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游戏电子书 > 网游之修罗剑神 >

第149章

网游之修罗剑神-第149章

小说: 网游之修罗剑神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难道她离开酒店后出了什么变故?

    不论宋芷欣这话是真是假,苏小珞要是拒绝就变相的承认了她还在意。

    撑也要死撑到底。

    “可以!”苏小珞一指旁边的方桌,“就坐那儿吧,宽敞一点。”

    宋岩墨和宋芷欣拿了果汁过去,落座后不约而同的盯着苏小珞。

    宋岩墨讶异于苏小珞今日怎么如吃了枪药一般咄咄bi人。

    宋芷欣讶异于苏小珞今日的气场怎能如此强大。

    兄妹俩各怀心思。

    装腔作势吧……

    宋芷欣红唇微抿,不屑暗笑,心里盘算要怎么激怒苏小珞,然后让她把自己赶出水果屋。

    戴一城是不会来的,谎话已经说出就要圆谎,如果苏小珞误伤了她更好,那就可以到戴一城面前哭诉一番了。

    “小珞……”宋芷欣柔声唤道,“能和你聊聊吗?”

    金宇彬拉着苏小珞,看出宋芷欣来者不善,这种绿茶婊他见的多了。

    陆南也暗暗摇头,宋芷欣的恶xing他可没少听田毛毛唠叨,也怕苏小珞吃亏。

    苏小珞耸肩微笑,清亮的眸子仿佛会说话般——没事,不用担心我,宋芷欣不能拿我怎么样!

    然后走出柜台走向宋芷欣。

    但不能不防她一手。

    站在距离她半米的地方,苏小珞动了动唇,“宋老师想和我聊什么?”

    “你这段时间还好吗小珞?”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宋芷欣必须装成一朵白莲花,不管苏小珞摆出什么样的臭脸,她都要笑脸相待。

    “挺好的。”

    “开这间水果屋挺辛苦吧。”

    “凑合。”

    “听说这里要搬迁了。”

    “是的。”

    “那你……”宋芷欣故意拖长尾音,眼底是浓浓的幸灾乐祸,苏小珞,你又该四处打工了吧。

    苏小珞翩然一笑,“定了一间更大的铺面,比商业街还要繁华。”

    宋芷欣的指甲收进掌心,叹气道:“其实我也想开一间这样的小店,可是一城怕我太辛苦。”

    苏小珞点点头,顺着宋芷欣的话,“他是关心你。”

    “可是这样的关心让我压力好大,什么事都为我着想,安排的面面俱到,我觉得自己好没用啊。”

    挑衅的眼神一扫苏小珞,“他还要在百忙之中陪我做康复训练,看他那么累那么辛苦,我心里也难过呢。”

    宋岩墨听不下去了,就算宋芷欣是她的妹妹,用戴一城去戳苏小珞心头的伤疤真的好吗?

    可苏小珞却无事一般,戴一城在她眼里就像和她毫无关系的一个人,“没人强迫他,是他心甘情愿的。”

    “是吧,一城也是这样和我说的,为我做什么都心甘情愿。”

    呵呵……

    苏小珞笑,笑的不可抑制,“宋老师,我实在很羡慕你呢!”

    是恨吧苏小珞吧!宋芷欣愈发得意,“这有什么可羡慕的,你不也是吗?”

    瞥了下苏小珞身后陆南和金宇彬,看来苏小珞离开江海的生活也挺丰富多彩,有两大帅哥护驾,想怎么快活都行了。

    宋芷欣玩味了掩唇轻笑,语重心长道:“小珞啊,我觉得还是要劝你一句,脚踏两只船可不太好。”

    矛头不光指向她,还捎带着陆南和金宇彬?

    宋芷欣你有点玩大了!

    “宋老师我也劝你一句。”

    “恩?”宋芷欣根本不把苏小珞放在眼里,你能说出什么,不过是我的手下败将。

    苏小珞盈盈一笑,也如宋芷欣一般,“秀恩爱,死的快!”

    “你!”宋芷欣秀眉倒竖,“你再说一遍?”

    【作者题外话】:=====================

    小城城会从天而降吗?他会帮绿茶欣和是小珞珞呢?

 第三百一十章 浑水摸鱼!

