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恐怖电子书 > 鬼也怕神经 >

第40章

鬼也怕神经-第40章

小说: 鬼也怕神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废话不说了,还是弄清楚在吵什么吧!

护士们七嘴八舌的吵闹着,就跟那什么跟那什么干仗一样,如果非要形容一下的话。  那就只能说苍蝇和屎壳郎为了新鲜地大便在吵架。

有时候好奇心会害死人的,何况我打了个比较恶心的比方,并没有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

吵吵闹闹间,明人修就像苍蝇找到个臭鸡蛋一样凑了过去,可他实在挤不到十几个女人中间去,这话太容易让人产生联想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纷争。  他也不打算挤了,站在外围大声问道:“究竟发生什么事儿了?”

一个娇小的女护士扭头回答道:“不关你的事儿滚一边去。  ”

我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天道循环报应不爽啊,明人修这厮处处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就连自己地顶头上司都怕得要命,想不到他会栽到一个黄毛丫头身上,真是杀了一辈子猪,没想到猪不拱白菜了,结果把屠夫给拱死了。  屠夫到了地府都不敢跟人说自己是怎么死的,悲哀啊,郁闷啊,一想到被猪拱死地惨景还得不定时的抓狂!

明人修被我笑得莫名其妙,可他知道我肯定又在想龌龊的事情,所以他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然后扭头对骂人的护士说:“你这小姑娘怎么出口骂人啊?”

护士不以为意的说道:“谁让你多管闲事来着。  ”

我在旁边附和道:“就是,让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看看,耗子没捉到,还被猫把脸抓破了。  ”

明人修梗着脖子,活像个被刚从龟壳里面伸出头的王八,他踮起脚尖使劲儿地向里面张望,我嫌他太费劲。  所以我飞起一脚使劲儿跺在了他的屁股上,我这知道这样有可能让那些护士误会是带色的动物。

可我不在乎,任凭别人打骂和侮辱,只当他们纯属放屁,难道被狗咬了还能咬回去吗?答案不是肯定也不是否定,这个得看个人喜好,好像我就咬回去一次。

其实最重要的是,反正扑在护士身上的又不是我,我不用瞎操心,也不用担惊受怕。  反正人家只看见明人修太猴急冲到女人群里面的。  至于要打要杀也轮不上我了,这得看那群叽叽喳喳的护士什么心情了。

我这一脚威力还算不错。  明人修的体格也算凑活,我俩地配合真可以用干柴烈火,天衣无缝来形容了。

明人修还真有色狼的潜质,他被我一脚踹得踉跄得奔向人群,由于受到袭击太突然,两手开始乱抓起来。

谁摸我屁股?

死色狼,抓老娘大腿干什么?

啊,快来人啊,有色狼。

晕了,便宜明人修这厮了,不过也挺佩服他的,人家耍流氓只耍一个,他一下子三个,警察还真是不一般啊!

我有点儿后悔了,要知道这样的话还不如我自己直接冲进人群里面,俗话说有便宜不占就是王八蛋。

十几个护士的表现各不相同,有的怒目直视,有地被气得撅着小嘴,尤其那三个被占了便宜了护士都有拿手术刀捅人的冲动了。

我赶紧顺着“人缝”挤过去,忙不迭的替明人修道歉,打圆场,我说道:“不说话没人当你们是哑巴,知道刚才谁摸你们了吗?那是前两天刚上过电视的神探明人修,都散开吧,被神探摸过的赶紧回家偷着乐去,别在这里围着吵架了。  ”

“警察怎么了?警察更不能耍流氓了。  ”

我回道:“怎么,你还想要点儿钱还是怎么地?”

这话太顺口了,自然而然的就说了出来,我郁闷了,怎么连自己的嘴都控制不住了,我并没侮辱护士的意思,只是她们这一群人在这里叽叽喳喳没完,不但影响其他病人的休息,而且把自己的本职工作都丢掉了,这要万一有个急诊怎么办?

明人修地脸就跟开过地西瓜一样,露出了红艳艳的颜色,他哆嗦着从兜里掏出工作证把众人面前一晃说道:“都别乱了,我是警察,究竟发生什么事儿了?”

一听说耍流氓地人自称是警察,那群护士还真把自己当成了摸一把还收费的小姐,全都吓得不敢说话了,可见事情是很和谐的。

我把注意力放在房门边的中年人身上,他扭头的一瞬间我才认出来,原来是道哥,我热情的向前打起招呼:“道哥,你怎么在这里啊?是不是眼馋了?”

