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科幻电子书 > 盗墓 >

第7章

盗墓-第7章

小说: 盗墓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诘厣稀5ニ嫉亩鳎畹煤骷负跞硌耗帷T谧郎希坏行矶嗪餍难峋а芯康慕峁褂胁簧儆米鞑慰佳芯坑玫墓盼铮ㄒ坏赡苁鞘ゾ濉

单思应该知道这些东西的价值,但这时,他却将这些东西当是垃圾扫落。

胡明在惊怒交集之余,陡地叫了起来:“你疯了?”

单思却尖声笑了起来:“我疯?你才是疯子!”他指著桌上,地上的东西:“这些算是甚么?这些东西,也值得研究?既然你没有见过齐白,不再打扰,再见。”

单思转身就走。胡明却不肯放过他,一跃向前,将他一把拉住:“等一等,你还没有说清楚,齐白和你发现了甚么?”

单思道:“真对不起,胡教授,我们的发现,你不会感到兴趣,那是你知识范围以外的事。”胡明一听得单思这样讲,心中极其恼怒,一时之间讲不出话来,单思用力一挣,已挣脱了胡明,哈哈大笑著,向外走去。

胡明在他的身后,大声叫:“只要是你和齐白的发现,就一定我知识范围之内。”

我立时问道:“单思怎么回答?”

胡明神情悻然:“他没有回答,一直笑著,走了。”

我握著拳:“你没有追?”

胡明冷笑:“我为甚么要追他?不论他们有甚么发现,弄不明白了,去找谁?只有我可以解答他们的问题。”

我问道:“那么后来,齐白和单思,有没有再来找你?”

胡明现出了十分愤然的神色:“没有,我甚至不知道单思已经死了。”

这时候,我心中的疑惑,也到了极点。照常理来说,齐白和单思,在埃及,要是找到了甚么极其隐蔽的古墓,他们应该找胡明。可是单思去找胡明,只是为了打听齐白的下落。齐白也没有和胡明联络过,反倒将两卷录音带寄了给我。

我知道胡明自尊心强烈,所以我小心地问:“照你看来,是不是有甚么埃及的古墓,在你的知识范围之外?”

我已经问得小心翼翼,可是胡明还是勃然大怒:“放屁!”

我为了避免给他再骂下去,转头向外,这才发现,车子已在开罗市郊的公路上,我道:“我们到哪里去?”

胡明没好气:“你不是要去见病毒?”

我高兴地叫了起来:“我早就知道你有办法。”

胡明道:“他是不是见你,我还不能肯定,我只是和他的一个主任看护联络过,看护说他习惯于安静生活,不很肯见人,我们要到了他那里再说。”我摊了摊手:“那不要紧,我可以令得他有兴趣见我,因为我知道齐白到那个怪异的古墓,是出于病毒的意思。”

车子一直向前驶,转了一个弯,那时,已经是夕阳西下时分了,在满天晚霞之下,我看到了那栋白色的大房子。

说是“一栋房子”,或者不怎么贴切,应该说,那是“一组房子”,一栋大洋房的主体,还有许多附属的建筑物,然后才是相当高的围墙,一体纯白色,在夕阳下看来,美丽之极。

围墙外,是一大片极整齐的草地,草地中有一条车路,直通大铁门。

胡明吸了一口气:“这就是盗墓人之王,病毒的住所。”

我吸了一口气:“看来他比法老王还更会享受。”

胡明道:“像他这样的人,真不知应该如何评价。他是盗墓人,但他对发掘人类古文化的贡献,在任何人之上,不知有多少古墓,自建成之后,首次进入的人就是他。”

我对于病毒应该获得何等样的评价,没甚么意见,只是想快点见到他。车子在门口停下,已经有一个穿著鲜明制服的看门人在门后出现,胡明自车中探出头来,看门人的神情十分讶异,道:“胡教授,主人没吩咐说你会来拜访。”

胡明沉声说道:“现在去告诉他。”

看门人面有难色,但还是打开了门,胡明驾车直驶进去,大花园中设施之豪华,我不拟细述,车子停下后两分钟,两个穿著同样鲜明的制服的男仆,将我和胡明,延进了客厅。

大约等了十五分钟,我开始有点不耐烦时,一个妙龄少女走了进来,她穿著护士制服,容颜明丽:“胡教授,主人在休息室见你。”

我一听,立时站起来,那护士向我抱歉地一笑:“对不起,主人没说接见阁下。”

她和胡明走了进去,不一会,她就急急走了出来,神色张惶:“真对不起,原来主人要见的一个人是你,不是胡教授。”

她正说著,胡明也气鼓鼓走了出来,向我瞪了一眼:“要不要我等你?”

