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言情电子书 > 追悟 >

第4章

追悟-第4章

小说: 追悟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队的剑魂之境强者也没回来。林凡在小队周边来回走动,活动身体使身体得以放松。过会儿,来了一人并送带来一些吃的,那人找到了两方的头,说是李元庆想让三队并入八队中,休息好后接一队和二队的空地。等那人离开后众人默默吃着饭菜,能来到这的都是jīng英,知道该做什么才能在接下来的战斗活下来。每个人都在打坐恢复体力,争取在最短的时间恢复到最佳状态。林凡吃完饭后简单的对自己做了一些包扎,不至于因失过多而死。林凡做完这些后,抬头看着前方,看着那以血河为线的战斗,狼与人之间进入了战斗的白热化阶段,就看谁消耗的起。林凡看了那些还在坚持的人,‘想必他们还有底牌未亮出来’林凡看着那些血战之人,眼紧盯着他们,希望可以从中学到他们的经验,技巧,走位以及控制发招的时间情况……,这些可不是随便都能学到的,那是一个人在生死之间磨练出来的。

    这时只听李元庆大声的说道“八队快速补上,一队二队撤退。”林凡以及新的队友,快速向前方跑去。林凡来到一剑灵之境的旁边接下他的战斗,看着前方的五匹狼,突然一前刺,五狼见到便奋力的跳开,只见林凡突刺一便,当下一个横扫,其中一匹狼由于离林凡过近,而且身在空中无发接力改变身形,便被林凡狠狠地砍中一只狼腿,只听一声凄惨的哀嚎狼血四散,林凡看也未看一眼便和冲上来的狼战在一起,林凡的行为彻底的激怒了群狼。只听一声凄凉的狼吼,众人微微便sè便又快速的平静了下来。看着进攻慢慢便慢的群狼,脸上慢慢露出了轻松的表情。众人都知道狼群怕是要发起总攻了,挺过去就是活挺不过就是死。林凡刚歇息不久,便又是一声狼吼,狼群要开始进攻了。林凡一个力劈打退了,猛扑过来的狼,然后对着身后就是一个鞭腿,扫走来前来偷袭之狼。突然脸sè大便,快速把剑横在左臂膀,‘铛’只见一狼首出现在剑上,林凡对准狼身一脚踢下,只见林凡脚还未到,狼马上松牙落地侧跳,一气呵成,林凡这才有时间观察来狼。只见那狼一身青sè不带一点杂质,伸长了舌头上下舔了舔牙齿,眼睛死死的盯着林凡。林凡看清来者心中猛的收缩,提剑快速向后逃跑。耳边不时传来一声声惨叫,半响一人大叫“极风狼,是极风狼”声音充满着绝望。



………【016 底牌】………

    人群如cháo水一般向前涌去,林凡耳边不断回荡着惨叫声,催促其加快速度。

    只见一个剑魂之境的光头强者,因其功法的原因速度非常缓慢。光头强者不时回头向后张望,只见狼群中不时闪过一抹黑影。这让以是焦急的光头强者,脸部慢慢的出现一抹绝望。只见那光头强者不甘身死,一咬牙视乎下定了什么,一个冲刺来到离自己最近的人身边,一伸手抓住那人的衣领,便向后一抛,那人身在空中才反应过来,只是身还未落地就被游离于狼群的黑影撕了粉碎。致死也未明白那强者为什么要对自己出手。身死之人也给狼群带来了一些麻烦,缓解狼群的速度。其他强者见次也分分效仿,一时间,后方人群急剧减少。林凡看到这一目目,当下便避开了密集的人群。尽量把自己于别人的距离拉开三至四米,做完这些后才回头身后情况,剑灵之境之下死了大约一半。但这还未让狼群大消进攻的恋头。林凡身后有一人,那人大约三十多岁,相貌平平没有什么出众的地方,只是身后跟着大批的狼群,时而从狼群中闪过一抹黑影,刺激这该男子加快速度。男子看了看身后的黑影,绝定该便现状,由于刚才的事件,队友之间产生了一丝jǐng惕之心,相互之间隔得远远的,这让该男子找不到合适的下手对象,只有在自己前方不远处有一少年,男子本来不想惹林凡的,其一:林凡的境界和自己一样,而且从他那身血衣上可以看出,他的身手未必比自己差,只要他挡住自己一段时间,两人便会被狼群撕的粉碎。其二:行走江湖,有三种人不可招惹,一老人‘二女子与少年‘三出家人,这三种人在外本就是弱势群体,但敢在外行走必有所以。但身后可是狼群啊,男子下定绝心,不博那就是死,也许搏一把能赢得一线生机。男子慢慢向林凡靠近。在离林凡不到二米时,双腿用力向下一蹬快速接近林凡,男子运起功力便向林凡双肩上抓去。只见那男孩头也不回,便向后凌空劈下,男子心中大骇,对着林凡刚要转身侧开来,只见林凡转左手为掌,狠狠地击中男子的胸口。男子被林凡这一掌击飞,半空一个翻身,落地时以正面,便要在去击杀林凡。刚一抬脚只见男子脸sè变的十分奇怪。便见男子低头向胸口看去,只见胸口出有一黑针,黑针露出一截在外。男子伸手指向林凡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只是被口中的黑血堵了回去住,该男子拔出黑针便向林凡冲去。林凡大骇没想到这男子还能再次战斗,林凡这一愣神了时间,便被男子欺上身来。林凡一狠心便想男子一剑扫去,男子由于中毒身体迟钝被砍中,但也来到林凡的身边,男子便一掌把黑针又捅入林凡的身体。林凡忍着痛触,一拔出剑一个鞭腿把男子踢入狼群中,见只有不到五米的狼群,便闷头加入逃跑的大队伍中。

