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别闹了,姑娘 >

第13章

别闹了,姑娘-第13章

小说: 别闹了,姑娘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你想谈什么?”

“听说你是青楼的花魁,让南宫花重金买下,是不是真的?南宫甚至为你和兴州刺史争风吃醋,大打出手,因此结下仇隙,是不是?”循线寻找南宫的踪迹时,他们打探到这则轰动略阳,惊动各家青楼的消息。

梅茹君讶异的张着嘴,“当然不是,消息怎会传得如此离谱呢?难道你们没打探到真正的芙蓉姑娘依然在春风楼吗?”

“是吗?那为什么休阎要如此告诉南宫夫人呢?”骆冷冷不解的自语。以休阎的能力,不可能会漏失了这么明显的消息?那么原因只有……整人喽!

想通了他的用意,她只有笑笑转移话题。

“真可惜,我原本还打算向你打听打听这青楼好不好玩呢!既然你不是,那就算了。”

“抱歉。”虽然为自己不是青楼女子而道歉有点奇怪,但梅茹君还是脱口而出。

“呵呵,我想我会很喜欢你。”骆冷冷突然说。

这时,石门旁的一个通风口有了动静。”看来是咱们的午膳……还是晚膳?不管了,反正用膳时间到了。”

骆冷冷低声要她坐好,自己则来到那个通风口,接过从外面递过来的两个大碗,未待通风口关上,她快速的洒出一把无色无味,几近透明的粉末后,才开口道。

“这位大爷,您先别走嘛!”她柔着声音说。

“什么事?”送饭的人语带不耐。

“大爷,您……开开门吧!”暗地里数了数后,骆冷冷道。顺便挥了挥手要梅茹君过来。”准备出去喽!”

“怎么可能?你叫他开他就开吗?”梅茹君怀疑地问。

“没错,我叫他开,他就……开了。”骆冷冷望着缓缓移动的石门,笑了。

“真的……开了?!”她感到难以置信,但事实却摆在眼前。

“你怎么做到的?”

“先出去再说吧!”骆冷冷握住她的手。”可以吧?”她担心她的内伤。

她微扯嘴角,不习惯这样的接触,却也没有挣开她。

“没问题。”

“那咱们走吧!”骆冷冷才跨出一步,便被梅茹君给拉到身后。

“我走前面。”她冷漠地说,纵使她有伤在身,但是她总是个懂武之人。

她率先跨出石室,警戒的环顾四周,以防随时遇到看守的人,没有注意到骆冷冷漾满笑容的脸。

当两人顺利的逃出石牢,正疑惑为何连个守门的人都没有时,眼前的景象让她们一楞。

“怎么回事?”梅茹君愕然的低喃。

这个地方是一处占地广大的庄园,石牢便是位于其地底,她们之所以没有遇到任何守卫的原因,看来就是因为那些守卫全上来御外敌人侵,而且下场非常……可笑!

“他们到底……”她惊愕的低哺。不见伤,不见血,也没有任何人丧命,只是他们的模样让人啼笑皆非。

“颠倒干坤。”骆冷冷轻笑地道。”他们中了颠倒干坤的毒。”

“颠倒干坤?所以他们才一个个表演倒立?”梅茹君惊愕的问。眼前这些男人全都倒立着排排站好,纵使满脸痛苦,整张脸涨得通红,仿佛所有的血液都要逆流而出,仍没有人能转过来用双脚站立。

“没错,中了颠倒干坤的毒之后,人体会不由自主的倒立,直到服下解药或者身亡为止。”骆冷冷为她解释。”看来,咱们的男人已经迫不及待的跑来英雄救美了。”骆冷冷了悟,随即拉着她的手想要返回地牢。

“你要去哪里?”梅茹君疑惑地问。

“回地牢去,既然咱们的男人已经来救我们了,我们就该让他们好好表现一下,美人是不该破坏英雄救美的机会。”

“不必了!”东方休阎飞身落在她们面前,扯开她们相握的手,微一施力,骆冷冷便落进他的怀里。”抓到你了。”他低喃,目中无人的吻上她的唇瓣。

被推开的梅茹君一个踉跄,下一瞬间,也落进一个宽阔的胸膛,一抬头,便对上南宫千今那温柔的眸子。

“你还好吧?”南宫千令关心地问。

“嗯,我没事。”梅茹君看见一旁那对肆无忌惮的夫妇,羞红了脸颊,低下头去。

“呵……过一阵子你就会习惯了。”南宫千令见怪不怪的说。不过看她满脸通红的模样,和那些中了颠倒干坤的男人有得比,为了她着想,他还是将她带开免得脑溢血而亡。

“就这样放着他们不管吗?”梅茹君指着一大排已经开始讨饶的男人。

“这样算很便宜他们的了,原本东方还打算脱光他们的衣服,然后打破几个蜂巢,用里头的蜂蜜涂满他们全身,让蜜蜂群去找他们,可是考虑到你们是姑娘只好作罢。”

梅茹君惊愕的张着嘴,这种杀人不用刀的方法还真是狠哪!

