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亿万情夫 >

第8章

亿万情夫-第8章

小说: 亿万情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没有啊,我根本没见到他。”艾美不住地摇头,还询问身边的女傧相,“你们有谁看到我老公了吗?”

“没有耶!”其中一个女傧相摇头回答。

另一个却说:“我见到他是在两个小时之前,那时候他和几个看起来很有派头的大老板正在闲话家常。”

雷焰一脸沉思的点点头。

“那他现在会去哪呢?”艾美不安的问。

这是她和唐皓民的婚礼,如果他不见了,丢脸的可是她这个新娘子。

“我派人去找找好了。”

“那我怎么办?宴会怎么办?”艾美焦虑的频频追问。

雷焰拍拍她的肩头,安抚道:“别担心,我会找到人的。”

“如果他故意要整我,让我难看,你怎么可能找得到他……”艾美闷闷不乐地垂着头说:“他一定是故意的。”

雷焰不悦地回道:“他不敢那样做,除非他连我这个朋友都不要了,如果他真的敢做出那种事,我不会饶他的。”

“艾美,这件事情就交给你表哥,你不要想太多,唐皓民一定是突然遇到急事赶去办,你们都早在神父的证婚下成为夫妻,宴会不打紧的。”女傧相之一,也是艾美的同学刘香云忙安抚的说。

“对啦,香云说得没错,什么事情都等你老公出现再说也不迟嘛!”另外几个女傧相也凑上前附和道。

不然还能够怎么办?

艾美点点头,“我暂时听你们的就是。”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雷焰还是没有找到唐皓民,唐家在无可奈何下只得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送走客人。

最难过的是艾美,女傧相离开后,她再也按捺不住的发起脾气。

“这算什么?若不情愿娶我就不要来我家提亲……”她一边扯下婚纱,一边哭诉。

“哎美,我不相信皓民会那样做,他一定是出事了。”唐母想安慰她,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怕多说会变成袒护,但她深信自己的儿子不至于会做出这样过分的事情来。

“妈,你别再说了,我知道打一开始他就没喜欢过我,是我傻,以为他对我至少有些好感,总而言之是我自己太自作多情了。”

“艾美,妈并不是在袒护皓民,你可不可以冷静一下,等我们找到他后,再来问清楚事情的真相?”

“妈……”

“艾美,妈求你,我真的不想失去你这个媳妇。”唐母苦苦地哀求。

她心肠软,最后还是点头答应了。

“好吧,我就留下来。”

“艾美,谢谢你,我一定会让皓民给你一个解释的。”

“嗯。”那是必然的,要不然,这婚姻维持下去也无意义。

经过一天,唐皓民才从昏睡中清醒过来,还没张开眼,就感觉到后脑勺传来一阵阵的疼痛,他摸了摸,发现自己的后脑勺竟肿了一个包。

他很清楚那是挨闷棍的结果,所以他略眯着眼瞄起四周的环境。

他看见了一个高瘦的男人,与一个胖子和一个矮子,算是很奇怪的搭配,高矮胖瘦都有了,就是没有一个长得像样的。

但却有个挺特殊的地方,那就是他们的手背上都刺着一颗黑色的星。

他知道自己落在谁的手上了。

“喂,现在怎么办?谁去通知老板我们抓到的是新郎而不是新娘?”矮子对坐在一旁的瘦子发出疑问。

唐皓民终于明白自己并不是绑匪的目标,他们要抓的是艾美,他倒成了替罪羔羊。

瘦子眼睛专注于手上的扑克牌,不怎么在意的说:“没问题的,老板的目的是要让婚礼中断,不论抓到新郎或新娘,我们都完成任务了。”

“那你就打个电话问看看接下来怎么做啊!”矮子脾气不好的催促。

“你凶什么凶,等我算好了这一回再通知也不迟。”

“可是我肚子很饿耶。”胖子抚了抚自己凸起的啤酒肚,可怜兮兮地哀求。

“吃,就会吃,你除了吃还能干什么?”矮子不悦地瞪他一眼。

胖子不甘示弱地回说:“你管我,我就是爱吃,赚钱不吃干什么?”

“猪公。”

这样也可以起内哄,真不知道请他们的人脑袋在想什么?!

