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亿万情夫 >

第10章

亿万情夫-第10章

小说: 亿万情夫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怎么这么说呢?”他无辜地瞪大眼,“我这样可全都是为了要帮你忙,你居然说我在报复你?我干什么报复你?”

“因为我和雷焰合力撮合你和你老婆,用了一些小计谋,所以你因此而对我不满,想要用这种方法报复我。”

“不是。”管仲伦诚心地说:“我很感激你和雷还有艾美,因为你们,我才能讨英华做老婆,所以我也希望你能得到幸福。”

他每句话听起来都是诚心诚意的,于是唐皓民不再有所怀疑,“好吧,就算我相信你,但是你真的认为那样做有用吗?”

“一定有用。”

“那瑞克那边怎么办?”唐皓民怕功亏一篑,所以不敢随便答应。

管仲他笑说:“你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可以请陆奎帮忙嘛。”

“调虎离山?”

“没错。”

“我知道了,麻烦你通知陆奎。”

“所有事情我都会帮你安排妥当,绝对不会坏了你的大事,也可以了却我们大家的心事。”

唐皓民举手攀住管仲伦的肩膀,感激地说:“谢谢你。”

“兄弟说啥谢,加油吧,我们能帮的就只有这些,艾美那边得要看你自己了。”

“嗯。”他笑着点头,心里非常明白,真正困难的是艾美那关。

但他伤人在前,所以不怨谁,如今他要面对的,就是现实的考验。

※※※

男儿膝下有黄金,俗语都是这样说的,他们以下跪为耻辱,更认为士可杀不可辱,古代男人更是,上跪天与帝王,下跪双亲,除此以外绝对不能让双膝着地。

如今唐皓民却三步一跪地求上了雷家。

站在窗口,艾美早就看到他的杰作,更看到他那一身可笑的打扮,不知道是谁去帮他准备的,竟然找来根大扁担,就算在乡下也很少见了。

不过若是这样一切就可以一笔勾销,那她所受的苦又算什么?

“叫他回去!”

“艾美,他已经够牺牲了。”

“我没叫他那样做,或者他是怕我们报复他,所以来这一招苦肉计,你这样就对他心软了吗?准备阵前倒戈?”艾美字字犀利如刀。

这便是她这些日子以来的改变,失去孩子给她的打击非常大。

雷焰并没有怪她,“我知道你不可能这样就原谅他,不过我也不能够阻止他那么做。”

“表哥……”艾美转头,又想发飙。

雷焰抢先表态,“我知道唐太过分,但是并不是他自己逃离婚礼现场,我觉得你不该再怪他。”

“我可以不怪他害我成为众人的笑柄,但是孩子呢?你说我不该怪他吗?”艾美激动地质询。

很多人,为爱情乱了心,理智与疯狂往往只在一线之间,理智的人碰上爱情,也会变得失常。

“你为什么不说话?”

“你都执意要那样做,我又能够说什么。”雷焰叹口气,“如果你真那么狠心,就让他一直跪着好了,我没有意见。”

“你故意气我是不是?”

“没啊,我是你表哥,你若没有点头让他进来,我也不会让他踏进雷家一步,就让他继续跪着,也许八卦杂志记者很快就会闻风而来,这下子你可红了,能让唐氏集团少东跪地求饶的女人,记者们会很感谢你替他们找到这么好的卖点。”

“雷焰,你很过分啊!

“会吗?”他无辜地说:“我倒觉得你比较过分,执意怪根本没有错的他,你才狠心呢!”

“我哪里错了?”她被伤得不够深吗?表哥还这样数落她,太过分了!

“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如果我没有要你们相亲,你们都可以过自己原本快快乐乐的生活,我也不必弄得里外不是人。”

“说到底你就是偏袒他。”

“我不偏袒谁,只是在告诉你一个事实,唐没有错,那全都是因意外所造成的憾事,你不该怪罪于他。”

有些话,艾美听进去了,只是嘴巴不说。

“加里去福你不牢牢捉住,轻易就会飞走,我相信你流掉的孩子也不愿意看到自己变成父母反目成仇的导火线。”雷焰开始对她动之以情。

孩子,是她心中永远的痛。

看她表情软化了些,雷焰继续说:“你们还年轻,要生小孩机会多得是,说不定你那个流掉的孩子还等着投胎做你们的小孩,你若不肯给唐一次机会,孩子如何来投胎转世呢?”