我向他作了一个“不是我错”的手势:“不必了,我会和你联络。”那护士向胡明千道歉万道歉,等胡明走了之后,才领著我进去。在经过了一条走廊之后,我来到了病毒的“休息室”。

那休息室,根本不是“室”,而是一个极大的棚,至少有五十公尺见方,一边是一个大游泳池,顶上是玻璃,内中的一切布置,全是热带式的,自顶上垂下许多热带的蔓藤类植物,南太平洋情调的音乐轻播。一个老人,躺在一张悬挂在架上的睡椅上,有一个护士,正在轻推著那张睡椅,令得睡椅缓缓地摇。

我知道老人就是病毒,天下第一的盗墓人,我对这个人,闻名已久,他真是一个十分特异的人物  外形上的特异。

那张睡椅很大,而且很柔软,病毒的身子,有一半陷在柔软的垫子之中,他个子小得出奇,看来至多一公尺多一点,站起来的话,只到普通人的腰际。

他不但矮小,而且出奇的瘦,满是皱纹的皮肤,就像是披在身上,随时可以脱落。

我不论如何想,都未曾想到过,这个世界上最出色的盗墓人,赢得了“病毒”这样外号,在这里过著帝王般生活的人,会是一个侏儒。

病毒的头发稀疏而长,唯一令人感到这个侏儒不类普通人之处,是他的一双眼睛,十分有神,他向我望过来,有一股慑人的力量。

他一看到了我,就向我招了招手:“过来,过来。”

他一开口,声音洪亮得惊人,令我怔了一怔,他接著道:“你是齐白说的那个人,卫斯理?”

我道:“是的。”

一个护士搬了一张藤椅过来,我坐下。病毒一直用他炯炯发光的眼睛打量著我:“齐白不怎么肯服人,但是他说,如果你入我们这一行的话,会比他出色。”

我不禁苦笑,这算是称赞?我只好道:“那是他个人的意见。”

病毒不置可否地“嗯”地一声,从他的神情看来,显然不以为我是可造之材:“你是齐白的朋友,你来找我,为了……”

我直了直身子:“齐白寄了两卷录音带给我。”

病毒又“嗯”了一声,并没有甚么表示。

我想了一想,直截了当地道:“那两卷录音带,显示他在一个十分奇特的地方,而他说,是由于你的提议,他才去的。”

病毒道:“是啊,现在我退休了,我常将一些有价值发掘的地方让他去,除了我之外,他最好。”

我开始有点紧张:“那么,大约两个月前,你叫他到甚么地方去?”

病毒扬起手来,在他自己的额角上,轻轻叩著:“让我想一想,对,根据资料,美索不达米亚平原上,有一座很值得发掘的古墓  ”

我道:“不会是那地方,我看多半是在一个叫伊伯昔卫的小镇附近。”

病毒用他宏亮的声音,“呵呵”笑了起来,道:“尹伯昔卫?那是齐白的住所之一,在那里,他有一栋漂亮的房子,和几个漂亮的女人!”

我呆了一呆,两次录音带和他拍给我的电报,全是从那地方来,还以为他到的怪异地方,一定是在那小镇附近。

我心中有点发急:“那么,你再说说那个美素不达米亚平原上的古墓。”

病毒道:“那是属于一个富有商人,正确的遗址,还未曾找得出  ”

我忙道:“那么,另外还有甚么?”

病毒道:“还有一个中国皇帝,死前一共造了七十二个假墓,但是我已经可以知道他真正是葬在哪里,我也曾要齐白去发掘,那个皇帝叫  ”

我忙挥手道:“他不会是。”

我之所以阻止他说下去,是因为我对“曹操七十二疑冢”的所知,不会比病毒少,不想听也多解释。病毒接著,又提及了几处地方,一处甚至在澳洲,我道:“我看都不是,那地方一定十分特异,特异到他的精神状态十分不正常。”

病毒“哦”地一声:“所有古墓的内部,都是极异特,因为  ”