    这一问,满屋子女孩哭了起来——她们果然家都不在此处,而且全是被拐卖的。当然,拐子看中眼的,个个都是美人胚子。

    确认了被拐这个事实,褚姑娘对黄娥诡异作为,顿时减少了怀疑,也许那是大难过后的心神慌乱吧。那两人一直被拐子安置在一处,男人一直赤身luo*体,两人待在一块……也许两个人真有点秘密,那也是理所应当。女孩子保留一个清白名声不容易,该替人遮掩的,咱多担待一点。

    故此,当褚素珍领这些女孩出屋时,即使觉得院中的时穿与黄娥交谈时的神态很鬼祟,比如一见她出现,黄娥便拼命的躲开,彼此刻意保持距离……她全装作看不见。

    院内的惨状立刻让女孩吐得天昏地暗,见到她们吐得比自己当初还厉害,褚姑娘心情稍稍好一点,她大声呼喊:“时……郎君,这些醒了的女孩由你照顾着,我去唤醒其余的孩子。”

    时穿点点头,他还没说什么,又是黄娥快嘴快舌的插话:“褚姐姐放心,我把她们都拢到正屋里,你去忙吧。”

    褚姑娘领着家丁又走进另一间屋子,进屋的时候,她想起那些刚醒来的女孩,见到院子里的场景,也与她一样吓得站不住,而黄娥,她怎么一直如此镇定?褚姑娘心里止不住的嘀咕:“这小小年纪,精跟妖精似的!如此惨烈的场景,连施衙内这个男人见了都惊心动魄,她却能神色平静的与人倚门交谈,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家庭,能养出这样的妲己来?”

    连续走了几个房间后,被拐的女孩子都已经唤醒,褚姑娘走进最后一间屋子——在这种来回奔波徒中,每次走出屋门,重新来到院落时,褚姑娘总是被园中的惨状激起恐惧心和呕吐感,她忍不住两腿发软,忍不住想逃离这个院子。但她依然奔波着,去挽救那些被迷昏的女子们。

    当她奔波于各个屋子的时候,时穿倒是非常尽忠职守。他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一杆红缨枪,拄着长枪一直站在院子里守护。

    更令人神奇的是,连施衙内都借口安置同伴,不愿再踏入这院中,黄娥那个小女孩却一点没有在意遍地的尸首,以及浓重的血腥,她一直牵着时穿那只空闲的左手,与时穿有一句没一句的交谈。

    这两人交谈时断断续续,见到院中有人,黄娥就警惕的停住话头,冲来人露出微笑,时穿的呆愣愣的,总是反应慢半拍。而褚姑娘对此一点不在意,她只想着尽快把所有的女孩救醒,然后……逃离这所院子。

    家丁又去打水了,在等待冷水期间,褚姑娘焦急的在屋里来回走动着,偶然间,她听到几句飘来的话,那是时穿的嗓门:“你编的(谎)话听起来像……”

    褚姑娘赶紧止住脚步,但声音再也听不到,犹豫了一下,她走到窗边,从窗户缝向外眺望。

    这座道观有钱,窗户上糊的是绢纱而不是纸。绢纱捅不烂的,褚姑娘只能从窗户缝向外眺望,只见院中两人的嘴一张一合,但她却什么声音都听不到。

    褚姑娘回忆了一下——作为海州城数一数二的才女,她阅读过很多闲杂书籍,鼓廊、回音壁的传闻也略有所知,稍稍考虑了一下后,她开始沿着刚才走的路径慢慢回溯,当她走到屋中某个地点,又一句话飘入耳,是黄娥的声音:“……唯有这样说,才能……”

    褚姑娘稍稍动了动身子,她的耳朵仅仅变动了几厘米的距离,又什么都听不见了。

    褚姑娘站在原地,左右挪动耳朵,调整着身体姿势。稍停,小姑娘的声音又传入耳朵,声音细微,像是有人在耳边窃窃私语:“……你答应了,你答应照顾我的……上天派你来救我,你不能撇下……我背地里我无数遍祈求遍天神佛,没想到举头三尺果然有神灵,你真的来了,让所有的拐子都遭了报应……”

    正在这时,话音嘎然而止,褚姑娘赶紧走到门边,果然望见家丁提着桶过来。

    最后一间屋子躺了三名女孩,褚姑娘做事的时候显得心不在焉,好在经过长时间的实践,她已经手熟了,等她机械的将三名女孩救醒,领着三名孩子来到院中,时穿已经不见了,堂屋门口,黄娥牵着一个女孩的手,坐在门槛上聊天,那女孩正是所有被拐女孩当中最年幼的,也就是褚素珍曾经抱过的那七八岁小女孩。

    没等褚姑娘开口询问,黄娥马上解释:“时大郎洗浴去了,他身上的血结了疤,浑身不舒服,闻起来臭臭的,我让他赶紧换上新衣服。”

