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亿万情夫 >

第4章

亿万情夫-第4章

小说: 亿万情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看得他忍不住上前替她收拾这一切残局。

“你到底是怎么长大的啊?”

“自然长大的啊。”

“像你这么笨的女人,我头一回遇上。”

“你怎么可以直截了当的就骂我笨呢?”艾美不悦地扁着嘴说:“我也不过是厨房的事情比较不行,其他方面我还是很能干的啊。”

唐皓民不以为然地问:“譬如什么呢?”

“譬如打计算机、影印,或者建档啊,一切的文书处理都难不倒我。”

“文书处理?你什么毕业的?”

“大学啊。”

唐皓民没有再追问下去,只是摇着头边走边说:“那也肯定是三流大学。”

一个大学生,竟把影印这种小事情说得那么伟大,还真是不简单呢。

“唐皓民,你太过分了……”

此时此刻,艾美深信自己手上若有把刀,一定会把他给大卸八块的。

※※※

“你可不可以告诉我,你接近我到底想要得到什么?”吃饭的时候,唐皓民忍不住再度询问。

他压根不信有女人会不要他任何东西,只想来段异国恋,要他当个短暂情夫。

“如果你有想要的东西可以告诉我,在能力范围内我都可以满足你。”

他最不愿意和女人有太深的牵扯,通常他会给她们钱或者是珠宝首饰,那么一来等于钱货两讫互不相欠。

但偏偏艾美什么也不要,让他感到相当棘手。

“我啥也不想要,只要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专心当我的专职情夫就好了。”

“就那样?不要钱或是珠宝?”

她不悦地反问:“你瞧不起我吗?”

“为什么那样说?”

“给我钱就是瞧不起我,我不会要你的钱。”

“那么送你东西总成吧?”

“不必了。”她一口回绝了他的提议。

“可是你不是缺钱用吗?”

“不缺了,我已经拜托我的朋友把我寄放在她那里的名牌货统统卖掉,所以我现在并不缺钱用。”

啥也不要,这女人太奇怪了吧?

“你不会忘记我们之间的约定吧?”

“没忘。”

“真的没忘?我们的异国恋情只发生在这里,出了法国就一切都化为云烟,你是这样说的吧?”

“没错。”

“可是女人不是都喜欢安全感吗?”

“我不要啊,因为你一点都不安全,所以要你给我安全感,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我不喜欢自找麻烦。”艾美答得很洒脱。

“那我就不懂你找上我的用意了。”

“很简单啊,有个像你这么帅的人当情夫,我觉得很风骚。”

“风骚?”

“对,况且你又是排行前十名的黄金单身贵族,这就更风骚了。”

“怪女人。”

“你管我,我就喜欢怪、”

“那是你的自由,但是我们该有所进展了吧?”

“什么意思?”

“异国恋情,别告诉我你想和我谈那种纯纯的爱,身为你的情夫的我不做点什么事可是会过意不去的。”

看他突然宽衣解带,艾美顿时瞪眼大叫,“你干嘛脱衣服?”

“洗澡啊。”

迟早要面对的问题,她非常明白,可是到了紧要关头,她还是却步了。

别瞧她平常爱玩,其实她根本就没有那方面的经验,最多只是亲吻,而法式深吻还是和他有过的经验。

那也是不久前才发生的事情,现在就要和他裸裎相见,她一颗心七上八下的。

“要不要一起洗澡啊?”

“不用了,你先洗。”唐皓民明明就围着一条浴巾,可是她却连看都不敢看他。

“好吧。”

虽然拒绝了他的提议,但待在外头的她,仍可以听见浴室传来的水声以及他的歌声,想象他在里面一丝不挂,艾美的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

许久,唐皓民终于从浴室走了出来,身上仍旧只围着一条大浴巾。

“换你洗了。”

“哦……”

她慢吞吞地走进浴室,打开莲蓬头后竟发起呆来。

一段时间过去,见她仍旧没有走出浴室,唐皓民上前敲了敲浴室的门,“喂,你在里面睡着了啊?”

呼叫声把艾美从发愣中叫醒,她发现莲蓬头开着,而外头的叫唤更大声了。

“不要叫了,我还没有洗好啦!”

唐皓民猜想着,事实上她是根本还没有洗,甚至连衣服都没有脱下来半件,于是他说:“我告诉你,你十分钟后不出来,我就踢开门进去。”

“你疯了啊?”