另一边,骆冷冷好不容易挣开东方休阎的唇,羞恼地轻斥。

“有其他人在,你别老是这样啊!”

“谁理他们!”东方休阎不在意的说。

骆冷冷望了南宫千令他们一眼,突然想到一件事。

“休阎,你是故意告诉南宫夫人,茹君是青楼女子这个错误的消息吧?”

“哎呀!你发现了。”东方休阎笑得像只狐狸。

“你要整南宫我没意见,但是茹君她已经够可怜的了,你实在不应该……”

“放心好了,不会有事的。再说,如果南宫连这种小事都无法解决的话,就不值得梅茹君倾心相待了,不是吗?”

“说的也是。”骆冷冷轻易的被说服了。

“当然,前提得是南宫愿意承认自己的感情,并接受它。”这才是最困难的地方,因为一个人最大的问题所在,往往就是自己。

※※※

“你这个笨蛋!我说过一抓到他们要格杀勿论,而你竟然……”林国栋面色阴沉地吼着,“看看你的愚蠢带给我多大的麻烦!”

柳锦南也沉着脸,“大人若是比我行,何不亲自出马?”

“你竟敢用这种态度跟我说话?!”林国栋不敢相信的瞪大眼。”你不想活了是不是?”

“现在已经不是我想不想的问题了,事到如今,横竖都得死,我为什么不把心里的不满全部吐出。”柳锦南再也掩不住满心的不满,金主逃了,他东山再起的希望没了;梅家的丫头逃了,他连性命都要不保,走到这地步,他还怕他林国栋什么!

“大人也毋需把时间浪费在教训我身上,还是赶紧想办法避祸吧!梅家那丫头加上南宫千令就让大人焦头烂额,如今很可能又加上东方家、西门家以及北堂家,长安城的四方家族不是你一个刺史大人惹得起的!”

末了,他还好心的警告他。”不说四方家族的背景是多么庞大,单说那四方公子,个个都挺邪门,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手法多得不胜枚举,我劝大人,如果被他们逮到,还是趁早自刎,否则会后悔的。”

当初之所以敢劫持南宫千令,一来是宿怨壮胆,二来是凭着手上的毒药壮胆,三来则是知道四方公子其他三人皆远游去了。一切原本会很顺利的,只是没想到两个超级难缠的竟会突然出现……

“你不必说得如此夸张,柳锦南,你无能不代表和你合作的我也是如此,我就不相信以我的地位,会斗不过什么四方家族!”林国栋对他的话嗤之以鼻,“至于你对我的不敬,我会好好的与你算清楚!来人,把他给我押下!”

“我可没时间与你在这边搅和!”柳锦南飞快的拔身而起,在半空中往下洒下剩余的毒粉,那些东西应该够让他逃出这里了。

“这是什么鬼东西!”林国栋连忙闭气退开,所有一拥而上的护卫也向外散去,柳锦南趁此时机飞身窜出窗外。

“可恶!”林国栋低咒,“追上去,绝对不可以留下活口!”

※※※

一行人在黄昏十分抵达南宫家门口,梅茹君就着黄昏的夕照,仰头打量眼前气派的红色大门与门旁的两只石狮,那几层阶梯看在她的眼里似乎……好遥远。

“终于到家了。”南宫千令叹气,没想到离家不过一月余,却让他有恍如隔世般的感觉。”进来吧!”他牵着她的手带她走上阶梯,正想敲门,不料大门早一步开启。

“少爷,您可回来了,夫人等得好心焦啊!”福管家老泪纵的说。

“福管家,有客人呢!”南宫千令提醒他。

福管家一楞,立即抹了抹脸,恭敬的躬身道。”小的见过东方公子,东方夫人,西门公子……”眼光终于落在南宫千令身旁的梅茹君身上。”这位姑娘就是……”福管家询问的眼光落在东方休阎脸上。

“福管家,她就是梅姑娘。”

福管家一怔,立即惋惜的叹了口气。

“福管家,你别挡在门口啊!不是说我娘等得很心急吗?”南宫千令牵着梅茹君的手就要进屋,不料福管家挺身挡路。”福管家?”

