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穿越是条不归路 >

第38章

穿越是条不归路-第38章

小说: 穿越是条不归路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夜色依旧,益州城的街上只有我们几人的脚步声,噔噔噔得响着,搅得我一瞬间突然想要鱼死网破。我不明白我哪里来的这丝情绪,突然就厌世。我不禁苦笑,又想起仿佛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我大言不惭地说我不想搅进来,我比较惜命。

然而,谁都没有给我这个机会。如今我双手被缚,连说话都不能,更别提要死。

终于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很快,我就被带到一间极为破旧的小屋。要是从前,我一定会吐槽。这间小屋实在是太落俗套,从外观到摆设哪一样是与电视剧里的柴房两样的?然而,我这一刻倒是再也没心思。如今换做我被关柴房,哪还有那份闲心去评头品足?

再者是,我知道大限已到。

我被人像扔破烂一样“唰”得一下子就被扔到地上,我这几天估计是瘦了不少,这一摔硬是摔得我冷汗直冒。

蓝妃声音能柔成水,她再一次用手指掐我的脸。她的手是一阵冰凉,就如同毒蛇的表皮一样,那样的刺骨心寒。我猛地一摆头,我讨厌这种恶心的感觉。

她却笑了,摇摇头:“呵呵,阿端,你好好呆着吧。”

说完她就领着一干人扬长而去,连一滴水都没有留给我。

柴房里只有一支红烛发出忽明忽灭的光。地上很凉,我睁着眼睛看着天际一丝丝泛起鱼肚白。屋内死寂一片,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声一声“咚咚”直响。我腹中空无一片,却没有丝毫胃口。

我回想自己在这里短短十几年的人生经历,除去嫁与赵骚包的这些时日居然是一片模糊。我曾经大言不惭,我的三大目标,现如今看来竟然是一无所成。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间,天色又渐渐亮堂。柴房门被推开,一个小丫鬟眼观鼻,鼻观口地走进来端给我一碗白粥,解开我的手臂,抽出我口中的白布后依旧一言不发。

我还是识相的,将那白粥捧在手心里。她看了一眼,哐当一声将门一锁就走了。

天知道,我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喝白粥。

那白粥分明就是冒着能够杀死人的白气,一团一团地将我困住,我又想起许多日前在赵家宅子里脆生生的翘碧丫鬟小心翼翼地对我说宅子里以前的主子就是这么吃的。那碗她端着的白粥与眼前这碗仿佛一模一样,搅得我心里安生不得。

时至今日,我不得不承认,我当时就嫉妒就已经恨了。

可是今天,他早已不在了。他让我等他,可他却先走了。一想到这里,我心里像是有千百条小虫子在一点一点地啃着,他还没有向我解释清楚,凭什么就今生再也不见?

我饿了整整一天,眼看着从小窗口里折射进来的阳光一点点消失。夜又来了,我有些累,浑身没有力气,也没有人理我。

在我迷迷糊糊之间,我听到屋外突然“轰隆”一声,直直将我吓醒。我连忙跳起,一阵眩晕。我将将站定,只见一个极亮极亮的闪电从天空的一边划到另一边,生生将整个天际劈成两半。然后,又一声“轰隆”的巨响传来,就在此时,“哗”地一下雨水便下来了,就像是倾下来似的。我站在屋内,屋外下着大雨,而屋内下着小雨。“滴答滴答”一声声地砸到地上。

我无处可去,挑了个还算是干爽点的地方待着。

此般凄凉,真乃我两世为人之头一遭。

我紧了紧身子,就在我闭上眼睛的时候。屋里进来一阵风,而那雨声便越来越清晰。我睁开眼,大约是烟雨迷蒙,我只看见一个轮廓。后来我不禁想,大概是我饿昏了头,我嘴里第一声便叫道:“赵骚包!”

门“哐当”一声被关上,小岑子的声音清晰无比,他语气寡淡低沉:“阿端,是我!”

我站起身来,这才看清楚他。他胡子拉碴,满脸疲惫之色,双目血红,眼眶四周是极其明显的青黑色。而他那一张曾经完美无瑕的脸如今有一个十分触目惊心的刀痕。那刀痕自他眼角一直到他嘴边,似乎没有上什么好药,有些皮开肉绽的惊悚感。

“你怎么了?”我问他。

他望着我,嗫嚅着,仿佛是有话要说。我也看着他,只见他满眼的说不清道不明的郁郁之色。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后来居然什么都没说,只是向我伸出手来:“阿端,走吧。”

我摇摇头:“蓝妃将我带到这里来,是有何用?”