“不然你就快点洗好出来。”

生怕他真的会闯进浴室,艾美迅速洗了个战斗澡,并且穿戴整齐的走出浴室。

“你洗完澡干嘛穿得那么整齐呢?”

“习惯。”

“算了,过来吧。”唐皓民坐在床边招手,示意她过去。

“干嘛?”艾美怯怯地问。

“干嘛?”他好笑的说:“男人和女人在房间里面要干嘛你不知道?”

“聊天吗?”

“别装了,你要出来找艳遇,在这方面该是个好手才对。”

“我才不是你想的那种女人。”艾美不悦地反驳。

看来要叫动她是很困难的,唐皓民只好自动上前。

看他过来,她一个劲的猛往后退,神色慌张地脱着他说:“你奇。сom书不要过来,有话站在那里说就可以了……”

“我不是要说话。”

“不是说话那要干嘛?”

“明知故问,我以为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而且要我当情夫也是你自己提议的,你到底在怕什么呢?”

“我哪有怕?”

“不怕就不要逃。”

“我没逃……”是脚自己在动,而不是她想逃。

“够了,我没耐心和你玩游戏,你若是不想继续下去,想就此打住,我叫出租车送你离开这里。”

“不要。”艾美只好主动迎向他。

是她自个要他当她情夫的没错,但是她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啊,当然会怕!

“你就不能够有些耐心吗?”

“你到底在怕什么呢?”

“什么都不怕。”反正他已经先入为主地认为她很爱玩,不可能是处女,她说多了也无意义。

所以她决定不告诉他,自己其实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女。

纵然被男人脱衣服还是会怕,而且她还不停地发抖,可是最后她还是接受了他的存在,在他火热的欲望下由女孩蜕变成为女人……

一回、两回,他似乎要得不够多,即使知道她是处子让他感到惊讶,他仍像一头猛兽,急欲要吞噬掉她。

此时扫兴的电话突然响起。

“谁啊?”兴致被中断,唐皓民一脸不爽,接起电话的语气很差,但一得知来电者是谁,讲话的态度却一百八十度大逆转,温柔得不像话。“安琪儿,我知道,我今天太忙才会忘记了我们的约定,改明天好吗?明天我一定过去找你,绝不会再黄牛的,嗯……”跟着是一记飞吻。

啥?竟然一边和她上床,一边又和别的女人卿卿我我!

这该死的男人!

艾美一怒之下,拾起鞋子用力地往唐皓民的头狠狠敲上一记,便气冲冲地抓起衣服跑掉。

“该死的女人,竟然这么对我,还不负责的逃走。”被撩起的火还旺着呢,这怎么办才好?

虽气,但是他也只能莫可奈何地走进浴室,准备去冲冷水澡了。

※※※

灯光好、气氛佳,艾美排队排了好久,好不容易才进入这家有名的酒吧,听说这家酒吧夜夜客满,所以都要用排队的。人数有限,是因为不想让客人有不好的拥挤感觉。

男人爱风骚,换女人像换衣服,左拥右抱永远找得到冠冕堂皇的理由来为自己的不忠实脱罪。

想到唐皓民才和她做完爱做的事,就和另一个女人讲电话讲得甜蜜得可以腻死人,火就冒得三丈高。

她一边叫酒保送酒,一边自言自语,“爱勾引女人是不是,勾引我也会啦,勾引拉面我还常常吃咧,这种事情难不倒我的啦!”

她三更半夜的出门,就算只是情夫,唐皓民也不放心她一个女人家单独外出。

所以她前脚出门,他就立刻跟着她后头出来了。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她会跑到酒吧来,这里挤满了外国人,是个龙蛇混杂的地方,单身女子通常都不会单独在夜晚出现在这儿的。

她更夸张,对每个擦身而过的男人乱抛媚眼猛笑,简直就是疯子的行径。

“小姐,请你喝杯酒好吗?”

艾美扬眉望着金发帅哥,打量起对方来。

他长得还真帅,是她所见过的外国男人中,最帅的一个,不止有张足以颠倒众生的酷脸,还有着模特儿般的高挑壮硕身材,有不少女人正用欣羡的眼神看着她。

她知道那些人在想什么,她们认为她是今晚最幸运的女人,竟然能够得到这超级帅哥的青睐。

“几分呢?”瑞克。比尔兹帅气的笑问。

“什么几分?”艾美纳闷地望着他。

“你不是在对我的外表打分数吗?”

