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军事电子书 > 单兵作战 >

第577章

单兵作战-第577章

小说: 单兵作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弊魇程氐囊靶模桓芯醯街芪в卸玻阍谥胪霞迸榔鹄础

    “乖乖,看起来应该有二十只!”舍科琴夫咋舌道。

    “这还只是看到一面,谁能保证这道蛛网后边就没有其它的幼崽?”跟在后边的雷诺补充道:“我看应在百只往上。”

    “管它有多少只,一把火烧了个净!我只是有些奇怪,按说这条隧道是个废弃的隧道,这些东西中从哪里来的!它们的食物又从哪里来的?”米斯道。

    “我们还是快点走吧!有这么多的幼仔便证明还有一只巨大无比的蜘蛛就在左近,它可能是去觅食了,也可能呆在其他的什么地方织布捕捉我们的陷阱……”波尔不时往身后打量,可能是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中又透露出紧张害怕,解释了一句,道:“我不是害怕,只是心里有些庆幸我们来得时间够早,要是晚上一两年来,等到这些蜘蛛都长到成年,我们哪还有命在!”

    “波尔说的没错!”舍科琴夫赞同道:“我猜那只巨大无比的蜘蛛马上便要回来了,咱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蛇头,该怎么通过这道蛛墙。”“打我们来的地方只碰到一只蜘蛛,那就证明另一只蜘蛛应该还在我们前边。煤油不可尽用,最少得留一半对付前边的那只蜘蛛。大家都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从后边递过来交到我的手上!”

    波尔等人不明白雷的意思,可还是按照雷的命令把上衣脱了。雷也在脱着衣服,当他把裤子也脱掉后见后边的人只脱上衣而不脱裤子,生气道:“我希望大家能够听清楚我的命令,我说的是把身上的衣服脱了,不是让你们光脱上衣。”

    不管理解不理解,也不管服还是不服,见雷都把裤子脱了其他的人也没有反对的理由。按照他的要求,大家又把裤子也都脱了,每个人仅着一个裤头,望着雷,看雷这葫子里究竟卖着什么药。

    雷把收集过来的衣物堆到一起,然后提起油桶往下倒了起来,等到桶里还剩大约一升半的油量他停了下来,把油桶拧上盖子递给舍科琴夫,一人站在那里像洗衣服一样把衣服揉来擦去,将油均匀的浸湿每件衣物。

 第700章 隧道杀机 3

    蛛网再密,中间也有一定的空间,如若把桶里的油泼洒出去点燃,只怕连一道蛛网也烧不掉。// /雷将衣服收集起来用油浸湿,这个方法很好,既可保持住火力又可最大程度节省本就不多的煤油。

    看明白其中诀窍的米斯、雷诺颔首暗赞,看不透其中诀窍的舍科琴夫、波尔一脸的迷茫。想问问雷究竟在干什么?但看到雷正在聚精会神的忙碍着,也就不好意思打搅,没把已到嘴边的话问出来。

    雷将手中的火把交给身边站着的舍科琴夫,拎起一件衣服抖了两抖将衣服展开,就着火把点燃一角在火势还没漫延到手持的位置将衣服甩了出去。衣服上窜起尺高的火苗,落到蛛丝上火没有风的吹袭火苗猛的一下涨至米高,正好覆盖在一只幼蛛的身上,伴随着噼呖叭啦的炸响,火中传来那只蜘蛛如老鼠般的吱叫。

    大火很快便将第一道蛛网烧断,在上边爬行的幼蛛有四五个葬身于火海,隧道中传来一股只有焚烧尸体时才会有的焦臭。果然不出所料,离第一道蛛网不到两米的地方又出现一道蛛网,可能是第一道蛛网上的幼蛛逃至此处所致,这道蛛网上的幼蛛更多。

    “让我来!”

    雷拎起第二件衣服正欲就着火把点燃,舍科琴夫拦道。这种杀蜘蛛的行为实在解恨,他岂肯错过,也不等雷同意便从雷的手中夺过衣服,就着火把点燃远远的甩了过去。

    蛛网一道挨着一道,在衣物只剩最后一件的时候蛛网终于穷尽。舍科琴夫笑了笑,脸上有些落寞。道:“娘地,这么快就完了。”十分有些不舍的把那件衣物夹在腋下,继续往前走。

    雷一手掌着火把一手拎着刀,眼睛往前看,似要穿透层层的黑暗。耳朵往上竖。似要听到隧道里的所有声响。蛛丝越来越少,就在大家以为不会再有蜘蛛出现,放松了警惕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阴风。雷手中地火把闪了两闪,竟自灭了,就好像有人把嘴凑到火把前猛吹了一口气把吹灭了一般。

