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穿越电子书 > 皇上,姐就好美男 >

第39章

皇上,姐就好美男-第39章

小说: 皇上,姐就好美男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东方洌险些晕倒,天下人的母亲?


    亏她说得出口,黄毛丫头真是让他无言以对!


    连翘举起了酒杯,随即一饮而尽。


    东方洌微微蹙眉,眸子里却是浓浓的宠爱。


    连翘连饮了数杯,脸儿红到了耳根。


    醉眼迷离,却是美的不可方物,东方洌早早就宣布宴席散了。


    再喝下去,估计她要趴在桌上了。


    哪有谁给敬酒,都喝掉的,这个傻丫头。


    “别走,再喝一杯……”


    连翘不安份地笑嚷出声,脑袋晕晕的,醉态毕现。


    东方洌将她抱回了房,轻嗔道:“醒醒了,醉成这样……”


    “我醉,谁醉了,再喝!亲爱的,你慢慢习,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


    东方洌望着,在床上又蹦又跳的人,一脸黑线。


    这像皇后吗?


    简直就是个孩子,什么时候能长大一点!


    不是说天下第一聪明人吗?


    为何有时也这样白痴呢?


    “老……爸,老爸我终于看到你了,呜呜……老爸,我好想你啊!老爸……”


    连翘抱住了站在床前的东方洌,呜咽出声。


    东方洌的眉宇间拢上了黑云,什么意思?


    老爸是谁?该死的,怎么还有男人?


    “老爸,我在异世重生了,你说奇怪吗?


    这个世界上真的这样古怪的事,我居然又活了!


    你不相信吧,你是医生,你不相信有灵魂吧?


    可是真的,老爸,那科学算什么呢?会不会有阎王呢?


    会不会有神仙?我……想不明白,老爸……”


    连翘的声音越来越轻,趴在东方洌的肩头睡着了。


    双手一松,滑落在了床上。


    东方洌像木柱一样杵在那里,瞪大了眸子,望着躺在床上的人。




醉酒露秘密2

她刚刚说什么?


    异世重生了?


    又活过来了?


    她是谁?


    她不是督云柏的女儿,是,她不可能是督云柏的女儿,可是一直以来没有什么证据?


    今天,在他们的大昏之夜,她喝醉了,却说出如此让人匪夷所思的事。


    东方洌一时间愣住了,他的皇后不是今世的人吗?


    东方洌坐了一边,翻过了她的身。


    这张稚嫩的小脸很美,她不是鬼怪,也不是妖精!


    可是她也绝对不是普通人,人说酒后吐真言,她将他当成了老爸?


    他早就怀疑,那夜带她去了督家。


    虽然她找了借口就搪塞过去了,可是他心里其实还是有大大的疑虑的。


    一瞬不瞬地盯着她许久,东方洌才回过了神,脱去了她了衣衫。


    光洁的肌肤没有一点异样,全身上下也没有一点异样。


    也许是她能吃,能蹦,她比一般的十三岁的丫头要成熟。


    两只青涩的幼桃也很诱人,细长的腿如玉琢一般。


    越是看她,热血越是沸腾。


    “呜呜……水……”


    连翘被他动了动,迷迷糊糊中舔着干燥的唇瓣。


    因为寒意,往他的怀里钻。


    东方洌急忙掀过了被子,将她裹住,倒了水,喂她喝下。


    不由地叹气,娶女人真是不该娶太小的,这倒好,变成她的侍从了!


    东方洌脱去了衣服,上了床,将她抱在了怀里。


    喝醉了她,很安份。还紧紧地依在他的怀里,睡得正酣。


    反而是他,酒意全醒了,怎么也睡不着。


    心似吊桶,七上八下的,不时在想,吃了她,不行,她还小,怎么也得等过了年。


    不吃,真难忍!十三岁成亲的,也不是没有!


    东方洌强忍着,这简直就是折磨!