    只见李元庆站在车上,手持五面小旗,还不断的向小旗上加一些石粉。最后又在五面小旗上各滴入一滴鲜血,口中不断的张张合合念到着什么。李元庆随后把小旗抛了出去,只见小旗迎风而立,分别占据着五方。顿时yīn风大作慢慢形成黑云,黑云慢慢遮住了太阳。“是仙家法宝,这次我们有救了”声音中充满了对生的喜悦



………【017 结果】………

    五面小旗凌空而立。现在正夏之时,天气酷热,但五面小旗的正下方,人与草好像还出于冬季,身上如霜打的一半般,凝出滴滴露水。突然五面小旗凌空浮冲而下,到插入土中。旗巾无风而动呼呼作响,少时五面小旗各喷出一股黑烟,黑烟浓密如汁,五股黑烟慢慢向zhōng yāng聚集,黑烟慢慢凝聚成一股大的黑烟。狼群可不会因为这突然出现的变故而放弃进攻,就在人们这一愣神的功夫又有几人被拖入了狼群,撒出一股血雾,这才把众人拉回现实,继续向李元庆的方向跑去。林凡跟在众人身后不知那,所谓的仙家法宝又何妙用,不时抬头前去观望,现在林凡也不想见证什么奇迹了,只是希望能在自己不被狼群吃掉之前,那法宝能够就自己一命。那五面小旗的旗杆,插在地下的部分犹如人的筋脉一般,不时蠕动待仔细一看,那如筋脉的部分时时闪动,就像在喝什么东西一样。旗杆每蠕动一下,旗面画着的鬼脸就凝实一帆,那黑烟也会跟着扩大一些。黑烟如同沸水一般,不停的翻滚着,时不时的溢出一丝黑气被草木所吸收,吸收黑气的草木如时光加快了速度一般,草叶慢慢的枯萎,最后化为尘土,就如同变魔术一般,出尘埃中又冒出一丝比刚才更大一点的黑气,溶于黑烟中。血液在慢慢的减少,当少了百分之一时,旗杆不在蠕动,旗面上的鬼脸似非笑的看着逃跑的众人。

    林凡看着前方的黑烟,紧缩的眉头慢慢松了下来。就在这时林凡的心猛的一跳,连忙把剑横放在左臂旁,‘铛’一只狼首出现在剑身,牙齿死死的咬住剑身。前方的几只狼就是给它打掩护,好让它一次命中敌人。极风狼的速度有多快,这给问题恐怕没多少人想要知道。林凡看着前方不远出的群狼又看了看剑上极风狼,眉头慢慢紧缩仿佛下定了什么绝定。这时一小股黑烟飘了过来,分成五分分别漂进狼脑,只见五匹狼猛然到地,身体不停的抽搐,这让那着‘思’的林凡非常措愣。林凡脱离危险后不是选择逃跑而是仔细观察狼,林凡蹲在地上那些剑不停的翻弄狼身,只见这些狼双目紧睁,嘴巴张的大大的好像忍受着多么大的痛苦,而不能仰天大吼。狼身慢慢的凹了下去,不一会,整个狼身犹如皮包骨,一根根肋骨凸显出来,显得是那么的恐怖。等狼骨全部凸显出来时,一股黑烟从狼首中飘了出来。五股黑烟慢慢凝聚一股比来时更浓密的黑烟,向远方飘去。林凡顺着黑烟飘去的方向张望,只见狼群出出在上演刚才那一幕,无数只枯瘦如材的狼尸,刚才还在人们为了生计斗的死去活来的众人,看到这一幕觉得是那么讽刺,‘这就是仙人的力量吗!’林凡堂目结舌的看着前方,感觉是那么不可思意。