    “蛇头,怎么回事?”舍科琴夫打了个冷颤。心中一寒,感觉又将遇到什么怪事,问道。

    “没事,可能是油燃尽了吧!”雷撒了个谎。他心中清楚,火把的突然熄灭绝非油燃尽所致,因为缠在火把上的衣物还未烧尽,因为他的身体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能够明显感觉到前边有丝丝地阴风吹来。可是为了不引起恐慌。他撒了个谎,回头对舍科琴夫道:“再给我点燃一只火把。”

    打波尔手中火把上照射过来的光亮传到此处虽然有些晕暗,可舍科琴夫还是看到雷脸上的凝重与深锁的眉头,他知道雷刚才说得话言不由衷,前边一定又出现了什么危险,异常麻利地把手中火把点燃,紧张兮兮的紧靠在雷的背后向前看去。

    新火把的火势还算猛,可雷的手往前一伸,新火把的火苗就如一支在四处透风的房间里点燃的蜡烛,火苗被风压到极小。林雷左摇右摆随时都可能被风吹灭。雷把那支旧火把也压在了火上,火往上窜了了窜,比刚才大了许多,但仍处在随时可以被风吹灭地境地。

    “哪来的风?这个隧道被封闭了多年,本应密不透风的啊!”

    舍科琴夫轻声问了一句。然而雷却没有理会。小心翼翼的往前挪动脚步。又往前大约走了十来米,风势越来越大。竟吹得头发往后掠起,火光在风中闪来闪去,每闪一下都有被吹灭的可能。

    火光被风吹得摇曳不止,前边的景物在忽明忽暗中隐隐可见,雷似乎看到隧道的前边,光亮刚刚好能照到的地方,左手边的那侧隧壁上有个黑洞,洞口长约四五米,高度距隧壁仅余两尺不到。然而因为火光不足的原因,他看得不是很真切,急需更足地火力来支持,朝后喊道:“火把,火把,更多的火把!”

    这时候所有人都能感觉得到阵阵冰凉剔骨的阴风,虽不知又碰到哪种怪事,但预感到了危险,连忙把手中的火把递了过去,全部集中到雷的手上,就连波尔手中地那把也没留下。五只火把产生地火力也无法与阴风抗衡,火苗被风吹掠发出蓝色的光,往雷地脸上舔来舔去。

    那确是一个黑洞,开在隧壁上的一个洞,不像隧道这样是用水泥砌就,而是一个土洞,这角坑坑洼洼,不似人工开凿,像是什么东西新打出来的洞。

    雷不敢急走,怕走得快了手中的火把被风吹灭,小心的提着步来到洞前。这只洞有多深,火光照得极近,不知道!这只洞是谁开挖,在什么时候挖的,也不知道!这只洞通向何方,更没有人知道。

    从洞中传来持续不断的风来看,这可能是个出口,但所有人都不敢擅入,谁知道里边藏有什么东西?突然,风将火把吹灭,洞里出现两个探照灯大小的幽幽绿光,就好像半夜在昏暗的街上走道,忽然看到墙角处露出两点绿光,好像幽灵的眼睛,把人吓了一大跳。随即绿光飞了过来,浑身惊出一身冷汗后才发现原来是只猫。不过这两点绿光却比猫大了许多,不是同一个级别的,看起来更加的骇人,让人猜不透绿光后边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快跑!”雷察觉到绿光就要往前移动,目标正是他们,大喊一声掉头就跑。黑暗中奔跑不比平时奔跑,感觉上是朝前直冲,可跑着跑着已到了隧道壁边。雷手触壁角往前跑着,速度上不知比平时慢了多少,心中默数后边传来的脚步声,还好一个没有拉下。他回头瞧了一眼,见绿光正朝他们追来。迅度越来越快,如果照此发展下去用不了五分钟就会被追到。

    虽然不知追的究竟是个什么怪物,但他心中清楚绝对不是蜘蛛,蜘蛛不可能有这么快的速度。至于想像中地那只蜘蛛究竟到了何处,或许还在更前的前边等着。或许已成这个不知名的怪物的盘中餐,他没有时间考虑,也没有心情考虑。

    “舍科琴夫!”雷说停就停,听着后边的脚步声一把抓住舍科琴夫。道:“油桶还在手上没有丢掉吧!”

    “没!”舍科琴夫喘着粗气,回头望了一眼绿幽幽跟盘子一样大小地一双眼睛正朝这边赶来。

    “赶快在这里布出一道火线,阻止那家伙追过来!”雷说完,又朝停在旁边喘气的人喊道:“米斯、雷诺。你们两个没事吧!”

