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激情电子书 > 风流乱情录 >

第47章

风流乱情录-第47章

小说: 风流乱情录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比你们大一些,不过你们的也很大,而且……”我怕她有别的想法,想跟她解释
一下,没想到她却说:“既然是这样,那你对刚才那对母女的比较不是多余了?”
原来她们是因为这个觉得好笑。

  “我们游一段泳回去吧!”看我有些发窘,海曼帮我解围说:“我刚刚有点
游泳的感觉,谁来帮我?”“怎么?你还有力气?”姨妈调笑她道:“那我帮你
好了,不过,如果一会儿你腿软了我可不救你!”说完,和海曼嬉闹着跑向大海。
“那我们也游过去吧,”海琴说:“前面一段没有什么树荫,直接过去太晒了。”
都觉得她说的有道理,或者说走过去也没什么意思,于是我们也都向海水走去。


外婆自告奋勇的带着海琴游,我自然是希望她们增进一下感情,至少可以相处的
更融洽一些,就和妈妈慢慢的跟在后面游。

  “哦,我们还是走一段吧妈妈!”看着游向海滩的外婆她们,我搂过母亲的
腰,跟她一起在海水里慢慢走着。

  “亲爱的,我们大约三天后就可以拿到这里的长期居住权,并且在一个月内
就可以完成全部投资移民的手续了。”妈妈忽然对我说:“你不高兴吗?”“我?
当然高兴!”我忽然站住,跟她面对面的站着,认真的说:“妈妈,我你现在可
以正式嫁给我做我妻子了对吧?”“从法律上说早就可以!”妈妈调皮的说:
“你忘了?你现在可有俄罗斯身份呀,让你移民到泰国主要是这里的男人可以娶
很多老婆。”我真的忘了,自己去俄罗斯时候弄的那个身份,大概只想着带回来
的外婆和姨妈了。可一想后面妈妈说的,之所以移民泰国,是因为这里男人可以
娶多个老婆,虽然法律确定是一夫一妻,但对于其她妻子所生的孩子也有保护,
可以享有所有正妻生的孩子的权利。这纯粹是为了我日后生活的更融洽考虑的,
毕竟外婆她们不说,海琴海曼可不是那么好糊弄的,特别是海琴。

  “妈妈,”我情不自禁的抱住她亲了一下说:“我现在就向你求婚,嫁给我
吧莉娜!”“哦,嫁给你……”妈妈故意迟疑的说:“是不是要有礼物呀?”
“天?这里哪来的礼物?”我把这事给忘了。“我,回去再补上成吗?妈妈答应
我吧!”我几乎是央求她了。“现在我就要,你不是带着吗?”妈妈故意的说着,
下面还捏了捏我的鸡芭。哦,我明白了!我的鸡芭也受到了刺激,一下子站起,
虽然在海水里却依旧威风凛凛。“妈妈,那我现在就先送你一些定礼,等回去后
我好好补给你!”妈妈抚慰了我的鸡芭一阵,说:“知道吗,我除了想享受你这
个东西带来的快乐以外,还想让他给我体内送点东西进去,那才是我最想要的!”
送东西进去?再糊涂我也明白了。“那就来吧妈妈!”虽然周围人比刚才多了不
少,可海水到了我们胸部,下面根本看不见,妈妈也顺势将双腿盘在了我腰间,
借着海水浮力,她几乎没有费什么力气就将蜜|穴和我的鸡芭对好了。

  “妈妈,我给你送礼物来了!”说着,我深吸一口气,拉住妈妈肥大的腰胯

()好看的txt电子书
结合部向下一拉,妈妈缓慢但顺利的将我的鸡芭逐渐坐了进去,并且,直到我的
鸡芭挺进她那已经升温的子宫才停止!“来吧宝贝儿!”妈妈纵情的说:“让我
看看你有多大诚意向我求婚!”“你会满意的!”我们在这广阔的大海里Zuo爱,
感觉真是贴近大自然。不像刚才那样故意刁难,我完全享受跟自己亲生母亲的做
爱,努力的将她带上一个又一个的高潮,在她那肥沃的适宜播种生命的土地上耕
耘,我要将自己生命的种子播撒在这里,播撒在我曾经获得生命并孕育生长的地
方!