唐皓民间笑在心,一个念头突然跃进他的脑里他倏地睁开双眼。

“好痛……”

他的叫声引来三人的注意,矮子说:“那家伙醒了。”

“对啊,那家伙醒了。”胖子重复的道。

瘦子走向唐皓民,居高临下的睨着他看。

唐皓民假装糊涂地问:“请问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

“你不记得了吗?”胖子把视线定在他脸上,似乎这样可以让他忘记肚子饿的事。

“你们是谁?”略一顿,唐皓民的眼神变得茫然,“我又是谁?”

“等一下,你不知道自己是谁?”

“你知道我是谁?请你告诉我好吗?”他冲动的扑上前,抓着瘦子猛问:“你告诉我我是谁好吗?”

“这家伙头被敲坏了。”

“好像是。”胖子点头附和。

“你们在说什么?”唐皓民狐疑地问。

“没事,我们是说你八成被大楼掉下来的花盆打坏了脑袋,才会失去记忆。”瘦子一脸贼笑,心底开始盘算要如何利用这机会好好地捞上一笔。

“我被花盆敲到头?”

“对啊。”

“那我究竟是谁啊?”

“你……”他们相互交换了个眼神、随即笑说:“我们是你的救命恩人,你被花盆砸到,是我们救了你。”

还真会掰,明明就是贼还装一副见义勇为的样子。

但为了要抓出主谋,唐皓民继续配合着三人演戏,“那真是太感谢你们了,现在可不可以告诉我我是谁?”

“我们会告诉你的,但是你要先告诉我们,你要怎么谢我们呢?”

“最好先请我们到圆山大饭店去吃满汉全席。”

胖子话一出口,就被瘦子给敲了一记。

“干嘛打我?”

“猪头,就只知道吃,你想吃,等你有钱,要吃什么都随你。”

“你们要钱吗?”唐皓民一脸茫然地问,“可是我连我是谁都不知道……”

“我们会告诉你的,可是,我们要先去见一个人。”

“见谁?”

“说了你也不认识,不过你要跟我们走一趟。”瘦子对他和颜悦色到让人想吐。

唐皓民心想,他们只是手下的人,对付他们太容易了,他要的是大鱼,所以他必须放长线、沉住气,否则就会功亏一篑。

“好啊,我跟你们去。”

※※※

“你们抓他来干嘛?”瑞克。比尔兹差点被他们三人给气死。

可不是吗,他们这形同绑架,绑架他倒也不怕,只是有谁会笨到把被绑架的人抓到主谋的面前呢?

他真的被这三个笨蛋打败了。

“先带他下去。”瑞克。比尔兹一声令下,唐皓民就被带出去了。

他犀利的眼神对上瘦子,“你最好给我说清楚。”

“因为新娘子身边有很多女傧相陪着,我们根本找不到机会下手,那家伙自己落了单,所以我们就想,反正只是要阻止婚礼进行,抓谁来都一样。”

但,瑞克。比尔兹可不是那么想,他有自信让女人们为他死心塌地,而男人,尤其是唐皓民,他却是个棘手的人。

“既然被他知道了真相,就留他不得。”

瘦子一听见他的打算,慌忙阻止,“比尔兹先生,他已经失去记忆了。”

“失去记忆?”

“对,因为我们把他打昏,他一醒来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是那样啊。”

“没错,所以我们就将计就计告诉他,我们是他的救命恩人。”

“救命恩人?”瑞克。比尔兹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

看他笑得开心,他们也就更大胆了些,“我们觉得这机会不可失,如果可以把唐氏集团的钱占为己有,我们就发了。”瘦子开心地说着他们的计划,“我想这样一来对老板你的未来也比较有帮助。

“确实是有帮助。”他的眉宇间尽是诡谲的笑。

“那就对了。”闻言,他们也笑得更加开心。

胖子却扯着瘦子问:“瘦子,这样我们是不是就会有很多钱买吃的?”

