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恐怖电子书 > 鬼也怕神经 >

第26章

鬼也怕神经-第26章

小说: 鬼也怕神经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胖子始终保持沉默,为了那个好不容易得来的位置,默认了明人修的行为;不知道胖子的心里会不会觉得窝囊,竟然被下属这样要挟。

明人修已经失去了理智,他才不会管那么多,他现在只想着找到线索,只想着知道替死鬼究竟是谁指使的。

或许,此刻他已经放下了很多东西,唯一没有放下的就是对我老妹真相的调查。

最新章节 第五十章 刑讯逼供(shang)

第五十章 刑讯逼供(shang)

明人修扭头冲胡静茹喊道:“滚开,出了事情我负责。”

胡静茹一愣,麻利地跑到他前面,挡住他的路说:“这里不是你家的警察局,一切都要按照规章制度办事。”

或许,其他人和胖子局长少的就是胡静茹这种坚持,这种韧性。

明人修当作没听见他的话,直接进到了审讯室里面,里面的替死鬼看着一脸愤怒的明人修说:“你,你要干什么?”

我和胡静茹不熟,所以我只能帮着明人修,我把胡静茹挡在外面,然后从里面把门死锁了。

我坐到桌子上面对着替死鬼,刚想说话,可又忘记怎么说了,我扭头问道:“明人修,我该怎么说来着?”

胡静茹一直在外面敲门,不住地喊着:“队长,你不要乱来。”

替死鬼看着临近崩溃的明人修,又听着外面急促的劝阻声,当然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儿。

“明人修双手扶在桌子上说:“到底是谁指使你顶罪的?”

一听这个问题,替死鬼放松下来,他歪着头说:“没有人指使,真的是我干的。”

我说:“如果你有个老婆,你会不知道她的丈夫是谁吗?”

替死鬼的脑子有点不够用,想了片刻才回答我:“那就是我啊。”

我一巴掌呼在他的脸上,我说:“你也不傻啊,那你怎么会对受害者怎么死的描述不清?”

替死鬼支支吾吾说道:“当时我太害怕,有些东西都忘记了。”

明人修手上的关节“啪啪”作响,他卡住替死鬼的脖子说:“不知道恐惧会不会让你想起来具体经过。”

“你放手,小心我控告你。”

我说:“你放开他,换我来。”

替死鬼竟然大喊起来,他赶紧把明人修的另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脖子上说:“你没轻没重的,弄死我都不犯法。”

明人修被他一提醒,想起我的好处来,他冷笑着说:“放你进来,顶多是个玩忽职守,要是我刑讯逼供,那罪名就大了。”

看人家这脑子,转的够快,只有这样的人才能做警察。

明人修太知道享受了,竟然坐到一边看戏,对于打人,我没有实战经验,明人修提醒道:“先给他两巴掌。”

不是说打人不打脸吗?我还真下不去手,我说:“能不能换个地方?”

替死鬼的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脸色都发红了,不知道是害怕,还是我卡着他的脖子,他上不来气的原因。

还没等我开打,胡静茹已经开门进来,她瞪着我说:“快放开他。”

我正愁没办法整治替死鬼呢,她就把枪给我送过来了,这小妮子心肠太好了。

趁着她的注意力还在替死鬼身上,我一个猴子偷桃(实在想不出更好的成语了),就把她腰间的配枪给拔了出来。

胡静茹大惊失色的想要抢回去,可我已经把枪顶在替死鬼的嘴里面了。

其实我根本不会用枪,听说这东西还得拉保险才能射出子弹,我只是想吓唬吓唬替死鬼。

我的猜测没错,胡静茹真是个新警察,我都没拉保险,她竟然害怕成这个样子,不像人家明人修,一副悠哉悠哉的样子看戏。

替死鬼全身颤抖着,竟然哽咽起来,他勉强从眼中挤出几滴泪说:“我说,我全部都说。”

明人修伸手把胡静茹拉到身边,指着我手中的枪说:“你还是警察呢,没开保险能杀人吗?”

我说:“我又没打算开枪,我就是想试试让他吞下去,能不能噎死他。”

说着,我就把手枪还给了胡静茹,那东西我没研究过,也不想研究。

“说吧。”明人修急切的问道。

我搬了个椅子给替死鬼,紧紧地盯着他,替死鬼的目光一直在我身上,不敢偏离半刻,生怕我偷袭。

人心隔肚皮啊,自我感觉不是那么卑鄙的人啊!

