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别闹了,姑娘 >

第15章

别闹了,姑娘-第15章

小说: 别闹了,姑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两位有何指教?”东方休阎望着眼前两名男子,第一眼便看出他们绝不是简单的人物,尤其是那个一身白衣的男子。

“你们想要南宫千令活命吗?”白尘居轻声地道。

“你们可以救他?”西门彦廷疑问。

“我师父可以救他,不过有一个条件。”上官凌代为开口。

“请说!”

“在我师父医治南宫公子这段时间,请东方公子将南宫公子之前所托之事办妥。”

东方休阎一凛,望向西门彦廷,两人眼中都有同样的疑问,他们是如何知道这件事的。

“如果你们对我们的身分还有怀疑,我可以再告诉你们,我是梅茹君的师父。”上官凌表明身分。

“好!我立刻去办!明天就能把事情解决。”皇宫内院他都闯过,要对付一个小小的刺史,一夜的时间就太足够了。

不管他们的身分是什么,只要能救得了南宫,什么都行!

四方公子是不可少掉任何一方的。

※※※

心情一直是浮躁不安的,梅茹君将其归咎于她报仇心切,而南宫千令却没有任何消息传来所致。

“消息是真的吗?公子真的命在旦夕?!”

梅茹君惊愕的侧耳倾听,那是兰儿姑娘哽咽的声音,她们是什么意思,谁命在旦夕?

“是真的,我怎会拿这种事开玩笑呢!”月惜低泣。

“公子怎么会……呜呜,我不相信,我不相信……”艳儿掩面痛哭。

梅茹君愕然的退了几步,怎么会呢?昨儿个他还好好的,怎么一夕之间,就命在旦夕了?!

没有多作思考,她立即拔腿狂奔,她要去见他,她要去见他!

“梅姑娘请留步!”东方休阎翩然落在她的身前,挡住她的去路。

“东方公子?”梅茹君一楞,立即冲上前,抓住他疾问:“他呢?他还好吧?没事吧?她们说的不是真的吧?!”

他轻轻的扯开她的手。”是真的,南宫现在命在旦夕,不知道能不能活命,不过这不是我今天来的目的。”

他将一包东西放到她手上,“这是林国栋犯罪的证据,所有的地方我都帮你打理好了,人也已经先行送进大牢,林国栋,柳锦男,以及上下一大串互相勾结的官员,只要你将证据交出去,刑部就会立刻办理,判个斩立决一定没问题。”

“这么快?!”梅茹君一点真实感也没有,她花费心力,费时六年依然无法手刃仇人报那血海深仇,没想到他竟在一夜之间就全部解决了!这么顺利竟让她产生怀疑,难道是在作梦吗?要不然事情怎么可能这么简单就完成了?太难以置信了!

“南宫命在旦夕,这件事是他惟一挂心的事,我不赶紧办妥,难道要让他死不瞑目?!”东方休阎漠然地道,转身离去。

“等等,东方公子。”梅茹君挡在他身前。”带我去,我想见他,拜托!”

东方休阎审视她良久,才点头。

“走吧!晚了,怕见不到最后一面。”

※※※

“师祖?!师父?!”看到白尘居他们,梅茹君讶异的低呼。

“小君,你来了。”上官凌宠爱的上前摸摸她的头,白尖居则站在床边,淡淡的一笑,温文尔雅,一如多年前般。他望向床上的人,轻声道:“过来看看他吧!”

梅茹君内心一震,缓缓的将视线移到南宫千令身上,一步一步上前,定在他的床边。

“他怎样了?”她声音轻颤。

“尽人事,听天命。”白尘居低声地说,转身离开卧房。

“师祖!”梅茹君唤,没有回头,视线依然停留在南宫千令脸上。”他……不会死吧?”

“生死有命。”白尘居轻叹,跨出房门。”凌儿,我们该离开了。”

梅茹君失神的望着南宫千令,为什么心这么的痛?大仇已报,她该高兴才对啊!

“为什么?你起来告诉我啊!到底为什么?!”她对着他大喊,没注意到所有的人都出了房门,将卧房让给他们。

“你不要只是躺着,我还欠你六万两银子,难道你不要了吗?不要躺着,就算你怎样不正经也没关系,起来啊!”梅茹君低声的呢喃,泪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起来啊……”

“师父,为什么您不直接回答小君,反而说那些模棱两可的话,您是故意误导小君的吗?”师徒两人离开南宫府之后,上官凌不解的问。

白尘居淡淡的一笑,“我的是事实。”

“可是……”

“凌儿。”白尘居打断他。”你还想收徒弟吗?”

上官凌一楞,连忙摇头。

“不了,一个就够我烦的了,敬谢不敏。”

“是吗?”白尘居微笑,若有所思。

又是黄昏,两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夕阳里。

※※※

南宫千令缓缓的睁开眼睛,总觉得胸口有点闷,一低头,看见一只横在胸前的手,他顺着手臂望过去,老天,是小君儿!她怎么会睡在他床上的?

“小君儿……”虚弱的声音让他一楞,随即想起发生的事。

“该死!”当初不该救南宫觉的,真是无妄之灾!

不知道他昏迷多久了,为什么小君儿进得了南宫府?莫非误会已经解开了吗?