  “妈妈,我们游泳吧!”我忽然有了一个灵感,抱着妈妈一个侧身就翻入大
海,潜入了水中。在水里我们丝毫没有停止甚至放缓我们交合的动作,激烈的亲
吻着对方,努力的想品尝对方舌头的味道。浮上水面时,我们会休息一下,进而
又会潜入水中,都说人在进化过程中,曾经有过一段时间生活在海水里,今天看
来,至少在海水里Zuo爱比在陆地上要有趣的多。如此浮沉不知多少次,我们就像
鲸鱼或海豚那样,在水里交合缠绵,母亲高潮来得特别厉害而且也特别频繁,但
每次她高潮后都无法停止动作,因为我会毫不停歇的将她带上新的高峰!终于我
也感到了自己控制力到了极限,从下面传来的阵阵快感不停的摧毁着我的控制神
经,在母亲一再的哀求下,随着她一次歇斯底里的高潮泄身,大量的阴精冲击着
我的鸡芭,火热的鸡芭被冰凉的阴精一冲,我也不想再费力忍耐,应她的要求将
所有自己的精华都射进了她的体内。努力的深吸一口气将妈妈死死搂在怀里,大
鸡芭竭尽全力的突入,直达她的子宫。妈妈要高声大叫,被我用嘴封住了她的嘴
巴,吸出了她的香舌后,我温柔的但有力的咬住,防止她大叫,同时,双腿一收,
抱着妈妈沉入到海水里。妈妈的四肢在被我强力控制住后,突然的收缩,也将我
死死的拉向怀里,就这样,我们在水里待了好几分钟,实在是沉不住气了,我才
站起身。可妈妈似乎还没有缓过来,看她紧闭着的双眼,潮红的面庞,我情不自
禁的吻了一下。

  不过,不得不说的是,我的鸡芭虽然缩水了,可还是被她剧烈收缩的荫道咬
得紧紧的。妈妈生给我的鸡芭,跟她的荫道真是天然的最佳搭档,配合得竟然天
衣无缝的。恢复了一下呼吸,感觉自己心跳已经逐渐平息下来,便也不抽出分身,
就带着母亲游向了海岸。虽然我们这样的姿势游泳会招人关注,不过,在天体海

()好看的txt电子书
滩也不算太惊世骇俗。快到岸边了,我不舍的抽出还带着混合了我的Jing液体液,
及妈妈淫液的鸡芭,并火速的将她横着抱起,这样射进她身体里的Jing液就不会轻
易流出了。

  “哦,你们游泳游的不错呀!”看我抱着妈妈回到了休息地,先到的姨妈朝
我挑了挑眉毛说:“早知道我也跟你这么游了!哈哈哈哈……”再看其她几个女
人或是腼腆或是大方的笑着,虽然多少有些酸酸的意思,但我看得出还是艳羡居
多,就高兴的说:“那晚上我教你们怎么游旱泳吧!”“旱泳?”她们似乎都没
听说过,忽然海曼笑了起来,说:“你不是也到草地上去游旱泳吧?”海琴也明
白我的意思了,说:“在地毯上能游吗?”我亲了她们两人一人一下说:“当然,
你们两个一起来,我一定能教会你们!”

  看她们笑得前仰后合的,外婆和姨妈还是没有明白,倒是那个导游忽然插口
道:“你们不听相声吗?”外婆和姨妈又是一愣,她们的中文也就是日常交谈,
稍微沾一点方言都不懂,自然不能听相声。导游小声的在姨妈耳边解释了一阵,
姨妈才明白的点点头用俄语告诉了外婆,这下她们都笑了。看着嬉笑着的女人们,
再看看如天使一样美睡的母亲,我真的觉得,如果人生能救这样过下去真的太好
了!



             风流乱情录……尘埃落定(下)


  在泰国很顺利的办理了国籍,在厂区奠基后,又玩了一阵子,当然少不了带
着母亲她们去山野间打野战,来享受纯天然的Xing爱乐趣。按照行程,我们要回国
处理海琴和父亲的事情了。

  “我们先去东北的别墅吧!”这是回到中国后,母亲跟我说的第一个想法,
我知道她想做什么。“好的,妈妈,”有些难以自已,我搂住了她的腰肢说:


“先去举办我们的婚礼吧!”母亲亲了我一下,满脸都是幸福的笑容。可我忽然
发现,身边其她几个女人多少都有些失落!我心里一紧,自己把她们的事情忽略
了。可母亲却帮我及时解围说:“好了,我们先去东北的别墅那里避暑,那边有
教堂,我想伊莲娜,娜佳会同意在我之后嫁给你吧?”听妈妈这么一说,外婆她
们自然不能反对,忙点头表示同意。接着她又对海曼说:“你的婚礼要怎么办还
要看你的选择,另外用不用跟你的家人说一下?中国婚礼好像都需要父母的同意
吧?”海曼这才明白妈妈的想法,便高兴的解释说:“我其实不着急婚礼了,反
正已经登记,我想跟姐姐一起嫁给他!”说完,竟然坏坏的朝我一笑。