    东方洌推开了她,闪到了一边。


    听得三更的梗声,才迷糊睡着了。


    好似刚睡着,被一只小手给惊醒。




暴君的温柔1

连翘从后面将他紧紧地抱住,紧贴着他,一时往他身上挤。


    东方洌转了个身,才发现,被子都被他卷过来了,她的背几乎露在外面。


    东方洌微惊,探了探她的额头,有些发烫。


    轻唤了数声,连翘还是迷迷糊糊的。


    东方洌急忙帮她又穿上了一层衣裤,将她紧紧地抱住,轻声探问道:“翘儿,醒醒,哪里不舒服吗?”


    “嗯……头疼……我喝多了吗?我觉得好冷啊……”


    连翘娇声嗫喃着,该死,好难受啊!


    她喝那么多酒干嘛!


    东方洌扯了扯嘴角,这要知道,是被他脱了衣服,又被卷走了被子,非得大喊大叫不可!


    东方洌歉疚万分,好好的检查什么,她还能长出尾巴来不成?


    柔声道:“觉得如何了?是不是受了风寒了?”


    “好难受啊,头晕,一闪一闪地像要裂开了!


    我感冒了吗?讨厌,成什么亲啊!给我感冒药!”


    连翘抬手探了探他的额头,才发现自己发烧了。


    “这……跟成亲有什么关系?是你自己喝多了,一热一冷地受了凉了……”


    东方洌有些心虚,不过他是不能承认的,否则这丫头可不是好惹的主。


    “难受了,快去给我拿药!”


    连翘只觉得鼻子也热烘烘的,像吃了火药一样,火气直往上冒。


    他要再不动,她铁定一脚就踹过去了。


    “药?拿什么药啊?要传太医吗?要不,你自己开个方子?”


    东方洌紧蹙着眉,忽然间觉得自己真是无能!


    早知道,就应该跟她学医了!


    她病了,也不到有些慌乱!


    “那你快下去记啊,不要麻烦别人了!”


    连翘趴在床上,难受的要命!


    东方洌轻叹了声,急忙下了床,拿来了笔,将她说的方子一一记下,然后出门,让太监立刻去抓。


    上床,听得她扑哧扑哧的呼吸声,惊声道:“又严重了?”




暴君的温柔2

“鼻子塞住了,呜呜……我就说我不能当皇后的,我没这个命!难受死了……”


    “瞎说,这跟当皇后有什么关系?


    以后不许喝酒,朕可是服侍了你一晚上了,又哭又是唱又是闹的,你都不记得了吧?


    你还着老爸,老爸是谁啊?”


    东方洌诧然地道。


    “我爹了,我有哭有唱有闹吗?别趁我醉了,就冤枉我。我可是很有酒品,很有自制力的!”


    连翘紧紧地抱住了他,明明是发烧,却觉得冷。


    “原来是岳父大人,你还哭着说,想岳父了,还说了许多奇怪的话……”


    “什么?我说什么了吗?”


    连翘微愣,无力地抬起了眼睑。


    心里暗惊,她该不会将什么事都给说了吧!


    苍天,她怎么会撒酒疯的啊?


    “你说你不是督连翘,你说你重生了……”


    东方洌凝视着她,龙凤花烛的光芒此刻将房间映照的似乎特别的明亮。


    连翘怔住了,阖上了眼睑,心里一丝慌乱,轻嗔道:“我喝多了,就乱说了,我难受死了,你烦我!”


    “告诉朕,你是谁?


    不管你是谁,你都是朕的皇后,这是我们永远的秘密。


    说啊……告诉朕,你说的是不是都是真的?


    你从异世而来。你是灵魂附体了,是不是?


    你说啊,你会不会离开朕,不要,你能离开朕,你要永远呆在朕的身边,明白吗?”


    东方洌忽想到了此,紧紧地将她搂住。


    她不会走的,她也不能走……


    “啊……我要闷死了……我难受死了,你别发神精了好不好?”


    “好,那你告诉我,你是谁,朕才放心,答应朕,你不会走,永远也不会走!”


    “我不死都不会离开了,讨厌……


    我就是督连翘,我是一千年后的天才少女,我家是医学世家,家里很有钱,过的日子比你还舒服,这下行了吗?”




暴君的温柔3

“一千年后的?”


    “是,你是老老老老祖宗,比我大一千多岁,行了吗?我头痛死了……”


    连翘转过了身,不去理他,真烦人。


    东方洌彻底震惊,一千年后的灵魂来到了青龙国?


