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军事电子书 > 单兵作战 >

第224章

单兵作战-第224章

小说: 单兵作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佩耳之冷哼了一声,轻叫道:“我不知道!你们还是去问沃尔吧!”。

    “啪!”,雷几人本能地扭头看去,原来是汤匙掉在了地上。店主人一边弯腰去捡汤匙,一边向雷微笑道:“真是对不起,我实在是太不小心了,你们继续用,我去把汤匙洗一下。”,说着店主人就转身向门口走了去。雷几人相互看了一眼,他们是认为店主听不懂他们地话,所以才敢在这里谈论的,可是见到店主人那略显慌张的样子,又让几人怀疑店主人是不是真的不能听懂他们的话。恰巧这时沃尔带另外几位客人走了进来,店主人先是冲那几位客人微笑道:“几位里边请,饭菜都为你们准备好了。”。在让过那几人之后,店主人冷冷地向沃尔叫道:“你一会跟我来。”,说完她就走了出去。

    走进来是的清一色的四个男人,年龄相当,大约在二十五到三十岁之间,四人看起来都好像健美运动员似的,身上的肌内一块一块的。四人一身的运动服,脚上踏着蹬山脚,脸上布满了风霜,一看就不是什么好惹的人。当雷几人在打量着这四人的时候,那四人同时也在一边走一边用余光打量着雷几人,那眼神里面看不出丝毫友善。在等沃尔为那几人安排完位置准备离开的时候,雷把沃尔叫到了身边,他从身上拿出一马克塞到沃尔的手里,低声讲道:“晚饭后到我房间来一下,我有问题要问你,如果你的回答能令我满意的话,那我会再给你钱的。”。

    对一个穷孩子来说能意外地得到一点零花钱,这可是一件值得令人兴奋的事,沃尔开心地点了点头道:“好的先生,吃完饭我就去你房间。”。刚好这时店主人又在外面叫沃尔的名字了,显然她是认为沃尔在里面呆的时间太长了,沃尔连忙应一声跑了出去。

    雷回头见郭伟几人都在看着自己,于是就耸肩微笑道:“看到了没有?不管在什么地方,钱的使用方法都是相同的,只要你给了钱,那就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说着,雷扭头看了一下沃尔离去的背影,轻声讲道:“我想等吃完饭我们就会有答案了。”。郭伟和利伟轻轻地笑了笑,现在他们相信沃尔手上为什么也有一张藏宝图的答案很快就知道了。雷见来到这里就没说过多少话的彼特一直盯着自己这面看,他还以为彼特是为自己这种行为所不耻,于是就耸了下肩讲道:“彼特,这没什么,只是一种手段而已。”。彼特轻轻地摇了摇头,在他的眼里闪出了一丝恐惧。雷发现有点不对,于是就问道:“彼特,怎么了?”。

    彼特看着雷轻声讲道:“他们一直往这面看,他们的眼神好可怕呀。”。

    雷扭头看了一下,现在他知道彼特刚才并不是在看他,而是看坐他背后的另外几人。那几个人在见到雷回头之后,他们马上就低头吃起自己面前的食物了,就好像从没有往其他地方看过似的。雷看着那几个人轻轻地笑了笑,而后回头向彼特讲道:“没事,你快点吃饭吧。”。

 第313章 外泄的藏宝

    然雷说不要管那几个人,可是谁又能真的不在乎呢?着面包往嘴里面塞着,一手用力地抓着餐具,眼睛紧紧地盯着对方看,当那几个人再次斜眼往这面看的时候,利伟怒叫道:“看你妈呀看!”。/ 那几个人同时看了利伟一眼,而后就把目光移到了自己的食物上面,他们就好像听不懂利伟说的放言似的。利伟转看了一下雷和郭伟那有点埋怨的眼神,微低着头轻声问道:“喂,你们就不觉得这几个人可疑吗?”。

    佩耳之轻哼了一声,慢慢地讲道:“好像就你一个人觉得他可疑似的。你也不想想,我们到底来这里干什么的。如果你觉得他可疑的话,那你防着他点就是了,像你这样大呼小叫的只会给我们惹麻烦而已。”。

    利伟白了佩耳之一眼,自从看到沃尔手里面拿的地图和佩耳之画的一样之后,他就对佩耳之有一种敌对情绪。此时听到佩耳之的话之后,利伟冷冷地讲道:“是呀,我看我们就应该防着你,说不定什么时候你就在我们身后捅一刀呢。”。说完,利伟把头扭向了一旁,不屑地讲道:“谁问你了,要你多嘴。”。