“你知道?”

“看得出来。”他再度问道:“可以告诉我,我得了几分吗?”

“满分,无懈可击。”她坦然告知。

“谢谢,请你喝杯酒如何?”

她大方接受,“可以啊,由我选择好吗?”

“当然。”

点了酒,两人便相对而坐,眉目来往,有说有笑,这些都看在唐皓民的眼中,越看,他胸口的火就越烈,火越烈,一股杀人的冲动就不断涌起。

发现唐皓民的存在,是打从他进门开始,艾美所作所为都是为了要激怒他,看到他越气愤,她就笑得越灿烂。

瑞克。比尔兹不解她的喜悦从何而来,“小姐何以笑得那么开心?可以让我分享一下你的喜悦吗?”

“嗯,没什么,我只是想到有头猪啊,以为自己隐了身,可是实际上他的存在所有人都看见了,他却还自以为是的为所欲为,你说他是不是很笨?”

“是笨,但猪本来就笨不是吗?”

那些对白,分明就是冲着他来,唐皓民怒气冲冲地举步上前。一手夺下艾美手中的酒,对瑞克。比尔兹冷淡地说:“对不起,这位小姐是我的同伴。”

“喂……你……”艾美准备抗议,却被他给硬拉出酒吧。

来到停车场,他才松开她的手,转而把她塞进驾驶座旁的位子,自己也坐进驾驶座,准备驱车离开。

可是还有一群人也跟了上来。

站在所有人中间的黑衣男子,正好是刚刚向艾美搭讪的瑞克。比尔兹。

唐皓民摇下车窗,不悦地问:“有何指教?

“这小姐不愿意和你走,请你开门让她出来。”瑞克。比尔兹微愠的说。

一个人在深夜中有一票保镖,看来他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但是,唐皓民并没有丝毫惧色,“她是我的女人,所以我要带她走。”

“那我只好不客气了。”

艾美怕出事,赶忙阻止,“对不起,很晚了,我得回家,以后有机会再一块喝咖啡吧。”

瑞克。比尔兹走向另一边,弯身对艾美说:“既然小姐都这样说,那我也只好悉听尊便了,这是我的名片,还没请教小姐贵姓?”

“我叫Amy,很高兴认识你。”她客套地接过名片,并说:“Bye。”

“SeeYou。”

车子终于激活,唐皓民在开车时瞄见艾美正拿着名片仔细端详着,他手一伸便取走了她手中的名片。

“你干嘛?”她不悦地问,“我要不是看在你提供我住的地方,又怕你被人围殴,我才不要跟你回去咧!”

唐皓民白了她一眼,自顾自的看起手中的名片,一看之下,脸色倏地黯沉下来。

“怎么了啊?脸色那么臭。”艾美不解地问。

“你可真会招惹是非。”他一脸严厉地讽刺。

“什么意思啊?”她不满地抗议,“就许你自己可以和女人卿卿我我,而不许我和男人喝一杯酒吗?你也太霸道了,别忘了你只是我短暂的情夫,等离开这里我们就要说白白了,你根本就没有资格管我。”

“我也不想管你,但是既然你现在和我在一起,这段时间内你就得要安分守己,不然就此说白白,我们各走各的路,你要去招蜂引蝶尽管去,但是名片上的这个人绝对不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我瞧他挺好的,长得帅,又有那么多保镖保护,肯定是个大人物。”

唐皓民不屑地哼着气说:“白痴女人,长得帅就叫好吗?有保镖你就觉得他了不起?如果我说他和黑手党有关系,你岂不是要大叫,哇塞,好厉害耶!”

黑手党?黑道的耶!

“不会吧?你少骗人了,那个帅哥怎么可能会和黑道扯上关系……”说着说着,艾美心底有点毛,半信半疑地问:“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是黑手党?”

“证据是没有,但是常听朋友说他有问题,所以劝你最好能离他多远就多远,沾惹上他,你讨不了好处的。”

一离家出走就碰上唐氏集团的唐皓民,进个酒吧也能碰上黑道人物,艾美垮着脸,哭笑不得,“哪有那么巧的,什么都给我碰上了。”

“对,就是那么巧,我不就让你给碰上了。”

“就算碰上,人家也不见得会找我,你根本不需要担这个心。”

“是吗,但就我看,他不找你才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