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A电子书 > 名著电子书 > 岛6·泽塔 >

第16章

岛6·泽塔-第16章

小说: 岛6·泽塔 字数: 每页4000字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未阅读完?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



    不能让小亢看到!宁肯死在这一片白雪中,早可以死了。
    他勉力迈出第一步,便晕了过去。
    蒙眬中,一张秀美的脸。一双纤细的手似乎搀起了自己。
    “谢谢!你还不能死。”
    不省人事。
    好冷!
    小亢哆嗦成一团,一点点走向那个叫家的地方。雪地留下一排斜斜的脚印。
    手中还牢牢抱着罐,蟋蟀可别冻着了。
    “谢谢!”那两个恐怖的字。比寒冷还可怕。
    取名字?究竟叫蟋蟀什么呢?
    小亢看着蟋蟀。
    隐约有了些星光。
    九。
    飞过的蝙蝠带来各地的消息。爆秃像往常一样报给大姨妈听。
    “别样客栈暴毙三人,涉及到神捕铁通的忘年交小鬼,死因不详。分别是司徒亮,烂和尚,杜放。并非我们所知的杀手所为。据说是受了绝杀岛的召唤……”
    大姨妈突然睁开了眼睛,眼神从未有过的凌厉。
    巨蟒被惊动,抖动了一下。
    爆秃马上领悟般讲道:“这件事我们得到的消息极端少,照理十分反常,天下无名有名的杀手都在我们的消息网中,但关于绝杀岛的事,我们一无所知……”
    沉默。大姨妈的眼睛依旧睁着,闪着凌厉的光泽。
    巨蟒似乎很不满这种不舒服的姿势,依旧动个不停。
    大姨妈脸上突然有着从未有过的烦躁。
    然后,爆秃看到了根本无从想象的场景。
    当巨蛇再次变动的时候,大姨妈突然伸出了迷人的右手,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扣住了巨蟒的颈。
    眨了一下眼,巨蟒便如一根绳子一样被大姨妈甩出,摔得老远。脑袋明显被扭得走形,再也不动一下。
    就这样死了。
    可怕的手法。但这不是最让人疑惑的事。最让人疑惑的,那可是大姨妈最爱的宠物。
    说杀便杀!
    没沾一滴血,大姨妈还是圣洁的大姨妈。
    一只蝙蝠乖乖地在爆秃的手中,爆秃的冷汗竟将它湿透。
    “半个时辰。”
    爆秃一愣,蝙蝠飞动,带动其他的蝙蝠。
    “通知所有人,行动提前,半个时辰后进行。”
    十。
    一桌好菜。
    小亢已经换上了最暖和的衣裳,丁丁的钱足够他穿得起任何服装。
    丁丁摘掉了手中的银纱,现在他已经不是一个杀手,而是一个父亲。
    并不称职的父亲,他知道。
    毒都已经消失,很诡异的一刻。很模糊的感觉了,只记得一声谢谢。好奇怪!
    好在小亢回来的时候,客栈便送来了最好的饭菜。小亢什么也没看到,那便好。
    小亢还是手不离罐。罐内的蟋蟀在叫。
    丁丁想给小亢夹菜。选了半天也不知道夹什么好,九年了,他反而不怎么知道儿子喜欢吃什么。
    小亢很乖地夹起碗中的肉,很用力地吃着。
    丁丁也开吃,却根本没什么胃口。
    小亢将肉吃完。并没为自己夹菜。
    丁丁拿出了红蛋。
    “今天,是你的生日呢。”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丁丁便发现跟儿子的谈话反而比杀人更难。
    七岁那年,自己去杀人,一场不想再提的浩劫,将一切都改变了。
    如果他的娘一直在世,肯定不会有今天的问题。
    小亢乖乖地吃掉了蛋,利索到像完成一个杀人任务。
    “九岁了,吃九个蛋吧!”
    即便难,丁丁还是继续说着。他朝着厨房方向走去,拿蛋。
    “我想问……”
    小亢突然开口,在丁丁背身的时候。
    “……想问什么……”
    “娘……究竟是怎么死的?”