    佩耳之气愤地看着利伟,她真的想上前好好教训利伟一顿,可是在看了看雷和郭伟那同样有丝不相信自己的眼神之后,佩耳之狠狠地把面包往桌子上一扔,刷地站起来叫道:“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我先回房去了。”。说完,佩耳之扭头没好气地向彼特叫道:“喂,你吃好了没有?如果吃好了的话,那就快点跟我走。”。

    这才刚开始吃,又哪会这么快就吃饱呢。彼特看了自己姐姐一眼,而后又看了看利伟和雷、郭伟三人,发现这里地气氛明显的有点不对,再加上对面那令他感到不安的眼神。彼特伸手抓起两块面包。站起身来向佩耳之回道:“哦。我吃饱了,和你一起上去。”。佩耳之冷哼一声就向外走了去,而彼特连忙一路小跑地追了过去。

    看着佩耳之和彼特那走出去的身影,郭伟有点埋怨地向利伟讲道:“也不知道你哪来的那么多费话。”。利伟有点不解地看着郭伟,而郭伟向门口瞟了一眼后,接着讲道:“现在可好,你就那么放心让她离开我们的视线?如果她趁机跑了的话。那我们到哪里去找她呀?”。

    利伟可没有想到这一点,他们还得需要佩耳之的帮助才能找到琥珀屋地下落,如果佩耳之这时一气之下而离开了这里,那这个责任就得由他自己来承担。利伟瞟了雷一眼,他见雷似乎也有点责怪自己地意思,于是就轻叹了一口气,端起桌子上地汤端一口气喝了下去,接着伸手抓起两块面包站起身来有气无力地叫道:“好、好、好。我现在就去盯着她。这样总可以了吧。”。说完就转身走了去。

    郭伟和雷相视一笑又低头吃起了自己的饭,桌子上一下子去了一大半的人,再加上两人都还在思考着沃尔为什么会有那张地图。还有身后那些人时不时地盯着自己,这让两人感到很不自在,也搞得两人没有什么胃口了。随便吃了一点之后,郭伟抬起头向雷问道:“你吃好了没有?我想上去了。”。

    雷把自己那最后一口汤喝下去之后,站起身讲道:“走吧。”,说完,雷伸手拿了一块面包。

    郭伟盯着雷手里的面包看了看,而后讲道:“如果你没有吃饱的话,那我可以等你一下。”。

    雷摇头轻轻地笑了笑,接着把眼皮向上抬了一下,轻声讲道:“我想她气消了后一定会饿的,先给她拿点吃的上去。”。郭伟知道雷说地她是指佩耳之,于是就轻轻地摇了摇头站起身和雷向外走了去。雷的目光向旁边瞟了一眼,发现那几个人也站起身来准备离开,这更让雷怀疑他们几个是冲着自己几人而来的。

    雷和郭伟刚刚走出两步,就听到门口传来了一阵轻微的嘈杂声,紧接着店主人就走了进来,因为她的头是扭向后面的,所以差一点和雷撞了一个满怀。店主人微笑着向雷轻叫道:“哦,真是对不起,没有撞到你吧。”。说着,店主人瞟了一眼饭桌,还有旁边站起来的几人,而后向雷几人问道:“你们这么快就吃好了?不会是我做的饭不合你们地胃口吧?”。这时沃尔带着一个穿了一身旅行衣地男子走了进来,只见那人头戴一顶五指太阳帽,留着一脸乱杂的胡子,背着一个已经断了一条带子的旅行袋,手上拄着一根从树上掰下来地粗树枝。这人一看就是走了很久的路,满身疲惫的样子,不过他却是一脸的微笑,毫不被疲惫所累。

    雷先是瞟了一眼那名男子,而后向店主人讲道:“哦,没有,你做的饭非常的好吃,只是我们刚经过一路的颠簸,所以没有什么胃口而已。”。说完,雷看着刚走进来的那名男子向店主人问道:“他也是来这里住店的?”。

    店主人的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她开心地向雷叫道:“是呀,你们几个可真是我的贵人。本来我这小店也没有什么生意,可是你们一住进来,马上就为我这里带来了不少生意,我真的要好好谢谢你才行。”。这真是说者无心,而听者有意,雷一听店主人这话,把来人打量了一遍,猜想着这人是不是也是冲着他们,冲着琥珀屋而来的。