“有。”瑞克。比尔兹笑说:“我现在就要给你们很多钱买吃的。”

“真的吗?”听到有钱、有吃的,三人同时睁大了眼,十足的见钱眼开。

“贝克,你带他们领赏去吧。”他下令时眼神是冷冽无情的,而贝克的嗜血因子也开始在体内跳动。

“老板交代的,贝克绝对会办得漂漂亮亮。”

之后,贝克领着他们往另一个出口走去。

“等一下,我们还要带着那个唐皓民一起。”

“那个人老板会自行处理,你们另外还有地方要去。

贝克的冷笑令三人头皮发麻、浑身发颤,不样的预感让他们同时脱口而出,“我们不想要钱,也不想吃饭了,让我们离开吧。”

“想离开?”贝克扳着自己的手关节,发出声声“喀喀”的声音。

“对,我们想离开。”

“我会送你们离开而且会去得很远。”

危机意识一上来,自私的瘦子马上把胖子往前一推,自己拔腿便逃,矮子见状。也跟着举步逃逸。

“你……不要过来……”胖子被同伴出卖,吓得屁滚尿流,“我不想死……我们无冤无仇的……”

哭泣声持续不断,但是下一秒,跟着脖子的扭动,胖子求饶的声音停止了,而后换来的是贝克满足的狂笑。

“好久没这么好玩了,逃啊,猫捉老鼠的游戏我最喜欢了。”他对着那早已经消失的两个背影大笑。

另一边,瑞克。比尔兹还在试探唐皓民。

“你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他不耐烦地回答,“这问题我已经回答过很多次了,你们若不想告诉我我是谁,我就自己去找警察帮忙。”

“不,我们当然乐意帮助你,不过我也希望你能够帮我一个忙。”

“帮忙?”

“对,我现在需要一笔钱。”

唐皓民挑着眉,不解地问:“那跟我说干嘛?欠钱不是该去向银行借吗?”

“唉,银行说我融资过度,不肯再借我钱了。”瑞克。比尔兹可怜兮兮地叹着气说:“我那三个手下说他们救了你,而你也说过愿意帮助我们。”

“对啊,可是救我的是他们。”

“但是你知道吗,以前我就把你当成亲兄弟般看待,我俩交情好得不得了,我还想这两天去找你,相信你一定会借我钱周转,哪知道会出这种乱子。”

哇!他真会睁眼说瞎话,比那三个有过之而无不及,难怪人家会说,物以类聚,他们真是太配了。

“你要我怎么做?”

“这我可要好好想想。”瑞克。比尔兹不笨,唐皓民失踪这么多天,唐家不可能没报警,如果现在带他去银行或者打电话勒索都不是个好方法,“等我想到了再告诉你,现在我带你去找乐子。”

“找乐子?”

“对,找乐子。”瑞克。比尔兹的手攀上唐皓民的肩膀,故意制造哥俩好的假象。

唐皓民抿唇一笑,若他真失去记忆,他会上当,但他没有,所以心知肚明得很。

若说瑞克。比尔兹是个难缠的人,那么他也会是个不容小看的狠角色,以牙还牙还不够,加倍讨回才符合他的个性。

所以、这账他是迟早要讨回来的。

田田田

深宫怨妇说的可能就是她,新婚头一晚,艾美就独守空闺到天亮,如今,都结婚一个星期了,丈夫却下落不明。

各家报章杂志还拿此大作文章,说“情海生波”、“新郎不满意新娘所以离家出走作为抗议”,种种说词令艾美感到不堪其扰。

更惨的是,她发现自己的生理期没有来,检查之后才发现原来已经怀孕一个半月了,这下子可好,她上哪去帮小孩找个老爸啊?

“都是你,要不是你,我也不会这么惨!”艾美怪来怪去,把错全部怪在雷焰身上,要不是他没事安排相亲,她也不会离家出走,更不会碰上唐皓民,也就不可能做出那些荒唐事来。

“这怎么能怪我,又不是我硬逼着你嫁人,也不是我把你老公藏起来的!”雷焰感到万分无辜,他虽然一开始抱着恶作剧的心理,但是基本上他还是希望自己的好友和表妹可以有个好结果。

他又不是神,哪猜得到竟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不怪你难道怪我自己?”艾美气呼呼地埋怨,“要不是你安排什么鬼相亲,我就不会离家出走,更不会和他有任何交集,一切都是因你而起,你怎么能够推卸责任呢?”

听起来好像真的是他不对,雷焰一脸歉然的说:“对不起!”

“光说对不起有用吗?”

也许很多人欣羡她嫁人豪门,但是她却不为此感到快乐,刚开始她还抱着一丝希望,想说也许他们是两情相悦,就算还不到爱的程度,日久也是可以生情的。

可是她现在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因为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还好,唐皓民母亲的癌症是检查报告拿错了,她的身体很健康的。

“你打算怎么做?”

“他不想和我成为夫妻,那我又何必苦苦死缠着他。”

“艾美,也许唐真的出事了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