    话音刚落,时穿穿着一套很不合身,非常滑稽的服装,手里拿着一份账簿窜了出来:“找到了找到了,这是他们的账簿,所有拐卖女孩都记录在案,我们可以按照账簿查对。”

    稍停,时穿遗憾的说:“可惜都是用暗语记录,需要破译一下。”

    褚姑娘目光一亮:“真的,太好了,拿来我看看。”

    黄娥冲时穿招招手:“大郎,你衣服穿错了,蹲下来,我给你顺一顺。”

    时穿温顺的走过来,蹲下身子让黄娥整理衣物,另一只手抬的老高,把账簿递给褚姑娘。

    褚姑娘接过一看,全是看不懂的字码,比如这一行写的“壬申乙卯丙午戊辰淮南东黄州阳逻黄二……”

    “这什么意思?”

    “时间、地点、经手人、被拐女孩数量,给经手人付款多少、沿途接应点在哪里、花费多少——账簿上要记录的无非是这些东西,挨个推敲一下就能推究出来,然后核对女孩失踪的日期,失踪的地点,马上就能查出她们的家乡在哪里。”

    褚姑娘长出一口气:“这下好了,可以帮着这些孩子找到亲人了。”

    褚素珍之所以这么高兴,是因为这年头大多数人都没有地理知识。在这个时代,地图是国家军事机密,别说普通老百姓,即使是官员,不到一定行政级别也见不到地图。

    对于市井老百姓来说,许多人能知道家乡的名字,知道附近著名县城,已经很不错了。而父母的名字对子女来说更是一个忌讳,身为小辈,不仅终身不能说出这个名字,连科考的时候遇到相同的字,书写时都要缺一笔,以表示遵守孝道。

    刚才救醒那些女孩时,褚姑娘曾一一盘问过,果然大多数女孩根本说不出父亲的名字,其中最年幼的那个七八岁女孩,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自己叫鬟娘(环娘)。

    现在有了这账本,即使被拐女孩说不出家乡的名字,父母居住的街道,但根据失踪日期倒查,也能大致推断出她们被拐的地点。

    褚素珍数了数,诧异的抬起头来:“十八个,这里记录了十八个女孩,可院子里有十九个孩子,怎么搞的,少记录了一个——不,两个,时大郎,你的名字也不在册子上?!”

    ps:请加油收藏、推荐!新书需要多多支持!

 第三百一十一章 毒蛇与鹰!

    “嘿嘿嘿……”秦枫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他要的就是这样的效果。不管结果是如何。反正现在的场面。越乱越好。

    “一起拦住这个华夏人。他是想要冲进困龙谷之中。”百里长空一眼就看出了秦枫的目的。对于秦枫的做法。他第一眼就看出來了。秦枫这么做。无非就是想要冲进困龙谷。

    虽然说秦枫进入困龙谷之中之后。对他们可以说是有百利而无一害。但是百里长空知道。秦枫既然敢冲进去。就一定已经有了解决的办法。否则的话秦枫绝对不会这么冒险。

    毕竟进入困龙谷之中之后。就等于关进了牢笼的猛虎。尽管这个牢笼洠в忻拧5窍胍宄鰜怼;故怯幸欢ǖ哪讯取;蛘咚怠8緵'有可能。

    所以在明智的这样的情况下。秦枫还敢这么冲进困龙谷。百里长空不得不提防。自由联盟充其量也就自由一个人有些难度。但是华夏服务器却不一样。华夏服务器虽然损失惨重。但是所有的高手却还依然保存完整。

    所以相比较秦枫一个人和自由带领的自由联盟的残兵。百里长空反而更加担心秦枫。秦枫的实力他十分清楚。如果华夏服务器的高手再次加入秦枫。那么强大的阵营。就会更加的坚固。

    “想拦住我。洠敲慈菀住!

    秦枫大笑。对于百里长空的话。秦枫感觉有些好笑。自己一个人。如果和百里长空等人对战。这么多人。秦枫自认不是对手。但是如果想要走的话。这里还真的洠в腥丝梢岳棺 

    “啊啊。”

    而这时。已经混乱的法师小队。虽然自由的一声令下。瞬间就被几名自由联盟的高手击杀数名法师。当然。也有几名自由联盟的高手同样损失在了这场战斗之中。

    ……

    “不好了。计划可能有变。”困龙谷之中。刚刚从困龙谷上方观看到了困龙谷外面场景的夏雨荷。骑乘火凤再一次的冲了下來。对着烟花易冷等人说道。

    听见夏雨荷的话。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3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