这些话,确实说进了艾美心里。

“够了……别再说了……”泪水滑落她的双颊,铁石般的心肠也在瞬间瓦解了。

※※※

面对面却不知道要说什么是件尴尬的事,但是,深爱着对方的人,往往一个眼神就能代替千言万语,看到唐皓民瘦了,艾美心底有着一丝不舍与心疼,而他亦然,但是她现在淡漠的神情让他裹足不前。

雷焰早在唐皓民上楼前就已经先离开了,此时此刻,房间只剩下他们两人。

艾美没有歇斯底里的乱发脾气,只是静静的看着窗外。

但,终究是要开口的。

唐皓民鼓足了勇气,道:“我是来向你赔不是的。”

“你做错了什么吗?”她平静地反问他。

“没有,但是我还是要道歉,因为所有的误会都因我而起,所有的伤害也是我间接造成的,所以我必须道歉。”

“嗯。”艾美点头接受他的说词。

经过雷焰的一番劝说,她已经不那么激动,也想开了不少,发现启己确实是钻牛角尖钻过了头,还差点铸成大错。

但要说原谅,似乎并不是那么容易,孩子没了是事实,她的心有了伤口也是事实。

“你可不可以先卸下你身上那滑稽的扁担?”

“喔。”一语惊醒梦中人,唐皓民飞快地取下身上的东西。

“那是哪找来的?”

“管仲帮我买的。”

“还真是用心良苦。”

“艾美,我想向你解释清楚。”

“如果你是要说逃婚的事,我早已知道你是被绑架,所以不怪你。”她嘴巴上说不怪他,但是态度却轻快不起来。

“你仍在怪我。”唐皓民沉重的指出事实。

“那不重要了。”

“孩子的事情我很抱歉,因为我不知道你怀孕了。”

艾美淡然地说:“那也已经成为过去了,你若是怕我因此报复你,那你大可放心,现在的我没有那种报复人的动力了。”

“艾美,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

“重新来过?”她挑起眉,第一次真正的和他四目相对,“有那个必要吗?”

“有。”

“但是我却没了当初的心动。”

“因为你心中对我有恨。”唐皓民再度指出事实。

“你若觉得无辜,可以不要来向我道歉,我不想再去计较任何事了。”

“但是我计较,我不想这样失去你。”他上前执起她的手,深情倾诉,“我不要失去你,请再给我一次机会,好吗?”

艾美静静地望着他,问:“如果你是为了赔罪,那已经没有必要了。”

“不是,我是真的不想失去你。”

两人的态度是对比的,唐皓民一副深情款款的样子,而艾美则显得冷淡无所谓。

“这只是你此刻的想法,一旦新鲜感没了,你还是会变心的。”

“我会用时间来证明我对你的感情。”

“随便你。”和他见面已经是她最大的让步,至于未来,她不敢多想,也不寄予太大的希望。

对唐皓民而言,这也许不算是好的状况,但是,比较起满心想要报复的艾美,现在的情况算是不错了。

“我累了。”她淡淡地说,语气显得客套。

他明白此刻不能操之过急,当她下达逐客令,他就该要尊重地把空间还给她。

“我会再来看你的。”

艾美转身面向窗外,对于他的话并没有做出任何响应。

※※※

陆奎大闹瑞克。比尔兹的赌场,还安排了一场官兵捉强盗的戏码,这举动,几乎弄得他人仰马翻,而且损失惨重。

但陆奎的用意只是要让瑞克。比尔兹没有多余的心思与人手去盯住唐皓民罢了。

“可恶,到底是谁搞的鬼?”

“老板,还好我们走得快,不然被警察抓到就不妙了。”贝克喘着气说。

“去查查看到底是谁在扯我后腿。”瑞克。比尔兹气愤地下令。

贝克恭敬地问:“那查出来后要怎么做呢?”

“以前你都怎么做现在就怎么做,不要问这种问题。”他不耐烦地对贝克吼了声。

他的脾气向来就不好,碰上这种事情,底下的人肯定要遭殃了,贝克心里也有气,但他是老板,还是黑手党头头的拜把兄弟,谁也不敢得罪。

“我这就去。”

“等一下!”

“老板还有什么吩咐吗?”

“那个瘦子还没找到吗?”