    丁丁叹气,却再没如往日般隐瞒。
    也许,真的该让他知道了。
    “你娘,在生你的时候……难产……爹回来的时候,只有你的哭声……”
    沉默,最难受的沉默。丁丁甚至不想转过身来。
    他还是转过来了。
    “娘,长什么样……”
    “你娘是世界上最美的女人呢!”丁丁笑着,一脸苦涩。
    小亢又看向蟋蟀。
    仙女?谢谢?娘?
    小亢不敢想下去。
    丁丁等着小亢问下去,他知道总要有那么一天的,儿子质问自己为什么那天不陪在娘的身边,为什么眼睁睁看着娘死。这样的质问,会让丁丁好过许多。
    小亢问的却是:“那天,你杀了谁?”
    再次的苦笑。
    “算是个极厉害的高手吧,不过,爹没杀他,却死了最好的搭档,是爹害的。”
    小亢没有问为什么。
    “那天,那个人的妻子刚生了个可爱的女儿,哭声很大,爹的剑快要刺入他胸膛的时候,他的妻子跪在爹面前,让爹放了他们……”
    “爹的搭档不饶,爹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阻止他杀,结果他被爹害死了。爹的剑第一次沾上同伴的血……
    “那天,好像也在下雪,很大的雪……
    “爹拼命赶到的时候,你娘已经……
    “你的哭声也很响亮,你娘最后一刻,爹记得清楚,是笑着的……”
    一直带在身边的银纱抖开,是一块翠色的玉。
    “这玉,便是你娘留你的,我本打算你十岁的时候给你……”
    玉放在了桌上。
    丁丁说的时候,手指深深掐入肉中,鲜血滴落。
    小亢低下了头,呼吸急促,没有碰那块玉。
    沉默。
    蝙蝠却适时地飞过,再熟悉不过的信号。
    小亢抬头,迎上了丁丁的眼神。
    丁丁尴尬地笑笑,却开始绑手上的银纱。银纱杀手。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些道理,丁丁觉得不需要再讲了。
    第一次没有在绑着银纱的手中握着妻子的玉,很大的不适应。但没关系。应该让玉保佑儿子了。
    “多吃几个蛋吧,爹亲自煮的。”
    他就要转身离开。
    “我给蟋蟀取了个名字。”
    丁丁一楞。
    “丁丁,你是天下无敌的,对吧?”
    小亢摸着蟋蟀的脑袋,叫丁丁的蟋蟀乖乖地叫着。
    丁丁依旧别过脸,笑了。
    照例拿过闪电般的剑,出发!
    雪停了。
    夜色中的一片白。
    “娘!”
    没人的时候,小亢突然开口。
    眼泪。
    擦干,不会再流了。
    “爹!”
    还是不争气,流下来。
    “一定要活着回来!”
    这些话,当着丁丁的面,小亢永远也说不出的。
    可怕的预感,这个生日,这个夜晚,很可怕。
    “丁丁,只有你会一直在我身边,对吗?可惜你再也找不到对手了。”
    小亢关上了窗。
    烛光下,仙女的笑容。
    她不知何时坐在丁丁刚才坐过的位置。
    “寂寞吗?我们玩游戏吧?”
    临了,还是那句——
    “谢谢!”
    十一。
    随着大姨妈玉指的虚晃,洞穴内的机关开启,爆秃顶头的石柱打开,一个人被铁索高高吊着。
    沉重的铁索困住双腿,倒挂。更毒的是,一条细长的铁锁直接穿透了那人的锁骨。
    乱发遮掩下,那个人一直没醒。
    “他是九年前丁丁放的那个人。”大姨妈解释。
    “黑水蛟天霸,当年两江水道真正的总瓢把子,黑白两道都要敬他三分。九年前的今天,丁丁去杀他,却让他活到了现在。”
    随着一片迷雾,大姨妈的怀中突然多了一个可爱的小丫头,小丫头浑身不动,显然被点了穴。
    大姨妈一触,小丫头睁开了双眼。
    澄净的眸子,全是泪水。
    “爹!”小丫头大叫。
    大姨妈轻笑着,手微微按在小丫头的肩头,小丫头竟疼得根本发不出声。
    “丁丁一直以为我不知道,其实,又有谁的事,能瞒得过我?”