“对不住,少爷,夫人有令,梅姑娘不许进南宫家的大门。”福管家躬身。

梅茹君一震,下意识的挣开南宫千令的手。

“小君儿!”南宫千令没放开,不顾她的挣扎,紧紧的将她箝制在身侧后,才转向福管家,脸色是前所未有的严厉。”福管家,请你解释清楚你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福管家一惊,“少爷,小的也不知道啊!这是夫人的命令,小的不敢违背,请少爷体谅。”

“搞什么!娘到底……”南宫千令恼怒的嘀咕。

“放开我!”梅茹君冷漠的声音传来。

“小君儿,别这样,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南宫千令急忙解释,抓着她的肩,强迫她看着他。”你放心,我一定会找我娘问清楚的,一定只是误会。”

“不必了,我与你之间本就毫无关系,这些日子承蒙南宫公子大力相助,茹君非常感谢,就此告辞。”她冰冷的面具再次戴上,南宫夫人拒绝让她入门的举止不仅是对她的侮辱,也将她对未来的些许期望打碎了。

“小君儿!”南宫千令痛心的喊。”别说这种话,这不像你……”

“我?你又知道我是怎样的一个人了。”她冷冷的看着他。”放开我,南宫公子。”

“我不会放开你的!”南宫千令大喊。

“好了,你们也别争执了。”东方休阎站上前。”这样好了,南宫,你就将梅姑娘安置在你那个地方,然后好好的找你娘沟通沟通。至于梅姑娘,你也不要这么冲动,如果南宫夫人真的误会了什么,她是一个好心脆弱的老太太,到时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错事又找不到你的人陪罪,她会因此郁郁寡欢直到闭上眼的那一刻,你忍心吗?而且,你也不希望因此失了报仇的机会吧?”

南宫千令和梅茹君默默相对,久久,南宫千令才叹道:“你认为如何?”

虽然不确定将她送到金屋是不是明智之举,但是此刻他绝对不能让她离开,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想清楚,怎能让她走?

梅茹君沉默良久,终于点头。

“那好,就由我们护送梅姑娘到那个地方,你呢,就尽快找你娘沟通吧!我们不进去了,赶快进去,别耽误时间了。”东方休阎推着南宫千令进门。

“等等!”南宫千令拿下挂在腰间的玉佩交到他手上,在他耳边低声说。”这个拿着,看到这个她们就会让你们进门,之后就把玉佩交给小君儿。”

“这玉佩不是……”东方休阎微微一笑,点头收下,“进去吧!”

南宫千令被动的被他推着,不时的回过头来望向低垂螓首的梅茹君,当大门即将阉上的刹那,梅茹君抬起头来,两人的视线对上,然后大门“砰“地一声,阻隔了两人。

“走吧!茹君,我相信南宫很快就会去接你的。”骆冷冷轻声地道。不满的眼神朝东方休阎一瞪,似乎在责怪他做的好事。

“无所谓,我只想报仇,其他的……无所谓。”梅茹君瞪着朱红的大门低喃。

“你是在说服我们,或者是自己?”东方休阎一针见血的问。

她一震,视线缓缓的转到他们身上。

“我毋需说服任何人,包括我自己,因为报仇是我之所以还活在世上的原因。”

“那么你就是在自欺欺人。”西门彦廷轻哼。

梅茹君撇开头,不语。

“我们走吧!站在大门口说话不是很奇怪吗?”骆冷冷不等他们反应,挽着梅茹君的手率先离去。

东方休阎与西门彦廷对望一眼,也默默的跟上。

一行四人来到城郊的一所大宅,梅茹君仰头望向又一座豪门深院。

“这里是……”

“这里是南宫的金屋。”东方休阎微笑答道。

“……金屋?”是她所想的那个意思吗?梅茹君语气有点迟疑。

“没错,金屋。是南宫藏娇的所在地。”

梅茹君二话不说的转身准备离去。

“为什么要走?如果你真如自己所说的只为报仇的话,那为什么要离开?”东方休阎对着她的背影问,成功的让她停下脚步。

“我不想让人误会我和他有什么关系。”

“你不是无所谓吗?不是说你只想报仇,其他的都无所谓吗?那又何必在乎其他人误会什么?”西门彦廷接道。

“我想,里面有南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