  母亲没有再说话,而是看向海琴,海琴被母亲一看,不由得抽搐了一下,沉
默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说:“我知道该怎么做!”她抬起头,看看我,没想到我也
正在看着她,四目相交她又低下了头,说道:“我已经跟他父亲协商好分手的事
情了,另外……另外……”她看我很奇怪的看着她,也就没卖关子,说:“我已
经告诉他,小满和海曼正在交朋友的事情了。”真是石破天惊!我终于彻底明白
哭笑不得的感觉了!“他也没生气,说估计到你们有可能会出这样的问题了。”
怕我着急,她忙说道:“他之所以这么快跟我分手,也是怕你们万一有了感情,
不好相处!”她还在述说当时跟爸爸商量的情景,可我没有听进去。此时,我对
父亲的愧疚已经很难形容了。从小到大,我跟他的交流真的很少,连见面在一起
的时间都很短,所以,对他一直没有什么感情。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体会
到了金钱对生活的重要,而父亲与我很少相处,正是因为他在拼命的去聚拢财富,
从而使我们生活的更好。

  如果说当初我跟母亲偷情,给他戴了绿帽子,还可以说是由于长期的独处,
我跟母亲的母子情才发生了变质,成为男女之情,多少都有父亲他的原因的话,
那么,后来我跟海琴的事情基本上就是我纯粹自私的心理导致的了。为了防止海
琴将来跟我抢夺父亲的财产,为了防止我跟母亲的事情败露,我完全主动的跟她
发生了关系,甚至,这次还在泰国跟她正式结婚了。这顶绿帽子完全是我给父亲
戴上的,完全是为了我的欲望。

  在知道我跟他事实上的小姨子可能发生不该发生的恋情时,他并没有震怒,

()好看的txt电子书
而且在有机会离婚来防止我的受到干扰时毅然选择了放弃自己的婚姻幸福。他对
我没有像别人父亲那样关怀呵护,可对我的关爱是实实在在,甚至是放纵的。想
到我给他的回报,我自己都羞愧难当。

  现在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当即,我们商量好,海琴和海曼回老家看看自己的父母,并且,告诉家人海
琴已经离婚和海曼准备结婚的事情。然后再到东北和我们会和,天气凉快一些后
再补上她们的婚礼。而我和母亲外婆,姨妈则先去那边,举行她们的东正教婚礼。

  婚礼那天天气不错,阳光明媚,偶尔刮过的小风让人觉得很舒服,并不燥热。
妈妈穿着雪白的带有明显俄罗斯风格的婚纱和我一起走上了红地毯,来到牧师面
前接受祝福。除了外婆和姨妈,只有附近一所福利院的那些孤儿们在保育老师带
领下参加,一来是这边没什么亲戚,二来就是有亲戚也不敢请来,娶自己的亲妈?
还是低调吧!可就是这样,母亲也已经十分激动的了!不像往日里那么沉稳,那
么有自信,完全是一副初次踏入婚姻殿堂的小女孩的样子,那么激动,那么兴奋。
红扑扑的脸庞如同红苹果一样诱人,真想扑上去咬一口。一边接受牧师的祝福,
一边看着母亲,看着她眼睛里噙着的热泪,我的心也动了一下,从来没有过的感
动!每当想起母亲的时候,总是将她和赤裸裸的Xing爱划等号,见到她更是只想着
把她扑在地上,用自己的鸡芭狠狠在她荫道里肆虐耕耘,直到把自己的种子播撒
在那温柔的子宫里。

  尽管为了我,也是为了她自己,母亲做了许多努力,甚至为我找了这么多美
艳的女人。可直到这一刻,我才忽然意识到,她为我付出太多了,她对我的爱绝
不是所谓的母亲对孩子的溺爱,或者性欲冲动下的欲令智昏。她对我绝对是爱,
是母子夫妻爱的综合!

  当牧师说完祝词,让我吻新娘的时候,我亟不可待的抱着妈妈,认真的吻上
她那红红的嘴唇。品尝着她那散发着清香的香舌,吸吮着那甘甜的香津,味道是
那么美,美得我不愿放开,用尽各种姿势,各个角度去品尝。直到妈妈快要窒息


了,我才忽然醒悟过来,抱歉的笑着,放开了她。福利院的孩子们因为有糖果和
点心吃而在欢呼雀跃,虽然他们有这样或那样的缺陷,但也许他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3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