他似乎浑身一震,他不再看我,说道:“没用。”

他在骗我,我知道。外面雨声好像又大了一些,我见着他盔甲上滴下的一滴滴雨水,渐渐聚成一团。我不禁苦笑:“岑哥哥,你保不住我了。你冒雨前来,连盔甲都没换下,可是说到底也没用。你一走,蓝妃娘娘立刻将我关了起来,你防不胜防。”

他见我这样说,立刻摇头:“不会的,阿端,她不会伤害你的。”

他神色如此恳切,但我依旧说了出来:“你这些天失了多少城池?蓝妃娘娘将我关起来为了什么?我猜是不是我有什么用处?”我眼角扫过,他神色怅然,眉头微皱。我陡然笑道:“岑哥哥,还有一句话,切要保重身体。”

他走过来,拉住我的手。他的手极其凉,我一激灵就想挣脱。可是他握得那样紧,就像是天地之间真的只剩下我了,他再不抓住我就什么都没有了。他推开门,风雨向我们袭来。

今夜不知为何,极其黑。小岑子紧了紧我的手,还没说话就脚下顿住了。

我也没有动。蓝妃娘娘站在雨水之中,神色不动。

我看着她们母子俩个对视,我感觉到小岑子的手渐渐地松了。而下一刻,他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噗通”一声,雨水在他身旁溅起。蓝妃这才走过来,唤了小厮将小岑子扶起。我听见她对李阶说:“趁现在将他的毒解了。”

天突然亮了一下,我抬头一看,原来是一道闪电划过。我重新被关进柴房,小岑子的背影离我越来越远。

雨下了一夜,没有停,没有变小。

我知道,再也没有任何人会来救我了。我只有我一个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留言貌似能看到了,今天更一章。如果明天晚上六点有更新的话就说明明天会更两章~咳咳,我……还算靠谱吧?

59、千山万水

59、千山万水 。。。

一夜的大雨过后,我却在空气中闻到一股股的血腥之气。天色大亮之时,我听到从远方传来一声声战鼓的声音。我支撑着自己从地上站起,我靠在门上,总感觉那声音越来越清晰,就好像下一秒就会在我耳边响起似的。

门“哐当”一声被推开,两个大汉又将我架起,而此时我已经没有丝毫力气,于是我只好用眼神杀死李阶。

李阶看都没有看我,抬手示意,一个大汉对着我的后脑勺便是一击,然后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醒来之时,却发现我已经身在马车中,而马车里还有个人,便是小岑子。

他见我醒来,苍白的脸上有了丝血色,他似乎没多少力气,连笑容都很勉强:“阿端,我们走吧。”

我下意识便问:“去哪?”

他咳了两声:“离开这里。”

他说话声音颇有些有气无力,我有丝不放心,于是问他:“你怎么了?”

他就冲我笑笑:“舅舅说毒素在体内时间长了,一时间拔除伤了身体。”

我想起他这般惨象分明就是为了我,我又要叹气,只好转移话题:“李阶怎么是你舅舅?”

小岑子笑得颇有些勉强,似乎是有些难以启齿,可到底还是说了:“他是我外公的私生子。”

钟武这老头……我觉着自己似乎又要触碰一些不该触碰的秘密了,于是我还是选择沉默。

小岑子见我不说话,似乎极其累,倚在一旁闭目养神。

马车颠颠地向前走着,我心里开始计较。小岑子说是要离开益州,可是益州是他的封地,而且地理位置极其有益。现如今要离开,那便是说太子已经攻到这里了,而这里也保不住了。他要离开,也只能往北走,到渭水之北再做打算。

但是这一路,应该是凶险无比,太子哪能就这么让他走?

