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恐怖电子书 > 鬼也怕神经 >

第38章

鬼也怕神经-第38章

小说: 鬼也怕神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说话还挺冲,有种,我喜欢,我把老爸往副驾驶座位上一扔,对着司机说道:“你把他拉到医院。  ”

司机是个二十多岁地小伙子。  他有些害怕的说道:“不会是死人吧?”

我把老爸的头使劲儿往司机的脸上凑,司机的头赶紧向左边躲避,可终究没有躲过去,我把老爸的鼻子对准他的脸,我说:“还有热乎气儿呢!”

其实我就是想让他知道老爸还活着,不明就里地人肯定以为我有啥不良企图呢,要说有,倒也没冤枉我,我就想试试当司机的快感,我开车就去路上瞎溜达。  看见谁不顺眼就撞谁。  这比挑一桶大粪见谁泼谁还要有成就感。

明人修顾不上那么多废话,他把我爸从副驾驶座位上抱出来。  然后又钻进了后面的座位,我急道:“那是我爹,你就别折腾他了。  ”

正说着,胡静茹已经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林妙月急冲冲的把我拉到后面,后面一排座位竟然挤下四个人,那拥挤程度可见一斑了,比坐火车还要受罪,看来这交通问题是得改善改善了。

“人民医院。  ”明人修焦急的喊道。

老爸的脸还是苍白一片,这会儿他再也不会对我发火,再也不会跟在我和林妙月屁股后面偷窥我们谈恋爱,可是突然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我不希望老爸就这么走了,他毕竟是我亲生地老爹,我更希望他会数落我,打我骂我,这样我才知道自己是有人疼有人爱,而不是一个永远惹人讨厌的神经病。

一直想着继承家产,可老爸真出事儿了,我发现自己太无耻了,没有尽到做儿子的义务也就算了,以前还老是诅咒他不得好死,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老爸不要死好,我可以容忍他的打骂,也可以容忍他总是用味道十足的脚气熏我,可是还是不能容忍他偷窥我谈恋爱,太不道德太下作了。

明人修问道:“你爸到底怎么了?”

林妙月皱着眉头回答道:“我们也不清楚,以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成这样了。  ”

我说:“我知道。  ”

明人修急切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儿?”

想想老爸这两天地反常,我十分肯定的说:“偷喝闷倒驴了呗!”

我和明人修紧挨着,他一巴掌拍在我的大腿上说:“没工夫和你扯淡。  ”

幸亏我明智,没让林妙月坐到中间的位置,要不就让明人修这个人面兽心的家伙占去便宜了,看来警察也不可靠啊,处处想着占美女的便宜,就连我内定的老婆都不放过,不过不能怪明人修,谁让他长那副德性,活二十多年了恐怕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呢!

可我一想,我不是也没碰到么,我们两个是半斤对八两,可是我一想,还是八两多,这个便宜就让我占了吧!

司机还算热心,他关心道:“这个大叔怎么了?”

我刚想说两句,林妙月抢先说道:“我们也不知道,正说这话呢,他就昏迷不醒了。  ”

看来司机不是热心,他也够无耻了,竟然有勾引林妙月和胡静茹的意思,明面上是关心,其实是想让林妙月和胡静茹对他增加好感,不得不说,这家伙城府太深了,深得两腿都够不着底。

至于是什么腿儿我就不清楚了,反正不会是人腿儿!毕竟骂男女相互勾搭都是说他们“有一腿儿”,真要有两腿了,那麻烦就大了。

胡静茹的嘴终于憋不住了,她小声地问道:“明队,你不觉得刚才那辆车撞叶信很奇怪吗?”

明人修歪着脑袋想了片刻后缓缓说道:“我也注意到了,可惜没看清楚司机什么样子,而且车牌也被遮盖住了,当时只顾得叶信他爸了,也顾不上追那辆车了。  ”

我忽然大笑起来,左手胡乱在明人修大腿上摸两把,总算报了刚才地一箭之仇,我说道:“明人修啊,难道警察都会喜欢找理由为自己开脱吗?”

林妙月照着葫芦画瓢,也在我大腿上摸了一把,只不过力道有些大,我觉得有些疼,她说道:“叶信,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就不能正常点吗?”

我没搭理她,我笑着对明人修说:“看你那熊样儿吧,说什么只顾我们了没去追丰田车,人家速度那么快,你当然追不上,还找借口为自己开脱,要真有能耐,你现在下车追着出租车试试,你要能追上,我就答应当你大爷。  ”

林妙月惊讶的说道:“你们地意思是那辆车是专门来撞我们的?”