    天啊,这是怎么样的传奇之事?


    东方洌扯了扯被子,搂住了她,轻声道:“翘儿,是老天将你带到了朕的身边,你注定是我的皇后。所以谁也抢不走,你是我的……”


    连翘迷迷糊糊的,耳际似有人在说话,可她什么也没听清。


    她不管了,反正生杀大权本来就不在她的手里。


    东方洌睡意全无,看着怀里的人,越发的疼惜。


    她就是拨动他心弦的那只小手,也许是老天知道他太寂寞了,所以将她送给了他。


    天色渐明,房里的龙凤烛依然闪烁着烛光。


    给她喂了药后,东方洌便一直没有阖眼,陪在一边。


    连翘觉得身体都虚脱了,直至傍晚时分,烧才退了一些。


    东方洌关切地道:“好些了吗?想吃点什么没有?”


    “……没胃口……你一直陪着我的吗?”


    连翘感觉有个人一直在身边,她以为是妈妈。


    可是醒来,才想到,她已经远离家了。


    一滴珠泪顺着眼解划落,好想家,好想爸妈……


    “是啊,怎么哭了?很难受吗?”


    东方洌惊声道。


    “抱抱我……我好难受,抱紧我……”


    连翘哽咽出声。


    东方洌愣了愣,用被子裹住了她,将她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喃喃地道:“朕会抱着你的,朕小时候病的时候,也好想母亲能抱抱朕,可是朕的母亲却因朕而死……”


    “我好想他们,我再也看不到他们了……”连翘抽泣出声。


    “不哭了,你现在有朕了,过不了几年,你也是母亲,会有更多的人抱你的!”


    东方洌轻抚着她的背,只觉得喉咙梗塞。




暴君的温柔4

连翘倚在他的怀里,许久,才恢复了心绪。


    抬起了头,凝视着他的眸子,吸了吸鼻子,扯出一抹笑容:“谢谢你……”


    “傻丫头,这就别客气了,朕跟你可是夫妻!”


    这谢谢二字,他也受之有愧。


    连翘抱着他,娇嗔道:“不管怎么样,你还是挺帅的,胸膛也还行!那你后,我会一切向你学习的!”


    “真的?”


    东方洌一脸黑线,什么叫还行啊?说来说去,还是因为他是美男!


    “嗯,一切以你为准则,我好难受啊!可是你为什么不感冒啊?不是说有难同当的吗?”


    连翘抬起了头,盯着他红润的唇瓣。


    算了,她是医生不能这样恶劣。


    “小没良心的丫头,朕要是也病了,谁来照顾你!行了,躺着吧!想吃点什么?”


    “你给我做吗?”


    连翘像只小病猫,没有了利爪。


    眨巴着晶亮的眸子,让人怜惜。


    “朕给你做?朕又不会做饭!”


    “哼,真没用!我想喝粥,给我一碗清碗,加一点点盐!”


    “是,皇后娘娘,朕去让人给你做……”


    东方洌宠溺地笑睨着她,亏她想得出来,还让他去给她做饭!


    只是为何听到这样的事,觉得那样的幸福呢?


    片刻,东方洌端着粥进门来了,还提了一个食盒。


    连翘只要粥,什么胃口也没有。


    吃了饭后,又像小病猫一样躺在床上。


    依然低烧,一会儿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一连过了二日,连翘的感冒好了,恢复了精神。


    起了床,却发现东方洌连连地打喷涕。


    连翘幸灾乐祸地笑道:“哈哈,感冒大挪移,轮到你了。皇上老公,你真的很讲义气!”


    “你个臭丫头,朕照顾你都累得病了,你还敢幸灾乐祸的!”


    东方洌不时地捂着鼻子,连声音都变了声了。


    “不是夸你很讲义气了吗?我会治好你的病的……”连翘嘿嘿笑道。




你别意ying好不好

说这二日,暴君还真是温柔。


    有求必应的,还一直陪着她。


    就连批折子都搬到了龙床上了,不感冒才怪呢!


    “真难受死了,啊涕……”


    东方洌连打了几个喷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