道哥一脸疑惑的问道:“眼馋什么?”

我看了看其他人后,小声对道哥说道:“你看你们队长,刚才耍流氓多舒服,事后只要拿出警察证说是找指纹。  ”我“嘿嘿”一笑又说道:“你给透露一下,你一直跟着明人修办案,这样的事情没少干吧?”

可能我说话的声音太大了,明人修扭头骂道:“别他**胡说。  ”

我说道:“你他**才胡说,你quan家都他**胡说,我就是猜测一下还犯法啊,那你现在把我拉到警察殴打一顿算了。  ”

不能怪我小心眼儿啊,我说句话他也管,这还让不让人活了,这年头太让人郁闷了,上街得目不转睛的盯着正前方,为啥?就怕你捡到东西,然后被人告上法庭,不容易啊,捡东西都捡到牢房里面去,所以提醒各位一定不要在大街上捡东西,肯定有人在哆嗦,在发抖,道哥肯定猜到了我内心的想法,他竟然一直冲我摆手,我说:“放心好了,我没说你,哪怕你在街上捡一陀大便回去都没人敢吭声。  ”

明人修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就跟我拐跑了他媳妇儿一样,可我一想,我确实没干那挖墙脚的缺德事,况且他能不能勾搭个女朋友还说不定呢,如果非要是掏钱的那种就当我没说!

我接着刚才的往下想,就说上街吧,除了不能捡东西,还得提防前后左右有没有人开车撞我,听说有钱人开着车撞完人后都有擦屁股的,我可不想无缘无故的被人擦掉,晕了,又把自己给绕进去了。

一想到这里,我全身都起了鸡皮疙瘩,来医院之前我就差点儿被丰田车给撞了,难道那厮并没有行凶杀人的意思,只是想模仿一下别人?试试开车撞人的快感?

我不敢再往下想了,刚想到这里就已经被撞死了,再往下想还不得尸骨无存啊?

道哥看着我浑身发抖,以为我又蓄谋神经一下,可我根本没那打算,道哥拍了拍我的肩膀问道:“你没事儿吧?”

我说道:“没事儿,就是想象力太丰富把自己吓着了。  ”

众护士一看明人修把家伙亮了出来,赶紧害羞加害怕的扭过头去,哎,我这神经的确有问题,又说了句容易产生歧义的话。

明人修赶紧把她们叫住,他说道:“你们留下几个人,我得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

我不由想到,明人修这厮果然够厉害,留下一个还不行,竟然要留下好几个,看来他这个警察的思想已经达到令人匪夷所思的超高境界。

道哥一脸委屈的说道:“明队,对不起了,陆小凤跑了。  ”

明人修把拳头握得紧紧的,一拳挥出,眼看就要打在道哥的面门上,可他的胳膊一拐,拳头硬生生的打在了道哥身后的墙壁上,一声“砰”地闷响足以证明他的力道很大。

明人修的脸色铁青着,我估计他无比的懊恼,也无比的痛恨自己无能,陆小凤虽然成了植物人,可他算是我老妹叶红最大的线索,可现在就连陆小凤这个植物人也不翼而飞了,而他又急切侦破老妹的案子,可见他此刻的失望有多大了。

对于老妹,明人修心中总是存在那份童年早熟的感情,侦破老妹的案件,对于他来说,一是一种强大的责任感,二是对一种感情的怀念,或者说是终结和祭奠,只有这样他才能从阴霾中走出来。

—————————————————————————————————————————————

我在蓄谋一件大事儿,不知道是两更好还是一更好!

最新章节 第七十六章 索命鬼

第七十六章 索命鬼

墙壁上醒目的红色血迹让人不寒而栗,道哥怯懦的说道:“明队,真对不起。  ”

留下来的两个小护士也低下头去不敢看明人修充满兽意的眼睛,她俩的小脸因为恐惧而变得有些苍白。

明人修使劲儿的摇着头,过了片刻后说道:“一个植物人竟然大白天的不见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

他的脸因为愤怒而有些扭曲,猛一看上去给人马赛克的错觉,我知趣的闭上嘴巴,再也不敢胡乱说话了,我得防着点儿,要知道一只突然抓狂的大猩猩是很有危险性的。

一个小护士看看墙壁上的血迹,又看看明人修的脸,她小声的说道:“不关我们的事儿啊,我查病房的时候还在的,而且那个中年大叔也在病房。  ”说完,她指了指旁边的道哥。

我觉得小护士不是害怕墙壁上的血迹,因为她已经见惯了血腥的场面,而她害怕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被明人修充满兽性的脸给震撼住了。