胡静茹把手枪别在腰上说:“你这人就是欠收拾,我问了你几天,一句话都不说,他这个神经病一吓唬你,你就想说了。”

替死鬼委屈的说道:“大姐,我很清楚,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你们警察顶多打我一顿,可是放他手里,我怕怎么死的都不知道。”说话的时候,他的眼睛始终盯着我。

胡静茹生气地说道:“别乱称呼,我岁数没那么大。”

嘿,他要是早跟我攀交情,叫我声大哥,我都不忍心对他下手。

明人修一拍桌子,大声问道:“是谁让你顶罪的。”

替死鬼赶紧扭了一下头,而后眼睛又盯住我,向我坦白道:“我不知道,那个人给我电话,只要我出来顶罪就答应给我五十万,而且,而且他说自己路子广,在里面住个三五年,他就会把我弄出去。”

又是钱给闹的,为了点儿钱,竟然敢承担杀人的罪名,看来这小子是穷疯了。

“看着我回答,你老看着他做什么?”明人修说道。

替死鬼竟然哭了起来,他擦着眼角的泪水说:“你让他离我远点儿,让我看谁都行。”

哎,这替死鬼也真可怜,为了点钱既然承受身体的创伤,还要承受心灵的创伤,不容易啊!

明人修对我招手道:“叶信,坐到这边来。”

胡静茹也符合道:“你吓得他都不敢交待了。”

我最讨厌别人对我指手画脚的,为了从替死鬼嘴里掏出实话,我忍了。

我乖乖的坐到明人修指定的地方,他还有意见:“我说让你做我旁边,你挡住我的视线了。”

还真是挡住了,我赶紧从桌子上下来,我不敢坐了,指不定他们又找我什么麻烦呢!

胡静茹用笔记录着什么,她说道:“你把经过再讲详细一点。”

替死鬼耷拉着脑袋,不时的瞅我两眼,他回答道:“酒吧刚出事那会儿,辉哥被你们带到了警察局。”

明人修继续追问:“谁是辉哥?”

“就是陆小凤,他被你们带进警局不到两个小时,就有个人给我打电话。”

“他都说了什么?你还记得他的电话号码吗?”我趁机问道。

替死鬼茫然地摇着头说:“他说,只要我来警察局顶罪,就答应给我五十万,如果判刑了,他会通过关系把我弄出去,他还说自己路子很广。”

我看着替死鬼带着委屈和真诚的目光,开始相信他说的话,我说:“我把罪名扛下来,你能分我一半吗?”

明人修和胡静茹一起喊道:“再胡说就滚出去。”

“你认识他吗?为什么那么容易相信他?”

再次厚着面皮跟给位朋友要点儿推荐和收藏,对我有意见的话可以去评论区,咱俩干一仗!

最新章节 第五十一章 刑讯逼供(下)

第五十一章 刑讯逼供(下)

就是,随随便便相信一个人,这个替死鬼也太离谱了。先说远的,如果存在信任,古时候会出现兄弟相残,父子反目的事情吗?再说如今,就怕中奖,尤其是彩票大奖,我听人说,为了几百万的奖金,竟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个不是夸张,这个是想象,要把想象力无限扩张。我倒觉得,如果互相信任,也不会因为横财换一副面孔对人。

像替死鬼这么相信别人的不多了,差不多都绝种了,得大家保护了,反过来说,他的信任是建立在金钱上的,这点不可取。

胡静茹疑惑的问道:“只给你打了一个电话,你就这么相信他?”

替死鬼咬着头说:“刚开始我也不相信,而且一口回绝了他。可他竟然知道我的家庭情况,知道我是个孤儿,而且他说让我给他提供自己的银行账号。”

我问道:“你的银行卡呢?”

“我放起来了。”

可惜了,看现在的情势,我再恐吓他一下,他可能会把银行卡和密码都告诉我,我转念一想,他已经被明人修逮住了,我不能趁人之危啊,我不得不把这个发财大计腰斩。

明人修瞪了我一眼说:“你少说话。”

这又不是酒桌上,还流行少说话多吃菜那一套?我说:“你给我准备点酒菜,我保证不多一句,一定做到不问不开口,问了也是不开口。”

明人修不再搭理我,又转过头问道:“你给他了?”