    “没事!”两人回道,各自喘着气朝身后望去!

    “波尔呢?波尔你没事吧!”雷又问道。

    波尔跑得差点背过气去,剧烈的呼吸着,话也说不完整,时断时续的道:“没……没……没事!这……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怎会会有那么大地一双眼睛。”

    咣当!舍科琴夫把空桶朝追过来的眼睛甩去,桶撞在隧顶又掉在地上发出连续不断的响动,那双幽绿的眼睛顿了顿。再次地向前飘来。

    舍科琴夫半蹲到地上,用火机打了两下,火星四溅可是怎么也没把地上的煤油点燃。所有人都紧张不安的看着他,祈祷赶快点燃造出一道火墙来把怪物挡在后面。舍科琴夫也是异常的紧张,那双眼睛离这里不过二十米,再点不燃可就命丧在此了。他又打了一下,依然没有把油点着,这时想起腋下还夹着一件衣物,站起身对着衣物打了一下,火星把衣物点燃。四周猛的一亮。他的脸上露出狞笑,喉咙中发出嘿嘿的冷笑,把衣物向前一丢。哗的一声,而前腾起大火,很快组成一道尺宽地火墙。

    舍科琴夫有个心思。想要借助火光把眼睛后边藏着的究竟是什么怪物仔细打量。不光他有这个心思。其他的人也都有这样的心思。所以,当燃起的衣服朝前飘去。所有人都把目光对准发出幽绿光亮的眼睛,可火势窜起之后,眼睛未从黑暗中适应光亮,谁也没有看清究竟是个什么样的怪物。

    雷挤了一下双眼,等眼睛适应光亮后拿着火把朝火墙走去,打算引燃火把继续赶路,身后传来波尔似哭又像是在笑的声音:“门……门……我们到隧道尽头了。”他以为波尔在开玩笑,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自己在这里停下脚步前边便是门。回头一看,果真已到了隧道的尽头。如果刚才要是在往前跑上五米,那样地话下场将会很惨,脑袋估计要与铁门来个亲密的接触,一个大包便是接触后的奖赏。

    天底下所有门如果没有钥匙,或者你不是个开锁的高手,要想打外边进来十分的困能,而打里边出去又是件十分容易地事情。门上正中偏下地位置有个轮船上方向舵一样的东西,是由不锈钢制成,不过太长时间没有人触碰上边落下一层灰掩去往昔地光泽。

    舍科琴夫人高马大,所以一般来说粗活都是他干,而他也尔意干这种粗活。不用人吩咐,也不用人请求,舍科琴夫来到铁门前握住开门的家伙。许是太长时间没有使用过,里机的机簧生了锈,舍科琴夫刚开始的两下并没有把门打开,直到他用尽浑身之力,胳膊上的伤口又迸出血来,那门才算是打开。

    火墙的火势越来越小,朝里望去那只不知名的怪物已不在火墙之外,或许回去了阴风阵阵的深洞,可没人愿在这里停留,哪怕只是停留一刻。众人鱼贯从两尺左右的门缝中挤进里边,关了门之后又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舍科琴夫点亮一枝火把,四下里一照,发现这里是个狭小的空间,除了他们进来的门外,再无什么门,就连一扇窗户也没有。

    “死路!”舍科琴夫倒了一句。不管他承认不承认,经过地工、巨大蜘蛛这两件事情之后,雷已在他心中占据领导者的地位。所以,说完死路两个字后,舍科琴夫自然而然的把头扭向雷,希望他能拿个主意。

    “这里……”雷诺走到与门正对着的那面墙前,道:“很明显这道墙与旁边的两面墙颜色不一样,新旧和度也不一样,由此可见这道墙是后砌成的,也许是在隧道封闭之后才砌成的!”

    “所以说,只要我们能打通这面墙,就可以从这个密闭的空间里出去!”米斯含笑的道。

    “怎么打?”波尔面露苦色,屈指敲了敲墙,道:“这可是水泥浇灌而成,能道我们用手去扒开它?就算我们的手不是血肉之躯,而这扇门也是个豆腐渣工程,可扒出一道可供我们出去的洞总得需要时间吧!时间!问题就在这里,我们的时间不多,这是一个密闭的空间,或许三五分之后空气便会耗尽,我们都会在此窒息而死。唉,要是有炸药就好了,可以把墙炸出一个洞来……”“你的话完了吗?”舍科琴夫瞪了波尔一眼,道:“明知时间不够你还这么嗦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