他接下来,就一直不绝地用尽了形容词,来形容他到过的古墓中的特异情形。

我听了不到十分钟之后,就不礼貌地打断了他的话头:“真对不起,我对古墓不是很感兴趣,我只想知道齐白到过甚么地方。”我讲到这里,顿了一顿:“因为我有一个好朋友因此而被人枪杀,他的名字叫单思。”

病毒一直躺著,一直到我说出单思被人枪杀,他才陡地坐了起来。别看他全身老得起皱,可是他动作却敏捷得惊人,一坐了起来之后,就失声道:“甚么?单思死了?单思死了?”他的那种震惊,出自自然,而当他吃惊之际,眼中的光采更甚。

病毒伸出手来,想抓住甚么,一个护士忙伸出手去,给他握著。

他气咻咻道:“谁杀死他的?”

我苦笑道:“一个一流的狙击手。至于是甚么人,一点头绪都没有。”

病毒的神态更是激动,口唇掀动著,可是却并没有说出甚么来,看他的情形,像是单思的死讯给他的打击太大,以致他不知道说甚么才好。

我怔怔地望著他,病毒的震动是突如其来的,消失也极快。不到一分钟,他已经完全恢复了常态,松开了护士的手,缓缓躺了下来。

在他躺了下来之后,用一种极度平淡的口气道:“哦,单思死了。”

我从来也未曾见过一个人能在那么短的时间之中,从极度的震撼,变为这样平静。这时,他的平静,显然是假装出来的。尽管他伪装平静的功夫极好,可是他刚才的震惊,却无可掩饰。

我对病毒的这种态度,感到一阵厌恶,所以我的语气,听来冰冷:“你不感到应该对单思的死亡,负一点责任?”

病毒在听到了我这样问他之后,甚至伸出一个懒腰:“我?要负责?难道你说的那个第一流枪手,是我派出去的!”

我早就知道病毒是一个超级老滑头,但是我却未曾料到他不止是超级,而且是超特级的老滑头。要对付这种超特级的老滑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也不是完全没办法的。

办法就是开门见山,直截了当,不和他去绕弯子。

所以,我一听得他这样回答,立时道:“单思好好在家里,是齐白打电话去,叫他一起参加工作。”

病毒的眼睛半眯著,发出一下拖长了的鼻音,“嗯”地一声:“那又怎样?”

我伸出手指,直指著他:“而齐白到那个古墓去,是你叫他去的。”

我话一讲完,不等病毒有反应,更不给他以否认的机会,立时又道:“别否认,我有齐白的录音带,可以证明这一点,刚才你也承认过。”

病毒呵呵地笑了起来,他的笑声,听来甚至是十分温柔:“年轻人,我已经说过了,最近我给了他几份资料,我实在不知道他到了其中哪一处地方  如果没有别的事情  ”

他下面的话未曾说下去,可是逐客的神情,已经十分明显。讲完了那句话之后,缓缓闭上眼睛,像是当我已不在他的面前。

我忙道:“对不起,我  ”我话没有讲完,那两位美丽的护士,已经站起来,向我挥著手:“请你离开。”

我摇头道:“不行,我要问的事  ”

这一次,仍然是我的一句话还没有讲完,便听到了一个粗鲁的声音:“你要问的话,全部问完了。”

我循声看去,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有两个身形极其高大粗壮,估计体重超过一百五十公斤,而且全身都是坚实肌肉的大力士,穿著古埃及武士的服饰,正向我走过来。

那两个大力士,还不是单独来的,他们的手中,各自牵著一头黑豹。

这种黑豹,是所有凶残动物之中最危险的一种,我没有把握赤手空拳,战胜那两头黑豹。

我一面后退,一面摇著双手:“还有几句话  ”

我话没有说完,那两个大力士松了松手,两头黑豹向前扑来,它们的动作如此之快,一下子,扑到了离我身前还不到三十公分处,我甚至可以感到那两头黑豹口中喷出来的那股热气。

我退得极其狼狈,几乎跌倒,而且一退之后,转过身,一直向前奔,奔出了病毒宫殿一样的美丽住宅的大铁门,那两个大力士一直牵著那两头黑豹,在我后面,亦步亦趋地追著。

我奔出了铁门,心中窝囊之至。我,卫斯理,竟然叫人这样狼狈不堪地赶了出来。

可是既然已经叫人赶了出来,还有甚么办法可想?我回头看一下,看到那两头黑豹,倚在铁枝上,人立著,爪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2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