胡静茹犹疑不定的回答道:“有这个可能。  ”

林妙月唉声叹气的说道:“不会吧,他为什么要撞我们?”

明人修和胡静茹同时把脑袋耷拉下去,看着他们的神情,我有些明白了,可能是他们两个串通司机那么做的,而明人修挺身而出也是演戏给我们看,只可惜天不从人愿,灭门惨案就这么被我们躲过去了。

想是这么想,可我不敢说出来,真要说出来的话,明人修和林妙月现在就能联手灭了我。

气氛有点儿冷清,为了活跃一下气氛,我说道:“这个问题我可以解答。  ”

林妙月直接对我说道:“你就能胡说八道。  ”

明人修没好气的说:“你说话就跟放屁一样。  ”

我装出一副可怜相向胡静茹求助,她思考了片刻说:“我觉得他们两个说的很有道理。  ”

我郁闷,我抓狂,我说话怎么能跟放屁一样呢,放屁只有一声,而且还有刺激性极强的味道,可我说话是一字一句,而且我也没口臭啊!

可是真理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的,我还是把话说了出来:“那个司机很面熟,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他。  ”

恩,我肯定见过那个司机,他的体形忒像我那个爽了别人媳妇儿的病友了。

明人修、胡静茹和林妙月对我的话不置可否,又当我在放屁。

坏人被人骂,还被人崇拜,说实话的好人反倒没人理。

我感叹道:“老爸你可千万醒过来啊。  ”

明人修这才说道:“你总算清醒一点,说了一句人话。  ”

我说道:“你要真醒不过来,我就成没爹没娘的野孩子了。  ”

说话间,出租车已经开进了人民医院,明人修抱起我老爸就往里面冲去。

—————————————————————————————————————————————

新的一周,让票票猛烈一些吧!

最新章节 第七十三章

第七十三章

明人修直接抱着我老爸就进了急诊室,就在我们刚松一口气的时候,明人修跟个王八一样又把我老爸驮了出来,说他王八并没有骂人的意思,只是说他的速度太慢。

林妙月焦急的喊道:“你怎么又出来了啊?”

胡静茹也在旁边说道:“明队,你怎么又把叶叔背出来了?”

明人修“呼呼”地喘着粗气,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急诊室一个人影都没有,你们两个快去找医生。  ”

哎,老爸昏迷的真不是时候,今天是星期天,人家医院已经放假了,病人都没几个别说医生了,可这实在不能怪老爸啊,谁能掐准自己什么时候生病啊,所以这就说明错误不在老爸身上,而是在医院身上。

可人家医生也得休息,不过总得留个值班的吧,这么大的医院没有值班医生太说不过去,也可能是有值班医生,就是那医生开小差忙别的事情了。

这就间接的说明医院的管理制度不完善,医院可是个肥的流油的地方,汗,倒不是说医院胖,而是说它利润大,是绝对的暴利,我老舅就是乡卫生院的院长,啥?不认识我老舅?我给你说说你就不了解了么!

我老舅说现如今绝对暴利的行业不多了,医疗行业很特别,利润基本上都是百分百的,可好多医院一边狂吸钱,还一边哭着喊着穷死了。  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就跟古代的地主一样,家里面明明已经有好几个老婆了,还一直去光棍儿面前说几个老婆怎么怎么不行了,这也太埋汰人了。

我觉得吧,总有一天,把光棍惹急以后。  一群光棍儿聚集在一起把地主地家给抄了,再把地主老婆给抢走。

这里先说抢老婆和抄家的问题。  暂时不讨论一群光棍儿怎么平均分配女人的问题。

当年吧,我老舅还说让我上医学院,可我没听,当时真要去了医学院,还不被人戳脊梁骨啊,火气大的当面就说:看这熊孩子,啥都不学。  净学人拿刀子捅人了。

明人修还真有意思,背着我老爸还摆了一个恶狗撒尿的姿势,他抬着一条腿轻轻踢了一下说:“你快去找医生啊,愣在这里干什么?”