“恩,我当时只是抱着试试的心态告诉他的。”替死鬼欠了欠身子继续说:“上午告诉他,下午我去银行查询了一下,里面真的多了二十万……”

胡静茹抬起头问了一句:“所以你就深信不疑了?然后就来这里顶罪对吗?”

“对,刚从银行出来,他就又打电话给我,他说这是定金,等我把罪名顶了,从监狱出来,他就给我另外一部分钱。”

明人修叹着气说:“这五十万给了你,用来吃喝的话,一年内就花销得差不多了。”

替死鬼反驳道:“不,我从小过够了一顿饥一顿饱的生活,我打算用这笔钱去老家买块地,安安生生过完下半辈子。”

我说:“考虑的挺周全,年纪轻轻就为自己选好墓地了。”

胡静茹用手中的钢笔敲打着我的头说:“你能不能不说话,我们在这里审讯呢!”

我刚站起身来,明人修就把我按住了,他说:“给我老实的坐下来,别去外面给我惹麻烦。”

看人家明人修,知道我一出去必定会惹麻烦,这才挽留我,另一层意思是让我留在这里震慑替死鬼。

明人修看我老实地坐下来后,扭头问道:“他肯给你五十万,你对他的印象一定很深刻了,不会把他的手机号忘记了吧?”

“记得,他的号码是1380392XXXX。”

“快去查查。”明人修焦急地对胡静茹说。

替死鬼已经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交待清楚,他抬起头说道:“我都说完了。”

明人修又把钢笔拿在手中,盯着他问道:“你有没有猜测过那个人的身份,他有什么特殊的地方没有?”

替死鬼苦笑着,他晃了晃手上的镣铐说:“他故意把声音压得很低,根本听不出来。”

胡静茹急匆匆地从外面跑进来,她满脸兴奋地说:“查出来了,主人的名字叫刘玉文,是个个体商贩,店铺地址在XXX,家庭住址在……”

“快说啊,在哪里?”

胡静茹的眼睛慢慢瞪大,她说道:“他跟叶信家是邻居。”

怪不得我听着“刘玉文”耳熟呢,原来是隔壁的刘**子,他前两年是配种的,不是,是专门联系给牲口配种的,没想到现在做起手机卡的生意来。

“熟人,他就住我家北边儿。”

“收监。”明人修火急火燎地说道,拉开门就冲了出去,我刚冲出去门口就撞到一个人。

我抬头一看,大惊失色,这人太猛了,肚子比头都大,我拍了拍他的肚子说:“这里面营养不少吧,肯定比脑子装的东西多。”

仔细一看,竟然是胖子局长,他把我的手打落,急忙后退一步,对明人修喊道:“把快他弄走。”

看来我还是有点威慑力的,就连警察局长都怕我,我哼哼着:我有一头小毛驴……

我哼哼一句,胖子就哆嗦一下,一哆嗦,他肚子上的肉颤好几颤,我开始怀疑他不是靠破案或者抓贼坐到这个局长的位置,要是像明人修这样每天为了线索跑个不停,他要还能这么胖,我把头塞到他肚子里面。

可我一想又不对,就算我把头塞进去,都撑不起来他那个肚啊,恐怕还得把明人修的头也放进去。

肥啊,油啊,腻啊,这样的形容词儿就是为胖子量身打造的。

正在我感叹的时候,明人修又走回来拍了我一巴掌,催促我赶紧走。

我觉得有点遗憾,看来得等下次研究了。

等我们赶到世纪通讯城的时候,刘**子竟然不在,一问旁边的商户才知道,他这人不务正业,又给人联系牲口配种去了。

这年头钱不好赚啊,可能是觉得买手机卡不赚钱,才跑去给人联系。

明人修很急躁的样子,他急忙拉着我走出通讯城,看来他还有点脑子,知道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们找了辆出租车往他家里面赶去。

刚下车,明人修就问道:“他家在哪里?”

我领着他走到我家的北边,刘**子家是个红红的大铁门,也是二层小洋楼,都是要他配种得来的。

不管我们怎么敲门,里面就是没有回应,明人修扯开喉咙大喊道:“刘玉文,我是警察,如果在家的话快点开门,不然我就要强行冲进去了。”

他家肯定有人,我俩都能听见里面电视机开着的声音,好像正在广告,知道明人修把嗓子都喊哑了,里面依然没有走出人来。

看我这记性,我给忘记,我对他说:“忘记告诉你了,他老婆耳朵不好使。”

明人修“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说:“你就不能早点说?”

我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