我心里顿时鼓声阵阵,莫名其妙生出一丝丝期待,难道是我知道太子断不会伤我的缘故?可是,我家傻妹妹做了那些个事,即使帅哥老爹他日为我们挡着,到底也会遭人唾骂。我开始矛盾起来,留在小岑子身边时刻要提放被蓝妃放冷箭。回去吧,又要背负骂名。

真是,人生在世,事事皆难。

马车里应有尽有,就连那我已然不待见的酱肘子也历历在目。我伸手拿过一只包子,啃了几口,解了饿,便也躺在一旁。

这一路居然出奇意外地顺畅,我一觉醒来,掀开帘子,午后艳阳射过来。我探出头,第一次见到了渭水。那是一条贯通东西的长河,此刻在阳光的照射下波光粼粼。然而,这一切都是如此不显眼,真正显眼的是那一排排陈列在渭水岸边的士兵。

我早就知道哪有这么容易逃掉?一路顺畅,原来是为了这一步。

小岑子此刻已经睁开双眼,他掀开帘子走下马车,我看他的侧脸几乎血色全无,脸上的那道刀疤便更是触目惊心。

蓝妃也从马车上下来,我见她一个手势,还未明白过来,已经有人将我拿住。

我突然一笑,只是不知道我有这么大的价值,太子怎么可能就为了一个我而放走他们?真是太抬举我了……

蓝妃尖声细气:“夏律!放我们走!否则,沈瑞端今日就命丧在此!”

太子坐在马上,穿着银色的铠甲,温润的眉眼扫向我,却一言未发。

我突然觉得眼光甚是刺眼,此生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已然无路可走。我于是大笑:“妾身赵家沈氏参见吾皇!妾身愿为我大夏朝身先士卒,死不足惜!”

蓝妃听到我的话,顿时眼风扫过来,几步之间竟然走到我面前,“啪”得就是一巴掌。我顿时嘴角出血,耳边嗡嗡直响。

“你这个小贱……”我昏昏糊糊之间仿佛听到她在骂我,只不过她“人”字还没出口,我就看她直直地倒了下去。

我眼中清明之时,已经看到蓝妃嘴冒鲜血,胸口一支厉箭倒在李阶的怀里。小岑子神色竟然有丝冷漠,神色渐渐显出一丝淡然再加一丝的阴狠。

我抬眼望去,是谁敢这么干?是谁敢在这个时候将这个女人一箭射死的?

马车声阵阵,渐渐停在太子的身旁。里面出来一个人,大概又是阳光惹得祸,太耀眼了,我没有看清楚。只知道是一闪而过的白色。

我摇摇头,眯起双眼,终于看清来人的脸。那人一身湖蓝色长衫,白底镶金的靴子。我顿时泪如雨下,我就像是踏过千山万水,穿过茫茫人海,终于找到一个人了。

只不过,他不是死了么……

我终于放声大哭,我顾不得旁人,我觉着我自己受了太多苦,真是可怜。你为什么不早一点来呢?你知不知道我很辛苦呢?

许是我哭得太大声,小岑子一把拉住我,他不知是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我被他抓得十分疼,我看见他一挥手,我转眼一看居然是瑞雪被带出来了。

我心里顿时一惊,恐惧连连,我听到自己问他:“你要干什么?”

小岑子没有回答我,他看向太子:“夏律,你要救她么?”他指指瑞雪。

我望过去,只一眼,心思就全被赵骚包给吸引了过去。可是赵骚包却没有看我,抑或是……谁都没看?他脸上好像很焦急,我抹去眼泪,顿时心里酸涩无比,连话都说不出来。赵骚包眼神极为空洞,就像很久之前我梦到的那样,他突然迟疑地小心翼翼地开口说了些什么。我离得远,我什么都没有听清,却看到太子脸色突然十分悲悯起来。

我的心里又是一抽,我又想哭了,我从来没有这么想哭过,我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唇,我咬住自己的手指,我居然没有感到丝毫疼痛。

赵骚包的声音越来越大,我终于听清那几个字:“阿端?阿端?”

什么都不存在了,就连天际此刻也是隐在一边了。他得不到我的回应,语气开始渐渐地不那么确定了,只是还在一声声地喊:“阿端?阿端?”

我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回答,我一开始已是抱着必死之心,可是现在赵骚包他满脸凄凉站在我面前,只知道叫我名字,我该不该答他?

他的声音越来越没有底气,曾经漂亮的丹凤眼焦距全无。他终于满脸失望,竟然留下了泪。不知道我有没有看清,那到底是不是泪?赵骚包怎么会流泪呢?

可是,突然间他又突然脸色一亮,仿佛想到了什么,他满脸的小心翼翼,连语气也是十分卑微:“阿端,你一定在这里的。你不要生我气,好不好?你回我一声,好不好?是我错了,我再也不什么都不告诉你了,你回我一声,好不好?”

{炫}他语气越是低微,我就越是满腔酸楚。

{书}他突然就是一句:“阿端,你不要怕。你是不是哭了?”

{网}他真的是什么都看不见了。我才没有哭呢,我只是有迎风泪而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