凝望着她沉睡的表情,他不自觉的露出一抹满足的笑容,若是能这样天天看着她……

微微一震,他惊讶的张着嘴,自己竟然想天天看着她的睡脸?!

突然想到自己倒下的最后意识,竟然是想见她,他的心又是一震,真是糟糕,逃不掉,又无处可躲,看来只有弃甲投降的份了。

蹙着眉想了很久,当她动了动,低吟一声之后往他身边缩时,他的眉头缓缓的松开。

无妨,虽然很多事情尚未解决,但是她一定会在他身边的,他可以和她一起慢慢想办法。

温柔的一笑,他小心翼翼的以不碰痛伤口为原则,轻轻的将她拥进怀里,跟着沉入睡梦中。

尾声

“你这是什么打扮?”南宫千令讶异的望着一身男装的新婚妻子,再向在她身后的其他人。”你们呢?干么携家带眷的往我这里挤?”

“你要到哪儿去呢?”梅茹君柔声低问,大仇得报,又得一良人,她的性情已经慢慢恢复成惨案发生前的她了。

“我?呵呵,听说百花楼延请江南最红牌的花魁白水仙坐镇,我当然要去开开眼界喽!”南宫千令一副见色心喜的模样。眼神却专注的审视着她的表情,丝毫不放过。

“喔,那水仙姑娘……应该长得挺美的。”梅茹君点点头,淡淡地道。

南宫千令不自觉的蹙了眉,他总觉得奇怪,为什么她对他寻花问柳的行径丝毫不在意?

“你不在意?”他忍不住问。

“我为什么要在意?”梅茹君轻笑。

南宫千令脸上的笑容挂不住了,这样的她只代表一种可能,就是她根本不爱他!

“呵呵……我没看错吧!南宫似乎颇受打击呢!”一旁看戏的北堂颛顼呵呵低笑。

“我说南宫,梅姑娘不在意,对你来说真是天大的好消息呢!是不?”东方休阎也道。

“看来你的生活非常惬意。”西门彦廷冷漠地调侃。

“够了,你们!时辰快到了,再拖下去,就见不到初次露脸的水仙姑娘了。”骆冷冷站在东方休阎身旁,阻止他们的游戏。

“对啊!我可是第一次上花街,快点啦!”立于北堂颛顼身侧的唐可可也催道。

“我也是耶,好期待喔。”西门彦廷身旁的傅巧盈也迫不及待的说。

南宫千令错愕的望向她们,这才发现她们竟也一身男装,和梅茹君一样,难不成小君儿她……

“你也要去?”

梅茹君点头。”对啊!我要和你一起去。”

“我们都要和你一起去。”东方休阎微笑。

“为什么?不说她们,就说你们三个,你们从不逛妓院的!”南宫千令不解地问,更离谱的是,他们竟然要带着妻子一起上妓院!

“开开眼界,长长智慧。”西门彦廷淡淡地道。

“你呢?小君儿。”她是在意他的吧,所以才会想跟去,是吧?

“我陪你啊!”梅茹君笑道。

“呵呵,所谓夫唱妇随大概就是这样吧!”北堂颛顼戏谑地说。

“够了,你们到底怎么回事,说清楚!”南宫千令再也受不了这一团乱。

“千令,听说那个水仙姑娘今年二十一,真巧,和月惜姊姊她们三个一样呢。”梅茹君温柔的望着他。

南宫千令一楞。

“你……你们都知道了?”他扫了众人一眼。

东方休阎上前,毫无预警的一拳揍在他的肚子上。

“该死!”南宫千令痛得弯下腰,忍不住低咒。”东方你搞什么……喂!啊“第二声惨叫,是因为西门彦廷狠狠的一拳伺候在他右脸。”西门你……等等,北堂你不会……可恶!”第三声咒骂是因为北堂颛顼在他的左脸送上一拳。

“该死的,你们疯啦!”南宫千令咒骂着。

三人甩甩拳头,相视一眼,像是非常快意的笑了。

“好了,出了一口气,顺了心,这个给你吧!”东方休阎丢给他一份名册。

“这是……”南宫千令接过,疑惑的打开来,立即讶异的瞠大眼。”这该不会是全国花楼的姑娘名单吧?!”东方拿这种东西给他做什么?疯了啊!

“没错,这些姑娘都有一个共通点,年龄二十一,自小无父无母,耳后有胎记。”算了算,将近三十来个,分布在全国不同的地方。

南宫千令讶然,“原来你们都知道了。”

“我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会陪着你做任何事,你不是孤单一人,我是你的妻子。”梅茹君上前,轻抚着他脸上的红肿。

南宫千令动容,展颜一笑。”你却放任他们这么对我。”他笑了笑,指着脸颊上的伤。

“哼!那是给你的惩罚,谁叫你这么见外的!”北堂颛顼轻哼。

“喂!你们到底说够了没有,可以走了吧!”唐可可不耐烦的催促。

男人们无奈的对视一眼。

“是谁提议让她们一起去的?”东方休阎颇有秋后算帐的味道。

“没人,是她们自己决定要跟的。”北堂颛顼耸肩。

“那又是谁答应的?”东方休阎继续算帐。

“是你。”西门彦廷淡淡的一笑。

“哦?是我?你确定?”

“我们都确定!”所有人道。

“那……算了,走吧,各位,可别让水仙姑娘久等?!”

“全书完”

……Www。。

返回目录 上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