有着哀怨与不解,以及更多的不谅解。

原先欲举步追去的唐皓民强逼自己停止步伐,远远望着两人的身影消失在入口处。

人群散开,贝克趋上前来询问:“怎么回事?”

“没有,那小姐鞋跟断了。”

因艾美裙下一片鲜红,令大家忍不住猜测,是否是因为流产,见克也听见了众人的窃窃私语。

“是喔,好像流产了呢!”贝克幸灾乐祸地笑说:“谁叫她爱玩,怀孕了还出来跳舞,会那样子一点都不奇怪。”

唐皓民给了贝克一记杀人目光,那一瞪吓得他停止了笑。

“你干嘛?”

“我不喜欢幸灾乐祸的人,希望你不要在我面前做出那样的举动。”

他的冷言冷语令贝克动怒,但是想到他是瑞克。比尔兹的金山银矿,贝克就不得不压下心中的怒火,“好,以后我不在你面前笑话别人就是。”

音乐再度扬起,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但,唐皓民的心思早已经飘得老远,跟着艾美和雷焰的身影而去。

他心里非常清楚,孩子没了,恐怕连老婆也要丢了。

他哀悼,为自己来不及出世的骨肉;他心痛,为自己即将要失去的最爱。

第7章

搬离唐家,艾美暂时住到雷焰家中,她没搬回家,是不希望听到母亲唠叨,她要过全新的生活,以复仇为目标的新生活,所以她决心要丢弃过去。

如今她在雷焰的训练下,努力的以爬上最高层为终极目标。

雷焰知道她的目的,是要整垮唐氏集团,但他明知道,却不能够拒绝艾美的复仇计划,好友成了敌人,他开始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

“雷,你真的要帮艾美整垮唐吗?”管仲伦根本不赞同这样的作法,我们三个从小到大都是同一阵线的,你不能那样做。“

雷焰无奈地问:“那你来告诉我,我该怎么做呢?

管仲伦被问得一时语塞,短时间他也想不出个好法子。

他接口又说:“艾美在婚礼上被丢下,是事实,她失去孩子,也是事实,我是她表哥,我不帮她,谁帮她?”

“我知道,但是唐说过了,他不是故意要丢下她的,那时,他只是希望艾美离开舞会现场,不想她再被瑞克。比尔兹纠缠。”这段时间唐皓民用电话偷偷和他联络,跟他碰面,所以他知道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对,他有他的理由,那就请他自己出面向艾美解释,如果她愿意原谅他,我没话说。”

“如果他无法马上出面呢?”管仲伦忧虑地问。

“那只怕战争是避免不了的。”雷焰斩钉截铁的说。

“雷,我们是旁观者,不可以跟着一起卷进去,这样事情只会更加复杂而已。”

“因为艾美不是你表妹,所以你可以说得轻松自在,我只问你,你是不是准备出手帮唐呢?”

“我……”

不给管仲伦说话的机会,雷焰续道:“我告诉你,你若还当我是朋友,就请你保持中立,我不想与你为敌,但若是你执意要帮他,那么我无论如何都要替艾美讨回公道。”

“雷,你说拧了,我没要帮谁,我也谁都帮,现在应该做的是把那个真正的罪魁祸首瑞克。比尔兹绳之以法才对啊!”

“谁能证明是瑞克。比尔兹派人抓唐的呢?”

“一个死了,另一个说不了话。”

“那还有其他证人吗?”

“有,但是不知去向。”

“管仲,你这是在浪费时间。”

“我会叫唐向艾美请罪,但是请你给他一点时间好吗?”

雷焰叹口气说:“我很希望自己可以给他机会,但是你没见到现在的艾美,我管不住,也很心疼,她毕竟是我最疼爱的表妹。我不能弃她不顾。”

“这我知道。”

“知道就好。”

管仲伦再度劝道:“不要太急于报复,许多事情慢慢来才看得清楚真相。”

“也许,但是我不是当事者,无法承诺任何事情。”雷焰耸肩表示无可奈何。

“那让我和艾美谈谈,或者是让英华和她谈谈。”

“现在她除了我以外,谁也不见。”

“雷,你不能帮倒忙,那对她没有好处的,你该知道那种报复一旦成功之后。她所得到的痛苦只会加倍不可能减低。”

“是吗?”

“如果你爱上一个人就会知道了。”管仲伦激动地说:“我们的姻缘是你牵成的,我相信唐和艾美不可能是孽缘,你该相信自己的看法才对。”

“我当然相信,但是我相信有个屁用,我又不是他们俩。”

突然管仲伦上前扯住他的领带,激动的问:“你难道不希望他们幸福?”

“我当然希望。”雷焰冷静的回答。

那就是他一开始的用意,只是没想到他的好意到头来却带给艾美莫大的伤害,所以他有些自责。

“我有办法了。”

“你有办法?”

“我先和唐谈过后,再告诉你我的办法。”

“随你。”雷焰无所谓的说:“我只能给你两天的时间,如果两天内你无法提出个好的办法,我就没法子了。”

“我知道。”

管仲伦点头笑说:“除非他们不爱对方,否则我一定有办法可以化腐朽为神奇。”

“但愿。”雷焰却不敢抱太大的希望。

为了要找出扳倒瑞克。比尔兹的证据,唐皓民并没有回家,他仍旧留在这里,只是偶尔他会趁着瑞克。比尔兹出去办事情的时候叫管仲伦前来与他会合。

“我不能半途而废。”

“唐,你想找到证据也犯不着自己进入虎穴,这太冒险了。”管仲伦并不赞同唐皓民的作法,“再说,你难道要任由自己和艾美的关系继续恶化下去吗?”

“我知道她现在很恨我。”

“所以你该去向她好好解释清楚。”

“她会听吗?”在失去孩子之后,他怕自己无论再说什么,艾美也不肯听。

“你不去做,怎么知道她不会听?”

“我很想,但是也不能任由瑞克那杂碎逍遥法外。”唐皓民恨恨地说。

“交给陆奎吧,他会有办法的。”管仲伦不放弃的劝说。

唐皓民则摇着头道:“陆奎虽然有能耐制伏瑞克,但是现在他信任我,相信我真的失去记忆,我不能够放弃这大好机会。”

“你真是太乱来了,要是出事怎么办?”

“不会的,陆奎他们随时都在注意他的一举一动。”

“不管怎么说,你都该要好好的对艾美做个解释。”

“我不知道怎么做。”他坦然地说:“我在商场上虽很能干,但是碰上爱情这种东西就莫可奈何,你是过来人,应该很清楚我此刻的心情才对。”

“我了解,但是艾美不了解,雷不了解,你不解释,他们就要采取报复行动,难道你们要成为敌人吗?”

“不会的,他们不会那么做。”

管仲伦笃定地回答,“会,他们绝对会,因为艾美心底的伤太大、太深了。”

伤人伤己,他受伤无所谓,但是他不愿意艾美再受到更大的伤害。

“管仲,你有什么好法子吗?”

“有个法子,但要你委屈些。”

“什么法子?”只要能让艾美恢复快乐,要他上刀山下火海他也在所不辞,只是当真那样艾美就会快乐吗?他可一点把握都没有。

“负荆请罪。”

“啥?”都什么年代了,还来那套,“你不是在开我玩笑吧?”

“我像开玩笑吗?”

“别玩了。”唐皓民挥挥手,一脸无奈的笑,“我会去向她道歉解释。”

“但都不及负荆请罪来得有说服力。”

“管仲,你这是在报复我吗?”

“你怎么这么说呢?”他无辜地瞪大眼,“我这样可全都是为了要帮你忙,你居然说我在报复你?我干什么报复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