    这句话,让爆秃出了一身冷汗。
    小丫头的表情,比死还痛苦。
    只剩下半条人命的天霸,隐约挣扎着有了反应。
    “叶儿,叶儿……是你吗?”
    他的双眼早就只有血色。
    小丫头依旧不敢发声,泪汗交加。
    “再告诉你一个秘密,知道为什么丁丁这几年一直都是排行第一的杀手吗?”
    爆秃只能摇头。
    “因为我!我让他当的,比他强的杀手,都被我杀了!”
    说这些的时候,大姨妈的表情极端平静,平静得如贵妇人在谈论一朵牡丹的惊艳,仅此而已。
    究竟是为什么,爆秃很想问。他却没有问。
    还是在搓手。
    是时候了吗?是时候了吧。
    这样的机会,不能再等了。
    “其实,今天我也给大姨妈带来了样好东西。”
    爆秃上前了一大步。
    这在以前他是万万不敢的,一直不能接近大姨妈十步。今天大姨妈却没有阻止。
    于是,又一步。
    第三步。
    手伸向口袋。
    突然撒出满天星花,一片亮晶晶的粉色。
    小丫头的眼睛迷糊了。
    终于要行动了,杀掉大姨妈!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任务,也许只有今天,可能。
    爆秃撒出银粉的时候,自己连连退了六大步。
    大姨妈只是轻轻吹了口气。
    银粉不见了。
    大姨妈摊开手,银粉都在手中。
    小丫头像是经历了一场诡异的梦。但是她不再惊讶,更恐怖的事,她也经历了。
    “幽灵局的炸药。只要撒向我,我即便有再厉害的武功,也会被你炸得粉身碎骨。”
    大姨妈什么都知道。
    “你搓手的频率实在过分了。毕竟你还不能灵活应用。为什么要冒这样的险?”
    爆秃啊一声尖叫,突然抓起空中悬挂的蝙蝠,一口吞了下去。生生地吞下去。
    黏稠的血液刺激灵魂,出手就更会不顾一切。
    肥肿的身体突然一下子弹出,飞猪冲天!
    冲向大姨妈!
    大姨妈的手一挡,一股难以突破的气墙阻挡。
    爆秃突然张口,哇,将蝙蝠尸体一口吐出,这才是最关键的一招。
    这么恶心的东西,大姨妈又怎么肯接。
    她当然不肯,所以小丫头倒霉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蝙蝠的尸体已到了小丫头的嘴中。小丫头被强迫着一口口咬下去。
    血流过嘴角,涩。
    爆秃被弹飞,吐出一口鲜血。
    “还玩吗?”
    爆秃极端自信地站起来,狂笑。
    “想不到,你还是中招了。”
    “哦?”大姨妈不信。
    “那些粉,是炸药没错,但同样是毒,我要做的只是让你接,让你运功吸毒而已。”
    爆秃每说一句,胸口便如爆裂般疼痛。
    大姨妈面无表情。
    她再次伸手。
    将那些粉,一点点,一点点,倒入一个荷包内,荷包的颜色变成一片浓紫,果然是霸道的毒!
    大姨妈的手,也是紫的。她一掌打出。
    爆秃连忙躲,勉强躲得过。
    倒在巨蟒的尸体旁。
    更诡异的事情发生,原本死了的巨蟒猛地复活,缠绕住爆秃。
    爆秃拿出袖中刀,一刀划开,都是血。
    但血水中,巨蟒的身体破裂,居然变成另两条黑蛇,轻易将爆秃的双手缠绕。
    轻轻地,蛇嘴咬上爆秃,伤口再次爆裂。
    大姨妈的表情也不好受。
    汗,也是紫色的。
    她毕竟还是大意了。
    弄死爆秃,再找解药,她知道自己也撑不了多久。
    这些招数,并非爆秃能够掌握,她知道,一定是那个贱人教的。
    她必须运功抗毒。紫色蔓延得很快。
    突然,一把刀,抵住了她的咽喉。
    小丫头。
    颤抖的手。
    “放了我爹!放了他!”
    大姨妈很聪明,她用眼神示意小丫头按左边宝座的按钮,那些铁链果然一点点开启。
    爹从高空跌落。
    “爹!”
    然后,很自然地,那把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你可能喜欢的