    李元庆看着众人满意的点了点头,身边之人见此也如林凡一样。虽然早就知道镖头有一件仙的法宝,但也没想到效果会这么大。便小声的对李元庆说道“镖头,为什么不早点拿出仙宝,这样我们也不会损失这么大”李元庆看着那人,也不回话转身走进车厢。



………【018 出发】………

    满地的狼群尸骨,血腥味充满了这偏森林,这一目目在众人眼中显得那么不真实。前一秒大家还在为了生计相互算计,下一妙群狼全死真是天大的讽刺,众人眼光慢慢聚集在那节车厢,有羡慕‘有渴望‘有畏惧,于众人不同的是林凡眼中没有畏惧,有的只是渴望还有坚定。

    坐在车厢里的李元庆,其实心里并不比脸上那么平静。心中以翻江倒海的李元庆并没有想到这件发宝有这么大的能力,但一想到手中的玉石心中很是无奈,这小旗如没有这灵石做为动力,更本就启动不了弄不好还会反噬主人。这只是李元庆从老仙人那得来后第一次使用,就给自己这么大的惊喜。李元庆感受着小旗带来的冰凉之感,想起那天自己无意救的老人。

    那是李元庆还没达到剑魂之境之前,那天李元庆才从威海镖局出来,便看见到在树边一位老人,老人身穿的衣服被献血染的看不出原先的颜sè了,李元庆连忙前去查看老人的情况,李元庆手不停的在老人身上敲打着,最后从身上拿出一个小瓶,小心翼翼的到出一颗药丸。于老人喂下,过了半响老人这才悠悠醒来。之后老人临死前送给了李元庆五面小旗,李元庆便把他埋藏后于谁也不说这件事。

    李元庆拿着小旗,看着车外的众人目光慢慢变的火热,别人都说他李元庆可以和一些中型世家相比,但李元庆自己心里清楚。自己这点底蕴和那些世家相比还差点。永远不要小瞧一个落破的古老世家,这可是一次次鲜血告诉李元庆的。因为你在和他们打交道时,你永远不知道他们的底蕴是什么,因为他们曾经拥有过,你不会知道他下一张牌是什么。

    看着众人复杂的目光李元庆笑了,本以消下去的想法又涌了上来,这些人可都是进过狼群的洗礼,不是那些温室花朵可比的,如果能得到他们,那我冲进中型世家于大型世家之间也不不可能的。想到这里李元庆的心又活动了。

    人们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低声谈着刚才战斗时的险峻,但也没谁傻到把刚才,众人为了生计而相互计算的事情说出来,谈话的众人看似很和睦,但你要仔细观察他们的眼睛,你会发现一抹深深的忌惮之意。

    林凡看了看众人便默默的走到一边,盘膝坐在树下,接着从身上拿出一些瓶瓶灌灌的,这些东西都是昨晚林凡加工出来的,林凡于老人在一起这手本事倒是学的很扎实。最后选出一瓶其它的又放入了胸口,林凡打开小瓶一股清香飘出,随后伸手左手抹了一些膏药,敷在伤口上止主了不停向外冒血的伤口,又撕下一截衣脚简单的做了一些包扎。

    林凡皱了皱眉头,随后左慢慢紧握住剑炳一个年轻人,年纪大约和林凡差不多。男子见状马上解释道“朋友,我没恶意你看我连剑都没带,我只是闻到要香想找你买点药膏自己用”林凡抬起头看着来人,那男子身上衣服的颜sè以分不清楚了,男子脸上有意无意的笑着,林凡听完他的话后,想也不想便把药膏抛了过去,男子笑眯眯的接过药膏便直径走到林凡旁边坐下,打开药膏抹了些便向身上抹去,“朋友我叫李志明,你这么年轻家族里,就这么放你出来励炼,他们也真够放心的”“没钱吃饭”林凡也不辩解,“知音啊,我也是因为没钱才加入这里的”说完也不见林凡回应自讨个没趣。身上的伤口也不流血了,便放下一淀银子起身离开了,林凡等男子走远后,找了两节树枝夹住银两,先是闻了闻再拿起水囊冲洗了几便,见没什么反应便装进衣服里。

    李元庆这时从车厢里出来了,站在车上道“大家先收拾一下,我们到前方再休息”众人听后慢慢起身收拾行囊。车队在红地上缓缓移动。



………【019 棕熊】………

    干枯骇人的狼尸,刺鼻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