虽然我有点儿痛恨医院的口是心非,可我总得顾忌老爸吧?所以我赶紧跟上林妙月和胡静茹,向着挂号处跑去。

还没等我跑出去两步,林妙月就急匆匆的跑了回来,她喘着粗气说道:“护士说今天有医生值班地。  ”

我把头上的汗水擦掉。  气急败坏地说道:“医生都他**死哪儿去了。  ”

这我得说两句了,这么大个人民医院不能多留几个值班医生啊,赚那么钱多不舍得花,都要留着下崽儿啊?就说能下崽儿,那也得挑个好地方吧,这是医院啊。  随时都会有即将病危的人来住院,这应该算是间接的草菅人命了!

一说就是一肚子气,我现在就想找个地方大吼几声,或者找个人对着他耳朵大吼几声,最佳人选非医生莫属了。

明人修背着我老爸就往楼道上跑,他说道:“找他们领导去。  ”

我说:“你找个屁啊,等他们开开会,再研究研究,再投投票,等表决结果出来。  我老爸都得淘汰出局了。  ”

胡静茹气喘嘘嘘的说道:“这医院太不像话了。  连个值班医生都没有。  ”

我说道:“你说的太对了,他们要是像话就不会把手术刀都留在病人的肚子里面了。  ”

他们三个人没工夫跟我废话。  都向着楼上跑去,我正要追上去,却听见左手边的房间有异常地响动。

门上挂着“肛肠科”的招牌,不是说没有医生值班么,为什么里面会有声音呢,难道又是可恶的小偷?一想到这里,我轻手轻脚的趴到门缝看了起来,我憋着气唯恐惊吓住里面正在辛勤工作的小偷。

令我大失所望的是里面并没有小偷,而是一男一女在**,确切的说两个穿白大褂的狗男女在亲热。

太可恶了,一看他们穿得孝服就知道他们地亲人刚刚离去,可他们脸上没有一点儿的悲伤,相反,他们脸上都露出很**的笑容,根本没把亲人的离去当会事儿。  可我仔细一看,嘿,原来他们穿的不是校服,而是医生的工作服。

可我也不敢打扰人家啊,男地有点面熟,好像是上次的眼镜男,他的手放在白衣护士的胸口上,女护士喘气吁吁的说道:“不要啦!”

眼镜男一下把护士的嘴堵住,当然是嘴对嘴的,难道还是把拳头塞进去啊?虽然我神经大条,可我没傻到那种程度吧?

这样的场面太具有刺激性了,真是少儿禁止,十八岁以下的绝对不能看,可是我觉得吧,八十一岁的也不能看,看来是老少不宜啊!

天地良心,这样地场面我要是再偷窥下去,下次我都不好意思跟人眼镜男打招呼,难道见面就说:嘿,哥们儿,上次你和那个女护士勾搭,我在旁边看得一清二楚。

何况老爸还等着医生呢,所以我很不忍心地把这对野鸳鸯暂时分开了,我径直推门走了进去说道:“我实在看不下去了,你们在这里又是亲又是摸的,还有没有正行?你们是医生,你们得为病人着想,也要为病人负责,你看看你们两个在这里算哪出戏?医院给你们工资是让你们在这里治病救人地,没让你们在这里谈恋爱。  ”

小护士满脸的惊愕,她赶紧把衣服整理了一下,小脸通红的跑出了“肛肠科”,眼镜男脸不红气不喘,很有大将风范啊!他对我还是比较有印象的,他说道:“原来是你啊,有什么事儿吗?”

说完,他就若无其事的走出了肛肠科,我那叫一个晕啊,他办事儿还真会找地方——肛肠科,就算他要和女护士亲热怎么地也得去妇科吧,整一个肛肠科算哪儿跟哪儿啊!

我一看眼镜男的模样就火大,我指着他的鼻子说道:“你上班时间勾搭小护士干什么?还真以为自己是**的男主角啊?”

一说到**,眼镜男来了兴趣,他把双眼瞪得比驴眼都大,然后怒不可遏的对我吼道:“关你屁事儿了。  ”

我正想开导开导他,可明人修已经背着我老爸从楼梯上跑了下来,他一看见眼镜男就说到:“医生快点儿。  ”

虽然我觉得眼镜男不顺眼,可也不敢招惹他了,他要是给我爸做手术的时候“一不小心”把手术刀留在老爸的肚子里面就糟糕了,这不是最可怕的,就怕他故意把纱布啊,剪刀啊什么都一股脑塞进去,完了让我把挺个大肚子,知道的是医疗事故,不知道的还以为学外国人怀孕生孩子呢!

眼镜男还是蛮有职业道德,他赶紧推开对面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