“真会躲,还没有人发现他的踪迹。”贝克小心翼翼的回着话。

“是你们没用,我养你们真不知道作何用处。”瑞克。比尔兹怒不可遏地吼道。

瘦子是绑架事件所剩的惟一证人,要是让他苟活于世,迟早会落入警方的手里,抖出他教唆绑架的事,斩草除根向来是他的作风。

“是。”

“还不快去找人,难道要看我被抓进去关吗?”

“属下这就去。”

贝克离开后,瑞克。比尔兹抖了抖身子,试图将一身的霉气抖掉,而后又恢复成大亨模样走入人群中。

陆奎正躲在一旁,望着他的背影淡笑,脸颊上的伤疤让他看起来有几分骇人。

“陆大哥,这不会为你带来困扰吧?”管仲伦忧心地问。

“有什么好困扰的?”他不以为意地笑说:“那种杂碎就是要给他一个惨痛的教训。”

“嗯,我们还得找到其他证据,才能彻底的将他定罪。”

“放心吧,很快他就会变成过街老鼠的。”陆奎非常笃定。

“怎么说?”

“你大概不知道,他拜把兄弟的帮派快要瓦解了。”

“那瑞克就没了靠山。”管仲伦举一反三的说。

“没错,如果帮派解散了,身为拜把兄弟的他很难不成为靶子。”

黑道就是这么残暴,赶尽杀绝,绝不让任何一根草风吹再生,但陆奎例外。

一个真正的黑道分子,是讲求信义仁爱,转型成功的陆奎已经称不上是黑道人物,但是在黑道上的影响力却不容小看。

“好了,我得走了,有事随时和我联络。”

“谢谢你了陆大哥。”

“是兄弟就不要说谢,那个叫瘦子的目击证人,我会派人找找。”

“谢……”想起陆奎的话,管仲伦只好转而道,“这谢是替唐跟你说的。”

“别说谢了,谁叫他是唐士晤的堂兄弟,我不帮他难道要等着让人砍我吗?”

“说的是。”

唐士晤的妻子是陆奎义父的女儿,所以陆奎等于是唐士晤的舅子,说起来唐皓民也该叫陆奎一声舅子。

里里外外一家亲,当然就该要互相挺到底了。

“那一切就麻烦你了。”

陆奎点头,笑说:“找人不麻烦,真正麻烦的是为情所困的唐皓民。”

管仲伦点点头,“我也有同感。”

他也为爱受过苦,当然了然情字扰人心多深。

第8章

重新追求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情,艾美对于爱情,就像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的心态,所以,尽管唐皓民常偷空出来看她,她还是无法像以前那样对他毫无防备。

三剑客给她一种根深蒂固的想法,那就是花qi書網…奇书心,花心的男人会有定性,实在叫人不太能相信。

但唐皓民不死心,就算人不到,花也会天天送到。

现在,艾美的房间几乎可以开一家花店了。

“可不可以请你不要再送我花?我快要得花粉症了。”

但其实她的心是雀跃的,因为以前唐皓民才没有这么浪漫。

也许男人都是这样吧,总要在失去之后才会开始懂得珍惜所爱。

而女人正好相反,爱上了无怨无悔,失去就开始怕得不敢再去碰触感情。

“等我找到瑞克绑架我的证据之后,我们再结一次婚好不好?”唐皓民小心翼翼的问。

以前,都是女人倒追他,要不要由他决定,所以他不太会追求女人。

他的小心翼翼看在艾美眼中,确实令她感到诧异不已。

她所认识的唐皓民是个骄傲、自大的男人,可他现在居然会对自己没把握?这还是她第一回发现。

但也因为发现到唐皓民竟也有如此平凡的一面,她反而觉得很开心。

“结婚太遥远了……”她故意一顿,看到他紧张的模样,开心地往下说:“我满想念在法国普罗旺斯的日子。”

“嗯?”唐皓民轻哼着气,好似在等待宣判的囚犯。

他严肃的神情让艾美不禁失笑。

“你笑了?”他仿佛发现新大陆般惊呼。

“我是人,当然会笑。”

“但是我已经很久没见到你的笑容了。”

“是吗?”

“嗯。”他肯定的点着头,并问:“你刚刚说想念法国的普罗旺斯是吗?”

“是啊。”

“那我们的蜜月就到那里过好不好?”

“我并没有说要嫁给你。”

“你不嫁给我,那你想嫁给谁呢?”唐皓民笑着反问她。

“有很多人可以嫁。”艾美指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