    那人见雷盯着自己看,于是就腾出一只手向雷伸了过来,用一口流利的英语讲道:“你好,我叫芬奇,是一名流浪画家,很高兴在这里认识你。”。

    雷微笑着向对方伸出手握了握,轻声讲道:“你好。我叫雷,是一名自由职业人,这次来这里是旅游来的。”。

    那人也许是听到雷说是来旅游地,也许是怕雷不相信自己是画家,他伸手拿下了旅游袋,而后从里面掏出一个折叠画板来,接着把画板里夹着的几张纸拿出来展在雷的面前兴奋地讲道:“嗯,这里的风景确实非常

    。:。|些地方转一转。”。

    店主人往那画纸上瞟了一眼,而后伸手握着嘴惊叫道:“啊!芬奇先生,你画的实在是太好了,简直就和真地一样!”。

    雷和郭伟同样非常地惊讶,一来确实如店主人那样说地,画纸上的画实在是太逼真了,二来这画上的地形和佩耳之所画的非常相似。应该说是佩耳之那幅画中一部分的放大图。还没等雷和郭伟回话呢,另外四个人走上来看着那幅画盯着芬奇惊问道:“你去过那个地方了?!”。

    芬奇抬起头一脸微笑地讲道:“嗯,我今天去过那里了,那里的风景实在是太好了,所以我忍不住在那里多画了几幅。”。说着,芬奇不好意思地伸手摸了摸脑袋,而后不好意思地笑道:“谁知回来后天已经黑了,幸好我还能找到这么一家店。要不然今天恐怕又要露宿街头了。”。说着。那几人问道:“你们几个也是来旅游的?那一定要到这地方看看才行,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地。”。

    那几人盯着芬奇冷哼了一声,慢慢地讲道:“我们一定会去的。”。说完就转身离了开。临走之前这些人又转身分别看了雷、郭伟和那个刚刚到这里来的芬奇,眼里面充满了敌意。

    店主人这时突然向沃尔叫道:“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把吃的拿过来!”。沃尔应了一声后就连忙转身跑了去,而店主人一付谦微地笑道:“真是对不起,因为你来的实在是太晚了,所以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来招待你。”。

    芬奇哈哈一笑,大大咧咧地叫道:“没关系,有什么就吃什么吧,只要不饿肚子就行了。”。说着,芬奇向雷和郭伟笑了笑讲:“我最怕饿肚子了。”。说完,他一边把画收起来,一边向雷讲道:“如果你们两个是看风景的话,那这个地方不会让你们失望的,那里的实物要比我地画好看上百倍。”。说完,芬奇一付意犹未尽地回味着那里地风景。

    雷扭头向郭伟轻轻地笑了一下,而后回头向芬奇轻声讲道:“哦,谢谢你的推荐,我们一定会到那里看看的,希望那里真地如你所说的那样不让我失望。”。说完,雷见沃尔又从外面跑进来了,于是就向芬奇讲道:“不好意思,我想我们必须要离开了。”。

    芬奇一边把画放到旅行袋里面,一边回道:“哦,没关系,再见了。”。

    雷向郭伟示意了一下,而后就向门外走了出去,在走到沃尔身边的时候,雷手里捏着一张十元的马克向沃尔轻晃了一下。因为雷是用身体挡着的,所以除了沃尔之外并没有人看到,雷轻叫道:“沃尔,明天记得早点叫我们,我想到芬奇先生所说的地方看看去。”。

    沃尔一脸**地盯着那张马克,他知道那会是自己去雷的房间里面回答完问题的酬劳,于是就会意地点了点头道:“哦,先生,我记得了。”,说完,沃尔就从雷的身边走了过去。

    雷他们要的是两间房间,雷、郭伟、利伟住一间房,佩耳之和彼特住一间房,可后来因为担心安全问题,所以几人就觉定每天挤在一间房子里面。当雷和郭伟回到房间之后,他们发现利伟和佩耳之就像两只斗鸡似的坐在那里盯着对方看,而彼特则坐在一旁神情紧张地不断左右看着两人,担心两人随时会动起手来。当听到门响之后,屋里的三人同时抬头看了一眼,而后佩耳之气愤地叫道:“你***看够了没有?再看,小心老娘把你的眼珠子给挖出来。”。

    因为有雷和郭伟给自己壮胆,利伟冷哼了一声讲道:“你不看老子,那你怎么知道老子在看你?”。

    雷见佩耳之还是一脸的怒气,他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面包,知道佩耳之一定还是吃不下去,但为了阻止两人继续吵下去,雷还是举着面包向佩耳之轻叫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