我小声地对说话的护士说道:“你不用害怕,他是个警察,要对大猩猩有兴趣你可以去动物园瞅瞅。  ”

小护士竟然赞同的点了点头,我想她见过明人修以后下半辈子都不敢踏足动物园半步了,这不是可能,我敢肯定她不会对动物有爱了。

明人修已经没有功夫和我扯淡,他扭头继续跟道哥扯淡:“不是让你一直看着陆小凤么。  怎么好好的就把人给弄丢了呢!”

虽然明人修极力压制自己地怒气,可是作为旁观者的我还是很清楚的看到他把拳头握得紧紧的,就连受伤的手依然在流血都不在意。

明人修继续问道:“道哥,你讲讲怎么回事儿?”

道哥看着满脸怒气的明人修说道:“护士查房的时候我就在旁边,他们查完房以后我上了个厕所,等我回来以后陆小凤就不见了。  ”

我那叫一汗啊,撒尿都能把人尿没了。  道哥果然是牛人啊!明人修可不这么想,他继续问道:“之前有发生什么奇怪地事情或者有可疑的人员没有?”

道哥无奈地摇着头。  他回答道:“没有发现,我上个厕所也就是三五分钟的时间。  ”

明人修思索了片刻后扭头问两个护士:“你们也没有看见可疑的人吗?”

两个护士一起点着头,一个护士小声说道:“我们查房的时候那个男人还在旁边看书呢!”说完,她指了指耷拉着脑袋的道哥。

道哥唉声叹气的说道:“刚开始我以为是护士要给陆小凤做全面检查,可是当我问过护士以后才知道根本没有,所以这才和她们吵起来。  ”

明人修低低地骂了一句:“**。  ”

我不明白他究竟是骂偷走陆小凤地人还是在骂自己无能。

就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一股阴冷的气息开始在空气中蔓延。  这种气息阴冷恐怖中夹带着强大的怨念,凭我多年的捉鬼经验可疑判定,医院里面有一个杀人无数的索命鬼。

从古到今,这种鬼一直存在,在古代他们被称为刺客,在现在他们被称为杀手,都是为了钱财或者某些很重要的东西而杀人,他们很少有失手的时候。  因为事前他们都做过详细的调查和部署。

看来陆小凤冤孽做地不少,索命鬼肯定不会放过他的。

我突然大喊起来:“有恶鬼。  ”

两个小护士斜乜了我一眼,道哥可能早知道我要发神经,所以他根本没搭理我,只有明人修,他气急败坏的对我吼道:“叶信。  别在这里胡闹了好不好?”说完,他冲着我的胸口就是一拳。

看来他还没有失去理智,这一拳头真要打在护士的胸口上,人家立马会告他耍流氓。  可他的力气太大了,我有些承受不住,我地身体踉跄过后靠在了身后的墙上。

这次我没打算还手,关键是我把自己和明人修的身手做了比较,觉得就算我们两个切磋,我胜出的机会很渺茫,可以用微乎其微来形容。  失败后我就惨了。  说不定他会用什么残酷的手段对付我。

我指着眼前的楼梯口说道:“真的有鬼,他的怨念很强大。  ”

明人修额头的青筋暴起。  可他不知道怎么训斥我,只能把头摇得跟狗尾巴一样。

我才不管那么多,靠着我敏锐的直觉,晕,别说我是是靠嗅觉地,这不是拐着弯骂我呢?

接着上面地来,靠着我敏锐的直觉,我迅速地向着楼梯跑去,那么多护士都没有见有人背着陆小凤走出医院,所以我敢肯定,索命鬼肯定要把陆小凤弄到一个旮旯里面,然后弄死他。

要说杀人的手段,索命鬼的最残忍了,何况陆小凤现在是个没有反抗能力的植物人,那就更加容易了,那还不跟小时候玩儿过家家一样。

刚到楼梯口,我就看见地上扔着一块巴掌大的破布,明人修的两眼一直,两腿一紧,蹬蹬地跑到我跟前说道:“这是?”

我说道:“可能是小孩子的尿布。”

明人修照着我的头上就是一巴掌,他说道:“放屁。  ”

我说:“放就放。  ”我刚准备把裤子褪下来,明人修赶紧拦住我。

明人修又向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